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零三章我囂張我跋扈(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人都為之動容。 此時牛奮站在李七夜的身邊,沒有再出手。 而李七夜目光落於李霜顏與誓大戰之中,此時,聖天道子節節後退,雖然李霜顏出手兇猛,但是,聖天道子頭懸大賢寶器,垂落寶文,擋住了李霜...

被掀翻的青玄遠河看到這一幕,乃是又驚又怒,這樣的事情連他都沒有想到!

四戰銅車,這的確不是他們青玄古國的寶物,乃是聖天教獻上來的。,更多更快更新青玄古國諸老也知道此車曾是洗顏古派的至寶,但是,得到此車之後,青玄古國琢磨了許久,未能琢磨出其中的玄奧了。

最後,青玄遠河討來了此車,青玄古國的諸老也同意,若是青玄遠河能琢磨透這輛四銅戰車,就歸他所有!

然而,青玄遠河琢磨了很久,都未能琢磨透此車的玄妙,最後,他無奈之下只好在銅車之上嵌上精璧,以精璧催動銅車。

四戰銅車落入他的手中這麼久,像今天的這一幕他從來就沒有見過。一直以來,他都認為四具銅馬只不過是以神金祭煉而成的寶物而己,但是,今日看來,並不是這麼一回事,現在看來,這四具銅馬簡直就是有生命!像活馬一樣。

「小鬼,還我寶車」青玄遠河又驚又怒,厲喝一聲道,踏空而來,聖氣化橋,從天穹直探而至,青玄遠河一步步踏來,古聖氣勢磅,他身後乃是聖氣如汪洋瀚海,若是聖氣傾瀉而下,可以淹沒一切。

青玄遠河作為補天聖,那可不是浪得虛名之輩,就算是大聖也一樣照斬不誤!

李七夜這個時候才看了青玄遠河一眼,那怕是面對來自於青玄古國的補天聖,他也依然從容閑定,笑了笑。說道:「你的寶車?說來也不害臊。四戰銅車。此乃是我洗顏古派的至寶,今日歸於我洗顏古派,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1

李七夜這樣一說,諸多觀戰的大人物是相視了一眼,眾多人都沒有想到竟然有如此的內幕,李七夜這樣一說,眾人對於李七夜輕易奪走青玄遠河坐騎就不覺得奇怪了,這畢竟是洗顏古派的至寶。很明顯,青玄遠河未能掌握此寶的奧秘!

「氨此時,一聲慘叫響起,萬聖劍鮮血灑碧空,一聲慘叫,當場被牛奮擊碎了頭顱,屍體從空高終隕落。

看到這一幕,許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萬聖劍呀,這可是聖天教的大聖。這可是萬聖教老祖的徒弟,然而。今天就這樣被人擊殺了,這也實在是太大膽了吧,敢殺聖天教老祖的親傳弟子,那簡直就是向聖天教老祖挑戰!

此時,青玄遠河沒心情去救萬聖劍,他冷冷地盯著李七夜,雙目吞吐著寒光,冷聲地說道:「小鬼,交出戰車,今日之事,我青玄古國可以不再追究1

李七夜這個時候懶洋洋地看了一眼青玄遠河,說道:「不再追究?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也太看得起你青玄古國了。你們青玄古國想不追究,我都還不饒了你們青玄古國。」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頓時讓許多人面面相覷,這小鬼也太囂張了吧,敢說出這樣的話來,敢不怕閃了舌頭!

「小鬼,受死1青玄遠河大怒,話一落下,五宮成域,化作茫茫的疆土,一下子遮住了李七夜的天空,瞬間向李七夜捲去,要把李七夜捲入其中!

「滾」李七夜看都懶得多看他一眼,一聲沉喝,拍了一下戰車。

「」一聲馬嘶,四戰銅車碾空,四具銅馬躍起,銅蹄重重地踏在了席捲而至的疆土之上。

「砰」的一聲巨響,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馬踏疆國,疆國崩碎,隨著一聲巨響,席捲而至的五宮領域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粗大無比的裂縫,青玄遠河狂噴了一口鮮血,整個人被四匹銅馬踢飛。

看到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這可是一位補天聖呀,竟然被四匹馬踢飛,這樣的事情說出去都沒有人相信,但是,這樣的事情卻發生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青玄遠河被銅馬踢飛,狂噴了一口鮮血,他臉色頓時大變,此時,想都未多想,轉身就逃走!

「哪裡逃」李七夜曾未追趕,而牛奮卻有心立功,在這個時候,他不再隱藏力量,搖身一邊,頓時一個巨大無比的蝸牛出現在了世人眼中,這隻蝸牛比李七夜平時乘坐還要巨大!

一隻巨大的蝸牛,頭頂星辰,腳踏山河,周身浮現了一道道的真解,每一道的真解如同天瀑一樣,每一道的真解,可以碾碎天宇!

