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三十二章爭奪幽冥船(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衝去。 此時,連最後一艘的幽冥船都有人搶,但是,四戰銅車一躍而上,「呔」馬嘶之聲響起。李七夜大喝道:「給我滾」 四匹銅馬躍起,銅蹄踢出,把搶幽冥船的對手全部都踢飛,李七夜駕馬停在了船頭...

李七夜沒有作聲,依然是盯著一艘艘飄出來的幽冥船,沒有一會兒,千帝門的最後一位掌門終於動手了,他瞬間踏上了一艘幽冥船,他一出手,清脆的骨碎聲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與他爭奪幽冥船的人一下子被他碾壓成了肉醬,看到如此霸道的一幕,讓許多人都不由心面一凜。360搜索,更多更快更新

「不愧是出身於千帝門1就算是戰神殿的老祖都不由動容,喃喃地說道。

隨著一艘艘的幽冥船飄出,登上幽冥船飄往下游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不過,地屍如此之多,就算是已經飄出了上萬艘的幽冥船,每一艘的幽冥船也有人在爭奪。

事實上,對於登上幽冥船,誰都不知道生死,因為每一個時代飄出的上萬艘幽冥船基本上是死船,真正的生艘傳說不超過三艘,而且,每一艘的生船所延長的壽命各不相同,有的是延長几十年,有的是延長几百年甚至是幾千年,有傳說地府也曾經飄出過再活一世的幽冥船!

「那一艘」終於,李七夜為戰神殿的祖先選到了一艘幽冥船,立即對木棺中的人大喝道。

李七夜話一落下,「嗖」的一聲,木棺一下子飛了出去,向這一艘幽冥船衝去,這一艘幽冥船也是有上百個人在搶,以地屍居多。

「錚」一聲劍鳴響起,木棺內的人沒有爬出來,只是一道劍光斬出,劍光耀九州,「噗」一聲響起。隨著劍光掃過。不論是地屍又或者是寶主。又或者是老不死,全部都被斬殺在這一道劍光之下,木棺一下子飛入了幽冥船之中。

「一劍星辰天1這一道劍光掃出的時候,被大人物認出了這一劍的來歷,有一位老聖主臉色大變,說道:「戰神殿1

一聽到戰神殿這個稱呼,所有人都心面一凜,戰神殿。堪稱人皇界最古老的存在之一,從荒莽時代建立到現在,一直屹立不到,曾經與不少的仙帝有著密切的關係,神秘而強大,世間難有人撼動!

這個時候,許多人看著李七夜身後的那群黑衣人,在這個時候,大家才知道原來李七夜竟然是為戰神殿葬古棺!同時,對於戰神殿的低調也引得一些智者心面一凜。戰神殿葬入幽冥船的人究竟是何人呢?

隨著一艘艘的幽冥船飄出來,慢慢地飄入了下流。最終,李七夜對李霜顏與陳寶嬌說道:「我該上船了,你們隨九聖妖門與這群老頭一同回去吧,有他們在,沒有人敢來惹事。如果半個月之內我還沒有回來,你們與牛奮他們帶著大家回洗顏古派,不用擔心我。」

「這……」陳寶嬌與李霜顏乃是千言萬語,她們在心面根本不希望她們公子登上幽冥船,但是,卻無從勸說。

「你要登幽冥船?」此時,連戰神殿的老祖都傻眼,這小鬼不是瘋了吧,只有將死之人才被逼無奈去登幽冥船,大家都明白,登幽冥船差不多是去送死,續壽延命的機會很小很小,萬分之一而己!然而,這小鬼頭年紀輕輕,卻要登幽冥船,這簡直就是瘋了。

「我該上路了。」見最後一艘的幽冥船飄出來之後,李七夜說道。

而陳寶嬌與李霜顏是依依不捨,她們十分想勸李七夜,但是,她們說不出口,她們知道自己勸不了公子。

「若是我死了,你們就自由了,天高地闊。」見兩個女子依依不捨神態,李七夜開玩笑地說道。

「烏鴉嘴1陳寶嬌不由斥聲說道:「你一定會活著回來的1說到這裡,都不覺眼睛都濕了。

冷傲如霜的李霜顏千言萬語最終只化作了一句話,輕輕說道:「我等著你回來1

「走了,等著大爺凱旋歸來1相比起兩個女子的不舍傷心,李七夜倒是瀟洒,大喝一聲,乘著四戰銅車往最後一艘幽冥船衝去。

此時,連最後一艘的幽冥船都有人搶,但是,四戰銅車一躍而上,「呔」馬嘶之聲響起。李七夜大喝道:「給我滾」

四匹銅馬躍起,銅蹄踢出,把搶幽冥船的對手全部都踢飛,李七夜駕馬停在了船頭之上。

「回去吧,我會回來的。」在船頭上,李七夜向李霜顏她們揮手道別,大笑道說。

「一路順風」最終,李霜顏與陳寶嬌都是秀目充滿了霧氣,鼻子酸酸的,向李七夜揮手道別。

李七夜大笑一聲,駕著戰車駛入了船內,接著船門慢慢關閉了。

當李七夜進入了幽冥船之後,所有人都看呆了,這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上幽冥船的人都是將死之人,這些人已經是服用了大量的壽葯、天華物寶、仙藥真丹,這些人都已經沒有救的死人了,他們只能是等死之人了,這些人才不得不登上幽冥船,如果還有其他的選擇,誰願意去登上幽冥船?要知道,登上幽冥船差不多是等於去送死!

