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191章坑騙武神(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壁又合了起來,宛如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這個時候,李霜顏他們都不由鬆了一口氣,沒有想到事情這麼順利,這樣的事情,莫說是李霜顏,就是石敢當、牛奮這樣的老一輩人物也是第一次經歷。 當武氏...

最終,李七夜帶著眾人登上了一座高峰,這座山峰乃是山脈迤邐,綿長萬里,最終是止於此處,此座高峰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龍首一樣,整座山峰宛如一條龍盤踞在此處。

李七夜帶著眾人進入了高峰上的一個隱秘峽谷之中,若不是李七夜帶路,只怕李霜顏他們都不容易找到這樣的峽谷!

在峽谷之內,小溪潺潺而流,溪水沖涮著岩石,聽起來特別的悅耳!在高峰之上,隱秘著如此峽谷,宛如是別有洞天,踏入此時,清爽宜人。

最終,李七夜帶著李霜顏他們在一個毫不起眼的淺灣內停下,此處四周是樹木茂盛,芳草凄凄,前面除了一面石壁之外,再無他物,唯一讓人覺得留意的就是眼前這石壁光滑平整!

李七夜示意放石敢當與牛奮把祭品放下,然後開始撒引路錢,灑了一圈又一圈之後,李七夜像跳大神一樣,大聲自語:「齊聖武家子孫第六百三十七代傳人武冰藍,攜夫婿,帶奴僕,以拜祭聖祖。聖祖榮耀,取墓盤龍山,號盤龍山主。武家子孫,世代思賢,追思聖祖雄風,日夜不寐……」

李七夜像跳大神一樣,跳了一圈又一圈,不知道他從哪裡拿出了一個黃鐘,最終,「鐺、鐺」都敲起了黃鐘,一陣陣的黃鐘之聲幽揚深沉,一聲聲的黃鐘宛如是傳入地府一樣。

「孫婿七夜,與夫人武家第六百三十七世武冰藍,一拜天古,二拜九幽,三拜聖祖……」李七夜跳完之後,向李霜顏打了個眼色,鞠身拜了拜,李霜顏也忙捧瓦當,隨之大拜。

陳寶嬌他們也跟著是拜了拜,這樣的儀式讓石敢當他們心裡都有點毛骨悚然,他們覺得這不是拜死人,是在拜鬼!

一套的儀式行完之後,李七夜燒掉了抬桌上的祭品,唯留天祭湯,燒完了黃紙所制的等諸物之後,李七夜揭開了天祭湯的盆蓋,唱道:「我武氏聖祖,此乃是子孫拜祭之日,向天請命,以天祭湯餉之,請聖祖出府,以嘗天湯……」

李七夜如此的唱詞,讓李霜顏他們都不由毛骨悚然。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天祭湯竟然飄起了裊裊的霧氣,一縷縷的霧氣宛如是垂落的仙幕,它們宛如是上通青冥,下溝地府。

「軋——軋——軋——」在這個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前面平滑整齊的石壁竟然是慢慢裂開,一具古棺從裡面滑了出來,古棺極為精緻,乃是以神金所鑄,上鑄有古文,雕有龍鳳,極為講究,讓人一看,便知裡面所埋的人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在這瞬間,古棺打開了,裡面跨出一個人來!雖然說,這樣的場景不是第一次見了,但是,陳寶嬌他們依然還是毛骨悚然。

從古棺中跨出來的人,乃是一名老者,頭戴皇冠,身穿龍袍,皇氣浩浩,乃是九五至尊,統御百萬眾生。

這樣的一個老者從裡面跨出來,雖然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死人,但是,他眼睛是閉著的,好像是睡著了一樣,這神態與寶主是一樣的!

「武氏六百三十七世孫婿攜夫人武冰藍拜聖祖……」當老人從棺中走出來之後,李七夜伏身大唱。

李霜顏也立即一拜,其他的人隨之而拜。此時,老人只是一伸手,李霜顏手中的那片瓦當落在了他的手中。

老人輕輕地撫著這一片瓦當,本是平靜無表情的臉龐竟然不露出了激動神態,他雖然是閉著眼睛,但是,伸手輕撫著這片瓦當,喃喃地說道:「武家呀,武家1

好一會兒之後,老人抬起頭來,就在這瞬間,他張開了雙眼,雙目血光一閃,落於李霜顏的身上。

在這瞬間,李霜顏一顆芳心不由怦怦直跳,都不由緊張起來。要知道,她這個武家後代乃是冒牌貨,一旦被眼前的武家第二代祖先發現的話,只怕他們是在劫難逃!

