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零六章攻打青玄古國的洞天(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牛像一個巨大的磨盤一樣被震得飛了出去,而持帝詔的青玄遠山則是咚咚咚連退了好幾步。 看到這一幕,皇主也好,掌門也罷,那怕是老一輩的古聖,都是臉色大變,都為之震撼,這是什麼東西,竟然可以抵帝蘊!<...

「就是,姓李的小鬼敢與青玄古國為敵,唯有死路一條,看著吧,今天他是不能活著離開天古城了1也有年輕一輩的天才弟子心面不甘,更是不爽,冷笑連連地說道。

在天古城內,不少大教古派的強者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後,都紛紛露臉現身,都想看一看這一場戲將會如何落幕。

雖然很多人都意料,李七夜這必將會殞落,畢竟,與青玄古國為敵,那是絕對沒有好下場的。但是,有一些人卻希望奇發生,特別是曾經被青玄古國欺負過的大教疆國,當然希望能看到青玄古國吃虧的那一天!當然,發生這樣的事情,機率小到可以忽略。

青玄古國在天古城擁有府邸洞天,而且佔地極廣。在天古城的東面,放眼望去,只見一座巨大的銅門擋住了無數人的視線,銅門之後,便是樓宇起伏,有古殿懸空,有高樓齊天,青玄古國不愧是屹立一個又一個時代的傳承,不愧是一門雙帝的帝統,在寸土寸金的天古城雖然擁有巨大無比的府邸!

當李七夜帶著牛奮他們浩浩蕩蕩地來到了青玄古國的府邸之外!與李七夜一派輕鬆所不同的是,作為九聖妖門的太上長老赤雲他們是神態凝重,包括九聖妖門的其他長老護法乃至是堂主,都是謹慎而鄭重,與青玄古國開戰,這絕對是血戰一場,生死難料!

抵達青玄古國的府邸洞天之外,隨之而來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一時之間。整個天古城顯得寂靜。一雙雙眼睛都盯著青玄古國的府邸洞天。

李七夜站於四戰銅車之上。從容自在,一派輕鬆,閑定愜意,宛如是閑庭信步一樣!

此時,青玄古國的巨大銅門緊閉,這巨大的銅門聳立在此,宛如是一扇不可逾越的神門,巍峨而莊嚴。不容人挑釁,不容人放肆!銅門之上所掛著的「青玄古國」四字銅匾神武飛揚,宛如可以蒼生一樣,讓人為之敬畏!

一門雙帝,龐然古國,底蘊之深,讓人無法想象,那怕是一處府邸洞天,也不容任何人在此放肆,敢在此放肆的人也是寥寥無幾。

「去敲門1站在四戰銅車的李七夜風輕雲淡地看了一眼銅門上的銅匾。一副漫不經心的moyang,絲毫不放在心上。

「好咧——」牛奮咧嘴一笑。為之興奮,他對李七夜是信心十足,他知道,在九天十地、六道八荒沒有什麼可以能擋得住李七夜的神威!

所以,想到攻打青玄古國,他都為之興奮。當然,李七夜所謂的敲門,那可不是什麼文雅之舉,絕對是要把這銅門撞塌!

「吱——」然而,牛奮剛要出手把銅門撞塌之時,沉重無比的銅門打開了,裡面有一隊人一貫而行走了出來。

從府邸洞天之中走了出來的修士都是青玄古國的強者,青氣浩蕩,王威吞吐,為首的老者更是了不得,魁梧的身材宛如是金山玉柱,身穿四爪龍袍,頭戴寶完,全身寶光吞吐,一步步走出來,聖威如汪洋大海,橫推身前的yiqie!

「青玄遠山——」看到此老者出來,有人喃喃地說道:「青玄遠河的堂兄!曾為青玄人皇的近衛1

這位老者青玄遠山帶著一眾王侯走了出來,居高凌下俯視眾人。

「好呀,赤雲,你們九聖妖門還真吃了老虎心豹子膽,先是殺害我堂弟,現在竟然還敢揚言攻打我青玄古國府邸!你們九聖妖門等著被滅門吧1青玄遠山看到赤雲,冷傲地說道。

「孰是孰非,你們青玄古國最清楚不過1就算是面對青玄古國,作為太上長老的赤雲也不願意弱了zi的威風,也冷冷地說道。

青玄遠山雙目一張,寒光逼人,冷傲地說道:「孰是孰非?殺害我青玄古國子弟,此乃是死罪,誅滅九族!赤雲,你們zi束手就擒吧,或者有可能解你們九聖妖門的滅門之禍,否則……」

「否則,就是我滅了你們青玄古國1此時,李七夜懶洋洋地打斷了青玄遠山的話,他撩了一下眼皮,看了青玄遠山諸人一眼,懶洋洋地說道:「沒那麼大威風,就別擺那麼大威風!區區青玄古國而己,算什麼東西。借你的話,今日你們跪著zi斷吧,或者我還饒了你們青玄古國,不然,今天,就踏平此地1

李七夜這話一出,遠處許多觀望的教主掌門是面面相視,都為之傻眼了。李七夜囂張,很多人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是,今天在青玄古國的洞天之外,開口就是要滅對方,這簡直就是囂張得一塌糊塗!

