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二百五十七章司空偷天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做好事也罷,做壞事也罷,招搖撞騙,我都不過問,但,萬事給我留一條底線,不得跨越底線……」 「……如果你做不到這兩點,就從此不要用九九八十一變!若是你還想用九九八十一變,就給我遵守這兩點,否則...

李七夜看了小賊一眼,淡淡地說道:「我比你更清楚它的來歷。」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九九八十一變的來歷?九九八十一變就是他創造出來的,在荒莽時代,他還不夠強大的時候,作為陰鴉的他,曾經用這種奇術逃過一次又一次的追捕!

後來他真正強大之後,這門奇術他已經很少用過了,隨手傳給了身邊的一個小輩。

此術由他親手所創,用來無數次逃遁,世間還有人比他對這門奇術更了解嗎?這門奇術的優點、缺點等等他都是瞭然於胸!小賊在他面前施用九九八十一變,那簡直就是班門弄斧,自尋死路。

只不過,小賊做夢都沒有想到,九九八十一變的創始人就在眼前,如果他知道的話,他就不會使用這樣的手段了。

「把你的真身露出來吧,別在我面前耍手段。」李七夜從容自在地說道。

小賊盯著李七夜不說話,要知道,他外人面前,他不會輕易露出真身的,他仇家可不小,一旦被人盯上真身,那就慘了,必定會被人滿天下追殺。

李七夜見小賊在猶豫,閑定地說道:「是你自己露出真身,還是我親手把你折了,你要相信,我親自出手,不管你是誰,只怕到時你趴下去了,就永遠爬不起來了1

李七夜這閑定平淡的話,語氣一點威脅力都沒有,但是,此時聽到這話,池小刀姐弟倆也好,小賊也罷,都不由心面一寒,在這一刻,他們都不懷疑李七夜的決心。

小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身體閃了一下,頓時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露了出自己的真身!在外人面前,他不會輕易露出真身,但是,在這個時候,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看起來年輕不大的少年,絕對比他想象中還要危險,只怕,正如他所說一樣,如果自己不露出真身,說不定真的是麻煩大了!

當小賊露出真身的時候,池小蝶與池小刀姐弟倆都呆了一下,在他們的印象中,小賊這個騙子應該是長得猥瑣狡詐的模樣,然而事實上眼前的小賊竟然是儀錶堂堂,相貌俊朗,一看到他這樣的長相,讓人很難把他與騙子聯繫起來。

小賊露出真身之後,向李七夜拜了一下,說道:「兄台實在是了不得,我九九八十一變從來沒有失過手,瞬間轉換角色,別人根本識不出來,兄弟卻一眼看出來了,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因為那隻不過是班門弄斧而己1李七夜說道,然後看著小賊,雙目一凝,說道:「你是怎麼樣得到九九八十一變的,這個我不去管。但是,從今天起,你給我記住兩件事,一在我面前,給我乖乖的,是龍,你給我盤著,是虎,你給我趴著!別跟我耍手段!二,我不管你做什麼事情,做好事也罷,做壞事也罷,招搖撞騙,我都不過問,但,萬事給我留一條底線,不得跨越底線……」

「……如果你做不到這兩點,就從此不要用九九八十一變!若是你還想用九九八十一變,就給我遵守這兩點,否則,我親手把你的骨頭一根一根拆下來,明白沒有1

李七夜說出這話,語氣平淡,但是,在這瞬間,李七夜他整個人就像變了一樣,高坐九天,掌執乾坤,俯視九界!在這一刻,那怕是諸天神魔,都被他這氣勢所懾。

頓時間,不止是小賊,就是池小刀與池小蝶都被李七夜氣勢所懾,心面頓時一寒,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一種發自於內心最深處的本能畏懼!在這一刻,不論是池小蝶姐弟,還是小賊,都相信李七夜說得到做得到,甚至能想象得到李七夜親手把小賊的一根一根骨頭拆下來的場景,讓他們都不由毛骨悚然,通體發寒。

特別是小賊,他來歷不凡,比池小蝶姐弟見過更多的風浪,比池小蝶姐弟更加大,但是,此時,他心面不由打了一個寒顫,在這一刻,他感受到自己遇到了一個深不可測的人,眼前這個看起來比他還小的少年,絕對是可怕無比!他相信,若是惹到了眼前這位少年,絕對是死無葬身之地,想到這裡,自認為膽大包天的他,都不由打了一個激靈!

池小蝶都呆了一下,眼前李七夜這氣勢,不論怎麼樣看,都不像是會騙她弟弟藥材的人,他如此氣勢,正如他所說一樣,或者獅吼門的寶物還不屑他一顧!

