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五十三章獅吼門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經不在人世了。 「所以,你還要改命。」對於泄氣的池小刀,李七夜笑著說道。 池小刀回過神來,動容地看著李七夜,說道:「這些你是怎麼知道的!這,這連我池家都不知道1 「所以說,要多...

池小刀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說道:「這,這,這是什麼寶物?」當金龜握在手中的時候,他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正好像李七夜所說的一樣,似乎這金龜真的是姓池!

「你是怎麼樣得到它的?」李七夜不答反問,笑著說道。

池小刀認真地說道:「我按照你所說的法方,游到了盡頭,最後在盡頭我看到了一條巍峨巨大的石根,在那裡就是趴著這隻金龜,它好像是生長在那裡一樣,我一下子就把它抓來了。」

李七夜在心面輕輕地嘆息一聲,然後不動聲色,說道:「這裡是你池家的起源之地,在這地下,有一條金龜地脈,入口便是這個古潭!金龜地脈能結出天石金龜!天石金龜這東西對於外人來說,或者沒有用,但是,對於池家子孫來說,就不定了。特別是你1

說到這裡,對池小刀說道:「你把天石金龜一直帶在身邊,這將能改命,在未來有一天,能讓你的龜命晉陞為天龜命。」

「真的——」聽到李七夜的話,池小刀不由為之大喜!又激動又興奮。

李七夜點頭說道:「不過,真正的要晉陞為天龜命,少則需在千年,多則需要五千年。不論如何,這隻天石金龜你帶在身邊,在未來對你有很多很多的好處。」

聽到要千年、五千年,池小刀都不由泄氣了,到時候他已經老得走不動了,說不定已經不在人世了。

「所以,你還要改命。」對於泄氣的池小刀,李七夜笑著說道。

池小刀回過神來,動容地看著李七夜,說道:「這些你是怎麼知道的!這,這連我池家都不知道1

「所以說,要多讀書,書讀多了,知道的也就多了。」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不過,現在你要起誓了,這裡的事情,你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你最親的人,這是池家的地脈,也是你池家的根1

池小刀不由為之一震,這裡是他池家的起源地!最終,在李七夜的主張之下,池小刀還是以自己的真命起誓,保守金龜地脈的秘密。

「我真的能改命嗎?」起誓之後,池小刀都不由再一次追問道。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如果你能相信我,那絕對沒問題。我們需要時間,也需要大量的藥材,只要一切都準備好,改命並不能。」

「好,我們回去,你跟我回宗門去,你要什麼東西,我給你弄來1池小刀立即說道。此時他不相信李七夜都有點難,更何況,他的確是渴望解決自己的問題。

李七夜笑了笑,點頭同意了。

池小刀出身於池家,而池家掌執著獅吼門,而獅吼門管轄著獅吼國。事實上,在此之前,獅吼門不叫獅吼門,掌執的疆國也不叫獅吼國。

在很久以前,池家曾經是一個古老而強大的世家,曾經統治著一個廣闊的疆國,可惜,後來沒落了。傳到池小刀玄祖那一代的時候,池家已經是難於為續,連池家的小國也風雨飄遙

到了池家的爺爺,也就是霸仙獅王的後代入贅池家之後,隨著他本人的強大,池家才有所改變,疆國有穩定下來,正是國為如此,兩代人結合之後,池家才勉強稱之為新生,從此之後,池家在原有的基礎上建成了獅吼門、獅吼國。

而池小刀的爺爺,也曾被人稱之為獅吼聖皇,他在東百城也算上一號人物。

事實上,今天的獅吼門與真正沒落的洗顏古派相比起來,今天的獅吼門還算是強大了,至少獅吼門還擁有自己的疆國,而洗顏古派只剩下一片祖地了,只能是管轄著祖地一帶的疆土了,無法稱之為國。

獅吼門弟子上萬,當池小刀帶著李七夜回到獅吼門的時候,遇到門下弟子,都是十分熱情地與池小刀打招呼。

池小刀可以稱得上獅吼門的傳人,也算得上是獅吼國的繼承人,不過,他本人倒沒有架子,而且,也與門中的弟子打成一片,為人隨和,受門下弟子歡迎。

所以,池小刀回來之後,不少弟子紛紛打招呼,有弟子笑稱道:「師兄這一趟可有收穫?」

「池師弟這一次回祖地,可有啟發?」也有師姐開玩笑地說道。

更有師兄見池小刀帶李七夜回來,也笑稱說道:「池師弟,這一次你又不會帶一個藥師回來吧?」

池小刀與門下弟子打笑成一團,而李七夜漫步於獅吼門內,欣賞著獅吼門的山河景色!若是論山河之壯麗,獅吼門的確是不如洗顏古派的祖地,不過,獅吼門的山河也是欣欣向榮,樓宇起伏,頗有一番氣勢。

