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三十八章天地始金的煉化(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李七夜動容,這是一個反哺的過程,他的命宮在蘊養著天地始金,而天地始金也以它本身最本源最古老的混沌氣息反哺命宮,不然的話,以天地始金的厚重,李七夜的生命之力難於長久蘊養著它。 畢竟,作為本身的寶...

「砰」的一聲,在這個時候,天地始金一下子撞飛了被孕養在這個命宮中的小糊塗道骨!小糊塗的道骨一直被孕養在第二個命宮的真命位置之上,但是,現在,天地始金一下子把它撞飛。

要知道,小糊塗的道骨有著驚天的來歷,但是,今天也無法與天地始金相爭!它的位置一下子被天地始金搶了過去。

「奶奶的,夠霸道的。」李七夜都無語,只好收起了小糊塗的道骨,一個命宮只能蘊養一件寶器,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不過,對於這一幕,李七夜也不太多的意外,畢竟,這塊天地始金乃是無上寶金,甚至稱它為天下第一金都不過份。

就在天地始金取代了小糊塗的真命所在的位置之後,「嗡」的一聲,天地始金竟然自己一下子召來了命宮中的生命之泉上所流淌著的生命之水,接著,又是「嗡」的一聲,先後招來了生命之樹的生命之力、生命之柱的生命符文。

一時之間,天地始金沐浴在生命之水、生命之力、生命符文之中,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樣,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聲天地始金開始有了變化,有了生命之水、生命之水、生命符文的沐浴浸蘊慢慢地生出了靈氣,在這個時候,天地始金竟然開始以生命符文烙印自己,李七夜的生命符文烙印在了它的身上,讓它慢慢地交織成了大道,在它本身的九字真言所領綱之下,這無數的生命符文似乎是要烙就成一章仙經一樣。

看著這一幕,李七夜為之動容,這是自我的煉化。要知道,修士的寶器乃至是真器,都需要修士來祭煉,為了讓自己的寶器真器更強大,修士不止是以天地精氣、生命血氣蘊養,甚至以無上功法來祭煉,把功法烙印在寶器之內,以讓寶器威力更大。

但是,現在這一塊天地始金竟然是自我煉化,根本不需要李七夜為干涉,完全不需要李七夜來操心,對於這樣的事情,李七夜也是樂個清靜!

隨著一天又一天的過去,隨著天地始金引來了李七夜海量的生命之水、生命之力、生命符文的蘊養,天地始金開始發生了變化,慢慢地,它不再是一塊始金,而是向兵器方向煉化,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一塊天地始金慢慢成型,慢慢地化作了一把弓!

自我煉化成天地寶器,這讓李七夜都不由為之讚歎,這一把弓真的自我煉化成了,那就真的了不得,若是有一天他承載天命,成就仙帝,那麼,未來它必將成為天下第一兵。

想到在未來天下第一兵出自於自己之手,李七夜都不由為之興奮。他活了萬古,見過仙帝真器,見過真神之兵,也見過更古老傳說的奇門之寶!

萬古以來,不少兵器不少寶物是被人稱之為天下第一兵的,如古純仙帝的古純銅劍,如飛揚仙帝的飛揚旗,又如步戰仙帝的步戰戈,又如天屠旗……等等。

但是,在李七夜看來,在未來,一旦他承載天命,成就仙帝,他這把弓絕對能鎮壓天下諸兵,絕對能成為第一兵!

在天地始金自我煉化的時候,李七夜對於自己的道行也是苦練不輳

現在李七夜已經是踏入了天元境界,在此之間,李七夜乃是涅浴境界,不過,在他渡劫之時,李七夜奪天時地利,竟然一口氣從華蓋境界大圓滿成功地推到了涅浴境界大圓滿,可以說,一天之間李七夜就修練成了一個大境界,這絕對是一大奇,這絕對是萬古無人能有這樣的奇。

李七夜一直信奉一步一個腳印,雖然他擁有「月渦陽輪功」、「鯤鵬六變」這樣的無上壽法與仙帝命功,本是有極速提升自己道行的他,卻依然是一步一步是夯實自己的基矗

不過,在這一個涅浴境界他卻是一步成就了一個大境界,一天成就了一個大境界,這簡直就是世間第一神速!

不過,這是因為當時奪天時地利,控魔體,奪造化,借冥水,這才讓他一氣呵成,一下子成就了涅浴境界大滿圓!可以說,這一個涅浴境界大圓滿是十分的完美,就算是一向信仰一步一個腳英一步步夯實基礎的李七夜,對於這個境界大飛躍也是十分的滿意。

不過,李七夜心面也是一清二楚,像這樣的情況是不可能複製的,畢竟像這樣的天時地利是萬古難得一遇。

現在李七夜踏入了天元境界,又回歸到了一步一個腳印的紮實修練方法。

天元境界乃是修士的一個分水領,一旦踏入了天元境界,可以稱得上高手,稱得上強者,一直以來,很多修士把天元境界以下的修士稱之為普通修士或者普通弟子,但是,一旦踏入了天元境界,就被稱之強者。

天元境界,最重要的就是煉天元,也就是煉真命,在天元境界之中,一旦真命煉得圓滿,就會被稱之為「天命元神」,這也是天元稱呼的來歷。

修士的真命一旦修練圓滿,也就是一理成為天命元神之後,肉身就被得可以重塑,比如說,你遇到強體,肉身被殘,或者是被毀,只要你的天命元神還在,那怕命宮崩境,體魄被毀,都還有活下去的機會!

