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九十五章神秘的死人(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李霜顏他們在心面都是好奇得要死,為什麼這漢子聽到這似詩非詩的話之後竟然會幫他們呢?正確地說,幫助他們的公子! 不過,李七夜不說,他們也不敢多問,這裡面的故事,不是他們所能想象的。 「...

「你是何人?」當李霜顏他們鬆了一口氣坐在地上的時候,天上突然飄下了這麼一句話,這突然飄下來的一句話,把李霜顏他們都嚇了一大跳,一下子跳了起來。

此時,李霜顏他們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絕壁上所懸著的那具木棺已經打開了,木棺之內坐著一個人。

在木棺之中,坐著一個人,一個漢子,漢子穿著一身鎧甲,此時,鎧甲已經是黯然無光,可怕的是,鎧甲的胸膛位置碎裂,不止是鎧甲,連他的胸膛都被擊穿!從碎裂的痕來看,這一擊可怕到不敢想象!

漢子胸膛被擊穿,但,不影響他的風采,此漢子高峻,眉如劍,臉如月,可以看得出來,他當年絕對是一個美男子!

此時,漢子雖然沒有睜開眼睛,但是,卻是看著李七夜,至少讓人感覺是如此。

看到這樣的一個漢子,李霜顏他們都不由呆了一下,武神高呼前輩,他們還以為木棺中所埋之人是一個年事古稀的老人,沒有想到竟然是一位漢子!

「苦竹林,箭驚仙!高陽天,戰天屠!一箭羽信,萬聖景從1李七夜面對漢子,笑著說道。

李七夜話一落下,坐於木棺之中的漢子頓時雙目張開,血光一閃,盯在了李七夜身上!

在這瞬間,李霜顏他們都全身癱軟,雖然這血光不是落在他們的身上,但,在這一刻,他們完全沒有反抗之力,感覺自己就像是巨象腳下的一隻螞蟻!

唯有李七夜平靜地站著,迎上了漢子的血光,看著漢子,最終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挽雲山,不入我門1

漢子看著李七夜很久很久,久久不語,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閉上了眼睛,什麼話都沒有說,躺入了自己的木棺之中,蓋上了棺蓋,再也沒有聲音。

李七夜看了木棺一眼,最終是久久地嘆息一聲,多麼古老的記憶,可惜,這傢伙還是像一頭牛一樣倔強!

過了很久之後,李霜顏他們都不由回過神來,他們都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他們根本就聽不懂李七夜這種似詩非詩的話!

「他是誰?」最後,陳寶嬌憋不住心面的好奇,低聲地問李七夜。

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最後搖了搖頭,說道:「一個倔強的傢伙!千百萬年都是如此,就像茅坑的石頭,又硬又臭1

李七夜說這樣的話,把牛奮他們都嚇了一大跳,連武神、霸仙獅王都忌憚三分的人,他們的公子竟然敢如此評價他,萬一這個人發飆的話,捏死他們,忌不是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樣。

李霜顏他們都不由抬頭望向絕壁上的木棺,但是,木棺卻沒有任何動靜,這才讓李霜顏他們不由鬆了一口氣。

事實上,李霜顏他們在心面都是好奇得要死,為什麼這漢子聽到這似詩非詩的話之後竟然會幫他們呢?正確地說,幫助他們的公子!

不過,李七夜不說,他們也不敢多問,這裡面的故事,不是他們所能想象的。

「這一次所得,歸寶嬌。」李七夜取出霸仙刀與「橫天八刀」秘笈,給了陳寶嬌,說道。

「給,給,給我?」陳寶嬌都不由呆了一下,這兩件東西是大家出生入死取得的,沒有想到竟然全部給她。

「這兩件東西,可以說是為你的霸牝仙泉體而打造了,若不是因為你這樣的體質,我也不會專程弄這兩件東西,未來你會發現它們是多麼適合你。」李七夜點頭說道。

抱著這兩件東西,陳寶嬌是久久說不出話來,她已是李七夜的侍女,對於她來說,能修練無上體術,已經不敢再有更多的追求,然而,今天李七夜賜她兩件無上重寶,一時之間,讓她鼻子不由酸酸的,心面暖暖的,千言萬語,都說不出來。

最後,李七夜對眾人說道:「霜顏已得陣圖與天盤的賞賜,石老也得玄古塔賞賜!這一次你們都有功,但,都已得賞賜,所以,此兩寶歸寶嬌。」

李霜顏什麼話都沒有說,對於公子的安排,她一直都是沒有異議。

石敢當更是對李七夜拜了拜,說道:「公子賜老朽一塔,老朽已經不敢多求。」事實上,他也為自己的小姐高興,這說明自己小姐在公子心面還是有地位的。

「這一次,牛奮大功,寶物你就不用了,我再賜你兩解。」李七夜對牛奮說道。

一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牛奮頓時為之狂喜,伏拜於地,高興地說道:「公子賜兩解,比無上寶物更珍貴。」對於他來說,任何寶物都比不上十八解!

