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二百五十四章池小蝶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 「好了,愛信不信1李七夜輕擺手說道:「這一次幫忙,也算純粹是跟你們獅吼門結一個善緣,斷一個困果!我也未沾你們的好處。你覺得怕我騙你弟弟的藥材,藥材歸你們保管便是,到時要用的時候,你們旁邊守著!當然,...

事實上,只怕獅吼門多數的人都認為李七夜騙池小刀,只不過大家不願意打擊池小刀的熱情而己。畢竟一直以來池小刀都在勤奮修練,他本身的天賦不錯,而且獅吼門在他身上傾注了不少心血,但是,他的道行偏偏卡在了育神境界,一直無法成為王侯。

大家都能理解池小刀病急亂投醫的心情,所以,李七夜來了之後,多數的長輩都會認為李七夜在騙池小刀。在池小刀借錢的時候,獅吼門的長輩都提醒過池小刀,只不過,遠沒有眼前的女子做得那麼過份,直接來趕李七夜走。

「難道不是?」眼前女子打量了李七夜一眼,說道:「改命,乃是葯道最深奧的學問,就憑你這樣的一個小鬼,一個十七八歲的小毛頭也能掌握?我弟弟急病亂投醫相信了你,並不代表你能騙到其他人1

李七夜笑了起來,瞥了眼前的女子一眼,說道:「一,雖然我是年輕了一點,但,並不代表我就不能掌握改命的深奧,達者為先,這句話聽說過沒有;二,在你們看來,這藥材是珍貴,但是,在我眼中,算不了什麼,這點藥材還不值得我出手去騙;三,退一步說,就算我要行騙,也不會選你們獅吼門,你們獅吼門沒有什麼的寶物值得我親自來騙的。」

「大言不慚1眼前的女子冷哼一聲,說道:「能掌握改命的藥師,在當世只怕都是赫赫有名之輩,只怕乃是傳奇藥師!你一個毛都還沒長齊的小鬼,竟然敢言掌握了改命玄奧!好大的口氣。」

李七夜瞅了她一眼,笑著說道:「你又沒有看我光著身子的時候,你怎麼知道我毛都還沒有長齊。女孩子家家的,別口出狂言,自己見識淺,不代表其他人就無能力。」

「你——」眼前的女子頓時被李七夜氣得臉色通紅,指著李七夜的玉指都不由發抖,渾圓聳起的酥胸起伏,一陣波瀾,十分悅耳。

「怎麼,啞口無言?」李七夜笑著說道。他不與人鬥嘴則罷,若與人鬥嘴,他的牙尖嘴利,又有誰能斗得過他。

女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金瞳的秀目一厲,露出了寒意,氣勢凌人,沉聲地說道:「如果你不走,到時候讓我獅吼門趕你走,只怕就沒有那麼容易離開這裡了。」

「我好怕——」李七夜拍了拍胸膛,一副怕怕的模樣,這模樣把女子氣得吐血。

「姐姐——」就在女子要發飆的時候,池小刀急忙沖了進來了,一看到李七夜與自己姐姐的神態,池小刀立即知道不妙了,立即是分開他們兩個人。

事實上,池小刀一聽到他姐姐回來之後,就立即趕回來了,他就知道,他姐姐一定會找李七夜的麻煩,肯定會認為他受李七夜的騙,他姐姐一定會趕走李七夜的。正是因為如此,池小刀也顧不上借錢,立即趕了回來,以免得他姐姐跟李七夜打了起來。

為了化解李七夜與他姐姐緊張的氣氛,池小刀忙是向他們兩個人作介紹,並企圖化解他們兩個人的恩怨。

眼前的女子正是池小刀的姐姐池小蝶,也是獅吼國的公主,以她身份而言,可以說是高高在上的金枝玉葉。

比起池小刀來,池小蝶的道行倒更強一些,她已經踏入王侯境界了。對於今天的獅吼門來說,對於已經是小國的獅吼國來說,池小蝶已經是玄命境界的王侯,這一點也的確不容易,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天之驕女。

當然,獅吼門在她身上也是傾注了不少心血,若是換作普通的弟子,只怕沒有今天這樣的造化道行。

「小刀,在外在行走,還是多一個心眼好,俗話說,知人知面不知心1儘管池小刀有意化解他們兩個人的恩怨,但是,池小蝶依然對李七夜敵意很濃,她這樣說已經是很給情面了,如果不是池小刀在這裡,只怕她就是直稱李七夜為騙子了。

池小刀忙是為李七夜辯說:「姐,七夜兄不是騙子,他一定能治好我的問題。他是我見過的人中對我情況知道最多的人了,在以前從來沒有人能一口說出我的問題的人,連我自己都說不清楚,但是,七夜兄卻一口道得一清二楚,我相信他一定有這個能力的。」

