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三十一章爭奪幽冥船(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死,讓很多人都失神,那個來自於飛蛟湖的老龜王見識十分廣博,看到這樣一個個早就傳說已經死了千百萬年的老東西在今天從棺裡面爬了出來,他也是臉色發白,這些人物在他們自己的時代可以說都是無敵之輩! 今...

在這一刻,不論是死人還是活人,都在爭奪著幽冥船,隨著戰爭進入了白熱化,越來越多的人慘死在冥河之中,就是連地屍寶主都不例外。

在冥河上大戰,也有不少強者、地屍乃至是寶主掉入冥河之中,冥河詭異無比,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像李七夜一樣能用綠毛紮根於冥河之中,有一些強者一旦掉入冥河之中,再也出不來了,隨著冥河之水飄流入下游,消失在層層的迷萎中。

在這一方面地屍卻有著很大的優勢,似乎它們是特別得到天古屍地的眷顧一般,它們從冥河之中爬起來遠比修士、寶主容易,它們終究是死人,與冥河更親近!

也有逆天無雙的寶主手掌乾坤,以無敵的姿態從冥河上拘到了一艘幽冥船,然而,當幽冥船一離開冥河之時,竟然只有巴掌大小,而且這竟然只是一段朽木!哪裡是什麼船!而且,這一段朽木一離開了河水,頓時風化,當一陣河風吹來的時候,這段朽木化作了灰塵飛散而去,落入了冥河之中。

看到這一幕,讓人無比的吃驚,不論是那些老不死,又或者寶主,又或者無敵的地仙,都在考慮著一個問題,幽冥船究竟是什麼呢?

茫茫的冥河之中,飄流著上萬艘的幽冥船,最終登上幽冥船最多的還是屬於地屍,可以說,在這裡,地屍人多勢眾,而且極為強大,甚至是不忌冥河之水,作為死人。它們擁有修士、寶主所無法比擬的優勢。

損失最慘的應該是那些抬死人而來的大教疆國。無數的門派傳承都抬古棺而來。但是,被塵封在古棺之內的老不死,都不見得是死人,事實上,許多古棺內所塵封的老不死都只剩下一口氣,這種老不死逆天無敵,一旦要登船,他們拚命的一擊。簡直就是遇神殺神,遇魔斬魔。

也有不少大教疆國真正抬來死人的,這都是他們的祖先,曾經在某一個時代無敵,他們想把死去的祖先送上幽冥船,希望自己祖先能復活歸來,以再創無上榮耀。

這種死人要送上幽冥船那就更加困難了,這必須要宗門內的許多強者大人物開道,把古棺送上幽冥船!這樣的情況,成功的大教疆國是很少。除非這大教疆國本身是極為強大了,否則把死人送上幽冥船。那是比登天還要難!所以,在這一場大戰之間,不知道有多少大教疆國的強者殞落,最終死在了冥河之中。

隨著一陣陣的轟殺之聲響起,無盡的功法衝天,法則神鏈錚錚作響,一件又一件強大的寶物奇兵橫空而出,一個個傳說早就已經死去的人物從古棺里爬了出來,讓岸上觀看的許多修士強者為之咋舌。

「七星天王,石族戰神,長河妖帝,真蛟邪聖,百毒聖君……」看著一個個從古棺中爬出來的老不死,讓很多人都失神,那個來自於飛蛟湖的老龜王見識十分廣博,看到這樣一個個早就傳說已經死了千百萬年的老東西在今天從棺裡面爬了出來,他也是臉色發白,這些人物在他們自己的時代可以說都是無敵之輩!

今天,從棺裡面爬出來的老不死,很多早就傳言已經死去的人了,但是,今天卻又從棺裡面活著出來。

萬古至今,九界八荒,世間只怕沒有人知道究竟塵封了多少的老不死,沒有人知道,在時血石內,有多少老不死閘血停壽。

對於那些某個時代無敵的老不死來說,有些人苟延殘喘地塵封起來,為的是庇護後人,守護宗門,也有的把自己埋入時血石內,為的是不願意死去,希望一直能活下去!

當幽冥船從冥河迷渦飄出來的時候,李七夜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幽冥船,在這個時候,他的雙目變得無比的明亮,宛如是神炬一樣,不放過每一艘幽冥船的細節。

論世間,除了地府之外,只怕沒有人比他對幽冥船更了解了,可以說,他從荒莽時代活到現在,一隻陰鴉沉浮千百萬年,甚至可以說,觀看幽冥船的次數他自己都數不清了,甚至可以說,每一個時代的幽冥船他都究竟過,甚至,他曾經以驚仙斬天的寶物收集過不少的幽冥船,他曾經把幽冥船封印起來,當作收藏品究研!