然而,李七夜年紀輕輕,才十五六歲而己,大好時光,人生一世那才剛開始而己,但是,這小鬼竟然是登上幽冥船,這簡直就是瘋了。

「這小鬼是喪心瘋嗎?活得好好的,竟然跑去送死1看著最後一艘幽冥船飄流入了層層迷霧的下游,很多人都傻眼了。

不人少覺得不可思議,喃喃地說道:「這小子簡直就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活膩的人才會去登上幽冥船1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搞不懂,死人想登幽冥船,那還說得過去,大好青春的人卻登上幽冥船,這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此時,寶柱聖子也是雙目寒光一閃,心面不由為之暗喜,李七夜自己登上幽冥船,這是自尋死路!若是李七夜從此不能回來,那麼,他就少了一個強敵,唯一可惜的是,這小鬼卻帶著無上仙體之術去尋死!

作為劍神聖地的傳人,白劍真依然冰冷無情,她看著最後一艘幽冥船飄入了下流,不由則首而思,這件事情實在是古怪無比,實在是詭異無比。

李霜顏與陳寶嬌黯然嘆息一聲,她們在心面默默為公子祈禱,希望他能平安回來,他能創造一個個奇,她們相信,她們公子一定會活著回來的。

事實上,李霜顏與陳寶嬌在心面也一樣無底,無人知道冥河最終是飄向何方,一旦上了幽冥船,除非是上了生船的人,否則,其他人都再也不能活著回來。

幽冥船飄盡,最終,也是曲終人散,很多人都開始撤離,因為天古屍地用不了多久,天古屍地要恢復昔日的元氣了,此時再不撒離,說不定會死在天古屍地之中。

當然,有不少強者在撤離之時,作最後一次的狂歡,開始挖掘奪取天古屍地的寶物,趁天古屍地的元氣還沒有恢復過來,作最後一次的掠奪。

當然死在天古屍地的兇險之處的強者依然不少,那怕天古屍地還沒有恢復元氣,那怕地屍還沒有趕回來,天古屍地依然是兇險的地方。

有更倒霉的大教疆國是挖到了寶主地盤上的寶物,那麼後果可想而知了,有些寶主從地下爬了出來,當場就滅掉了所有人,讓一些大教疆國是全軍覆沒,損失慘重無比。

至於李霜顏與陳寶嬌則是跟隨九聖妖門與戰神殿的諸老撤離開天古屍地,回到了天古城內,等著李七夜歸來。

幽冥船無聲無息地飄流著,在幽冥船內,無聲無息,什麼聲音都聽不到,也不知道飄往何方,就算是打開船門,也一樣看不到外面的風景,一片茫茫,什麼都看不到,連其他的幽冥船都看不到。

似乎天地間只有一艘幽冥船飄蕩在這冥河之上,似乎,在這廣袤無盡的河上面只有這麼一艘幽冥船一樣,其他的幽冥船似乎都失蹤了一樣!

在幽冥船內,除了躺體,沒有其他任何東西,李七夜坐在那裡,平靜自從,似乎如同坐在自己家裡一樣。

坐在船內,李七夜從自己的命宮中取出了一件東西,這是一塊石碑,石碑不大,但是沉重無比,石碑乃是沆沆窪窪,上面銘刻有紋路,繁冗複雜無比,讓人完全看不懂其中的奧義。

這塊石碑正是李七夜從洗顏古派的藏寶閣內得到的,洗顏古派的諸位長老都不知道這塊石碑有什麼用處,事實上,洗顏古派歷代以來都沒有人知道這塊石碑具體有什麼作用,連這塊石碑是從哪裡得來的,是誰得來的,都已經無法考究。

李七夜得到這塊石碑之後,便知道這塊石碑來歷驚天!自從得到這塊石碑之後,他一直都在琢磨著研究著這一塊石碑。

要知道,他活了無盡的歲月,連仙帝都培養過,十二葬地,六大古仙舊土,這些世人都不敢去的地方,他都曾經去過最深處!可以說,世間什麼東西他沒見過?但是,這塊石碑他卻偏偏沒見過。

最近他對這塊石碑研究得有點心得,有了一個想法。

………………………………………………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