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八十二章把天才睬在腳下(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帝器,那就必吃虧。像聖天教這樣的存在,拿出一件帝器還是困難,嘻,但是,這世間,比聖天教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一些古國,拿出帝器,那不是什麼難事情,一旦遇到帝器,說不定要了你的命。」 說到這裡,老...

一秒記住/manghuangji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sxs.net

對於萬聖劍來說,殊樣的天才可是少有,培養這麼一位天才,對於聖天教來說不容易,他可不想看到讓聖天教的天才變成廢物。百度:本名+比奇

聖天道子咬緊牙,全身肌肉賁起,欲抵抗李七夜的鎮壓,但是,不論他如此的努力,都抗不住李七夜的鎮壓。

「你不受傷之前,都還擋不住我的鎮壓,莫說是現在了!除非你是聖體了,又或者是古聖,還有機會,現在,你要麼道歉,要麼讓我毀了你的命宮。」李七夜從容地笑著說道。

「砰」的一聲,此時,李七夜的大手已經是壓在了誓命宮之上,在李七夜一隻手的鎮壓之下,命宮都吱吱作響,隨時都有崩裂的可能。

聖天道子噴了一口鮮血,此時,他的雙眼都要滴出血來了,此時,他是天人交戰!

「好,我輸了1最終聖天道子選擇了屈服,大叫一聲,緊緊地咬著牙,最終,說道:「沒錯,寶柱聖宗是提出撤婚!是陳家不同意這樁婚事1

釋炅蘇庋的話之後,全身都不由哆嗦,對於他這樣的天才來說,屈服是人生奇恥大辱!今天,在如此多人的面前被李七夜鎮壓得跪在地上認錯,這對於他來說,一生都是陰影,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低頭也不是十分難嘛。」李七夜放開了聖天道子,從容地說道:「雖然是避重就輕,我也饒你一命1

食雋蘇庋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沉默著,此時不需要多說,大家都能猜得到一些事情,陳寶嬌不願意嫁給聖天道子,甚至是不惜脫離寶柱聖宗!這裡面的內幕雖然沒說出來,但是,很多人都能猜一二了!

適鋇坐在那裡。久久失神,此時,他什麼聲音都聽不到,今天的恥辱。他終於無法忘記,今天恥辱之痛如同烙印在他心上。他乃是天之驕子,修道是突飛猛進,一路高歌,作為聖天教的傳人,他更是高高在上,不論是走到哪裡,作為天之驕子的他都被眾星捧月一般,何等的風光,然而。今天卻被一個比自己小很蜓梗當眾跪著道歉,這對於他來說,這樣的恥辱一生都無法忘懷!

此時,陳寶嬌激動得不能自己。自從她放棄一切脫離寶柱聖宗之後,她已經是一無所有,她寧死地不願嫁給聖天道子,她已經有了被人非議棄罵的心理準備,她沒想過有一天能討回自己的清譽,沒想到,今日討回她清譽的竟然是李七夜!不覺間。她雙目已經濕了。

李七夜冷冷環視諸人,看著那些曾攀附誓諸多門派傳人,笑了一下,說道:「跟誰做朋友,不是你們的事情,但是。在攀龍附鳳之時,可要管好你們的嘴巴了,下次我再聽到流言蜚語,我會很樂意親手割下你們的舌頭1

此時,剛才還與聖天道子稱兄道弟的年輕俊彥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背脊發寒,冷汗直流。莫說是他們,就算是在場的修士,王侯也好,真人也罷,就算是古聖,都選擇沉默,毫無疑問,眼前這個小鬼是個凶人,掌執著帝物,那簡直就是可以橫行霸道,除非他們有帝物或者有仙帝寶器了,否則,他們都不願意惹這樣的煞星!

此時,整個場面,都無人敢再多說什麼,誰都不願意去招惹眼前這位煞星。

「好了,我說得到做得到,你們可以走了。」最終,李七夜拍了拍手,對墅們說道。

此時,就算是萬聖劍也不敢輕易妄動,李七夜手中有帝物,讓他心面無比的忌憚,這東西絕對能斬他!

最終,萬聖劍扶著聖天道子離開,在走了不遠的時候,聖天道子回過頭來,狠狠地說道:「姓燕的,今天的恥辱,總有一天加倍還給你的1這話中充滿了怨恨,充滿了凶毒,宛如是一條毒蛇在詛咒一樣。

在這個時候還向李七夜挑釁,這讓很多人都不由為聖天道子捏了一把汗,若是李七夜發飆,那就真的是斬了他!

