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五十一章池小刀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器想讓它認主談何容易。 不過,九語真弓似乎在此之前被石蛋砸得腦袋開竅,乖乖認主。 在一路東行之時,李七夜不止是在苦練自己的道行,同時也是琢磨著九語真弓的玄妙,當一次又一次地嘗試了九語真...

當李七夜行走在東百城的時候,他一路修練,同時,他也在磨礪著自己的寶器!

在他的第二個命宮之中,隨著天地始金的自我煉化,竟然是煉化成了一把弓,天地始金的自我煉化也讓李七夜動容,而且成弓之快,也是李七夜所沒有想到的。

這把由天地始金自我煉化的神弓被李七夜蘊養在自己的第二個命宮之中,從那個時候起,這便是李七夜的第一件寶器,屬於他自己所蘊養出來的寶器。

事實上,在此之前,李七夜本來是想把小糊塗的道骨蘊養在第二個命宮的,可惜,天始金霸得無比,竟然佔據了第二個命宮。

李七夜給天地始金自我煉化而成的弓取了一個名字,稱之為「九語真弓」,這是天地間無上真言所成的真弓。

在還沒有成弓之前,天地始金是高高在上的模樣,被石蛋狠狠的砸了之後,似乎是腦袋開竅了,成了真弓之後,李七夜一直在磨合著自己與它的配合!而九語真弓也是承認了李七夜,竟然認主十分順利。

要知道,九語真弓乃是天地始金自我煉化而成,已經通靈,這可是一把擁有完美的九字真言的無上真弓,這樣的兵器,不論級別高底,它都是靈性十足,這樣的兵器想讓它認主談何容易。

不過,九語真弓似乎在此之前被石蛋砸得腦袋開竅,乖乖認主。

在一路東行之時,李七夜不止是在苦練自己的道行,同時也是琢磨著九語真弓的玄妙,當一次又一次地嘗試了九語真弓的威力之後,李七夜都不由為之動容,要知道,他連仙血矛這樣的兇器都掌執過,世間能讓他激動的東西不多。

但是,九語真弓讓李七夜為之動容!在未來,只要他承載天命,成就仙帝,這必將會成為第一弓!

李七夜一路東行,一路修行,一路追思,這一天,他來到了一片峻岭之處,在這人煙稀少的地方,竟然有一個古老的祠堂。

祠堂隱於柏樹叢中,已經變得不起眼了,但是,若是從遠處看這地勢,便知道這裡曾經有過繁榮,這祠堂,曾經是出過權勢滔天的先祖。

青瓦古磚,老祠堂不論是雕柱刻牆,都已經顯得斑駁了,在祠堂外,甚至是雜草茂盛,看得出來,這祠堂已經很久沒有打理過了。

「吱」的一聲,李七夜推開了祠堂門,踏入了這家老祠堂,老祠堂上堂貢奉著一尊威武無比的石像,那是一個老人,雖然老人的雕像已經很久未打理了,但是依然能看得出來他生前是威風凜凜,睥睨八方。

「池家也沒落了。」看了看雕像前的香爐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人來上香了,李七夜感慨地說道。

這是池家的祠堂,在這祠堂所貢奉的池祖祖先,曾經是他座下一員最強大的戰將之一,斬仙戰役太殘酷了,在那一場戰役之中,死了多少的人,人族的先賢,前赴後繼,血流成河,屍骨如山,在那一場戰役中,他身邊的人死得太多了。

就如池家的祖先,曾是他身邊最強的戰將之一,曾經是最強大的存在!在斬仙戰役之中,為了斷後,為了守護他的四戰銅車能直驅而入戰場中心,池家祖先乃是血戰萬敵,為他擋住了一輪又一輪的瘋狂狙殺,最終能護著他直驅入戰場中心。

最終贏得了斬仙戰役,讓人族所有先賢的牲犧沒有白費!這其中池家的祖先居功甚偉。在這一場戰役之中,池家的祖先戰死在了斬仙戰場之中!

在池家祖先臨死之時,作為陰鴉的李七夜曾許諾過,庇護他池家三世繁榮,後來,他把池家祖先的屍骨送回了池家祖地,在後來池家的三世之中,都得到了他陰鴉的庇護!三世繁榮。

千百萬年之後,今天再來到這裡,看這老舊的祠堂,李七夜也知道,他曾經庇護三世的池家也沒落了,時光無情,就像洗顏古派一樣,那怕是帝統,也會有沒落的一天。

「歲月終究是無情呀。」最終,李七夜看著老人的石像,不由感慨地說道。這可是他座下最強大的戰將之一呀,為斬仙戰役立下了赫赫功勞!

