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二百六十五章一支木尺引起的風波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哪裡?」?「這個——」司空偷天乾笑了一聲,最後說道:「木類我見過很多,不論是做成棺的木材,還是以祭煉寶物的神木,都有所見識,但,這木尺,實在有點怪,這種木從來沒見過。」 「世間的樹木多去了,你...

承古閣的鑒定師都忙著鑒定這具屍體與那支三尺余長的木尺!事實上,對於他們來說,這具屍骨沒有什麼好鑒定的,特點是那支三尺余長的木尺!

然而,對於這支木尺,承古閣在場的所有鑒定師討論了許久,都沒有討論出具體的結果了,他們甚至無法鑒定這支木尺是以何木所制。

要知道,承古閣的鑒定師絕對是權威,承古閣是最古老的拍賣行之一,他們鑒定師絕對是世間見過最多寶物的人群之一,但是,現在承古閣的鑒定師也無法確定這支木尺是何木所制。

當古棺被打開之後,李七夜一雙眼睛盯著那具屍骨,過了許久,他才盯著那支三尺余長的木尺,當仔細打量了這支木尺之後,李七夜雙目最深處乃是光芒一閃,這讓他再一次想起了那個時代的一個傳聞!

當仔細看完了那支木尺之後,李七夜都不由心面一凜,他想到了另外一個更遙遠更古老的傳說,關於一個種族的傳說。

「有點怪呀,有點怪。」此時一直呆在李七夜身邊低調無比的司空偷天都不由喃喃地說道。

李七夜瞅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怪在哪裡?」?「這個——」司空偷天乾笑了一聲,最後說道:「木類我見過很多,不論是做成棺的木材,還是以祭煉寶物的神木,都有所見識,但,這木尺,實在有點怪,這種木從來沒見過。」

「世間的樹木多去了,你沒見過也是正常。」池小蝶搖頭,說道。

司空偷天想了想,說道:「這也的確,又有誰敢說能識得天下所有木類呢?」說到這裡,他問李七夜,說道:「道兄有怎麼樣的高見。」

李七夜瞥了他一眼,說道:「難說,總之,這不是一般的木就是了。」此時,他心面已經有了一個想法。

「還在磨嘰什麼,要拍賣就快點了,拍賣了大家好收常」見承古閣的鑒定師討論了很久都沒有結果,有買家不滿意地說道。

不少買家紛紛抗議,說道:「就是,開個價,痛快一點,拍掉了好收場,別浪費大家的時間。」

最後,承古閣終於有了一個統一的意見,這支木尺終於被送上來,至於屍骨,不在拍賣之中,沒有神性的屍骨,在墳拍結果之後,一般都是還給墳地的擁有者,或墳主後人!

「這是一支神尺,大家可以先看看。」拍賣師雙手托著木尺,以示眾中。

此時,在場的所有買家都以最近的距離觀看這支木尺,所有買家都仔細打量著這支木尺,甚至有人是聞了聞,乃至是舔了舔,但,都沒有任何味道。

當大家在最近距離細細觀看的時候,發現木尺之上刻有小鬼的圖案,竟然是九十九個小鬼的圖案,每一隻小鬼的圖案都是形態各異,栩栩如生。看到那一個個栩栩如生的小鬼刻滿了木尺,膽小一點的人,只怕會被嚇得心面發毛。

「朱厭兄,這是何鬼?是何旁支?」仔細觀這支木尺,是後有一位古聖詢問在場的一位出身於鬼族的大人物。

這位出身於鬼仙族的強都認真地觀看了這支木尺,搖了搖頭,說道:「我也看不出來,鬼仙族雖然號稱有百族,但是,如此形象的小鬼,還真未見過,也未聽聞過,或者,這只是制尺之人編撰出來的形象。」

鬼族,自稱為鬼仙族,乃是當世一大族,與人族、妖族、天魔……等諸族齊名,不過,人皇界乃是人族、妖族的天下,鬼族、天魔……等諸多種族是比較少見。

雖然鬼族自稱為鬼仙族,但是,鬼族中的一些種族外形與人族一模一樣,很難分辨,分辨鬼族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看他的鮮血,鬼族的鮮血是紫色的,紅極而紫,這是鬼族唯有的標幟!

