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五十二章古潭金龜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神來,望著李七夜,又不由謹慎起來,說道:「你要怎麼樣的條件?你想要什麼?」 池小刀謹慎起來,如同是防賊一樣,讓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看來你是不相信我,認為我是騙你。」 池小刀乃是...

「對,對,對,好像就是叫這個名字,我是聽說我們外祖先參加過這樣的戰役,就是不知道具體叫什麼戰役。wsxs.net/」池小刀興奮地說道:「你知道還真多,難怪你會來參觀我們池家的祠堂。」

「是呀,緬懷人族了不起的英雄,追思過去的榮耀。」李七夜望著雕像說道。

興奮的池小刀不由神色一黯,看著雕像,也不由輕輕地嘆息說道:「可惜,我爺爺的本家也好,我池家也好,已經不復當年了。我爺爺當年家族沒落,才會遠走東百城的,最後遇到我奶奶,他們情投意合。而我們老祖就只有奶奶這麼一根苗子,他老人家把獅吼門和獅吼國傳給了我爺爺,最後,我爺爺入贅池家。」

對於池小刀來說,心面不免有所黯然,不論是他池家還是他爺爺本家,都曾經是強大無比的傳承,可惜,到了今天,他爺爺本家完全沒落了,雖然池家今天還掌執著一方疆國,但,已經不復當年的強大。

「時光無情,沒落也不人之常情,再強大的傳承,都有沒落的一天,就是連帝統仙門也逃不過沒落的一天。」李七夜笑了笑,安慰地說道。

池小刀是個開朗的人,他抬起頭來,笑著說道:「說的也是,不過,我希望有一天能振興我們池家1說著,他不由握了握拳頭,但是,想到自己本身的情況,又不由神態一黯。

池小刀與李七夜攀談起來,接著,離開了祠堂。往古潭而去。李七夜看了看池小刀。笑著說道:「你住在這裡?」

「不,我住在山外。」池小刀搖頭說道:「我最近回來是想修練,傳說,我外祖先就是曾經在這古潭修練的,一開始是從這裡崛起,最終成為無敵的存在!我想回來修練修練,看能不能得到祖先英靈指點,讓我有所領悟。突破我自己的桎梏。」

「你的情況,只怕你祖先英靈無法指點你1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這樣的情況,我倒知道一二。」

「你知道」池小刀一下子回過身來,動容地說道。

李七夜笑著說道:「看得出來,你的修練是卡在了育神境界!育神境界,最重點的是,講究真命御體魄托壽輪!但是,你體魄卻壓制了真命!你修練的時候寸步不進。明顯感受到體魄發狂爆發,壓制著你的真命。讓你的命功無法運轉,血氣滯停,就像是要窒息一樣1

「你,你,你是怎麼樣知道的1池小刀臉色大變,動容無比。李七夜一開口就說對了他的全部情況,一下子說對了他的致命之處。

李七夜說道:「我都說了,我最愛看古藉了,不論是雜書,還是秘卷,我都喜歡看,你這種情況,我倒是在一本古籍上看過,是傳說的獅咬龜!你一說你祖先的事情,我就更明白了。你是龜命,但卻是獅體……」

「……說實在,命宮竟然有屬性的人,實在是很少見,一般來說,談命宮,指的都是皇命聖命,而你卻是龜命,這種情況不多見。而你本家祖先是霸仙獅王,雖然你沒繼承他的怒仙霸體,但,卻有了獅體,後天體質霸獅體,巧得是,你的命與體相衝相剋,獅咬龜!這就使得你真命御制不了體質,這讓把你壓制在了育神境界。」

李七夜娓娓道來,如數家珍一樣。

「有救嗎?」聽到李七夜如數家珍一樣說出自己的問題,池小刀不由為之一震,無比震撼地看著李七夜,回過神來,急聲問道。

李七夜沉吟了一下,說道:「這個嘛,我在另外一本葯道古籍上看過一種方法,那就是改命。你命為龜,鎮壓不住霸獅,若是改命的話,給你真命升一級,天龜之命,那就是能鎮壓得住你的霸獅之體了。」

「改命1池小刀呆了一下,這種說法他聽說過,但是,這樣的說法離他太遙遠了。

改命,這是傳說中的手段,曾經有傳說,只有傳奇藥師甚至是葯帝才能改命,因為這是葯道最深奧的手段。

聽到這樣的話,池小刀如同是泄氣的皮球,都不由全身無力,苦笑地說道:「改命,這只是傳說中的葯道手法,世間何人會有這樣的手法。」

「這就有點巧了。」李七夜悠然閑定地說道:「我正好是修練了一些葯道手段,或者能為你改命都不一定。」

「真的?」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池小刀精神一振,但是,回過神來,望著李七夜,又不由謹慎起來,說道:「你要怎麼樣的條件?你想要什麼?」

