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66章天價 今天爆發,求月票

作者:厭筆蕭生  |  更新時間:2014-11-01 03:43  |  字數:3469字

「快去!」李七夜緩緩地說道。360搜索,更多更快更新這平緩說了來的話頓時不怒而威。

被李七夜看著,池小蝶心裏面震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刻她心裏面竟然一下子服軟了,沒好氣地說道:「報價就報價!」

就在眾多買家議論紛紛的時候,此時池小蝶大聲對拍賣師說道:「這木尺如果是三千聖尊精璧起拍,我願給個起拍價。」

池小蝶突然報出了三千聖尊精璧,頓時讓在場不少買家都看著池小蝶,三千聖尊精璧這可不是小數目,買一件紀念品,那就太值不得了。

「三千聖尊精璧買一支紀念的木尺,你瘋了嗎?這破尺值得這麼多錢嗎?」李七夜神態誇張,看著池小蝶,說道。

池小蝶頓時一肚子氣,本來她是陪著李七夜演戲的,現在竟然被他嘲笑,她怎麼不是惱火呢,她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沒好氣地說道:「關你什麼事,我喜歡收藏紀念品!我愛怎麼樣買就怎麼樣買!」

他們兩個人這樣一鬧,讓不知情的人還真以為他們是情侶間的鬥嘴,頓時都覺得有意思,笑了笑。

「如果世妹喜歡,我給你拍下如何?」見獻殷勤的機會來了,司馬龍雲立即說道。

池小蝶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說道:「我自己喜歡的東西,我自己會買下來!又不止是只有你們怒仙聖國才有錢!」

被池小蝶如此一嗆,司馬龍雲頗為尷尬,乾笑了一聲。

「妹子,你喜歡的話,我給你買下吧。」此時,冰語夏竟然也開口了。笑吟吟地說道:「金絲雀一個的女孩子,高貴又有脾氣,我最喜歡這樣的女孩子了。我給你拍下如何?」說著,她對拍賣師說道:「三千大賢精璧。這木尺我要了。」

「這太瘋狂了吧。」冰語夏開了這樣的價格,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嘩然,三千大賢精璧買這麼一支木尺,這簡直就是錢多到沒地方可以花,但是,沒辦法,人家乃是出身於冰羽宮,作為傳人的她。的確是財大氣粗!

就算是司馬龍雲想買下這支木尺討好池小蝶,但是,當冰語夏一口氣開口三千大賢精璧,他都沒脾氣了,如果他三千大賢精璧買一支木尺,那怕退一萬步說他拿得出這個數目,他回去也會被長輩罵死,事實上,三千大賢精璧,對於他這樣的年輕一代弟子來說。也是一筆大數目,那怕他出身於怒仙聖國!

拍賣師立即吆喝道:「三千大賢精璧,還有更高價嗎?」被李七夜這樣一攪和。本來他都認為三千大賢精璧賣不出去了,現在冰語夏一開口,這可是大好機會。

「瘋了。」在場的其他買家都搖了搖頭,完全是打消了這個念頭,三千大賢精璧買一支毫無用處的木尺,這簡直就是太瘋狂了。

「女孩子的,整天扮成男孩子幹什麼。」此時李七夜心裏面想罵娘,他是想撿便宜,沒想到被這冰語夏攪和。他的計劃黃了!

對於李七夜的話,冰語夏卻一點都不在意。盯著李七夜,秀目中閃動著笑意。悠然地說道:「我就是喜歡,這位道兄有意見嗎?我看這位池姑娘如此的美麗動人,不知道有沒有興趣來我冰羽宮作客?」說著,秀眉一挑,頗有調戲池小蝶的模樣。

池小蝶頓時無語,冰語夏明明是個美女,卻偏偏女扮男裝,還調戲女子!

「放你的狗屁。」李七認一副粗魯的模樣,一捋衣袖,說道:「奶奶的熊,你一個西貝貨也敢跟我搶女人!三千大賢精璧?老子出四千,只要池姑娘喜歡,錢再多我都砸了!」

「太瘋狂了,這小子還真的是膽大包天,竟然敢如此頂撞冰羽宮的傳人!」見李七夜的模樣,在場的買家都不由議論紛紛。

也有買家說道:「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這小子只怕是剛出道,血氣方剛,不知道天高地厚,才敢與挑釁冰羽宮。」

「四千,四千,有沒有更高價的。」聽到李七夜出價,拍賣師立即吆喝道:「四千,四千就可以討得美人歡心,抱得美人歸,這絕對是值得!」

至於作為這場風波的女主角池小蝶,頓時粉臉發燙,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是越來越離譜。

「就憑你也配得上世妹,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此時,見一個無名小輩也跑出來跟自己搶女人,司馬龍雲心裏面頓時怒氣不小,冷冷地說道:「我出五千!」

「一萬,我出一萬。」此時冰語夏依然自在,她看了一眼司馬龍雲,悠然地說道:「你敢出兩萬嗎?」

被冰語夏一挑釁,司馬龍雲頓時沒了脾氣,事實上,他報出五千的價格,那只是一時頭腦發熱,被妒意沖昏了頭腦,五千大賢精璧買這麼一支木尺,這簡直就是瘋狂,現在冰語夏一出價,他根本就不想跟了。

「既然冰姑娘喜歡這支木尺,在下就不奪人所愛。」司馬龍雲一抱拳,風度翩翩,這既是有了下台階,又保持了風度,實在是稱得上完美。

「一萬,一萬大賢精璧!」拍賣師趁機立即吆喝大聲說道:「還有更高價的嗎?」

「你還要出價嗎?」此時,冰語夏看著李七夜,秀眉一挑,笑吟吟地說道。本是大美女的她,卻偏偏穿著男裝,這樣挑釁的模樣,另有一番風味。

「奶奶的熊,你一個女人跟我搶什麼女人!」李七夜不由罵道,姿態粗魯,說道:「老子偏是要輸錢不輸陣!二萬,我跟了!」事實上,在心裏面他都想罵一頓這小妞,這簡直就是壞了他好事,本來他能以低價拿下這木尺的,現在被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