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二百六十四章化腐朽為神奇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的王侯精璧!這是極品中的極品1 「百萬年葯齡的極品腐冥豆1此時,連承古閣的一位古葯鑒定師也坐不住了,一下子走了出來,看著李七夜滿滿地裝了一罐的腐冥豆,他都呆住了! 這一次,在場的所有買...

拍賣師如此堅持,那是因為承古閣的鑒定師認為,這裡面曾經是封存在了不得的古葯,可惜,保存不善,已經腐爛掉了。

「三百王侯精璧起拍。」此時,拍賣師已經起錘,一聲落下,沒有人拍,二聲落下,依然沒有人拍。

「這都成了藥渣了,三百王侯精璧,完全不值。」有藥師搖了搖頭說道。雖然對於在場的買家來說,三百王侯精璧,這不是天價,但是,買一塊泥巴,這完全是不划算。

「三百王侯精璧,第三次。」當最後一次敲錘的時候,拍賣師大聲吆喝道。

「三百王侯精璧,我要了。」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李七夜開口說道。

此時,不少人望著李七夜,三百王侯精璧,買一塊爛泥巴,這簡直就是錢多到沒地方花,有人搖頭說道:「這小子還真敢賭。」

「三百王侯精璧,有其他人出價嗎?」拍賣師吆喝道,但是,在場的買家都對這一塊爛泥巴興趣缺缺,最終,這塊爛泥巴被李七夜以三百王侯精璧拍到手。

當李七夜拿到了這塊爛泥巴,司馬龍雲冷笑了一聲,不屑地說道:「也好,買一塊爛泥巴回去,至少讓人知道你出來見過世面,參加過墳拍,三百王侯精璧買一個虛榮,對於一個鄉巴佬的窮小子來說,也算是一件划算的事情。」

李七夜買到這件東西之後,本來是想收起來的,但是,司馬龍雲竟然踩到自己的頭上,他笑了一下,瞅了司馬龍雲一眼,說道:「你這種白痴懂什麼古葯,只有你這種白痴才會花一千萬去買一罐的廢豆1

一提起司馬龍雲這件丟臉的事情,司馬龍雲頓時臉色鐵青,最後冷冷地說道:「一千萬,本少爺花得痛快。至少比一個窮光蛋花三百精璧買一塊爛泥巴撐門面強多了。」

「爛泥巴——」李七夜悠然地瞅了司馬龍雲一眼,笑著說道:「只有蠢材才會認為這是爛泥巴!讓一些蠢材見識見識,什麼才是古葯1說著,就掰開已經爛腐成被腐泥沾在一起的這塊爛泥巴。

當這塊爛泥巴被掰碎之後,竟然是一顆顆的腐冥豆滾了出來,一顆顆的腐冥豆胞滿大粒,醬色之中透著淡淡的淺金色,當這一顆顆的腐冥豆滾出來的時候,一股讓人精神大爽的寶檀葯香飄散,讓人聞得通體舒暢。

「腐冥豆——」一看到這一顆顆腐冥豆滾出來,頓時讓在場的買家動容,有一位老藥師神態一震,失聲說道:「這是極品的腐冥豆,這已經醬中轉金!這樣的腐冥豆在市面上一顆都需要上萬的王侯精璧!這是極品中的極品1

「百萬年葯齡的極品腐冥豆1此時,連承古閣的一位古葯鑒定師也坐不住了,一下子走了出來,看著李七夜滿滿地裝了一罐的腐冥豆,他都呆住了!

這一次,在場的所有買家都不由為之動容,有一位藥師喃喃地說道:「這怎麼可能,以如此的腐爛程度來說,就算是其他古葯都會腐爛掉,這腐冥豆不但是沒有腐爛,反而是藥性更純醇!難道這是傳奇藥師在陪葬之時有意為之?」

「早知道出手,這滿滿的一罐腐冥豆在市面上只怕是值得上百萬的王侯精璧!這樣的極品腐冥豆,絕對是搶手貨。」有一位財力雄厚的古聖都不由跺了一下腳,都不由後悔了。

看到滿滿一罐極品腐冥豆,這讓池小刀都不由為之激動,為之興奮,他正需要腐冥豆,沒有想到李七夜一出手就拿下了滿滿一罐的極品腐冥豆,而且以超低的價格,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池小蝶都感到不可思議,盯著李七夜,此時她並不覺得李七夜這是幸運巧合,這個時候,她覺得被她視之為騙子的小鬼越來越深不可測了,變得更加神秘!