池小刀謹慎起來,如同是防賊一樣,讓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看來你是不相信我,認為我是騙你。」

池小刀乃是一個開朗的人,尷尬地笑了一下,說道:「你我萍水相逢,的確是有點巧合。我修行的問題,我是找了不少藥師了,我被一個小賊騙慘了,我被他騙走了大量的藥材與精璧,他還信誓旦旦地跟我說能治好我這個問題。所以,這件也不能怪我,被騙了一次,我也得長個心眼。」

「這不怪你。」李七夜笑著說道:「換作是我,我也會長個心眼。」

此時,他們兩個人又回到了古潭邊。儘管說池小刀對李七夜不免有所提防,但是,他還是不死心,忍不住問道:「我這問題,真的能解決嗎?」

「你相信我嗎?」李七夜笑著說道。

「這個……」池小刀不由猶豫地看著李七夜,最終說道:「坦白地說,我們初次相見,說相信這就有點虛偽了。」

李七夜笑了起來,然後看著池小刀,說道:「這樣吧,你給我發個誓如何,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永遠都不能告訴別人,連你最親的人都不能告訴他!以你的真命發誓。」

「這,這不可能。」池小刀搖了搖頭說道:「以真命起誓,這種事情太嚴重了。」真命起誓,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關係一生,他們兩個人萍水相逢,他又怎麼可能起誓呢!

「我知道,等一會兒,你相信我了,你必須以真命許誓如何?不然,我只能走人。」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什麼事情這麼嚴重?」池小刀見李七夜神態不像是開玩笑,不由奇怪地說道。

此時,李七認看著眼前的古潭,悠然地說道:「這個潭,你下過沒有?」

「下去過。」提到眼前這個古潭,池小刀不由精神一振,立即說道:「這潭看起不大,但是,下面大得不可思議,下面就像無洞底,而且有無數的地下岔道,一旦進去,就像是進了迷宮一樣,我進去過一次,差點死在了裡面。」

此時李七夜站在潭邊,在一個特定的位置站好,說道:「你從這裡跳下去,潛下水之後,見到岔道河洞,右手數起,進入第十三個地下河洞,然後一直往右拐,當穿入了第三十二層的地下河道的時候,你靜下心來,神遊太虛,忘我地聽,當像聽到一個聲音之後,跟著聲音走,我相信,你會有收穫的。」

「這……」李七夜這樣的話聽起來讓人都不敢相人,這簡直就像是在說故事一樣。

「跳下去1此時,李七夜神態嚴肅莊重,他的神態不容易置疑,威嚴無比。

池小刀心面一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撲」一下就跳下了古潭,一下子潛入了水中。

李七夜靜靜地站在潭邊,神態變得自然,宛如是欣賞風景一樣。他選中了池小刀,有他的道理,池小刀情性不錯,值得了提拔一二,更重要的是,池家祖先當年對他忠心耿耿,立下了赫赫的功勞,同時,在天古屍地之時,他曾答應過霸仙獅王給他後代一段因果!

兩者合一,這對於李七夜來說那是最好的結果了,正是因為如此,他選中了池小刀,把他培養一番,能不能有大造化,就看他自己個人的努力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嘩啦」一聲,池小刀一下子從潭中冒出頭來,他興奮無比地說道:「找到了,找到了,你看,這是什麼1說著,他右手高舉,手中握著一件東西。

池小刀手中的竟然是握著一隻金龜,金龜不大,看起來像是活生生的,事實上,它並不是活著的金龜,正確地說,它是一隻金色的石龜。

池小刀從潭中跳了起來,攤開手掌,興奮地說道:「太神奇了,我把這金龜握在手中的時候,感覺我滯慢的血氣又如同是疏通了一樣,好像這金龜就像為我天生一樣1

相比起池小搗芾矗李七夜卻從容自在,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其中的秘密,除了死去的池家先祖,也只有他知道。

「這是什麼寶物?」池小刀把金龜遞給李七夜,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說道。

然而,李七夜並沒有去接這隻金龜,只是笑了笑,說道:「這是你的,這寶物歸於你,它姓池。」

池小刀心面不由為之一震,一時之間不由為之動容,這一切似乎太巧合了,似乎,太不可思議了。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