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八十八章老鬼小店(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著李七夜,最終緩緩地說道:「只要你成功了,我欠你一份人情1 此時,李霜顏與陳寶嬌相視了一眼,為之動容,這裡有驚世之寶,然而,她們公子卻不要驚世之寶,卻要老鬼一份人情。這樣的事情在別人看來是多麼...

這一切都記載在《葯神寶典》之中,現在,這一切的丹方,都在他的腦海中!此時,李七夜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又一個的古丹方,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配比,他欲從在這裡所有的藥材中對這個古老無比的丹方進行配比。

時間一刻一刻過去,不知不覺間,李七夜已經是滿頭大汗,黃豆大小的汗水從他的臉頰上流下來。

陳寶嬌不由為之動容,欲為他抹汗,但是,李霜顏忙是拉住她,輕輕地搖頭,示意不要打擾他。

沒有多久的時間,李七夜全身都被汗水濕透了,他好像是從水裡面撈了出來一樣,呼吸變得越來越急劇粗大。

這個時候李霜顏與陳寶嬌都不由為李七夜擔心起來,她們都怕李七夜走火入魔。

此時,無數的藥材在李七夜的腦海中進行無窮的配對。要知道,在那遙遠的時代,他曾經與葯神嘗盡百草,實踐無數的丹方,對於藥理的了解,對於丹方的探索,他與葯神走得比任何人都遠。

今天,他是竭盡所能,欲配比這個一直是傳說中的古老丹方,這是一個絕世無比的丹方。萬古以來,知道這個丹方存在的人少之又少。

「媽的——」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大叫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

「公子,你沒事吧。」李霜顏與陳寶嬌大驚,忙是圍住李七夜驚心問道。

李七夜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剛才宛如是窒息一樣,此時,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這才讓李霜顏與陳寶嬌鬆了一口氣,忙是為他擦汗水。

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站了起來,看著老光丹方,我可以嘗試配對一下,但,只是藥材的初期配對,煉丹的事情,與我無關。這丹方你比我清楚,是真是假誰都說不準,所以說,能不能煉成丹,一直是個謎。我只能保證說,藥理的配對合理1

「這個可以。」老鬼看著李七夜很久,最終緩緩地僵硬點頭。

被李要顏與陳寶妖梳理了一番之後,李七夜又恢復了精神,又恢復了從容自在,他看著老公是,你應該知道,這換天祭豬是足足不夠。」

「天祭豬,額外送。」老鬼慢吞吞地說道:「條件你來提,這裡的不論什麼東西,你都可以帶走1

老鬼這樣的話一說出來,李霜顏、陳寶嬌都不由為之動容,單是院子裡面的東西,任何一件都足夠驚世,哪一件仙草寶物不是價值無雙?老鬼說出這樣的話,這就意味著他們公子可以帶走這裡的任何東西!

李七夜眯著眼睛,看著老鬼,最終從容地說道:「你我談寶物,這就顯得太俗了。我不要任何寶物,但,只要一樣東西!你欠我一份人情1

老鬼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眼中的綠光閃了一下,他盯著李七夜,沒有說話。

過了很久,老鬼盯著李七夜,最終緩緩地說道:「只要你成功了,我欠你一份人情1

此時,李霜顏與陳寶嬌相視了一眼,為之動容,這裡有驚世之寶,然而,她們公子卻不要驚世之寶,卻要老鬼一份人情。這樣的事情在別人看來是多麼不可思議,一份人情而己,又焉能與驚世之寶相比!驚世之寶換人情,在別人眼中,只怕是瘋了。

但,她們卻清楚,她們的公子絕對沒瘋,比任何人都有遠見,比任何人都有卓望!

「血眼金蛇,奪眼取血,滴六滴……」李七夜此時盯著鐵鍋黑糊糊的葯汁鄭重地說道。

李七夜話一落下,老鬼大手一伸,從一個藥罐中捉出了一條手臂粗大的蛇來,此蛇全身金黃無比,宛如純金所鑄,這條蛇一雙血眼,當它身體一卷之時,蛇眼血光一閃,兩道血光就像是神刃一樣,極為銳利,就算是李霜顏與陳寶嬌一觸這血光,都通體徹寒。

這讓她們心神一震,這條蛇絕非凡物,絕對是強大的蟲王!

老鬼一捉出此蛇,一隻手就輕易拍昏了它,奪眼,取血,六滴滴於鐵鍋的葯汁之中。黑糊糊的葯汁翻滾不止,當六滴眼血滴進去之後,頓時滋滋作響,冒出了血霧,但是,眨眼間,這冒起的血霧又瞬間被葯汁吸了進去,這黑糊糊的葯汁好像是有怪獸一樣,張嘴一下子吞下了血霧。

「獨銀寒蛟,取角,磨粉,入三錢,快1李七夜看葯汁吞進了血霧之後,立即喝道。

老鬼出手如閃電,瞬間從藥罐里抓出了一條百丈長的蛟龍來,這條蛟龍一抓出來,李霜顏、陳寶嬌都不由為之動容,這是百萬年以上的蛟龍,此乃是大成者,就算是聖尊、聖皇遇之,也只怕是要退避三舍!但是,老鬼一抓出來,就只手捏死了它,取角,磨粉,立即灑入三錢於葯汁之中。

「嗚——」龍角粉一入,黑糊糊的葯汁竟然是暴躁起來,宛如是一條怒龍一樣,在鐵鍋中奔騰,甚至是沖了起來,宛如是一條暴龍一樣要從鐵鍋中衝出來,但是,不論它是如何的狂暴,都無法從鐵鍋中衝出來!

