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一十章武氏後人(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小祖宗什麼事情都能幹得出來。他不由為之苦笑,遇到這樣的小祖宗,任誰都會頭痛。 最終,赤雲把李七夜引入密室,密室之內坐著一個老人,老人穿著一身黑衣,連衣帽把他的整個頭顱都遮了起來,讓人根本就看不...

儘管青玄古國老祖是活下來了,不過,情況也不樂觀,有小道消息在傳,認為青玄古國已經秘密把老祖送入了天古屍地,欲最早送上幽冥船!

在第二天,另一件事情轟動了整個天古城,聖天道子與聖天教一眾護法堂主被斬首,頭顱掛在了天古城的城門外。

看著一顆顆的頭顱掛在了城門之上,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氣。對於修士來說,生死是常見之事,哪一個修士不是經過一場場的血戰而成長起來的。

但是,這種被砍了頭顱掛在城門上,那絕對是不多見的事情,這是一種示威,一種宣戰,這是向聖天教宣戰!

「姓李這小鬼,夠霸氣1看到城門上掛著的頭顱,就算是真人,那怕是古聖,最終都只能是一聲嘆息,想不服氣都不行,年紀輕輕的小鬼,竟然敢斬聖天教傳人的頭顱,而且還掛在城門上,這不是向聖天教宣戰是什麼?

此時,就算很多人與李七夜為敵,看到城門上掛頭的一顆顆頭顱,就算是不服也只能是嘆服,這小鬼太霸氣了,太囂張了,連青玄古國都敢挑戰,現在向聖天教開戰,已經不是什麼驚天大事了。

不少大教疆國的傳人皇子看到誓頭顱掛在城門上,他們都不由背脊發冷,心面發寒,適侵寫笥虺雋嗣的天才,在年輕一輩少有人能敵,今日頭顱卻被人掛在了城門上!若是再這樣下去,說不定下一個就是自己。

那怕是與聖天道子齊名的南天少皇、寶柱聖子之流的絕世天才,看到誓頭顱掛在了那裡,也是久久沉默,那怕曾揚言要斬李七夜的南天少皇,此時也是臉色冷如沉水!

至於作為這一件事的主導者李七夜,卻已經是在古街之中了。

今日李七夜也只帶了李霜顏與陳寶嬌入古街,在上一次,李七夜帶著兩大美人來古街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俊傑、有多少天才巨子看李七夜不順眼,甚至是想挑釁李七夜。

但是,在今天,古街著不少年輕俊傑看到李七夜的時候都心面一寒,誰還敢去挑釁這個小惡魔,這小鬼霸氣到連青玄古國都敢挑戰,簡直就是不要命的瘋子,誰惹上這樣的瘋子,誰倒霉。

所以,今日李七夜帶著李霜顏與陳寶嬌入古街之時,也沒有幾個人敢對他們指指點點!

李七夜帶著李霜顏她們來到了宿印葯老的葯攤上,宿印葯老還依然在古街上擺著他的葯攤,而作為武氏後人的武冰藍也在攤前,整理著葯攤上的丹草靈藥。

「喲,三位大官人,又來光顧我的小攤了,裡面請,裡面請。」一見到李七夜這樣的財主,印宿葯老是雙眼發亮,立即是拿出十二分的熱情,招待李七夜。

「不,我是來找你徒弟的。」李七夜看了宿印葯老一眼,搖了搖頭,說道。

「嘿,李公子,有什麼事跟我老頭說就一樣了。」一提到自己的徒弟,宿印葯老立即是警惕起來,現在李七夜在天古城也是個名人,凶名在外,宿印葯老也不想惹這樣的小魔頭!

此時宿印葯老的徒弟武冰藍也抬起頭來,她的一雙眼睛靈氣逼人,宛如是蘊著天地靈氣一樣,一見這雙眼睛,李七夜都不由為之動容。

李七夜不理會宿印葯老,看著武冰藍,說道:「你武家的祖祠還在嗎?」

李七夜這樣一問,宿印葯老頓時為之一凜,雖然說,宿印世家與武氏曾是冤家,但是,後來已經成了親家。現在宿印世家與武氏都有所沒落,特別是武氏,已經完全衰落了。但是,作為長輩,宿印葯老還是護著武氏的。

宿印世家對於武氏,比外人更了解,現在李七夜一提到武氏的祖祠,他怎麼不為之一凜呢。

武冰藍看著李七夜好一會兒,最終還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你回去之後,打開你武家的祖祠,移你始祖之位,把這放上去。」李七夜把瓦當帝座遞給了武冰藍。

「吞日帝座1一看到這東西,宿印葯老也為之震撼,他立即是捂住了嘴巴,把脫口而出的話捂了回去,見左右無他人,他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儘管是如此,宿印葯老都不由老眼睜得大大的,看著這吞日帝座,無比的震撼。

至於藍冰藍,更是一雙眼睛睜得大大,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著眼前的帝座。作為武家的人,她聽說過帝座的事情,但,那已經是成了傳說了,千百萬年,武氏再也沒有人見過這帝座了。

「這,這,這怎麼可能1回過神來,宿印葯老都傻眼說道。

武冰藍都不敢相信,看著李七夜很久很久,低著聲說道:「這,這,這不是你的了嗎?」

李七夜已經買下了他們武氏的家傳瓦當,現在李七夜不單是把這瓦當還給她,還把帝座送給她,這可是仙帝之物!換作是任何人,都不敢相信!