青玄遠山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臉色氣得鐵青,全身哆嗦,就是他身邊的所有王侯豪雄,也頓時怒目相視。

「小畜生,爾等受死,嘗一嘗古國的怒氣吧1青玄遠山大喝一聲,雙手一張,就是帝詔在手。

「轟——」的一聲巨響,帝詔一出,上書「攝」字,一縷縷的帝威噴涌而出之時,不知道多少強者為之顫抖!

「轟——轟——轟——」一陣陣的巨響轟鳴,一縷縷的帝蘊噴涌而出,當這一縷縷的帝蘊衝天而起之時,化作了一隻遮天的巨手,向李七夜他們所有人抓去。

一隻巨手抓來,宛中仙帝之手,在場的諸多九聖妖門的強者都承受不住如此的帝威,都打了個顫抖,雙腳發軟!

「開——」一聲狂吼響起,李七夜閑匠抵上,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不需要李七夜的吩咐,牛奮一下子衝到了最前面,一隻比神山還要巨大的蝸牛擋在了最前面,一道道的真解如天河一樣垂落,擋在了這隻巨手之前。

「轟——轟——轟——」但是,隨著這隻巨手的收攏,巨大的蝸牛也隨之變小,難於承受帝威!

「神解開天1牛奮不再隱藏絲毫的實力,狂吼一聲,把zi所有神解的威力爆發出來,頓時,一道道真解如神鏈一樣交織在一起,化作了本源,在本源之中瞬間踏出了一個偉岸無上的影子。

一個影子一步踏出,比肩諸天,與神皇平坐!就算是仙帝在世,也一樣可以傲視天地!這個影子周身被一道道的真解所籠罩,最深奧的真解可通天地,可通本源,每一道真解所蘊含的力量絕對不亞於一縷縷的帝蘊!

此時,這個偉岸無比的影子伸出一隻手來,一手撐天,抵住了這隻抓來的巨手!

「轟——」雙手相碰,天地為崩,星辰隕落,無數的強者被炸開的qishi得伏倒在地,炸開的無敵qishi橫掃而過,任你是王侯真人,都宛如蟻螻一般。

兩隻大手相碰,帝蘊也好,偉岸的影子也罷,都消失了,巨大的蝸牛像一個巨大的磨盤一樣被震得飛了出去,而持帝詔的青玄遠山則是咚咚咚連退了好幾步。

看到這一幕,皇主也好,掌門也罷,那怕是老一輩的古聖,都是臉色大變,都為之震撼,這是什麼東西,竟然可以抵帝蘊!

至於隨青玄遠山而出的豪雄王侯更是臉色大變,在他們心目中,他們仙帝的帝詔一出,八方神魔是,今天卻被人擋住了。

「痛快,這才是真解的力量1然而,牛奮很快就沖了回來,他的真身蝸殼堪稱是世間最堅硬的東西,想打碎它,沒那麼容易。

牛奮他心面興奮得無法形容,這才是真神的力量!真神的力量可擋帝蘊,這怎麼不讓他興奮呢,他們這一族擁有著無上的神威!

當青玄遠山站穩之後,臉色沉冷,盯著牛奮,最終沉緩地說道:「天牛祖禍!洗顏古派還有這樣的東西1

天牛祖禍,事實上,連很多人都沒有聽過這樣的名字,那怕是老一輩都不知道這天牛祖禍是什麼東西!

「天牛祖禍——」那個來自於飛蛟湖的老龜王在遠處觀望,一聽到這樣的名字,都駭然地說道:「傳說中的生靈!傳說洗顏古派的守護神便是天牛祖禍,世人皆稱禍神!傳說,在明仁仙帝時代,除了明仁仙帝,再也無人能他了1

聽到這老龜王的話,很多人都為之駭然失色,禍神,世間敢稱神之輩,那是何等的可怕!雖然未聽說過世間有真的神,但是,敢稱神之輩,絕對是可怕無比!

「難道,難道這是洗顏古派守護神1聽到這樣的話,有掌門皇主都不由咚咚後退好幾步!

不少老一輩的人物對於洗顏古派的守護神都有所耳聞,曾經是無敵的存在,真正的無敵!連赤雲都不由駭然失色,九聖妖門曾經是洗顏古派的附屬,他又怎麼沒有聽說過洗顏古派的守護神呢?那怕他們九聖妖門的始祖九聖大賢在世,在禍神面前,只怕也要矮一個輩份!

「不可能,當年洗顏古派兵敗之時,洗顏古派的守護神根本就沒有chuxian,傳說洗顏古派的守護神早在五萬年前就已經老死了1有知道三萬年前一戰內幕的老皇主不由喃喃地說道。未完待續……RO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