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八十一章把天才睬在腳下(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 隨著一聲巨響,一劍劈開了「赦」字!帝詔雖然逆天,但是,帝蘊之厚,遠不如明仁仙帝曾常常撫奏的古琴,伴隨他一生的古琴! 一劍劈開了「赦」字,帝詔當場化作了飛灰,持帝詔的萬聖劍鮮血狂噴,整個人都...

帝蘊化劍,一劍盪天,帝威浩浩蕩蕩,一縷縷的帝威垂落,足可壓斷眾生背脊,當帝威橫掃之時,讓人匍訇於地,無能抵抗。

一劍盪天,多少人為之失色,驕陽都為之墜落,黯然無光!在這一劍之下,六道秩序崩碎,根本就無能抵擋!

萬聖劍一見帝蘊化劍,頓時臉色大變,就算他乃是聖天教老祖的徒弟,也擋不下這一劍,除非是他師尊親自出手了。

「開——」一劍斬下之時,萬聖劍豁出去了,祭出了自己最珍貴的寶物,乃是他的護命之寶,他雙手一張,打開了一面帝詔!

「轟——」一聲巨響,仙光衝天而起,帝詔一張,天地失色,眾生顫抖,帝詔之中只有一個字:「赦」!一個赦字,渾然天成,天地一體,此字一出,帝威衝天,宛如一尊巨人屹立於帝詔之上!

「帝詔——」見此詔一出,在場許多人都失聲大叫一聲。帝詔,此乃是仙帝親筆所書的詔書,代表著仙帝的意志。

「鐺」一劍斬在了帝詔之上,宛如是兩顆星球撞砰一樣,濺起了衝天的帝光,一縷縷的帝光沖入了天穹,射入了天宇最深處,照亮了無盡寂暗的天宇,一縷縷的帝光宛如是一顆顆的彗星掠過天宇,光芒奪目,整個天宇如同白晝一樣。

兩股的帝威相撞,震撼著整個天古城,強勁的帝威橫掃而過,帝威之下,不論你是真人,還是古聖,都不由為之戰戰兢兢!

一劍斬落,帝蘊消失,而帝詔光芒也黯淡了很多,一個「赦」字失去了不少的神采,雖然帝詔擋下了一劍,卻損失慘重。

儘管是如此,萬聖劍乃是肉痛無比,這可是他很不容易才從青玄古國得來的一面帝詔,此視之為珍寶,此乃是救命的寶物!

「青玄仙帝的普通帝詔而己,又不是天命帝詔。」李七夜抱琴而笑,說道:「跟我拼帝物,拿天命帝詔來1話一落下,拔動著琴弦。

「錚、錚、錚……」琴聲如急浪,一浪高過一浪,滔滔的帝蘊瞬間衝天而起,如此大量的帝蘊沖了出來,頓時讓古琴神韻大失,再這樣下去,這古琴的所有帝蘊都會被耗光,最終化作普通的古琴而己。

「錚——」瞬間,滔滔的帝蘊化作了一把無敵的天劍,這一劍如銀河一樣高懸天穹,一把劍,足可以跨橫整個天宇,天劍蘊有日月星辰,天體星河盡出入其中,一劍成,帝氣靄靄,諸神臣伏。

毫無懸念,一劍斬下,斬盡世間一切,神也好,魔也罷,在這一劍之下,都盡化作灰飛煙滅。

「開——」萬聖劍狂吼一聲,此時,他沒得選擇,帝詔中的「赦」字衝天而起,所有的帝蘊都噴涌而出,化作了最緊硬的帝盾,欲擋住這無敵的一劍。

「轟」一斬之下,莫說是整個天古城,就是整片區域都顫動搖晃,宛如是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小舟一樣,讓所有人都駭然失色。

「太瘋狂了,若是一劍斬在天古城,不是要把天古城打沉?」所有人都不由心驚肉跳。

隨著一聲巨響,一劍劈開了「赦」字!帝詔雖然逆天,但是,帝蘊之厚,遠不如明仁仙帝曾常常撫奏的古琴,伴隨他一生的古琴!

