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一十六章白劍真的三劍(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無上之道,一劍挾六道蓮的無盡道蘊而來,斬星辰,斷日月,一劍落下,莫說是王侯,便是真人,也不由為之動容。 如此絕殺一劍,無情絕戶,劍落必見血,任誰見之都不由為之動容。 「錚——」在這瞬間...

有不少人是怪怪地看著李七夜,特別是老一輩的修士,神態就更怪了。這小鬼才十五六歲而己,身邊已經有兩個絕世傾城的大美女了,而且,兩個大美女年紀都比他大!

「沒想到這小鬼好這一口,喜歡輕熟女1有老一輩的修士不由捉狹地笑了一聲。

也有老一輩修士感慨地說道:「年輕就是好,囂張無羈,自由自在1

「你們這是胡說八道些什麼1聽到一些老修士在感慨,李七夜頓時無語,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怪怪地目光看著他。

這個時候,李七夜是覺得特別的冤,他是跳進了黃河都洗不清!雖然李霜顏與陳寶嬌跟隨他那麼久,他還真的是沒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一群老不修1這些老修士怪怪地眼神,陳寶嬌與李霜顏立即明白了,李霜顏寒梅傲雪,而陳寶嬌則是臉色一紅。

至於年輕一輩的修士,都不由羨慕嫉妒地看著李七夜,特別是年輕一輩的天才,他們自認為自己乃是人中之龍,絕對配得上陳寶嬌、李霜顏這樣的傾城絕世的女子,然而,今天,這樣兩個絕世傾城的女子卻追隨在眼前這小鬼身邊,這怎麼不讓他們嫉妒呢。

「呸,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1最後,有天才心面不甘,不屑地說道。

至於白劍真,秀目森然,目光如劍芒,刺得人發痛,讓人心面發寒,很多人不敢與她對視。

「怎麼,你不是對自己信心十足嗎?」李七夜悠然地說著,看著殺意騰騰的白劍真,他是調戲之心頓起,捉狹地笑著說道:「說起來,我還是吃了大虧,你這般冷得像一塊冰,暖床我都怕你暖不溫。女孩子缺少風情,是很難嫁得出去,我這是犧牲了我自己,才把你收在身邊1

這樣的話一出,頓時讓在場的許多人無語,這小鬼實在是得了便宜還賣乖!連李霜顏與陳寶嬌都不由輕嗔一聲。

白劍真可是劍神聖地的傳人呀,當今赫赫有名的天才,殺劍無情,不論是她的出身,還是她的道行,在年輕一代,絕對沒有人敢如此調戲她。

現在倒好,一個比她還要小几歲的小鬼竟然調戲起白劍真來,這讓許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覷!

「這小鬼,還真是囂張得有個性。」連老一輩的修士都不由苦笑了一下。試想一下,就算他們還年輕,他們也不敢如此調戲白劍真,劍神聖地,一群殺人不眨眼的傢伙,誰人敢輕惹他們!

至於作為事主的白劍真也沒有怒,古井不波,神態冷然,依然殺意滔滔,秀目劍芒宛如是要刺穿李七夜的心臟一樣!

最終,白劍真冰冷無情,冰冰地說道:「有何不可1說到此話,她連眼皮都沒有眨一眼,神態沒有絲毫變化,古井不波,宛如說的不是自己的終生大事一樣。

白劍真此話一出,讓所有人都傻眼了,頓時之間,許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覷,這也太離普了吧!誰人都沒有想到白劍真竟然會答應這樣的條件。

「作為一隻癩蛤蟆,我就是喜歡吃天鵝肉1此時,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一眼剛才嘲笑的人,悠然自在地說道:「龍鳳吃天鵝肉,那不叫本事,一隻蛤蟆吃上天鵝肉,那才叫本事。爺我其他的本事倒沒有,吃軟飯的水平,那絕對是天下無雙!怎麼,不服氣嗎,不服氣就咬我呀。」

剛才開口嘲笑李七夜的那個年輕天才頓時臉色漲紅,最後冷哼一聲!

至於其他人,只能是無語,對於修士來說,很多人是不屑吃軟飯這樣的說法,然而,這小子卻吃軟飯卻吃得理直氣壯!

至於最了解李七夜的李霜顏、陳寶嬌兩個侍女,那是哭笑不得,如果她們的公子爺都要靠吃軟飯,那麼,天下的男人都是無能之輩了!

「廢話,出劍1白劍真冷冷地說道,冷冰無情,殺伐更盛,宛如是一頭見到獵物的獵豹一般,氣勢更盛。

「看來丫頭是急著要當我的暖床丫頭了。」李七夜撫掌而笑,說道:「劍來1

「鐺」的一聲響起,懷抱六道劍的李霜顏未有任何動作,六道劍出鞘,落入於李七夜的手中。

劍在手,李七夜頓時有大家風範,那裡還有剛才調戲白劍真那番輕浮的模樣。

劍在手,李七夜一步跨出四戰銅車,冷視白劍真,神態莊重,氣勢恢宏,完全沒有了剛才的輕戲之態。

「鐺——」此時,白劍真也是劍出鞘,白劍真一旦應戰,一旦是黑劍出鞘,她整個人都一下子變了,殺芒滿身,她全身充滿了讓人不寒而慄的殺芒,一道道的殺芒宛如有實質一樣在她周身流轉,每一道的殺芒絕戶無情,可以斬殺一切,給人鮮血淋漓的感覺!

