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四十章鎮天神女(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是洗顏古派的仙帝真器回來了。 「你還未能掌御黑龍槍。」一見黑龍槍,李七夜搖頭說道。然後出手一招,黑龍槍落入他的手中,當李七夜輕輕一撫的時候,黑龍槍那滔天的氣息消失了,舉世無敵的氣勢竟然慢慢收斂...

古鐵守無奈,只好按照李七夜的意思去做。儘管說李七夜並沒有親自迎接鎮天神女紫翠凝,但是,古鐵守他還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洗顏古派上下,諸位長老護法還是親自相迎,以最高的規格迎接鎮天神女紫翠凝。

當紫翠凝坐定之後,古鐵守才硬著頭皮把李七夜的話說了一番,當然,他說得十分委惋,以免得紫翠凝不快,當說完之後,古鐵守他都不由手掌心冒冷汗,他都怕紫翠凝突然拂衣而去。

然而,讓古鐵守想象不到的是,紫翠凝竟然未有半點不快,她只是凝目了一下,然後答應去見李七夜了。

在孤峰獨室之內,紫翠凝見到了李七夜,李七夜也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女。眼前少女氣場遠揚,靜如山嶽,動閃電,眼前的女子,宛如是碧波仙子,瀚海女神,隱隱間,帶水澤氣息,宛如她身後是波瀾壯闊的碧海江洋。

而紫翠凝也打算著眼前的李七夜,平凡不出奇,但是,有著說不盡的古井不波,有著特殊的從容不迫,似乎天地崩,也依然能穩住不動!當他雙眼一凝之時,深邃讓人看之不透,一雙眼睛宛如是跨越古一樣,看透了萬世!

在此時,古鐵守也認相地默默地退下了,不敢打擾他們。

「你便是李七夜?」鎮天神女紫翠凝的聲音很好聽,宛如是玉金之聲經海水潤柔一般,她遞給李七夜一張符紙,上面有一個符文,說道:「這個符文你可識得?」

李七夜看了符文一眼,並未回答她的話,而是看著紫翠凝,沉聲地說道:「黑龍王可在世間?跟我說實話。」此時,李七夜的話中充滿了威嚴,他的話宛如真神之聲,峻冷莊嚴!

紫翠凝一聽李七夜的話,秀目一凝,什麼樣的人物她沒有見過,但是,此時李七夜峻冷莊嚴的話卻擁有著不容人拒絕的權威!

紫翠凝看著李七夜,沉默了好一會兒,最終才緩緩地說道:「自從三萬年前與踏空仙帝一戰,祖師再也未出現過。」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當年一戰之後,黑龍王再也沒有出現過,這已經是天下人皆知的事情。事實上,當年一戰之後,踏空仙帝也一樣再也沒有出現過。

得到了紫翠凝的肯定回答,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雖然他心面已經意料到了,但是,得到了這樣肯定的答案,他依然心面不好受,他心面清楚,踏空仙帝殺不死小黑子!

「魯長孫還在嗎?」失神好一會兒,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

紫翠凝呆了一下,因為這個名字外人很少知道的,然而眼前看起來平凡的少年卻一口道出來,輕鬆自在,若是他們鎮天海城的人,絕對不會如此稱呼。

「在很久很久以前,聖祖就閉了死關,再也未出來。」這是鎮天海城的秘密,但是,紫翠凝沉吟了很久,但是,她還是說出來了。

李七夜不由為之一嘆,這小子最終還是未能熬到現在,他終究是活得太久了,依然是撐不到現在,正如他想象中那樣。

「現在你們鎮天海城是誰輩份最高,由誰當權?」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一下子問了這麼多問題,紫翠凝都為之狐疑,她沉吟了一下,最終說道:「海城之事,一般由諸老共商,若是斷決不下,請示固師祖。」

「哼,固尊1李七夜冷冷一哼!固尊活到現在,他並不意外!當年若不是黑龍王求情,也不會為改命!

紫翠凝為之一凜,這讓她奇怪,眼前的少年似乎對於他們師祖不滿,但是,按理來說固師祖已經很久不見客了,外人根本就見不到他!

「既然你按這個符文找到這裡,你心面肯定有很多疑惑。」最後,李七夜緩緩對紫翠凝說道:「沒錯,當年是我在鎮天海城外拜祭黑龍王。」

紫翠凝張嘴欲說,但是,李七夜輕揮手,打斷她,說道:「至於為什麼我要拜祭,我與黑龍王有什麼關係,至於為什麼我會有這個符文,這個我暫時不能回答你1

「那你能告知我什麼?」紫翠凝看著李七夜,沉聲地說道。

李七夜眯著眼睛,看著紫翠凝,徐徐地說道:「既然你能按符文找到這裡,那就有你的原因!你身為鎮天海城的傳人,不止是未來掌執鎮天海城,揚海城之威!你肩上,有著你的使命1

「你覺得是怎麼樣的使命呢1紫翠凝秀目一凝,頓時寒光一閃,這已經觸及到了鎮天海城不外傳的秘密了!