在李七夜入天古屍地坑騙地仙的時候,在天古城內,越來越多的修士出現,連許多未出世的門派傳承也紛紛露臉。

更熱鬧的時候,在天古城中出現的棺木是越來越多,不少的大教古派、疆國傳承都紛紛抬棺木而來。

幽冥船出,大家為的是什麼?雖然說,有一些年輕的修士或者是一些大教疆國的確是為寶物而來,但是,對於很多的大教疆國,特別是深不可測的仙門帝統來說,為的是什麼?為的是重生,為的是再活一世!

說句難聽的話,那些傳承了千百萬年的古教聖統,哪一家不是有一二個死人的?甚至是說,人家最不缺的就是死人了,而且,都是曾經最強大的死人。

事實上何止是死人,甚至垂死之人更加渴望把自己埋在天古屍地!這些老不死活了一個又一個時代,已經只剩下一口氣了,他們比誰都怕死,不惜用任何手段來苟延殘喘。

現在乃是幽冥船出,對於任何一個垂死的老不死來說,都是再活一世的千載時機!

一時間,天下各方的大教疆國、古宗秘派都紛紛是抬頭棺木而來,他們的棺木之中,有的是裝著已經是死去無數歲月的先賢,也有的是躲起來活了一個又一個時代還依然苟延殘喘的老不死!

對於死人也好,對於苟延殘喘的老不死也罷,幽冥船值得他們賭一把,一旦是賭對,那就是當世重生,再活一世,這連仙帝都不能擁有的時機!

一具具的棺木被抬入了天古城,有一些棺木的出現,引起不小的轟動!能引起轟動的棺木,那就意味著這棺裡面裝著的是了不得的人物!

「那不是東百城鵠仙古教嗎?」當有一具黑棺被抬入天古城之時,有來自於東百城的修士喃喃地說道。

一見黑棺,有一位教主動容,喃喃地說道:「鵠仙古教有埋葬的規格,他們建教千百萬年之久,能用黑棺的人寥寥無幾!能葬黑棺者,必須是大造化之輩,對宗門有無上的貢獻!鵠仙古教已經有三萬年未出大造化之輩了,難道這棺裡面的是五萬年前的蒼虎妖皇1

「玄極海寒金所鑄的金棺呀1當有一具金棺抬入天古城之時,有人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北汪洋的龜魚國竟然如此大舍血本以玄極海寒金鑄棺,這手筆太大了吧。」

「這個你就不懂了,這棺裡面裝著的是龜魚國的第六代駙馬。」有一位來自於北汪洋的魚精搖頭說道。

「駙馬竟然有這樣的待遇?」也有人不由吃驚。

魚精說道:「龜魚國的第六代駙馬可是了不得,是出身妖族一支的魚族,但是,他卻擁有四分之一的魅靈血統,曾經以魚化龍,登上龍門!他不止是龜魚國的傲驕,也是魚族的驕傲1說到這裡,這魚精都不免露出得意之色。

提到「魅靈」之時,不少修士都不由為之動容,對於修士來說,不論是人族,還是妖族,若是擁有魅靈血統,那絕對是一件驕傲的事情。

魅靈族,乃是上天的寵兒,他們一族修行可謂是輕而易舉!甚至有人認為魅靈族乃是古仙後代,也有人稱魅靈族為神族或者是天族,擁有魅靈族的血統,對於很多人來說,的確是一件驕傲的事情。

雖然,天魔族、鬼仙族都不承認魅靈族是世間最優秀的種族,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在萬古以來,第一位仙帝便是出自於魅靈族——古純仙帝!

「南赤地的夜鳳世家也來了。」看到有個世家抬來了一具寶木棺,有南赤地修士不由喃喃地說道:「夜鳳世家已經近十萬年沒有露臉了呀,這一次竟然也不能免俗呀。」

「聽說夜鳳世家也是無奈之舉,他們最後一位老祖已經剩下只有一口氣了,一直靠大量的時血石維持著,但是,最近夜鳳世家傳出消息,他們的塵封出現了鬆動,再多的時血石都維持不住了,他們不得不賭一把,把他們的老祖送上幽冥船。」有來自於南赤地的一位皇主輕輕地嘆息說道。

千百萬年來,多少風雲人物,到了最後,還是捨不得死,甚至不惜把自己埋入天古屍地,以無數的古屍為伴。當然,像他們這種皇主級別的人物,只怕就算是死了之後,也沒有資格埋入天古屍地的風水寶地!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