更重要的是,天命元神的好壞在未來直接關係到修練前途,甚至可以說,天命元神的好壞,直接關係到未來問鼎仙帝,能否承載天命,在很大程度上與天命元神有著關係。

當修士跨過了天元境界之後,便是育神境界,隨後便是玄命境界,這兩個境界的修士被人稱之為豪雄、王侯。在當今天下,豪雄、王侯乃是主流,特別是王侯級別的修士,在當今天下是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天元境界有三個層次,由低到高分別是:一開智,二淬命,三築橋!

當修士達到第三個層次築橋之時,這樣的修士不用憑藉任何寶物,都可以橫跨千里,可以說,這是修士未來能遁天入地,上抵九天、下探九幽的基礎!

在修練之時,李七夜以「月渦陽輪功」推動著壽輪,由「鯤鵬六變」所煉化的道基在承托著真命,此時,道基宛如是一篇無上的道章一樣,當道序翻開之時,符文浮動,在這個時候,宛如是真命本身在口吐真言,又宛如是道基翻開了道章,在給真命講著仙經。

隨著天地精氣的澆灌,隨著命功的叩擊,真命宛如是響起了大道之音,好像是開始講經,口出便是「鯤鵬六變」!

但是,讓李七夜意想不到的是,他的真命,乃至是命宮中的生命之樹、生命之柱等等都受到了天地始金的影響,命宮在蘊養著天地始金的時候,天地始金所瀰漫的混沌也感染著命宮,不知覺中,李七夜的真命、命宮都開始混沌瀰漫!

這樣的一幕讓李七夜動容,這是一個反哺的過程,他的命宮在蘊養著天地始金,而天地始金也以它本身最本源最古老的混沌氣息反哺命宮,不然的話,以天地始金的厚重,李七夜的生命之力難於長久蘊養著它。

畢竟,作為本身的寶器,作為命宮所蘊養的兵器,如果它太過於強大,命宮就養它不起,如果兵器是過度於吸收生命精氣的話,這會竭澤而漁,這是雙輸的局面。

現在李七夜的命宮蘊養著這塊天地始金,而天地始金以混沌之氣反哺命宮,這是雙贏的局面,雙雙都有益處!

回到了洗顏古派,李七夜苦練不輟,甚至可以說是兩耳不問外事,畢竟,他現在的道行還不夠強大,雖然說他擁有很多紡手段,但是,只有自己的強大,那才是王道。

當然,在洗顏古派苦練不止的也不是李七夜一個人,事實上,現在的洗顏古派風氣很好,洗顏古派的門下弟子,特別是年輕一輩的弟子,都是勤奮得很。這其中駱峰華、張愚、屈刀離、許佩他們這些師兄弟、師姐妹有著不小的表率作用。

「錚、錚、錚……」一陣陣琴聲悠揚,在昔日被稱之為鬼樓之內,李七夜輕撫著古琴,一曲悠揚,琴聲陣陣。

在修練閑余之時,李七夜不免是來這裡撫上一曲。今日,李七夜手中的古琴已經不再是帝物,當日在天古城一戰,已經是耗盡了此琴的帝蘊仙威。

這張古琴曾經是他送給明仁仙帝的,在這裡承載著太多的記憶了,李七夜一曲彈罷,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

李七夜輕輕嘆息之後,樓內另外一個嘆息之聲響起,在樓內,一個綽綽的影子一直在那裡,一直安靜地聽著琴聲,聽得入迷。

「流水人家——」作為只是一縷戀念的蘇玉荷輕輕地嘆息,她既不是鬼,也不是人,她是沒有生命的一縷戀念!

「終究是不如明仁小子彈得好聽是不。」李七夜彈罷,笑著說道。

蘇玉荷有些悵然,說道:「仙帝只是可惜我罷了。大人高遠,一生無雙,與仙帝又是有著不同的道韻。」

李七夜輕輕搖頭,說道:「你這樣下去不是個法子,時代太遙遠了,你是何苦呢。」

作為一縷戀念的蘇玉荷沉默起來,一語不發,她什麼話都沒有說。

「罷了——」李七夜輕輕地搖頭說道:「這樣吧,我去東百城一趟,我送你屍骨而去!該散的都散了吧,千百萬年,人不人,鬼不鬼,明仁小子還在,也不願意看到你這樣子。」

「多謝大人的成全。」蘇玉荷伏拜,說道:「葬於桃花之下,我也無戀了1

「當年我把你移屍於望歸峰下,明仁小子與你一段緣,也是我一手促成的。」李七夜無奈地說道:「今天我把你葬到桃花之下,也算是了了你與明仁小子的一段緣吧,此乃是一段孽緣,也該有始有終了。」

「大人重恩,玉荷無以為報。」蘇玉荷感激無比。

李七夜輕輕地擺手,嘆息一聲,說道:「此事因我起,也因我而終吧。葬於桃下,你也該安息了,以免萬古牽挂,明仁小子呀……」說到這裡,他就沒有再說了。

對於明仁仙帝,他沒有什麼好說的,他一生培養出來的無敵存在太多了,可以說,明仁小子是從始至終都是力挺他的,不論是什麼事情,明仁仙帝都從來不說第二句話,絕對力挺到底。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