紫翠凝明顯動了殺意,但是,李七夜依然從容不迫,緩緩地說道:「你出身於小海村,你覺得你應該肩負著怎麼樣的使命呢?」

這話一出,紫翠凝臉色瞬間大變,寒光一閃,已經一道利刃抵著李七夜的喉嚨了!在這個時候,紫翠凝氣勢變得可怕,宛如是一尊殺神一樣。

「你怎麼知道的1此時絕對不需要懷疑紫翠凝的殺意,若是必要,她絕對毫不猶豫出手。她的出身,那怕是在鎮天海城都是一個機密,雖然她自小在鎮天海城長大,但是,她的來歷,在鎮天海城之中是別人不能提及的,除非是有權力觸及到這個問題的人!在鎮天海城,能觸及到這個問題的人,也只不過三五個人。

然而,這個機密竟然被一個外人輕易地說了出來,這怎麼不讓紫翠凝動了殺心呢。

「既然你出身小海村,就應該知道你肩上所負的使命!我是誰不重要,我是怎麼樣知道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使命1被利刃抵著喉嚨,李七夜依然平靜自在。

紫翠凝嬌軀一震,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收起了利刃,看著眼前的少年,她感到不可思議。

「拿黑龍槍來1李七夜看了紫翠凝一眼,緩緩地說道。

紫翠凝心面一凜,看著李七夜很久,最終才取出黑龍槍!黑龍槍一出,氣勢滔天,如真神臨世,如仙帝駕臨,可惜的氣息一下子驚動了整個洗顏古派。

「這是什麼——」古鐵守他們感受到無上的氣息,頓時一震,這讓他都產生錯覺,以為是洗顏古派的仙帝真器回來了。

「你還未能掌御黑龍槍。」一見黑龍槍,李七夜搖頭說道。然後出手一招,黑龍槍落入他的手中,當李七夜輕輕一撫的時候,黑龍槍那滔天的氣息消失了,舉世無敵的氣勢竟然慢慢收斂起來,宛如一把舛驁不馴的烈馬遇到良主一樣,一下子變得溫馴。

黑龍槍落入了李七夜手中的時候,一下子變溫馴,宛如是烈馬遇到良主,輕鳴跳動,宛如是親昵一樣。

黑龍槍,通體烏黑,烏黑之中透著淡淡的紫光,這宛如是一條黑龍,隨時都會飛上九天,由黑轉紫,這是蛟龍化真龍的象徵,這將意味著,這把槍是真正的天槍!

紫翠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由秀目睜得大大的,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要知道,黑龍槍傳承於她的手中之時,有著舉世無敵的氣勢,此槍自小幼隨她,但是,到今天為止,她依然未能完全馴服此槍,然而,今天落入一個陌生人手中,竟然是如同烈馬被一下子馴服一樣,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黑龍槍可是曾隨他們的祖師黑龍王橫掃天下,曾經讓九界一切生靈顫抖,這是一把無敵的槍,今天卻在一個陌生人手中馴服,這樣的事情說出去,莫說是外人,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黑龍槍呀1李七夜輕撫黑龍槍,黑龍槍在他的手中輕輕鳴動,宛如感受到李七夜的神識一樣。

黑龍槍,這有著李七夜太多的記憶了,此槍出於他手,曾伴隨黑龍王征戰天下,此槍曾橫掃九界,曾讓一切敵人顫抖!

「錚——錚——錚——」就在這個時候,黑龍槍在李七夜手中發生了變化,連紫翠凝都還沒有看清這是怎麼樣的一種手法!

隨著一陣槍鳴之聲響起,黑龍槍變短了,變粗了,連顏色都變了,在眨眼之間,李七夜如同變戲法一樣,黑龍槍一下子變成了一把短矛!

短矛一成,通體暗紅,矛尖卻是紅得妖艷,一抹寒光一閃,這一寒的閃光有著驚天的殺意,一抹殺意一動,連紫翠凝都心面一寒,為之驚心!

但是,隨著李七夜右手一撫,驚天的殺意瞬間歸於平靜,儘管是如此,矛尖上那妖艷無比的血紅之色,依然讓人心驚肉跳,看到矛尖上妖艷無比的血紅,就讓紫翠凝感覺到鮮血淋漓,她甚至是聞到了血腥味。

凶兵!眼前的短矛給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小伴著她的黑龍槍會一下子變成了短矛,這簡直就像是變戲法,她都難於相信。

「你知道黑龍槍的另外一個名字嗎?」李七夜看著手中的短矛,似乎被深深吸引了一樣,目光沒有移動一下。

「什麼名字?」紫凝翠都有點跟不上李七夜的節拍,發生這樣的事情,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她從來不知道黑龍槍能變成短矛的!

「仙血矛1李七夜緩緩地說出了名字,當他說出名字之時,聲音都有著冷意。

「仙血矛——」聽到這個名字,紫翠凝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矛尖上那妖艷無比的血紅!

李七夜緩緩地說道:「因為它飲過真仙的鮮血,所以,稱之為仙血矛1

「真仙1紫翠凝聽到這樣的話,頓時為之抽了一口冷氣,不可思議,秀目睜得大大的,看著李七夜,說道:「世間可是有真仙?」

李七夜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緩緩地說道:「這是一件凶兵,希望有一天能你掌握它!不然,你配不上它1說著,把仙血矛遞還給紫翠凝。

不知覺間,紫翠凝接過仙血矛的神態都不由莊重起來,她接過了仙血矛之後,她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道韻,這是以前所沒有的!

「別埋沒了仙血矛的威名。」李七夜認真地對紫翠凝說道:「那不僅僅是一件兵器,它屠殺過真神,刺穿過仙帝的喉嚨1

「什麼——」紫翠凝頓時眼睛睜得大大的,神態劇震,這句話對於她來說,實在是太震撼了。

真神何等的存在,然而,這把仙血矛竟然屠殺過真神!仙帝,更是承載天命,真正的無敵!刺穿仙帝喉嚨,這樣的事情想都不敢想,簡直就是世間最為荒謬的事情。

但是,李七夜的神態告訴了她,這並不是口出狂言,這是事實。

一時之間,讓紫翠凝都呆住了,黑龍槍,乃是他們祖師傳下來的,傳於她手中,她也知道此槍無敵,曾經橫掃九界。

但是,她從來沒有想到過,此槍竟然屠殺過真神,刺穿過仙帝衡樣的事情連她都不敢相信!但是,今天看來,這是真的。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