李霜顏一點把握都沒有,這種冒充別人血統的事情,她也是第一次做。

唯有李七夜平靜無比,不知情的人看到他的神態還真以為他是武家第六百三十七世孫婿!事實上,李七夜一點都不敢心。

他這種瞞天過海的手法又不是第一次用過,除非是仙帝了,否則,就算是無敵一般的存在,也識不破他這種手法。

一會兒之後,老人閉上了眼睛,他手中的瓦當飛回了李霜顏的手中,他緩緩地說道:「孩子,不用怕,雖然我埋在這裡已經無數歲月了,但是,我埋進這裡的時候,還是個活人,現在也是一個活人。」

老人這樣的話,這才讓李霜顏不由鬆了一口氣,低聲說道:「子孫第一次來天古屍地,不免有所失態。莫非是夫婿曾向名師請教,也不得入門之法,子孫也未有此魄力入天古屍地。」

李霜顏也是聰明的人,在來此之前受李七夜指點,她忙是按李七夜所教的方法說話。儘管這話是按李七夜事先安排所說,但是,說及「夫婿」之時,她都不由粉臉一燙!

老人嗯了一聲,點了點頭,然後他張嘴一吞,頓時間天祭湯所飄起的裊裊湯氣被他吸於嘴裡。

隨著滋滋的聲音響起,老人如同吞煙霞一樣,一口又一口地吸著天祭湯的湯氣,在這個時候盆里的天祭湯發生了異象,有龍吼之聲,有鳳啼之音,在大盆之內,竟然出現了種種的景象,時而映照地府,時而呈現眾鬼,時而有凶獸衝起,湯水泛起了波瀾,好像有凶獸要從湯中衝出來一樣……種種的異象在湯水中浮現。

隨著老人吞吸著湯氣,大盆內的天祭湯竟然發生了變化,本是綠一片黃一片紅一片的湯水竟然慢慢地變清,最後變得清澈無比,宛如是清水一樣。

在此之前,湯水之中還有一塊塊的東西,有龍脯、鳳爪、龜鞭……甚至是人頭,李霜顏他們都不知道這些噁心的肉塊是什麼,但是,此時這些東西全部消失了,大盆內只剩下了清水。

吞吸完了天祭湯之後,老人是嘖了嘖嘴巴,似乎是在回味一般,喃喃地說道:「人間的煙火,地府的鬼肉……」最終,老人說道:「你們有什麼願望?」此時,他依然未睜開眼睛。

這個時候,該李七夜上場了,李七夜拜道:「光陰冉荏,日月如梭,聖祖離開之後,已千百萬年之久,子孫無能,未揚我武家之威。今日武家已沒落,日薄西山,諸寶物,諸功法皆盡失。孫婿與夫人慾重振武家,重拾武家榮耀。故孫婿與夫人才傾家財,請名師指路,才入得天古屍地,面聖先祖。還望聖祖憐後世子孫,挽武家頹勢,請聖祖指一條明路1

「時光無情,日月變幻——」老人都輕嘆一聲,他依然閉著眼睛,最終他從自己的古棺中摸出了一物,遞給了李霜顏,說道:「去玄龍洞見始祖吧,他老人家號為玄龍洞武神1說完之後,便不再停留,躺回了古棺之中。

「軋——軋——軋——」最終,隨著一陣響聲,古棺又滑回了石壁之中,裂開的石壁又合了起來,宛如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這個時候,李霜顏他們都不由鬆了一口氣,沒有想到事情這麼順利,這樣的事情,莫說是李霜顏,就是石敢當、牛奮這樣的老一輩人物也是第一次經歷。

當武氏聖祖躺回去之後,李七夜不急不緩,慢慢地燒著引路錢,一直等到引路錢都燒完了之後,這才拜了拜,帶著李霜顏他們離開。

當離開了盤龍山之後,李霜顏這才把聖祖拿出來的東西交給了李七夜。

諸人一看,這竟然是一個底座,底座不知是以何材料所鑄,入手沉重無比,在這底座之上有兩個字「吞日」!這兩個字霸氣無匹,有著氣吞山河的氣勢,更可怕的是,它宛如仙帝坐守於此一般,讓人觀之敬畏。

「這是什麼?」見此物,不論是李霜顏她們,還是石敢當、牛奮,都不由為之動容。

「帝座!吞日仙帝所賜。」李七夜徐徐地說道:「這帝座與瓦當是一體的。吞日仙帝年少之時,賜武氏始祖武神一片瓦當,那是年少貧窮。但是,他成就仙帝之後,便為這片瓦當鑄造了一個帝座。」說著,把瓦當放在了這個帝座之上,瓦當放上去之後,頓時讓人覺得是帝氣逼人,讓人一看便知是了不得的帝物!

「只有一體的帝物,才能見武氏始祖武帝,他比他的兒子那是更強大,更了不得,以上百戰將隨之葬於龍穴,沒有這樣的鑰鎖是進不了玄龍洞的1李七夜從容地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諸人都不由相視了一眼,這竟然是連環計,先是騙了武氏聖祖,然後才去騙武氏始祖!

「上新的祭品,我們祭始祖1李七夜對牛奮他們說道。

李七夜他們從新準備新的祭品,把帶來的一件件祭品擺在了抬桌之上,最後,李七夜把最後一盆的天祭湯擺在抬桌中央。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