在他心面,藏著一個驚天的秘密,他知道怎麼樣的幽冥船才會增壽,怎麼樣的幽冥船是死船!這是李七夜研究了無數歲月之後,收藏了許多的幽冥船之後的最大收穫。

「哪一艘幽冥船。」相比起李七夜的沉著來說,戰神殿有元老就沉不住氣了,見一個個人登上幽冥船,見一艘艘幽冥船飄入了迷霧層層的下游,就忍不住催促李七夜問道。

「別煩我,想上死船嗎?」。李七夜一雙眼睛盯著幽冥船,沒好氣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戰神殿的元老就算心面不爽,也只好閉上嘴了,這一次葬幽冥船對於他們來說無比重要,必須葬對!

「你選那一艘——」突然,李七夜對中洲公主大聲喝道,手一指飄在冥河中的一艘幽冥船。

此時,冥河之上同時飄著的幽冥船上千艘之多,基本上每一艘的幽冥船是一模一樣的,現在李七夜所指的這一艘幽冥船與其他的幽冥船沒有任何區別!讓人根本就看不出這一艘幽冥船的特別之處。

中洲公主沒有說話,望向李七夜,而李七夜立即沉喝道:「快上去,被人搶了就遲了1

在這個時候,連戰神殿的老祖都為之意動,飄過了這麼多的幽冥船,李七夜卻選中了這一艘的幽冥船,這絕對是有原因的。不過,他們祖先有言在先,就算戰神殿的老祖意動,也不敢去搶這一艘幽冥船。

然而,中洲公主卻冷冷地站在那裡,依然是冷冷地看著李七夜。

「沒時間了,快上去1李七夜對著中洲公主狂吼道,在這一刻,李七夜似乎像變了一個人,神威傲世,不容任何人質疑。似乎,中洲公主不為所動一樣。

李七夜不由氣急敗壞,怒吼道:「這一世我會騙你不成,快給我滾上去1此時,已經有很多人搶奪這一艘幽冥船了,李七夜難不急得抓狂嗎?

在這瞬間,中洲公主動了,一下子就踏向了幽冥船,「轟」的一聲巨響,爭奪這幽冥船的所有人都一下子炸開,不論是曾經在某一個時代無敵的老不死,還是曾經吒叱風雲一個時代的寶主,又或者是那些不怕死的地屍,在這瞬間,所有靠近這艘幽冥船的人全部都炸開了,屍骨不存。

中洲公主如此的強悍,如此的逆天,讓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就算是戰神殿的老祖都不例外,都心面一凜,這女子未免太強大了吧。

「她究竟是什麼來頭1有妖王看到中洲公主如此的逆天,不由喃喃地說道。

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人也動了,此人便是千帝門的最後一代掌門!此時瞬間而動,向中洲公主的這艘幽冥船撲去。比起其他的寶主地仙來說,千帝門的最後一代掌門明顯是冷靜很多,他一直都盯著幽冥船看,此時,中洲公主登上了這艘幽冥船,他也動了搶奪這幽冥船的心思。

「錚——」就在這瞬間,中洲公主秀目一張,兩道血光射出,剎那之間,兩道血光化作了兩把無上神矛,神矛凌空擲出,刺穿天地六道,斬殺諸神,神矛的寒光讓所有人都心面一寒,好可怕的神矛!

一見神矛刺來,那怕是千帝門最後一代掌門也臉色一變,立即退避,瞬間回歸原位。

「噗」的一聲,神矛擊在虛空,虛空一下子化作了黑洞,時光、空間一下子被神矛擊碎,在這一個點上,時光、空間都化作了虛無,若是修士被刺中,那怕是無敵的老不死,也會一下子化作虛無,連灰飛煙滅的機會都沒有。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這個人太恐怖了,連時光、空間都能涅沒,簡直就是變態級別的存在!

瞬間退回了原位之後,千帝門的最後一代掌門就再也沒有動手,不再去搶這一艘幽冥船,毫無疑問,他對於中洲公主是忌憚得很。

此時,戰神殿的諸老都不由為之動容,雖然說千帝門最終毀滅於鴻天女帝的手中,但是,千帝門的強大,世人是無法想象的,千帝門的最後一代掌門絕對是逆天無雙之輩,但是,對於中洲公主依然如此的忌憚!

中洲公主登上幽冥船之後,站在船頭之上,並沒有立即進入船中,她站在那裡,張開秀目,一雙秀目血光閃動,一直在遠遠看著李七夜。

遠遠地看著中洲公主,李七夜心面輕輕地嘆息一聲,最終揚聲叫道:「天地在,終會有相見之日1

最終,中洲公主看著李七夜一會兒,這才走入幽冥船內,隨著幽冥船飄入了下游。

李霜顏與陳寶嬌在心面都覺得奇怪,看起來她們的公子與這位中洲公主好像是認褒的一樣。未完待續……

.R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