黑劍出鞘,讓人不寒而慄,這不是一把劍,宛如是來自於地獄的死亡,當這把黑劍握在白劍真的手中之時,已經是讓人看不清白劍真的模樣了,更讓人看不清這把劍的模樣!它只是化作了一道黑芒,充滿了殺意,充滿了死亡,似乎,這把劍可以收割一切生靈一樣!

此時,白劍真宛如消失一樣,此時所有人看到的,那只是劍意,茫茫的劍意,殺伐無情,而且這茫茫的劍意宛如是來自於地獄一樣,充滿了死亡。

「劍神聖地的殺劍之道1見到這樣的劍意,老一輩為之動容,年輕一輩的天才,如寶柱聖子、南天少皇、秀色公主等等之流,都為之變色。

「不愧是夜啼仙帝年少時的配劍,斬盡一切生靈。」見黑劍出鞘,不知道有多少人背脊發冷,這就是劍神聖地的可怕,一旦遇到劍神聖地的對手,很多修士未戰先怯,對方的殺意太可怕了,對方的殺劍之道也太讓人畏懼了!

「果然有夜啼老頭年少年的風範。」見白劍真劍出鞘的狀態,李七夜也不吝嗇地贊了一聲。

「嗡」的一聲,此時李七夜手中的六道劍頓時光芒盛漲,瞬間,黑白的光芒也淹沒了李七夜,黑白光芒在李七夜周身流轉,宛如陰陽魚一樣旋繞於李七夜的周身。

隨著黑白光芒的流轉,兩條無上大道演化而成,白者磅堂皇,道可通仙,黑者獄淵無盡,宛如無數的生靈在其中哀叫。

兩條無上大道,一條為六道蓮的無上之道,一條乃是蒲魔樹的無上大道,此劍之上,藏有它們最深厚的道蘊!

在場之輩,多數是識貨之人,一見李七夜手中的六道劍掌陽陰,化黑白,都不由為之動容,明白這是一宗重寶。

「蓬——」隨著一聲輕響,李七夜的命宮浮現於頭頂之上,命宮道紋流動,衍化不止,此時,一頭鯤鵬從中躍出,鯤鵬一出,垂落一道道的法則,鋪成了無上的帝章,帝章宛如汪洋瀚海,鯤鵬出於其中,如魚得水。

「帝術——」見此鯤鵬,不少人為之動容,也為之羨慕,有老一輩修士喃喃地說道:「傳說中的』鯤鵬六變』,曾經是明仁仙帝最強的帝術之一1

「蒼天無情1李七夜長嘯一聲,話一落下,一劍當空,三才劍出,一劍天才,在剎那之間,六道劍演化無盡蒼天之道,以蒼天為劍,正陽無盡,無盡的白芒傾瀉而下,化作了一道道的天劍,每一道天劍高懸於九天,一道天劍斬下,足可斬斷山川。

但是,李七夜一劍之威遠不止於此,在瞬間,宛如大海磅,濤聲滾滾,李七夜身後冉冉升起了無盡的汪洋大海,當這汪洋大海淹沒諸天之時,天地精氣盡化為己有。

鯤鵬六變之海變,海變化汪洋,吞納天地精氣,一切大道之威盡在其中。瞬間,把李七夜的一劍之威擴大了好幾倍。

蒼天無情,陽正不倚!三才之劍,乃是無上之道,一劍挾六道蓮的無盡道蘊而來,斬星辰,斷日月,一劍落下,莫說是王侯,便是真人,也不由為之動容。

如此絕殺一劍,無情絕戶,劍落必見血,任誰見之都不由為之動容。

「錚——」在這瞬間,白劍真出手了,在這剎那之間,沒有白劍真,沒有黑劍,只有一道劍芒一閃而過。

就是這樣的一道劍芒,讓所有人心面都跳了一下,這一道劍芒刺穿了六道,殺滅了一切生靈。

一劍刺來,竟然直擊李七夜蒼天之劍的最薄弱之處,在石火電光之間,白劍真竟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捕捉到了李七夜這一劍微不可察的破綻,這簡直就是劍中天才!

石火電光之間,李七認一驚,這一切太快了,以他不可思議的速度變劍,一劍之快,星辰黯然,時光停滯。

「噗——」一劍刺破了天地間的一切,灑出了鮮血,李七夜整個人倒飛而出,胸膛中了一劍。

「咚、咚、咚……」李七夜連退好幾步,鮮血染紅了胸膛!這一劍,刺入了李七夜的胸膛,差一點刺穿了李七夜的胸膛。

要知道,李七夜乃是鎮獄神體,一般的攻伐根本就破不了他堅硬的肉身,但是,在這一劍之下,依然被刺穿了胸膛!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