「這究竟是何尺。」在場的買家都仔細觀看,甚至是用手去拿了拿,這木尺比想象中還要沉重,重如鐵,入手冰冷。

大家都琢磨著這支木尺是何來歷,但是,在場的買家都琢磨不出來,事實上,連承古閣的鑒定師都無法鑒定這支木尺的具體來歷,外人更是難於鑒定了。

李七夜仔細地琢磨了這一支木尺一般,當他仔細觀看了木尺之上的九十九個小鬼的時候,他心面已經有了答案了。

「此尺不凡。」出身於冰羽宮的冰語夏仔細琢磨了這一支木尺之後,最終喃喃地說道。當然,她的話也只有她自己才能聽得到。

「諸位,現在大家都看過此尺了,作為此墓陵中的最後一件陪葬品,承古閣依然以墳拍的規則拿出來拍賣。此尺乃是神木所制,與鬼族有著無比的淵源,來歷極為不凡,所以,起拍價乃是三千大賢精璧1拍賣師開口說道。

拍賣師這樣的話一說出來,場面頓時一片嘩然,有買家不由說道:「開什麼玩笑,這塊木尺連來歷都不清楚,甚至連以什麼木所制都不知道,竟然以三千大賢精璧起拍,這也太坑人了吧。」

「就是,我看,三千聖皇精璧都貴了,三千聖尊精璧吧,這或者還能考慮一下。」另外的買家也附和說道。

拍賣師搖了搖頭,說道:「此木如鐵,雕九十九鬼,九十九鬼,此乃是鬼族之至尊,對於此尺,我們承古閣不敢打妄言,但是,絕對可以肯定,此尺以神木所制,至於何神木,這還值得商榷,當然,有人願意告訴我們,我們樂意接受。」

「有道友說得不錯。」此時,李七夜笑了笑,開腔地說道:「此尺以三千大賢精璧起拍,那也太坑了。以我之見,此尺乃是以葉鬼木所制,此尺無味,木紋如螺,木紋乃是黑中帶淺白,此乃是葉鬼木的特徵。葉鬼木,在人皇界稀見,但是,沒有太多的奇效。」

「葉鬼木——」聽到這個名字,在場的買家都愕了一下,因為很多人沒有聽過種木的名字。

「葉鬼木。」承古閣的一位木類鑒定師聽到這樣的話,為之神態一凝,徐徐地說道:「這是人皇界稀有的木種,生於葬地,世人難得一見,此木雖珍貴,但,的確沒有太多的奇效。」

「如果不相信我的話,可以仔細觀看一下,此尺的木紋是不是如螺,木紋是不是黑中帶淺白,這就是葉鬼木的特徵。」李七夜笑著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在場的買家都仔細一看,說道:「真的是木紋如螺,木紋黑中帶淺白。」

「我聽過有關於鬼族的一個傳說,關於鬼族的起源,傳說,鬼族的始祖乃是一具古屍生魂,最後活了過來,與凡人結合,生下了後代,又有傳說認為一共是生下了九十九後代,每一個後代各建一族,所以,鬼族有百族之稱。」此時,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立即引來在場的一位鬼族強者駁斥,他冷喝道:「胡說八道!我鬼族的始祖乃是以鬼成仙,最後誕生了我們鬼族,我們鬼族流淌著鬼仙的血統1

關於鬼族始祖的來歷有三種說法,一種是以鬼成仙;一種是古屍生魂,還有一種是鬼與凡人結合!

事實上,鬼族他們自己只承認第一種說法,特別反感古屍生魂這種說法,所有鬼族都否認這種說法,至於另外一種說法,有人信,有人不信。

李七夜笑著說道:「這種說法雖然說你們鬼族都否認,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在古老的時代,的確是有鬼族相信過這種說法吧。」

「哼,那只是異端!沒資格稱之為鬼族1這位鬼族強者冷冷地說道。

李七夜笑著說道:「是不是異端,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但是,的確曾經有鬼族執著於這種說法,所以,在遠古時代,曾經有鬼族刻下九十九鬼,以紀念鬼族的起源。我相信,這支木尺乃是出自於鬼族異端之手,看來,木尺乃是紀念鬼族的起源。葉鬼木的確是珍貴,但是,它若只是一件鬼族起源的紀念品的話,那隻怕就沒有太多的價值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三千大賢精璧,這也太坑爹了,三千古聖精璧吧1被李七夜這樣一說,立即有買家說道。

「就是,就是,三千大賢精璧買一件紀念品,完全不值得,三千古聖精璧我都不想要,三千王侯精璧吧。」在場的不少買家起鬨地說道。

有買家也大呼倒霉,搖頭說道:」我還以為一位傳奇藥師會有藥王之類的古葯作為陪葬品,沒有想到竟然是相信鬼族異端起源的傢伙,若不是他的其他陪葬品古葯還不錯,這場墳拍那就太沒有意思了。「

在不少買家起鬨的時候,坐於涼亭的冰語夏卻一直盯著李七夜,她的神態古怪,一直在打量著李七夜,似乎要看透李七夜一樣。

「陪我演一場戲,去報價。」此時李七夜用手肘頂了一下身邊的池小蝶說道。

池小蝶沒好氣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說道:「我為什麼要陪你演戲!我沒那個興趣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