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章血戰(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一擊之下無功,心高氣傲的姬空劍厲吼一聲,催動著石硯,硯中的所有墨水頓時化作了一個「伐」字,所有的帝蘊仙威都傾注在這一擊之上。 「錚——」李七夜一劃琴,毫無保留,琴聲衝天,所有的帝蘊都噴涌而起,...

「沒錯,現在九聖妖門就要滅亡了,那個姓夜的小鬼連屁都不敢放,早就不知道躲在哪裡去了。哼,如果他敢出來,聖天兄絕對是一招斬殺他1大拍馬屁之人不在少數。

當然,不少的王侯教主是不屑這種望風投機的牆頭草,但是,又不得不承認,聖天教得到了踏空山與青玄古國的支持,的確是蒸蒸日上,如中天之日!

「轟——」就在這個時候,赤雲終於不敵萬聖劍,被一招擊飛,狂噴了一口鮮血,萬聖劍冷笑一聲,踏步追了上去。

「殺——」在這個時候,聖天教的弟子更是氣勢如虹,士氣高昂,而九聖妖門的弟子則是節節後退,死的死,傷的傷,已經是頹勢難於挽回!

「嘿,九聖妖門要完了,與聖天教為敵,與青玄古國為敵,是沒有好下場的。」見到九聖妖門所剩的弟子退無可退,有一些修士是幸災樂禍地笑著說道。

至於要討好聖天教、青玄古國一些門派修士更是冷言冷語,出現相諷,甚至是發出了嘲笑之聲。

當然,不少的大人物不屑做這等之事,但是,也不由為之輕輕地嘆息一聲,聖天教有踏空山、青玄古國的支持,這已經是註定了崛起之勢難擋。

事實上,聖天教崛起,不是所有人都願意看到的事情。但,這已經是成了定局,是無可奈何的事情。聖天教老祖曾是踏空仙帝座下戰將,踏空山肯定是支持聖天教了,現在又被聖天教攀附上了青玄古國,這註定是聖天教是不可一世了,說不定在這一世聖天教能成為真正的上國!

「哈,哈,那個姓李的小鬼不是囂張無匹、目中無人嗎?現在逃到哪裡去了?九聖妖門不保了,而洗顏古派的幾個小鬼也要完蛋了!哈,哈,那姓李的小鬼只怕是被嚇破了膽吧,只怕是已經躲在老娘的褲襠下不敢出來了吧——」有一位年輕的俊彥是十分解氣,大聲笑了起來!

「砰——」的一聲,然而,這個年輕俊彥的話剛剛落下,一個影子以絕無倫比的速度撞了過來!當場把他撞得高高飛起,鮮血就像噴泉一樣高高地噴起,極為壯觀,「喀嚓」的骨碎之聲響起,清脆的骨碎之聲在場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當這個年輕俊彥摔在地上的時候已經是沒有氣了,已經是死在了那裡了。

「青玄古國算什麼東西,這樣小門小派也能嚇是到你爺爺我嗎?」此時,一個從容不迫的聲音響起,李七夜一步踏來,神采飛揚,冷視眾人。

「李七夜,洗顏古派的那小子1一見到李七夜突然出現,眾人都不由為之大吃一驚,不論李七夜道行深淺,他手中掌執著帝物,這已經足夠讓人忌憚了!

「李七夜——」當李七夜出現之後,聖天道子厲吼一聲,這一聲厲吼,充滿了憤怒,充滿了咆哮,他狂吼一聲,大賢之威頓時衝天而起,在這瞬間,他所有的血氣都衝天而起。

聖天道子是恨不得吸李七夜的血,吃李七夜的肉,扒他的皮,不殺李七夜,就永遠無法血洗的恥辱!所以,李七夜一出現,他就大吼一聲,毫不猶豫地把大賢寶器直接打了過來,欲一擊斬殺李七夜,不給李七夜取出帝物的機會!

「洗顏古派已經沒落了,區區帝物算得了什麼1聖天道子沖了過來的時候,姬空劍也大喝一聲,捨去其他的弟子,大喝一聲,手托著石硯,頓時帝威滾滾。

聖天道子與姬空劍有著默契,都是同時出手,欲給李七夜致命一擊,不希望李七夜有取出帝物的機會!

「滾——」誓大賢寶器還沒有打落,陰陽相隔,六道難全,「嗡」的一聲,一劍橫天,「鐺」的一聲,一擊之下,就頓時把大賢寶器擊了回去。

隨著一聲劍鳴,一劍挽天,宛如天瀑直瀉而下,一陣陣劍鳴響起之時,頓時六道劍瀑成陣,一下子把衝殺過來的聖天道子困在了劍陣之中。

「與我聖天教為敵,你九聖妖門必滅門1聖天道子一手接住了自己的大賢寶器,厲喝一聲道!此時,他頭懸大賢寶器,氣沖斗牛!

李霜顏當然不會讓聖天道子與姬寶劍聯合圍給李七夜的機會,所以,她六道劍在手,直取聖天道子。

「手下敗將而己,何足為道。」李霜顏冷冷地說道,寒梅傲雪,霸氣冷傲!