雖然今天的獅吼門遠遠無法與當年的池家相比了,但是,依然還是有點實力的。

池小刀把李七夜安頓在自己居住的大院中,李七夜也沒有浪費時間,大手一揮,給李七夜開了一張清單,說道:「這單上的藥材,都需要,你能儘快弄到,那就最好。」

改命,李七夜又不是第一次做,可以說,在當世沒有人比他更精通改命了,當年他與葯神在這一條道路上走了很遠,可以說,改命是葯道最精髓的東西之一!而且,改命很複雜,不同的情況,就有不同的丹方。

所幸的是,李七夜所修練的《葯神大典》內擁有世間最多的丹方,這一點對於李七夜來說,這並不是問題。

「這個我必須向長老們請示才行。」池小刀一看清單,苦笑了抓了抓頭,說道:「我爸在皇城鎮守疆國,我只能是向長老們請示了。」說著,吩咐下人照顧李七夜之後,他就匆匆離開了。

不過,池小刀過了不久,他就回來了,他神態並不是很好,他見到李七夜之後,就苦笑,無奈地說道:「其他長老都閉關了,三長老不肯給我批,他,他,他老人家……」

「怕我騙你的藥材。」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

這話讓池小刀十分尷尬,乾笑地說道:「這也不能怪三長老,上一次我被那小賊騙慘了,若不是長老他們免了我的債,只怕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還得上那些藥材和精璧!所以,這一次三長老他怎麼樣都不肯給我批。」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這也是能理解的,畢竟,他所需要的藥材都是十分珍貴,換作是他人,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批,池小刀終究是獅吼門的傳人,獅吼國的繼承人,才有這樣的機會。

「我還有一點積蓄。」池小刀狠狠地抓了一下頭髮,將心一橫,說道:「這樣吧,我跟師兄師姐他們借錢,看能不能湊夠錢跟宗門買下這一批藥材。」

「那就去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事實上,他有那個能力拿出這一批藥材,他背後有戰神殿支持,他真心要這批藥材的話,還真的不難,不過,他暫時沒打算出手,先考驗一下池小刀。

接下幾天來,池小刀忙著湊錢,跟獅吼門的師兄師姐借錢,甚至是跟師叔師伯借錢,對於池小刀的借錢,還是有長輩好意提醒他,千萬別被人騙了,儘管是如此,池小刀在獅吼門深得人心,師兄師姐、師叔師伯也是借錢給他,在短短的幾天內,竟然也讓他湊到了購買藥材的一半精璧。

在池小刀忙著湊錢的時候,而李七夜留在獅吼門內,悠然地欣賞著獅吼門的風景。

不過,第五天的時候,池小刀早早就出去借錢了,李七夜留在大院中,但是,沒有想到,卻來了一個訪客,而且直接來找李七夜的。

「請你離開獅吼門1來客一見面,對李七夜的第一句話就是如此說道。而且,來客還是一個女子。

李七夜老神在在,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女子。眼前的女子,一身鳳裳,這不是傳統的鳳裳。上衣乃是宛如鳳凰展翅一樣,雙翅一般的衣裳托著女子渾圓高聳的胸脯,上衣之下,露出她那盈盈一握的柳腰,柳腰雪白如脂,嫩滑無比。

下裙乃是宛同鳳凰雪羽,就像是鳳尾一般舒展開來,搖曳飄動,十分的漂亮,十分的搭配。

眼前的女子,乃是貴氣與傲氣集一身,她一雙明眸動人,隱隱是金瞳,更讓她具有風情的是她那頭宛如金絲一般的金髮,這頓時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就是充滿了異域風情。

眼前的女子宛如是一隻金絲雀,貴氣而又充滿傲氣,有幾分氣勢凌人,但是,神態還是莊重,並不是那種淺薄之輩。

「離開獅吼門?」聽到眼前女子的第一句話,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看到她一頭黃金秀髮,他就知道眼前女子的身份了,看到這一頭的黃金秀髮,他就想到了在霸仙獅王,他也是一頭黃金頭髮。

眼前女子盯著李七夜,雙目犀利,沉聲地說道:「關於你與我弟弟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改命,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弟弟或者受你的騙,但是,獅吼門卻不受你的騙1

「騙他?」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他明白眼前的女子為什麼要趕他走了,她是認為他騙池小刀。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