小賊也好,池小蝶姐弟也罷,他們三個人都被震撼了,如果說,小賊的九九八十一變可以從一個人變成另外一個人,甚至能讓人一下子認不出來,但是,像李七夜這樣的氣勢,這種高坐九天的高高在上的神威,這不是能裝得出來的,那怕小賊的九九八十一變,都是裝不出來的!

「兄台如此吩咐,我將必緊記於心。」小賊變得謹慎,不敢放肆,對李七夜拜了拜,他相眼,若真的是惹到了眼前的少年,絕對是死無葬身之地!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叫什麼名字?」在這個時候,他剛才威懾九天的氣息消散得無影無蹤,又恢復到了剛才那種平凡少年的模樣。

「人稱我司空偷天。」李七夜散盡了氣勢之後,小賊這才鬆了一口氣,李七夜剛才的神態太可怕了,他寧願去面對那些大教疆國的老不死,他都不願意去面對李七夜威懾九天的這一面,這太可怕了,他相信今天晚上睡覺都會做噩夢!

「司空偷天——」聽到這個名字,池小蝶盯著眼前的小賊,說道:「你就是東百城人人喊打的司空偷天!被萬人罵的百變奸商、盜墓賊、偷窺狂、無恥下流的小偷……」

「姑娘,外面傳聞不可信,不可信。」司空偷天被池小蝶念出了一大堆的綽號,十分尷尬,說道:「我只是賣一點便宜貨而己,順便是在地上撿一點別人不要的垃圾,談不上是奸上,更不是什麼小偷。」

「放屁,那你騙我的藥材呢!還說不是奸商小偷,明明騙了一大堆的藥材!小賊,你是把我害慘了,今天我是不會放過你的1池小刀都不由跳起來,指著司空偷天的鼻子罵道。

被池小刀這樣一罵,司空偷天十分尷尬,他乾笑地說道:「池兄弟,呵,呵,呵,那個,那個,其實我也不是真心要騙你了。呵,呵,其實是這樣的。當時嘛,我的確是想治好你的問題,剛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是受霸獅體所困,我以為你是體質血氣霸道所制,所以,我當時是打算調和一下你的血氣的……」

「……可是,當真正給你治療的時候,我才發現,其實,不是那麼一回事,在那個時候,我才明白,你那不是體質血氣霸道那麼簡單,而是一種極為罕見的獅咬龜,你這癥狀呢,呵,呵,呵,說實在話,我,我還真的有點心有餘力不足,你,你你這種癥狀,必須要改命,這,這很困難,你也知道,改命這事,比登天還難,要有適合的無上丹方,還需要無上的葯道之功……」

司空偷天十分尷尬,為自己辯解地說道。

司空偷天的話讓池小刀與池小蝶姐弟倆呆了一下,特別是池小蝶,芳心一震,司空偷天所說的話,跟李七夜所說的是一模一樣的!

「但是,這也不是你騙我藥材的借口1此時池小刀怒氣是消了不少,但是,依然十分不爽地說道。

司空偷天乾笑了一聲,說道:「池兄弟,在當時,我不是純心騙你的藥材,我也是想治好你的問題,順便賺你一點薄利,我多多少少都要賺一點藥材,你說是不是?但是,當開始給你治的時候,你那根本就不是這種癥狀,那根本是治不好,呵,呵,呵,實不瞞池兄弟,當時我,我是誇下海口,在那時我老臉有點擱不住,所以先逃了。我真心不是要騙你的藥材的1

「我不管你是不是成心騙我的,把我藥材全部還給我1池小刀十分不爽地說道。

被人抓了現行,司空偷天也沒辦法,只好認了,乾笑說道:「好,等我把池兄弟的藥材都湊齊了,給你送上獅吼門去1

「我才不相信你這樣的鬼話。」池小蝶冷哼一聲,說道:「你最好現在還給我弟1

「這個,這個還真有點難,現在我手頭上沒有這麼多藥材。」司空偷天尷尬乾笑地說道。

李一夜打斷他們的話,瞅著司空偷天,說道:「你會盜墓?」

「兄台說笑了,我這點小本事哪裡敢言盜墓,只是在墳地撿點別人丟棄的垃圾而己。」司空偷天忙是否認,他還真的有點怕李七夜。

李七夜不管這樣的閑事,說道:「既然你會盜墓,那麼,你知道在這東臨城哪裡有腐冥豆賣嗎?」

「腐冥豆?」聽到李七夜的話,司空偷天呆了一下,然後沉吟地說道:「這東西很少出了,以前聽說出過一罐腐冥豆,不過,好像是被長河宗一口氣買下了,這玩意用處很大,用途很廣,蠻搶手的。」

「知道哪裡還有嗎?」李七夜看著司空偷天問道。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