「歡迎。」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我也沒希望你會跟我做朋友,我這個人不怕朋友多,但,更不怕敵人多!多你一個,不多1

最終,萬聖劍帶著聖天道子離開了,在場看熱鬧的許多修士都散了,至於曾經與聖天道子稱兄道弟的人,那更是恨不得遠遠離開這裡,以免得招來殺身之禍。

陳寶嬌看著李七夜,秀目盈盈,噙著淚水,千言萬語,她都不知道從何說起,最終,她什麼都沒說,只是輕輕地嘆息一聲,緊緊地握著拳頭。千言萬語,也不如做好自己,未來能盡忠為公子效力!

當諸人都散了之後,戴紙帽的老頭又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站在李七夜面前,笑嘻嘻地說道:「嘻,小夥子,想好了沒有,拜我為師吧。」

「拜你為師?」李七夜乜了他一眼。

老頭笑嘻嘻地說道:「小夥子,雖然你手中有帝物能橫行一時,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如果你一旦遇到帝器,那就必吃虧。像聖天教這樣的存在,拿出一件帝器還是困難,嘻,但是,這世間,比聖天教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一些古國,拿出帝器,那不是什麼難事情,一旦遇到帝器,說不定要了你的命。」

說到這裡,老頭一本正經,笑嘻嘻地說道:「拜我為師吧,只要你拜我為師,嘿,嘿,下一代仙帝就是你了1

「帝器又如何?」李七夜笑著說道,然後乜了他一眼,慢條斯理地說道:「拜你為師?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對龜縮在諸天洞沒有什麼興趣。」

「你,你,你怎麼知道——」一聽到李七夜提「諸天洞」,老頭頓時如同被毒蛇咬了一口,一下子跳了起來,臉色一變!

李霜顏他們都不由為之動容,這老頭是神秘無比,甚至是深不可測,能一掌拍回帝蘊,可想而知是多麼可怕了,然而,李七夜一提「諸天洞」,頓時讓他臉色大變,這怎麼不讓李霜顏他們為之動容呢?

「掐指一算而己。」李七夜看著他,淡淡地說道:「那黃金小棺你就好好琢磨吧,有一天你可記得還給我1

「還給你?」老頭像遇到怪物一樣盯著李七夜,說道:「你開什麼玩笑,這是我的傳家之寶!什麼時候我的傳家之寶成了你的東西了。」

「你的傳家之寶?」李七夜似笑非笑地瞅著他,說道:「你真的確定是你的傳家之寶,不是從諸天洞偷偷挖了別人的東西?」

「你,你,你……」老頭跳得好高老高,如果他有尾巴的話,一定能看得到他那尾巴翹起得老高老高!

「這,這,這不可能——」老頭看著李七夜,像看到最可怕的怪物一樣,都後退好幾步,說道:「這,這,這事情沒有人知道,你,你,你怎麼可能知道1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要不要我來說一說你的真身?」

老頭像見了鬼一樣,轉身就逃,一溜煙逃得遠遠的,逃了很遠之後,老頭依然不死心,遠遠地大叫一聲,說道:「小子,我就不相信你能知道這些事情,我一定要查清楚1說完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李七夜笑了一下,搖了搖頭,心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多少年過去,這傢伙終於變得無敵了。

「諸天洞是什麼地方?」老頭逃走之後,連李霜顏都好奇,忍不住問道。老頭談之色變,如同見了鬼一樣,這個地方絕對是大有文章。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從容不迫地說道:「默默無聞的小地方而己。」諸天洞,他當然不能說曾經是他的地盤了,這件事很少的人少之又少。

見李七夜這樣說,李霜顏再也沒有過問,她知道就算問了李七夜也不會說。

經這樣的風波,李七夜他們也不想再逛古街,就打道回府。

而在古街之中,不少修士是不免談起李七夜,不免談起洗顏古派。

事實上,在此之前,只怕很少修士知道李七夜是何方神聖,特別是來自於其他地方的修士,更不知道李七夜是什麼人物,經古街如此一鬧,很多人都明白,這傢伙雖然年紀小,但是,是十足的煞星,膽大包天!

「洗顏古派呀,百足蟲死而不僵,雖然差點被滅門,但是,還是擁有讓人忌諱的底蘊呀,終究是帝統仙門。」有人談到今日這件事,不由感嘆地說道。

三萬年前,洗顏古派被聖天教打敗,從此沒落,在很多人看來,洗顏古派已經是三流小門小派,不足為道。然而,今天李七夜出手,讓很多人意識到,作為帝統仙門,洗顏古派或者是還擁有其他的仙帝寶器都不一定,否則,像李七夜這樣的弟子也不可能會擁有帝物!

「揚帝器之威,這終究是藉助外物而己,修士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帝物也只能是揚威一時而己。就算有一二件帝器,也無法讓洗顏古派重新崛起。」有人不由冷聲地說道。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