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230章鴻天女帝(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呀,八萬年前就傳說已經死了。」有古棺之中衝出了一個血影,血影一出,所有人都悚然,實在是太恐怖了。 「藹—」然而,這個曾經強大無比的存在卻未能登上幽冥船,被一位從天而降的寶主劈成兩半,這位寶主一...

鴻天女帝呀,李七夜不由為之失神,作為陰鴉,沉浮了無盡歲月,他親手增養出來的仙帝,明仁仙帝不算是最驚才絕艷的一個!

然而,鴻天女帝卻不是天賦最好的一個,但是,卻曾是一位最驚才絕艷的仙帝之一!

曾經他們是橫掃天地,曾經登臨絕頂之時,她喜極而泣,曾經,在苦難之時,她黯然低泣,不論是橫掃天下之時,不論是大道蹉跎之時,都曾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影子陪著她,陪著她歡笑,陪著她悲傷!

曾經,一切的歡笑,一切的喜悅,一切的哭泣,一切的神傷,都在他們之間記憶中!

可惜,最終卻分道揚鑣,差點是反目成仇。過往的一切都在瞬間成了雲煙,過往的一切都灰飛煙滅!

世間,最痛心的,只怕不是看著身邊的人一個人一死去,而是生死相處的彼此之間的決裂!

想到了過往,想到了久遠的事情,想到那一段被塵封了無數歲月的事情,李七夜一時之間為之失神,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鴻天女帝!千百萬年過去,不論是當年,還是現在,他並不責怪她,但是,有些事情,並不是他想要的,有些事情,他必須做出決擇。不論是在最艱難的時代,還是最困苦的歲月,他始終有一個底線,不論發生什麼事,他都從來跨越!

鴻天女帝!一個遠久的回憶,當年的決裂,依然是歷歷在目,就算是千百萬年之後,李七夜最終都不由心神一黯!

「公子,怎麼了?」在李七夜失神之時,陳寶嬌與李霜顏都奇怪,總覺得她們公子的神態是怪怪的。

李七夜回過神來,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沒事。」說到這裡就沉默起來。

陳寶嬌與李霜顏相視了一眼,她們總覺得自己的公子心事重重,看模樣又不是為上幽冥船而擔心。

接下二三天來,冥河依然沒有飄出幽冥船,而在這二三天之內,趕來的大教疆國已經很少了,該來的門派都已經來了,還未來的門派只怕也趕不過來了。

不過,在這二三天內卻來了十多位寶主以及二三個地仙,這都是可怕無比的存在,在他們自己的時代都是曾經橫掃八荒的無敵之輩。

這些寶主和地仙最終都是未能引受住幽冥船的誘惑,是猶豫了很久這才趕過來的。對於他們來說,寶主也好,地仙也罷,他們遠離開自己的風水寶地,遠離開自己的地脈龍穴,這就已經意味著他們已經動用了積贊無數歲月的壽元,他們已經沒有退路了,要麼是成功續壽,離開天古屍地,要麼是從此成為永恆的地屍!

與地屍不同,寶主、地仙依然擁有自己的智慧,擁有自己的意識,雖然說,有寶主地仙曾經是在死去之後才葬入天古屍地的,但是,現在他們可以說依然算得上是活人。

所有地屍是擠成了一團,遠離生人,它們就像是真正的死屍一樣,沒有意識,沒有智慧,它們只有一個本能,登上幽冥船!

寶主地仙來到了冥河渡口之後,各踞一方,不與溝通,不與人來往,但是,全部都是神態凝重,這是他們最後的一搏,若是能成功,便是能換得上百年乃至幾百所甚至是幾千年的壽元離開天古屍地,從此擺脫了天古屍地的束縛,若是不成功,成為永恆的地屍,比死去還可怕。傳說人死了還會輪迴,但是,永恆地屍永遠不可能輪迴!

在冥河渡口,氣息十分的壓抑,所有人都靜靜地等著,所有人都盯著冥河之水無聲無息地流淌著。

最終,到了第五天的時候,幽冥船終於出來了!在茫茫的冥河之中,第一艘幽冥船從層層的迷霧中飄了出來。

「幽冥船1當第一艘的幽冥船飄出來的時候,整個冥河渡口都沸騰起來,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坐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來,不論是生人還是死人,與此同時,古棺之內一雙雙眼睛睜開,除了真正死去的人,被塵封在古棺之內,被塵封在時血石中的老不死,都紛紛地睜開了眼睛以觀飄出的幽冥船。

一艘幽冥船從層層的迷霧中飄了出來,無聲無息,全通烏黑,不論是船帆還是船體,都是通體烏黑。當它從迷霧中無聲無息地飄出來的時候,讓人真正覺得,這是鬼船!