「我曾與你們始祖結了一個善緣,我是答應過你的始祖,還他後人一個善緣。現在,這瓦當帝座歸還你武氏。」李七夜把帝座還給了武冰藍。

至於武冰藍一時是呆在了那裡,久久說不出話來,這樣的事情,實在是無法想象,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你,你,你去了傳說中的地仙龍穴!你,你見到了武神1宿印葯老都不由為之震撼,一雙綠豆大小的眼睛睜得大大的!關於武氏始祖葬在天古屍地的事情,他也聽說過一二,現在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他怎麼不為之震撼呢,能入龍穴活著回來,這是何等的駭人之事,見了地仙還能全身而退,這簡直就是一個奇,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李七夜沒有回到宿印葯老的話,只是從容不迫地說道:「既然我跟武氏結了一個善緣,你可要照顧好她,不然,小心我上你們宿印世家一趟1

「義父是好人,為了救我們,都差點被趕出宿印世家了。」在一旁的武冰藍低聲地說道。

至於宿印葯老,苦笑了一下,說道:「我跟這丫頭的父親曾是八拜之交,他父親臨死時,我答應過他是照顧好她們。這樣的事情不用你說,我也會做到。」

最後,李七夜什麼都沒說,帶著李霜顏與陳寶嬌離開了。

李七夜離開之後,宿印葯老對武冰藍說道:「我們回去,事不宜遲,說不定能治好這怪病1

藍冰武幫著收攤,默默無語,她已經不抱希望了,為了治療,連義父都傾盡家財,正是動用了家族的靈藥仙草太多,義父差點被趕出了宿印世家!

在李七夜剛從古街回來的時候,赤雲立即找上他,低聲鄭重地說道:「戰神殿的人來了,他們抬棺而來,他們有人想見公子。」

「輪日妖皇可來了?」李七夜聽到這樣的消息並不意外,他已經算了時間,該是冥河現、幽冥船出的時間了。

「輪日妖皇去了戰神殿作擔保。」赤雲苦笑了一下,低聲地說道。

李七夜聽到這樣的消息,淡淡地說道:「多少年了,戰神殿的一群老頭還是做事迂腐,宗門開明,宗內朝氣,這一點,戰神殿就遠遠不如天道院了,這群老頭再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被天道院甩得遠遠的。」

赤雲都被李七夜這樣的話嚇了一跳,他都忙是哀求地說道:「我的小祖宗,你就少說兩句,萬一人家反悔,這樁生意我們就沒得做了。」

雖然他為九聖妖門的太上長老,但是,那怕是他,也不敢輕言非議戰神殿!

「一樁買賣而己。」李七夜毫不在乎,說道:「我要開口,求著我送上幽冥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想上幽冥船的又不止是戰神殿而己。」

赤雲只好是緊緊地閉著嘴巴,他已經不能再說什麼了,若是他再說下去,說不定這小祖宗什麼事情都能幹得出來。他不由為之苦笑,遇到這樣的小祖宗,任誰都會頭痛。

最終,赤雲把李七夜引入密室,密室之內坐著一個老人,老人穿著一身黑衣,連衣帽把他的整個頭顱都遮了起來,讓人根本就看不清他面目!

「李公子,這位是江老。」進入密室之後,赤云為李七夜介紹說道。

而這個老人露出一雙深不可測的眼睛,看著李七夜,李七夜也只是打量了一眼這個神秘兮兮的老頭。

「你的事,我已經有所耳聞。這一次,我們旨在選對幽冥船,而不是搞得滿城風雨,更不希望節外生枝。這一點,希望你要明白1老人開口,聲音沉重。

李七夜瞄了他一眼,說道:「我跟你們只是做一樁買賣,又不是賣身給你們戰神殿。我個人自由,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就算我血洗天下,屠盡萬敵,那也是我的事情,用不著你們戰神殿來操心。你跟你們做買賣,你們唯一要操心的是我有沒有選對船就可以了,其他的,那是我的事情1

李七夜一說這樣的話,頓時讓在旁邊的赤雲都不由捏了一把冷汗。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