為了爭取池小蝶的信任,池小刀還特地把李七夜所說的話說了一遍,把他這種獅咬龜的情況詳細地分析一遍。

「獅咬龜?」聽到池小刀仔細說了之後,池小蝶也不由秀目一凝,李七夜這樣的分析的確是她第一次聽到的最詳細最靠譜的說法。

儘管是如此,池小蝶還是不相信李七夜,沉聲地說道:「就算是他說對了你的癥狀,但是,改命,這焉是一般人所能掌握的!這是葯道最深奧的學問,傳聞,不達到傳奇藥師的境界,是絕對不可能掌握改命的奧秘。」

相比起剛才來,池小蝶的態度已經算是好了。

「姐姐,年紀又不代表能力。」池小刀對於李七夜是十分信服,忙是說道:「李兄是我見過的人中最有學識的人,他學識深博,這遠遠非我輩所能及的。李兄並不是那種信口開河的人,像李兄這樣的人,我相信他絕對不會騙我的藥材。」

池小刀是十分想告訴有關於李七夜告訴他有關於池家祖根的秘密這事,但是,他起過誓言,這件事他不論怎麼樣都是不能說的!

「就真的是獅咬龜,改命這樣的事情,這也急不得。」池小蝶說道:「改命,非同小可,一不小心,會把你搭進去。真的需要改命,我們讓父皇找東百城最有名的藥師如何?」

「姐,我相信李兄。」池小刀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態度堅定地說道。

至於池小蝶,不由冷冷地盯著李七夜,她都不知道李七夜給他弟弟灌了怎麼樣的迷湯,竟然對才交結不久的李七夜如此信任。

對於池小蝶可以殺人的目光,李七夜只是聳了聳肩,說道:「不用這樣看著我,我也沒給你弟弟灌迷湯!我敢說,當世之中,能給你弟弟改命的,只怕唯有我而己,就算是傳奇藥師前來,也沒我做得漂亮1

「好大的口氣1池小蝶不由冷哼一聲,說道:「你知道什麼是傳奇藥師嗎?小小年紀,就敢狂妄自大1

「傳奇藥師?」李七夜悠閑笑了一下,說道:「就是能燒得一手七八變命丹的藥師而己,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池小蝶對於這樣狂妄自大的人,頓時無語,就是信任李七夜的池小刀也都不由無語,傳奇藥師呀,可是擁有極高地位的存在,就算是聖皇親自出面,也難於請得動這樣的存在!現在到了李七夜的口中,似乎是變成了能燒得一手好菜的廚子一樣。

「好了,愛信不信1李七夜輕擺手說道:「這一次幫忙,也算純粹是跟你們獅吼門結一個善緣,斷一個困果!我也未沾你們的好處。你覺得怕我騙你弟弟的藥材,藥材歸你們保管便是,到時要用的時候,你們旁邊守著!當然,你覺得我靠不住,那就算了,機會放在你們的手邊,能不能抓住機會,就靠你們自己了。」

被李七夜這樣一說,池小蝶有些茫然,什麼結一個善緣,什麼斷一個因果,這根本就讓人聽不懂。

池小刀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認真對池小蝶說道:「姐,我信得過李兄,我對李兄有信心。」連池家祖脈這樣的秘密李七夜都毫不猶豫告訴他,連天石金龜這樣的珍寶李七夜都懶得看一眼,他相信李七夜不會騙他的藥材!

見自己的弟弟如此的堅定,池小蝶輕輕地嘆息一聲,作為姐姐,她當然希望自己親弟弟的問題能解決了,不論怎麼樣,她都不希望自己弟弟的道行一直卡在育神境界。

「長老他們絕對不會給你批下藥材的。」在池小刀的堅決之下,池小蝶的態度也有所軟化,只好說道。

池小刀點頭說道:「長老已經否決了我的要求,但,我會湊夠精璧跟宗門購買的,市價是多少,我就給多少1

池小蝶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說道:「現在借到了多少?」?「一半多一點。」池小刀苦笑了一下,他所需要的藥材都是十分珍貴,他差不多跟宗門內的長輩都借了,但依然還未能湊夠。

池小蝶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我還有一點積蓄,還不夠的話,我寶篋取出來吧,湊到夠為止。」

「姐,寶篋中的東西是爺爺閉關之前送給你未來做嫁妝的,我絕對不能動它。」聽到這話,池小刀不由大驚說道。

池小蝶一旦決定了,倒是乾脆,沉聲地說道:「先拿著用吧,等你以後再還我也不遲,你現在若是再耽擱下去,就是錯過了修練的好時機1

「再說,我還不打算嫁!需要什麼嫁妝1最後,池小蝶冷冷地說道。

…………………………………………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