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二十八章中洲公主(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沒有絲毫招搖的姿態,毫無疑問,戰神殿這一次要葬入幽冥船的人是十分重要,甚至是來頭驚天,他們並不希望有人猜測到他們戰神殿葬下的是何人! 事實上,對於戰神殿來,此次葬下的人事關他們整個戰神殿...

「我有什麼事。」李七夜笑著聳了聳肩,說道:「解決他們,小菜一碟而己。」

見到李七夜安然無恙,李霜顏與陳寶嬌都不由鬆了一口氣,她們被零域空輪帶入了零域之中,她們認為是死定了,永遠都出不去了,沒有想到四戰銅車的強大遠遠超出她們的想象,竟然從零域中殺了出來,還降伏了零域空輪。

「四戰銅車1此時,中洲公主冷冷地看著李七夜他們,冷冷地盯著李七夜。

李霜顏與陳寶嬌回過神來,一看站在虛空上的中洲公主,她們都不由臉色一變,當日交易的時候,她們都見過中洲公主,沒有想到,今天又見到了中洲公主!

「他沒有告訴你們嗎?」中洲公主閉著眼睛,此時卻看著李霜顏與陳寶嬌,說道:「他可是世間最深沉的騙子!小心有一天你們被他騙得賣掉了,連他是誰都不知道1

聽到中洲公主的話,李霜顏與陳寶嬌既不由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中洲公主,李七夜神態有些尷尬,乾笑幾聲,什麼話都沒有說。

李七夜這樣的態度,讓李霜顏與陳寶嬌覺得很奇怪,中洲公主為什麼說她們公子是騙子呢?雖然當日交易了中洲古國至寶,但是,雙方都是你情我願的情況下交易的!

這事李霜顏與陳寶嬌都覺得古怪,但是,李七夜沒有再說什麼,她們也不會去問。

一場大戰落幕,在李七夜有心算計之下,戰死的不止是南天少皇,連江左世家、南天上國的堪稱逆天的老不死都慘死,最終,橫掃天下、堪稱無敵手的青玄古國第八祖也一樣灰飛煙滅!

這樣的結果,實在是太讓人毛骨悚然了,此時,整個冥河渡口都寂靜得可怕,此時,不論是哪一個傳承,不論是哪一個門派,不論是掌門皇主,還是埋起來好幾個時代的老不死,在心面都發毛。

在他們看來,這個小鬼雖然道行淺,但是,比王侯真人甚至是古聖都還要可怕,一身懷有兩門絕世無敵之術,更可怕的不是他擁有天命秘術,不是他修練有無上仙體術,最可怕的是他的算計!

以道行而論,不論這小鬼修練有天命秘術也好,修練有無上仙體術也罷,根本無法與青玄古國第八祖這樣的存在相併論,面對青玄古國第作祖這種無敵,像這小鬼那是如蟻螻,只手便能捏死!

甚至可以說,以道行而言,江左六皇、南天護都之流要斬他都不是一件難事!然而,在今天,他卻斬了江左六皇,南天護都,甚至是滅掉了大神魔、賢王玄孫這樣的老不死!

借著體劫之魔,借著地府雷罰,屠掉了江左六皇、南天護都,滅掉了大神魔、賢王玄孫!甚至連青玄古國第八祖都依然在他的算計之中,這些曾經橫掃一個時代的無敵之輩,最終成了人渡劫之下的可憐蟲,成了他渡劫的工具!

想到這一點,不知道多少人都打了一個冷顫,心面發毛,這小鬼太邪門了,明明才十五六歲而己,卻如同是老狐狸一樣老謀深算!

「他一直都是在鎮壓著體劫!等的就是這個機會1作為皇體大成的寶柱聖子不由目光變得冰冷,喃喃地說道。他在心面也不由為之一寒,他渡過體劫,知道體劫越早渡就越容易渡過!然而,李七夜明明是故意鎮壓體劫!說不定他等的就是冥河出,他要的就是利用冥河之水!

想到這一點,寶柱聖子都不由心面發毛,這小鬼絕對是他一生勁敵!

當一切安頓下來之後,九聖妖門的赤雲從冥河渡口的灘頭一角冒了出來,走過來之後,對李七夜低聲說道:「李公子,戰神殿諸老想見你。」說到這裡,他忍不住多看了李七夜一眼,但是,心面發毛,對李七夜忌憚無比。

剛才一戰,他一直親眼目睹,他感覺李七夜太可怕了,竟然如此算計了江左世家、南天上國這樣的老不死!當李七夜眼神一掃的時候,他心面都不由打了個哆嗦!

李七夜點了點頭,隨赤雲而去。

在冥河渡口有一個灘頭河灣,在河灣盡頭,乃是亂石叢生,戰神殿的諸老便是隱於這裡,他們在這裡布下了陣勢,成立了營地,遠遠隔離了其他的門派修士。

這一次葬幽冥船,相比起其他的大教疆國來,作為巨擘一般的戰神殿卻顯得無比低調,他們沒有絲毫招搖的姿態,毫無疑問,戰神殿這一次要葬入幽冥船的人是十分重要,甚至是來頭驚天,他們並不希望有人猜測到他們戰神殿葬下的是何人!