李七認夜看了石像一眼,然後出了祠堂,慢慢地行走在這柏樹林,不知覺間,李七夜行走到了一個古潭之前。

「藹—」一聲大吼響起,李七夜還沒有走到古潭的時候,遠遠就聽到了這樣的一聲大吼了。

在古潭之前,站著一個青年,這個青年頭懸命宮,命宮打開,浮現了一隻龜影,同時,他全身散發出了光芒,他身體上所散發出來的光芒如同一隻怒獅,撲向命宮所浮現的烏龜,一口咬住了這隻如烏龜一樣的影子!

這個青年大吼著,最終,他身上的光芒消失了,命宮回歸泥宮穴,此時,什麼烏龜,什麼怒獅,都全部消失了,而青年就像是經歷了一場苦戰一樣,整個人都濕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顯得疲倦。

李七夜遠遠看到一幕,不由為之驚訝,喃喃地說道:「很久沒見過這樣的命脈的人了。」說著往古潭走去。

「誰——」李七夜的腳步聲立即驚動了坐在潭邊的青年,他一下子站了起來,轉身盯著李七夜,問道:「你是什麼人?」

「路過的。」李七夜笑盈盈地看著眼前的青年,眼前的青年看起來年紀比他大一些,神態爽朗,穿著一身的青衣顯得特別有神!一雙眼睛閃著光芒,顯得堅毅不餒!

「你怎麼會到這裡來?這裡可不是什麼風景勝地。」青年看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個陌生人,顯得有些警惕。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說道:「我曾閱讀過東百城的很多古籍,所謂說,讀十年書,不如走千里路。我遊歷東百城,就是想看看一些傳說古。曾經有記載,這裡曾經是池氏祠堂,所以就來找找看,看一下是不是真的。」

「原來你是找祠堂,我帶你去看看。」青年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就放心了,再看李七夜也不像是什麼壞人,他對李七夜也好感不少。

青年倒是蠻熱情的,立即帶李七夜去祠堂,他邊走邊說道:「我叫池小刀,你呢?」

「原來是池家的後人呀。」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在心面也覺得意外,沒有想到還能遇到池家的後人,說著,李七夜報了自己的名號。

「你從哪裡來?」池小刀顯然是一個健談開朗的人,剛認識李七夜,就跟李七夜攀談起來。

「大中域,很遙遠的地方,這一次出來走走,就是要見識見識世面。」李七夜悠然自在,閑定地笑著說道。

「大中域呀——」池小刀也為之驚訝,顯得更熱情,跟李七夜攀談起來。

一會兒功夫,李七夜跟隨著池小刀又回到了祠堂之中,看著石像,李七夜看了池小刀一樣,笑著說道:「池家祖先,原來池家的祠堂就在這裡。」

「是呀,這裡貢奉著的是我們外祖先。」池小刀看著雕像,也不由感慨一聲說道。

李七夜聽到這話就不由怔了一下,看著池小刀,說道:「你的外祖先?你可是姓池呀?」

「是的。」池小刀笑著說道:「我爺爺是入贅池家,我爺爺的本姓並不是姓池,只是我們都跟了祖母姓,所以姓池。」

「說起來,爺爺的本家在很久以前也不差於我們池家了。我爺爺本家的祖先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傳說人稱霸仙獅王,傳說他曾經是無敵的存在,甚至有傳說他老人家乃是仙體大成1池小刀倒是十分健談,一時間跟李七夜閑談起自己的家族往事。

「霸仙獅王1聽到這話,李七夜都不由呆了一下,這世界也太小了吧,在天古屍地的時候,他曾坑了霸仙獅王的霸仙刀,也霸仙獅王結了一個因果,沒有想到現在就遇到了他的後人了,更讓人無語的是,霸仙獅王的後代與他座下戰將的後代聯姻了!

「你也聽說過我爺爺本家的祖先?」池小刀也不由高興地說道。

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聽說過,霸仙獅王,吞日仙帝時代的風雲人物呀,那怕是吞日仙帝在世,他也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知道了池小刀的本家祖先是霸仙獅王,李七夜更清楚池小刀剛才所發生的事情了,這是一種傳說的命脈與體質衝突。

池小刀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就更高興了,說道:「難怪說你喜歡閱讀東百城的古藉,原來你對過去的歷史知道這麼多呀。我爺爺本家的祖先霸仙獅王了不得,事實上,我外祖先更了不得,傳說,我外祖先曾經是一個無敵的人物,傳說,他曾經參加過一場驚天的戰爭,挽救了人族,曾經是流芳百世1

提到祖先的光榮事,池小刀也不由為之興奮,似乎是能想象到他們祖先橫掃九天十地的歲月。

「是呀,斬仙戰役1李七夜輕輕地嘆息說道。

…………………………………………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