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零二章四戰銅車(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青玄古國放在眼中,囂張到這樣的地步,已經是讓人無可倫比了。 「小鬼,自尋死路死,莫怪本座手辣1青玄遠河頓時大怒,一聲厲喝,聖威滔然,一個個命宮浮現,絕對領域如無盡的疆土,領域向李七夜捲來!要把...

ads_wz_txt

「嗤——」姬空劍鮮血狂噴,李七夜一劍斬裂了寶匣,以血氣承受自己寶物姬空劍也承受不住,骨碎之聲響起,整個人橫飛出去!

「錚」六道劍飛出發,「氨隨著一聲慘叫響起,姬空劍被六道劍釘在了虛空之上,鮮血染紅了虛空!

「藹—」就在這個時候,戰場中的牛奮也發飆了,沒多隱藏自己的實力,觸鬚一卷,當場吞食了上百的聖天教強者,一隻手橫空,把萬聖劍的左手活生生的撕了下來。

這一幕震撼著許多人,萬聖劍呀,這可是大滿圓的大聖,已經一腳邁向了聖尊境界!要知道,若是無聖皇,聖尊可以俯視眾生!但,現在卻被一隻蝸牛撕下了手臂!

李七夜一劍把姬空劍釘在了虛空之中,讓眾人都抽了一口冷氣,許多人都面面相覷,這傢伙怎麼看都還沒有達到王侯境界,甚至連豪雄都不是,然而,怎麼如此強大得一塌糊塗。

此時,作為年輕一輩的天才,如南天少皇,如寶柱聖子,又如劍神聖地傳人的白劍真,都目光一閃,李霜顏作為天才,霸道無雙,這不足為奇,但是,李七夜可是人人皆知的凡命凡體凡輪!

寶柱聖子雙目深邃,看不出他的神態,但是,他心面卻是一凜,他知道李七夜體質了不得,他是懷疑李七夜修練了某一門仙體之術,但是,他還不確定而己,若真的是如此,對於他來說,可是一大威脅!

南天少皇就更加不用說了,他雙目一寒,臉色凝重,雙目深處吞吐著可怕的寒芒,他的堂弟南天豪可是死在李七夜手中!今日見李七夜出手,他殺意更濃。李七夜不除,必須成為他的大敵!

作為劍神聖地傳人的白劍真更是劍意滔滔,殺意衝天,論劍。劍神聖地第一,今日見李七夜出劍,她是見獵心喜!

李七夜踏步而至,看著被釘在虛空上的的姬空劍,從容不迫地說道:「一件帝物,一把神刀,也敢囂張!跟我囂張,拿帝器來吧!沒帝器,自尋死路1

「小鬼,我。我乃是踏空山的弟子,你敢動我一根毫毛,踏空山必滅你洗顏古派1姬空劍被釘在虛空之上,鮮血染紅了虛空,已經是命懸一線了。但,依然厲聲喝道。

「踏空山?」李七夜笑了一下,一腳踏了下去,隨著一聲慘叫,姬空劍的骨碎之聲響起,清脆的骨碎之聲聽在眾人耳中,乃是毛骨悚然。

「住手——」此時。青玄遠河再也是坐不住了,沉喝道,隨著他馬車上的精璧亮起,馬車頓時橫空而至!

此時,戰場局勢不妙,一聲聲的慘叫聲響起。九聖妖門開始挽住頹勢,特別是聖天教失去了聖天道子、萬聖劍這樣的主力,大勢對於聖天教更是越來越不利了。

青玄遠河頓時橫空而至,俯視對李七夜說道:「小輩,放了姬賢侄。可饒你不死1

青玄遠河出手了,頓時讓許多旁觀的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對於許多人來說,李霜顏之輩皆是天才,但,終究還未強大到能撼動古國的地步,青玄遠河一出手,只怕不論是任何人都得賣他三分情面,青玄遠河在這節骨眼上出面,就意味著青玄古國出面干涉了。

青玄古國,一門雙帝,若是青玄古國出面干涉,誰敢不給三分情面?不論是聖天教,還是九聖妖門,都是無法與青玄古國相比。

「你算什麼東西。」李七夜看都懶得多看他一眼,話一落下,「錚」的一聲,釘著的姬空劍的六道劍一斬,「氨的一聲慘叫,姬空劍當場被劈成了兩半,頭顱泥宮被辟開,就算能塑體,都不能再活了。

「你——」青玄遠河想出手相救都來不及了,李七夜斬得太快了,連他都沒有想到,一個小鬼,竟然連他的情面都不給。

在場觀戰的許多人都一下子傻眼了,說斬就斬,殺伐果斷,一點都不給青玄遠河情面,這可是青玄古國的強者,這可是青玄人皇的胞弟!

多少天才,乃是囂張放肆,但是,當面對青玄古國這樣的龐然大物之時,都不得不考慮一下要不要與青玄古國為敵!