一艘、兩艘、三艘、四艘……當第一艘幽冥船飄出來之後,層層的迷霧之中飄出來的幽冥船是越來越多。

「開始了——」第一艘幽冥船飄出來的時候,李七夜蹭的一聲,一下子站了起來,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幽冥船,在這一刻,李七夜的一雙眼睛如同是火炬一樣,宛如是點亮了每一艘的幽冥船,不放過任何一艘幽冥船的任何一個細節。

在這瞬間,戰神殿的營地一下子被掀開,一身黑衣大帽的戰神殿諸老頓時抬起了古棺,一下子站在了李七夜的身後,動作快如閃電,無聲無息。

當第一艘幽冥船飄出來的時候,可以說是整個冥河渡口的人都一下子站了起來,包括地屍在內,所有人都一下子站了起來。

在這個時候,莫說是要把古棺葬入幽冥船上的大教疆國,就算是來看熱鬧的所有修士都不由緊張起來。

在迷霧之中,一艘艘的幽冥船飄了出來,無聲無息,這樣的場面十分的詭異。

「嘩啦——」最先動的乃是地屍,在眨眼之間,無數的地屍如同餃子下鍋一樣,無數的地屍一下子沖入了冥河之中。

要知道,冥河之水對於多數的修士有著很大的傷害,特別是體質普通的修士,冥河之水更是能摧毀他們身體的生機,但是,冥河之水對於地屍的影響是十分的微小!

「轟——轟——轟——」在這瞬間,所有地屍都沖入了冥河,欲衝上幽冥船,一時之間,爭搶立即開始,有地屍祭出寶器,轟殺向與自己奪幽冥船的對手,不管是死人還是活人!

對於地屍來說,它們無策略,無謀算,這一切都是出於本能,它們只有一個意識,衝上幽冥船,只要與它們搶幽冥船的,都全部轟殺掉!

一時之間,一件件寶器奇兵轟天而起,最先動手的乃是地屍,一下子,地屍率先開始撕殺起來。

最先成功殺上幽冥船的地屍隨著幽冥船飄入了下游的迷霧層層的茫茫冥河之中。

「上船——」接著有來自於天下各方各族的大教疆國也坐不住了,有大教疆國的強者親自開路,門下弟子抬棺沖向幽冥船,開始與地屍爭奪幽暗船。

也有的古棺是自己橫空飛起,整具古棺直衝向冥河上的其中一艘幽冥船。

「轟——轟——轟——」一聲聲巨響響起,在轟殺的巨響之中,還夾雜著慘叫聲,夾雜著骨碎聲,一時之間,寶光衝天,強大無比的氣息動蕩掃著冥河江面!

接著,寶主也動了,當幽冥船飄出的時候,寶主地仙都一直關注著每一幽冥船,接著,有寶主認為可以登船了,就立即衝殺上去,沒有一會兒,連地仙都沉不住氣了。

一時之間,寶主也好,地仙也罷,都是紛紛地張開了雙眼,雙目血光吞吐,可怕無比。

「錚——」一把神刀劈天,霸道無匹,一口氣斬殺了上百的地屍,劈開了三具古棺,連寶主都慘死在這一刀之下。

千萬別小看地屍,莫以為地屍就是最低層最弱的死屍,事實上並非是如此,有些地屍的強大,遠遠超出人的想象,此時就有一具地屍手持神刀,神威無比,屍氣滔天,神刀一出,不止是斬殺了其他的地屍,連寶主都被它斬殺,有三個大教疆國老祖的古棺被劈開,棺內還活著的三位老祖當場被斬殺。

「殺——」在這瞬間,自己沖入冥河的一具具古棺都一下子被掀開,古棺之內衝殺出了一個又一個傳說中已經死去的存在,這一個個老不死從自己的古棺之內衝殺出來,立即是斬殺對手,謀奪幽冥船。

「那,那,那不是天聰教的八世聖佛嗎?」有古棺掀開,古佛衝殺出來,此時,古佛以伏魔之姿斬殺一切對手,衝上了一艘幽冥船。

「那是天血池的伏世魔呀,八萬年前就傳說已經死了。」有古棺之中衝出了一個血影,血影一出,所有人都悚然,實在是太恐怖了。

「藹—」然而,這個曾經強大無比的存在卻未能登上幽冥船,被一位從天而降的寶主劈成兩半,這位寶主一下子以強橫無敵的姿態登上了一艘幽冥船,隨之飄入了茫茫的冥河下流。

「砰——」此時,在冥河之上,一位老嫗與一位寶主殺得天崩地裂,雙雙都在搶奪一艘幽冥船!兩個人寶器一出,橫掃天地,諸生靈為之顫抖。

「江神山的守護老嫗呀,竟然還能活到現在!她的對手竟然傳說是吞日仙帝時代的駿聖寶帝呀,都是在自己時代無敵之輩1看著這兩人打得天崩地裂,有人認出了他們的來歷,不由駭然地說道。

最終,這個老嫗以強橫無敵的姿態斬殺了寶主,登上了幽冥船。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