「砰」的一聲巨響撼動著整個天古城,巨大的蝸牛伸出了兩隻巴掌,如同拍蚊子一樣,重重地拍在了一起,沒逃多遠的青玄遠河頓時如同一隻蚊子一樣被拍中,一拍之下,滿天鮮血,骨碎的聲音聽得眾人毛骨悚然!

當青玄遠河被拎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渾身是血,奄奄一息,連逃都逃不了了。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不由臉色大變,很多人都知道李七夜曾經騎著一隻蝸牛,但是,誰都沒有想到過這隻蝸牛竟然如此的逆天。補天侯呀,就這樣像一隻蚊子一樣被拍得奄奄一息!

「十二解通神1當牛奮變回了瘦老頭的模樣之時,拎著青玄遠河回來,也不由咧嘴一笑,十分興奮!李七夜傳他真解,這讓他真正感受到了他們天牛祖禍一脈的十八解的可怕!他們天牛祖禍一直有著傳說,一旦十八解圓滿,必能屠神!這個時候,他真正感受到了所謂的屠神力量!

「小輩,我乃是古國皇族,你若敢殺,必不能活著離開古城1此時青玄遠河奄奄一息,依然氣勢逼人,不愧是出身古國的皇族,不論是什麼時候都是咄咄逼人。

青玄遠河這樣的話,讓不少人動容,這可不是一句恫嚇之語!青玄古國絕對是有這個實力!

李七夜站在四戰銅車之上,只是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最後才慢吞吞地說道:「青玄古國,說實在,我還沒有把你們放在心上1

「嘿,公子,讓我把他撕了。」牛奮一咧嘴,笑嘻嘻地說道。只要李七夜一聲令下,必是能把青玄遠河活活摔裂!

「你敢」青玄遠河頓時臉色煞白,在這個時候,他意識到遇到了小魔王了,眼前小鬼根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

「沒有什麼事我不敢做的。」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後都懶得多看青玄遠河一眼,只是輕輕地擺了一下手。

「不」在這瞬間,青玄遠河意識到自己的死期到了!隨著一聲慘叫,牛奮把青玄遠河活生生地撕成了兩片,在頓時之間,青命被涅滅!一代補天侯,就這樣被活生生地撕裂了!

看著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這樣的視覺衝擊實在是太震撼了,一代補天侯就這樣被人殺死了。這可是青玄古國的強者,這可是青玄人皇的胞弟,但是,依然被人活撕了!

如此當眾處決青玄古國的皇族,這是何等的霸氣,這簡直就是與青玄古國勢不兩立!如此的做法,莫說是真人古聖,那怕是當世號稱無敵的聖皇都不敢這樣做。

但是,如此霸氣的事情卻被一個十五六歲的小鬼做出來了,在這個時候,都有人懷疑,洗顏古派是不是真的沒落了?

活撕了青玄遠河,這簡直就是擊潰了聖天教所有弟子的信心,這可是補天聖,高高在上的存在,聖尊不出手,簡直就是無敵!然而,卻被人活生生的撕裂了!這頓時聖天教的信心崩潰,鬥志大跌。

「殺」在此時,九聖妖門諸多強者反攻,戰氣高漲,殺得聖天教的弟子是節節後退,如此的逆轉,讓所有人都為之動容。

此時牛奮站在李七夜的身邊,沒有再出手。

而李七夜目光落於李霜顏與誓大戰之中,此時,聖天道子節節後退,雖然李霜顏出手兇猛,但是,聖天道子頭懸大賢寶器,垂落寶文,擋住了李霜顏的一輪又一輪的攻伐。

「天地根」當面對李霜顏最凌厲的攻勢之時,聖天道子祭出了自己最強的殺手,擋住了李霜道骨的最凌厲一擊。

隨著誓一聲大喝,他頭懸的大賢寶器頓時垂落一句真言,真言落下,天地茫茫一片,宛如混頓初生,三字真言宛如是天地堅壁,擋住了李霜顏縱橫霸道的一劍。

「這不單是大賢寶器,還是七文寶金的大賢寶器,更可怕的是,三文成真言!七寶三真言的大賢寶器,了不得1有人看到如此的三字真言,有人抽了一口冷氣,喃喃地說道。

寶器,要麼是天獸道骨所煉,要麼是以大道寶金所煉,大道寶金乃是天生道文!寶金所生的道文越多,就是越為珍貴!

若是寶金所成的道文能成為句子或詞,那麼這寶金所祭煉成的威力就是翻倍,若是寶金所生的道文能成天地真言,那就更了不得了,絕對是鎮壓同一級的寶器!

戍持的大賢寶器可是了不得,乃是他們聖天教一位了不得的大賢祖宗所煉,此寶器乃是以七文寶金所煉,更為珍貴的是,寶金的七個道文竟然有三個成真言。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