然而,眼前這個十五六歲的小鬼,就如他所說的話那樣「你算什麼東西」!他根本就不把青玄古國放在眼中,囂張到這樣的地步,已經是讓人無可倫比了。

「小鬼,自尋死路死,莫怪本座手辣1青玄遠河頓時大怒,一聲厲喝,聖威滔然,一個個命宮浮現,絕對領域如無盡的疆土,領域向李七夜捲來!要把李七夜捲入其中。

「補天聖,五宮之域,一旦被捲入其中,就算是大聖也會被一下子煉化1許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

「這小鬼是死定了,補天聖的五宮之域一出,大聖也逃不掉。」有掌門皇主喃喃地說道。

「小心——」見五宮之域一出,李霜顏他們都不由動容,立即提醒李七夜。

「咻——」就在生死一刻,李七夜突然吹響起了一聲口哨,這口哨聲又快又急,一聲之下,蘊含著上百個節奏,音律極速,一聲口哨,卻有著讓人說不盡的節奏音律!

「——」就在這瞬間,馬嘶之聲響起,「轟」的一聲,銅馬踏空,站在馬車之上的青玄遠河本是五宮之域欲把李七夜收入其中的,但是,此時,他整個人被掀翻,一下子被掀入了萬丈高空之中,就算他是古聖也一樣站不穩,也一樣鎮壓不自己把他掀翻的馬車。

「轟」,青玄遠河無比的狼狽,整個人被掀飛萬丈,演化道法都穩不住自己的身體,銅馬車一掀之力,足可以掀翻天穹大地!

「轟——轟——轟——」就在這瞬間,本是青玄遠河所乘坐的銅馬車向李七夜賓士而來,四匹銅馬拉著銅馬車一下子賓士到了李七夜面前。

「好馬兒,好馬兒1李七夜輕輕地拍了拍四匹銅馬的馬頭,每一次拍在馬頭上節奏都是十分玄秘,每一頭銅馬被他拍了一下之時,銅馬的頭顱就亮起了一個古怪的符文!最終,李七夜在銅馬耳邊輕語幾句!

「——————」此時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四匹銅馬都一下子睜雙了眼睛,一聲聲嘶之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四匹銅馬的眼睛竟然像真馬的眼睛一樣,活靈活現,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更不可思議的是,四匹銅馬竟然像活物一樣,此時竟然側首磨蹭著李七夜,十分親熱,宛如是見到了親人一樣

「好馬兒——」輕撫了一把四匹銅馬,李七夜跳上了銅戰車,往扶手一拍,道:「我的絕世寶物,竟以精璧驅動,不識貨的東西1隨著李七夜輕拍之下,「喀嚓」的聲音響起,被嵌鑲在戰車之上的一塊塊精璧碎裂掉落!

「轟——」最終,四匹銅馬一步躍空,拉著銅戰車轟鳴作響,在這瞬間,真龍盤空,神凰隨翔,白虎蹲守,麒麟拓道。

銅馬車一出,帝氣橫空,霸氣滔天,一種種的異象浮現,宛如是仙帝出行一樣!

銅馬車拉著李七夜溜了一圈,這才停了下來,四匹銅馬一步踏天,神采飛揚,有著一種淵龍飛天、猛虎下山之勢,一種海闊任魚躍、天高任鳥飛的感覺!

「四戰銅車——」李七夜喃喃地說道,最終,輕輕地撫著銅車,無盡的感慨,而銅車宛如有生命一樣,隨著李七夜的輕撫而清鳴起來。

四戰銅車,這承載了李七夜多少的記憶,作為陰鴉的他,曾沉浮千百萬年,而四戰銅車曾經是他的坐駕。在好幾個時代,當四戰銅車一出之時,宛如是仙帝出行,諸神退避,就算是仙帝在世,也是親自相迎!

四戰銅車,給了李七夜太多的念想了,此車曾隨他征戰九天十地,戰神魔,伐仙帝,多少驚動萬古的戰役都是他乘駕著此銅車而出征的!

直到後來,在明仁仙帝的時代,當年明仁仙帝已經是一代無敵仙帝了,而作為陰鴉的他,狀態十分不穩定,他快要進入沉睡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明仁仙帝收了一個義女!

這個義女頗有來歷,她曾是明仁仙座下一名神將之後,這名神將曾經隨李七夜,隨明仁仙帝參加過一次又一次戰役,特別最終的天命一戰,他更是血戰到底,在最終一戰之時,這位神將戰死!

作為陰鴉的他,曾經答應過這名神將,未來必培養他的後人,可惜,當他女兒成人之時,李七夜已經開始昏迷,要進入沉睡!無法親自培養她的時候,李七夜便把神戰女兒託付給明仁仙帝,曾把代表著自己的戰車贈於她!以彰顯她的身份地位!

明仁仙帝收她為義女,拜於洗顏古派門下!直到她逝去之後,這輛曾經代表著無上身份的戰車也留在了洗顏古派。

可惜,她卻沒傳下御駕此戰車之法,雖然這戰車一直是一件無上寶物,但是,洗顏古派歷代無人能真正御駕此戰車!

後來隨著時光的推移,世人慢慢地忘記了這一輛代表著無上身份的戰車,最終這輛戰車卻落入了青玄古國的手中!

所有人看到這樣的一幕,都不由呆了,這可是青玄遠河的戰車呀,現在反而李七夜更像是此戰車的主人,這一幕看得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R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