事實上,對於戰神殿來,此次葬下的人事關他們整個戰神殿興衰,所以戰神殿不得不謹慎。

在這營地之內,戰神殿諸老都是席地而坐,全部都是清一色的黑袍長帽,遮住了全身,讓人都看不清楚面目。

諸老席地而坐,圍成一圈,中間擺放著一具古棺,古棺看起來規格不是特別的高,似乎就像是葬著戰神殿普通弟子的棺木。只怕,這是戰神殿有意放低規格,不希望讓人猜測到棺中的是何人。

當李七夜進來之後,赤雲退出了,就算他是九聖妖門的太上長老,在這裡他都沒有說話的餘地。

李七夜進來之後,看了一眼席地而座的戰神殿諸老,個個都神秘無比,而且刻意壓制自己的血氣,儘管讓人感受不到他們身上那澎湃呼嘯的血氣。

「果然是低調。」李七夜看了一眼,在場的戰神殿諸老,目光落在那具看起來普通的木棺之上,說道:「讓我來猜一下棺裡面的人是誰,既然號稱是戰神殿的老祖,以我猜,你們戰神殿的一位老祖就坐在這裡!所謂說要葬的老祖,那隻不過是屁話而己。以你們戰神殿做事的風格,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棺裡面躺著的人,如果不是你們戰神殿的守護神,那就是藏仙殿的那個老頭1

李七夜的話一落下,頓時席坐在地上的諸老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如果說目光如劍,那麼,這諸老的目光比神劍還可怕。

「看來我是猜對了,你們戰神殿來的老祖不止一個!你們戰神殿的續命延壽的好東西還真多,這麼多的老頭早都該入土了,竟然還能捱到現在1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

若是赤雲在這裡,一定會被李七夜的話嚇壞,戰神殿的老祖,傳說是無敵的存在,戰神殿老祖而且不止是一位,他們曾經是活了無數的歲月,有老祖甚至是早在很久遠的時代就被塵封到現在!對於這樣的人物,誰人不畢恭畢敬,然而,李七夜卻完全不當全一回事。

「後生可畏1在這個時候,棺裡面終於響起了一個聲音,蒼老而悠遠,似乎這聲音從遠古時代傳到了現在。

這個蒼老而悠遠的聲音說道:「有如此手段,天下又何愁無立足之處。輪日的確是慧眼識人,他找到了你,不是沒有道理的。」

「原來是藏仙殿里的那個老頭。」李七夜一聽到這聲音,他立即知道是誰了,當世除了戰神殿他們自己之外,只怕沒有外人比他更了解戰神殿了。

李七夜悠然地說道:「你還真夠能活,暮老頭都未能熬過無情的歲月,你竟然是熬過來了,不得不承認,你還真心能熬1

此時,席坐於地的諸老都目光變得可怕,在座中,有戰神殿不出世的老祖,為了護棺棺木而來,就算他們不出世的老祖都不惜從時血石中走出來,前來送棺!

李七夜一開口就道出了戰神殿的秘密,如果真的必要,他們會不惜殺人滅口,畢竟,對於他們戰神殿來說,藏仙殿的存在重要無比,這也是他們戰殿神能屹立千百萬年之久的原因之一。

「不要想著殺我滅口。」李七夜卻平靜無比,從容不迫,說道:「我知道你們戰神殿送棺而來,有幾個都快死的人從墳中爬出來。不過,你們識相的,最好不要來惹我!否則,我會考慮一下掀翻你們戰神殿,就算藏仙殿老頭能一直活下來也一樣1

在此時,有一位黑衣老人站了起來,對於他來說,李七夜知道得太多了。

「不要衝動。」棺裡面蒼老而悠遠的聲音再一次響起,站起來的老人聽到這話才默默地坐下,從始至終,一句話都沒有說。

「這就對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你們老頭能從暮老頭的時代熬到現在,吃得鹽比你們吃的飯還要多1

李七夜的話連戰殿的諸老都為之無語,這小鬼實在是囂張得一塌糊塗,囂張得讓他們都想抓狂,要知道,暮戰神是他們最強大的祖先之一!這小鬼竟然直呼老頭。

「傳說四戰銅車乃是無上坐駕,我曾聽聞一個傳奇,在拓荒時代,四戰銅車出行,諸神退避,仙帝迎駕……」棺木中蒼老悠遠的聲音響起。

李七夜冷冷地打斷他的話,冷淡地說道:「不要來探試我,戰神殿的資本雖然雄厚無比,但是,世間的一些禁忌不知道為妙1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棺木中的聲音也是停了下來,他是在猜測著,甚至可以說是在探試著。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