在這個時候,李霜顏與陳寶嬌才意識到,眼前不起眼的鐵鍋乃是無上寶物。

黑糊糊的葯汁越來越狂躁,最後發狂到了極限,撞擊的速度如同閃電一樣!

「天極黑磁水,就是現在1李七夜見黑糊糊的葯汁發狂到極限之時,立即大喝道。

老鬼瞬間從藥罐中奪出奇水,灑於鐵鍋之中,這奇水一灑落,就像是磁鐵一樣,一下子把葯汁牢牢地吸在了鐵鍋之上……

屋內的氣息越來越緊張,李七夜目不轉睛地盯著葯汁的變化,一絲一毫的變化都逃不過他的雙眼。

時機一成熟,他立即讓老鬼放葯,老鬼出手如閃電,李七夜一聲吩咐,他毫不猶豫動手,而且所投藥的時機,所投藥的分量絲毫不差。

李七夜觀葯汁變化,掌握時機,一個個藥名念出來,老鬼出手極速,一一把李七夜所需的藥材投入鐵鍋之中。

隨時葯汁的變化,李七夜神態越來越凝重,甚至是吸呼急促起來,他都握著拳頭,都顯得緊張,不知不覺間,黃豆大小的汗水從他頭額上流下。

事實上,此時緊張的不止是李七夜,連老鬼這樣深不可測的人物都緊張起來,他一雙眼睛也是緊緊地盯著鐵鍋葯汁的變化!

李霜顏與陳寶嬌也受到了感染,她們都不由緊張起來,一顆芳心高高懸起,一顆芳心qbwx都快掛在了嗓子下了,她們都不由緊緊地握住了粉拳。

事實上,她們都是第一次看到她們的公子是如此的緊張,在此之前,他們曾經遇過多少的危險,遇過多少的凶物,遇過多少的大風浪,她們的公子都是遊刃有餘,從容以對,但是,這一次是特別的緊張。

這讓她們都意識到,這一鍋的葯汁,絕對是非同凡響,至於不凡到何等地步,她們就不得而知了。

一種種的藥材投入了鐵鍋之中,鐵鍋之中的葯汁是千變萬化,時而變龍,時而走鳳,時候化火,時而成冰……

隨著投入的藥材越來越多,葯汁是越來越狂暴,宛如它是生命的東西一樣,甚至是強大無匹的生靈。隨著藥材越來越多的投進去,這曾是黑糊糊的葯汁似乎是感受到末日到來一樣,更是瘋狂無比,撞擊著鐵鍋,但是,不論它是如何的狂暴,都無法從鐵鍋中逃出來。

在這一刻,李霜顏與陳寶嬌才明白,鐵鍋中曾是黑糊糊的葯汁,這不是葯汁,是一種寶物,或者是一種絕世無雙舉世罕有的強大無匹的生靈!至於是什麼,她們就不知道了。

隨著藥材的投入,已經是快進入了尾聲了,在這個時候,不止是李七夜,連老鬼都變得緊張無比,在這個時候,連老鬼這樣像殭屍一樣的人都是頭額上冒出了汗水,這足夠說明他是何等的緊張。

「鎖陰一水1最終,李七夜喝道,最後一味藥材,在這瞬間,他的心都高高懸起。

「轟——」當最後的鎖陰一水投入了鐵鍋之中,鐵鍋中的葯汁好像是作了最後的反擊一樣,以絕世姿態撞擊向鍋底,這一擊爆發出了絕世的氣勢,陳寶嬌、李霜顏都不由顫了一下,這氣勢太強大了,宛如聖賢擊天一樣,一擊無敵,讓她們感覺整個世界都搖晃。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絕世一擊,依然是攻不破鐵鍋。

「轟——轟——轟——」葯汁一次又一次撞擊著鐵鍋,但是,一次比一次弱,到了最後,已經沒有了那種絕世姿態,慢慢地衰弱起來。

直到最後,葯汁已經躺在鐵鍋中不再動了,葯汁終於發生了變化,本是黑糊糊的葯汁,此時慢慢地澄清,慢慢地化作了琥珀色。

在這個時候,屋內只剩下了輕微的呼吸,甚至連呼吸都屏住了,不論是李七夜,還是老鬼,又或者是李霜顏、陳寶嬌,都不由屏住呼吸,都盯著鐵鍋。

李霜顏與陳寶嬌也不知道葯汁成不成功,但是,她們也知道到了最後的關頭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