「這位道兄,這是何原理呢?」此時,承古閣的古葯鑒定師都忙是上前來,向李七夜鞠身拜了拜,就算他,都覺得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古盒完全腐爛了,腐冥豆卻更加極品!這裡面肯定是有著外人不知道的藥物原理。

「這是另外一個常識,可惜,我不能告訴你。」李七夜笑著說道。

這鑒定師只好是輕輕地嘆息一聲,人家不告訴你也是正常的事情,他還是很恭敬地拜了拜,沒有再說話。

「怎麼樣,我這三百精璧買的爛泥巴比你一千萬買的廢豆如何?」李七夜瞅了司馬龍雲一眼,閑定地說道。

別人敢踩到他的頭上來,他絕對好不客氣地一個耳光抽了過去,絕對不會給對方留半點情面。

司馬龍雲頓時臉色鐵青,難看到極點。今天他是栽了兩個大跟斗,一開始是以天價買到了廢豆,李七夜買了爛泥巴,他本是想嘲笑挖苦一番,沒有想到反而是被李七夜狠狠地抽了一個耳光!

「好,下面一件也是難於鑒定的一罐古葯,以七百真人精璧起拍。」此時,拍賣師再送上了一件承古閣也難於簽定的古葯。

這一罐古葯不知道何原因,已經化作了葯汁,完全分辨不出這葯汁是什麼東西。

「我出一千。」拍賣師話剛落下,立即有一位老藥師叫價說道。

「我出一千五。」老藥師剛叫價完,另一位古聖急忙接著叫價。

「我出二千。」一時之間,叫價者甚多,甚至都搶著叫價。

……………………

托李七夜的福,因為李七夜以最低價撿了一個大漏,以三百精璧買到了上百萬的極品腐冥豆,這頓時讓在場的買家對於承古閣都難於鑒定的古葯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們都想跟李七夜一樣,希望能撿到大漏。

最終,幾件未能鑒定的古葯都被拍出去,而且拍的價格都不錯。可惜,這些想撿漏的買家眼力遠遠不如李七夜,他們都沒有多大的收穫。對於這樣的結果,就算是買家也沒有什麼話好說,願賭服輸。

「開棺吧,快開棺,看有沒有極品古葯。」當墓陵中的所有東西都拍賣完了之後,在場的買家都按奈不住了,起鬨地大叫道。

有買家都不由興奮地說道:「沒錯,快開棺,作為一位傳奇的藥師,到現在為止都還未發現有藥王或者七變魂草,這實在是說不過去呀。」

三百萬年以上的靈藥丹草,被人稱之為藥王,當然,藥王極為罕見,不知道多少藥師窮其一世也未能見到真正的藥王。

「好,開棺1最終,在眾多買家群情激動之下,承古閣決定開棺。

當開棺之時,一雙雙眼睛都盯著古棺,在場的所有買家都屏住呼吸,都想看一看棺內有什麼東西。

要知道,不論是什麼何一個大人物,當臨死的時候,都會把自己一生中最珍貴最有價值的東西陪葬在自己身邊!

此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想看一看這位傳奇藥師有什麼東西陪葬,爐神、仙丹、古葯又或者是葯道秘笈?

「吱——」的一聲,最終,古棺終於被打開了,古棺之內躺著一具屍骨,這是一具瘦小的屍骨,主人生前似乎是一位瘦小的老頭,而且這具屍骨竟然是佝僂著,似乎他死的時候就是捲縮著身體的,並不像是什麼風光大葬之類的。

看到這屍骨,讓人一凜的是,這屍骨通體發黑,就好像是中毒身亡一樣。古棺之內,除了發黑的瘦小屍骨之外,就只有一支三尺余長的東西,這件東西看起來像是一支長尺。

這支三長余長巴掌大小的如長尺一般的東西乃是由木所制,整支長尺顯沉墨色,紋理清晰,具體是以什麼木所制,誰人都說不清楚。

棺中的屍骨右手緊緊地握住這三尺余長的沉墨長尺,似乎這長尺極為重要一樣。

然而,在場的買家看到這瘦小而烏黑的屍體,不由為之失望,看到陪葬品只不過是一支長尺,更是失望無比。

「看來這位傳奇藥師的寶物都留給自己後人了,他的陪葬沒有絕世珍品。」看到古棺內的情況,有買家失望地說道。

「這位藥師有可能是死於意外呀。」也有老藥師看到這屍骨烏黑,不由猜測地說道:「他通體烏黑,他是有可能死於煉藥之時,極有可能是煉凶葯,藥性反噬而望。」

有一位古聖仔細地觀察了這具古屍,也不由點頭說道:「這的確是有可能,作為傳奇藥師,這屍骨一點神性都沒有,除了非正常死亡之外,沒有什麼更好的解釋了。」

屍骨的神性,這是真正的強者才具有的,一般來說,必須是聖尊、聖皇級別的大人物才具有神性。比如說,一位聖皇死了,那怕他屍體腐化,但是,總有地方是不會腐朽的,比如手一節手指、眉心骨、一隻眼睛等等,不會腐化的地方,就意味著是他生前威力最強大的部分!

這種神性的屍骨,依然能賣到高價,比如說,一名聖皇的手指骨,若是煉成寶物,威力絕對不容小覷。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