「殺——」聖天道子被李霜顏如此輕視,頓時大怒,厲喝一聲,大賢寶器打了出去,李霜顏冷叱一聲,六道劍橫空,劍陣困天地,陰陽相隔,隨著鐺鐺的劍鳴之聲響起,六道輪迴,斬殺一切!

李霜顏掌執六道劍,氣勢霸天,劍陣縱橫,就算聖天道子有大賢寶器在手也一樣吃虧,要知道,李霜顏手中的六道劍比大賢寶器更強!

「轟——」在這瞬間,姬空劍手中的石硯衝起了帝威,硯墨化作了一個「伐」字,頓時如同仙帝執帝矛一擊斬來一般。

仙帝一伐,天地顫抖,天宇失色,萬物伏拜!周天星辰頓時黯然失色。

「錚——」琴聲響起,李七夜一拔古琴,帝蘊噴涌而起,化作了天劍,天劍無形,懸於九天,一斬六道滅,再斬陰陽崩!

「轟——」一聲巨響,整個天古城都為之顫抖,一劍一矛一擊之下,衝擊著百萬里大地,灑射而起的星火比天空上的烈陽還要奪目,宛如一輪又一輪太陽炸開一樣。

帝威肆虐著整個天古城,不知道有多少人雙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帝威之下,就算是真人也都不由為之顫抖!

「再來——」一擊之下無功,心高氣傲的姬空劍厲吼一聲,催動著石硯,硯中的所有墨水頓時化作了一個「伐」字,所有的帝蘊仙威都傾注在這一擊之上。

「錚——」李七夜一劃琴,毫無保留,琴聲衝天,所有的帝蘊都噴涌而起,「錚」的一聲,化作了一把天劍。

「轟——」戰矛與天劍在九天之上重重一擊,一擊之下,戰矛斷,天劍碎,在這擊之下九天之上一顆顆的星辰崩碎,肆虐的帝威垂落天古屍城的時候,無數修士連站都站不穩,這一擊已經是打出了天宇,但是,落下的一縷縷帝威,依然是嚇人無比!

「喀嚓——」石硯裂開的聲音響起,「錚——」李七夜的古琴也斷了三根弦。

雙方傾所有帝蘊一擊,所有的帝蘊都被耗盡,一擊之下,曾經無敵的帝物此時都化作了凡物,不再有著無敵的帝威!

雙方都是如此的兇猛,一動手就是直接以帝物對轟,根本就是不珍惜這無價之寶的帝物一樣,一下子把無數的修士都呆住了,這才是真正的帝統仙門,隨手一出就是帝物對轟,毫不珍惜,如此的豪氣,如此的奢侈,只有帝統仙門的弟子才能擁有的。

「殺——」此時陳寶嬌、石敢當、牛奮他們都已經加入了戰場之中,陳寶嬌直接衝殺向洗顏古派弟子這一邊,欲為眾小解圍,而石敢當大喝一聲,真氣磅,直取九聖妖門的一位長老。

牛奮一出手便救下了岌岌可危的赤雲,然後是觸角一卷,當場就把聖天教的幾十個弟子卷了過來,張嘴就吞掉了,如此的兇猛,讓聖天教的不少弟子看得都不由毛骨悚然,雙腿直接哆嗦,都不敢靠近牛奮這一邊。

「小鬼,受死1損了帝物,依然沒有斬殺李七夜,這對於心高氣傲的姬空劍是無法忍受的事情,狂吼一聲,身穿鎧甲,一手化帝手,宛如是神手伏龍一樣,向李七夜鎮壓而來。

「自尋死路1李七夜笑了一下,赤手相搏,那簡直就是無視他的鎮獄神體。

李七認沒有任何招式,沒有任何變化,身子一閃,轟隆隆之聲響起,他整個人直接撞了過去,勺釙看謀器,宛如暴龍一樣。

「砰——」的一聲巨響,就算是帝術也支持不了鎮獄神體的撞擊,李七夜肩膀重重地撞擊在了姬空劍的身上,「喀嚓」的碎裂聲響起,姬空劍身上的神鎧當場碎裂,骨碎之聲響起,他整個人被掉飛,狂噴了一口鮮血。

李七夜得理不饒人,整個人跳起,凌空而下,如同千萬座神岳一樣,重重地鎮壓向被撞飛的姬空劍。

「寶貝開匣——」就在生死關頭,姬空劍大喝一聲,隨著他大喝一聲落下,他身上現一隻長匣,長匣一開,頓時是一把飛刀斬了。

飛刀的速度絕無倫比,一刀斬出,宛如夜空的一抹冷月,妖艷而冷厲!

「轟——」李七夜一擊之下,正好擊中了迎斬上來的飛刀,隨著一聲巨響,鮮血灑落,李七夜被飛刀斬中,他那堅硬的身體都被斬出一條深深的刀痕了,刀痕見骨。

這飛刀有著驚人無比的來歷,但是,鎮獄神體也不是吃素的,「鐺」的一聲,那怕神體被斬仙,依然是把飛刀撞飛,這把來歷驚人的飛刀被鎮獄神體的一擊之下,也是黯然無光!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