一劍劈開了「赦」字,帝詔當場化作了飛灰,持帝詔的萬聖劍鮮血狂噴,整個人都飛了出去,聽到骨碎之聲響起,「轟」的一聲,萬聖劍整個人狠狠地撞在了古街之上,塵土飛揚。

「錚——」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拔了一下古琴,天劍化作了兩道劍芒,直斬向聖天道子。

「開——」聖天道子被嚇得臉色煞白,自己的大賢寶器直接砸了出去,「轟」的一聲巨響,大賢寶器衝天而起,宛如大賢親臨一樣,賢威滾滾。

「噗——」一聲輕響,然而,就算是大賢寶器也不行,聖天道子還不夠強大,還不能發揮大賢寶器的最強威力,在磅無敵的天劍之下,兩道劍芒一斬,大賢寶器當場被斬碎。

「砰」的一聲,兩道劍芒一射而過,一下子射穿了誓膝蓋,他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一切,都只不過是瞬間發生而己,一劍輕易地擊飛了萬聖劍,劍芒輕易地斬碎了大賢寶器,擊穿了誓膝蓋。

「我突然改變了主意。」李七夜抱琴,徐徐地說道:「屠你們聖天教,機會太多了,但是,今天我卻饒你們一命,但是,你必須跪著道歉1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寂靜無聲,誰都不敢喘一口氣,現在誰人敢開口嘲笑李七夜?如此逆天的帝物在手,任誰都談之色變,這帝物藏有如此浩瀚的帝蘊仙威,這讓人人都意識到,這是伴隨仙帝一生的寶物!這樣的東西雖然不如帝器,但,已經可怕得足夠讓諸生靈顫抖了。

如此帝物,遠遠是不止三二擊,對於任何修士來說,三二擊的仙帝之擊,那已經是足夠致命了!

「休想——」此時,術扎著站起來,雙膝被帝芒擊穿,這絕對是致命,若不是他已經是王侯,可重塑肉身,只怕他一生就已殘廢。儘管是如此,但,他的傷勢依然極重。

「是嗎?」李七夜一步踏前,一腳重重地踏了下去!聖天道子臉色一變,雙手一幻演化功法,欲擋住李七夜一腳,但是,任他演化萬般道法,依然擋不住這如萬座山嶽一樣重的腳!

「砰」的一聲,詩手扛著踏下的腳,重重地跪在了地上,擊碎了石街,鮮血染紅了岩石。聖天道子臉色大變,臉色煞白,全身骨頭都吱吱作響,黃豆大小的汗水滴下!李七夜的一腿宛如萬座神岳般重,他使盡了吃奶的力氣,才能托住這條腿。

「你——」被擊飛的萬聖劍好不容易才爬起來,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厲喝道。

「如果你還想死,我可以成全你。」李七夜悠然地說道:「今天,就算你們持帝物來,也救不了你們的性命。識相的,乖乖地給我站著1

萬聖劍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今天對於他來說是奇恥大辱!作為萬聖教老祖的弟子,那怕是道艱時代,他的修行也依然高歌狂進,他的實力,他的地位,足讓他傲視眾生,誰人敢對他不尊?然而,今天在天下人面前,卻被一個小鬼擊敗,連門下弟子都救不了!

聖天道子揮汗如雨,全身顫抖,本是重傷的他,被李七夜如此鎮壓著,鮮血都從嘴角流了下來。

「至於在魔背嶺你對陳寶嬌見死不救的事情,我就懶得逼你站出來澄青了。現在,她追隨於我,為我效力。我的原則很簡單,誰傷害我身邊的人,我就屠了他!今天你當著所有人的面向她道歉!這件事你心知肚明!是她不願意嫁給你,脫離寶柱聖宗,何來你休了她的說法?這件事,你還她清譽。我今天就饒你一命1李七夜一腳踏踩著聖天道子,慢條斯理地說道。

聽到李七夜的話,眾人不由面面相覷,眾人都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回事?誰都沒有想到,陳寶嬌作為玉牝疆國的公主,竟然是脫離了寶柱聖宗!

陳寶嬌芳心一顫,鼻子酸酸的,不覺間,秀目中帶著霧氣。她已經沒想過能討回自己的清譽,但是,李七夜卻幫她討回!

「休想,有本事就殺我,你們這對狗男女1聖天道子厲喝道。

「是嗎?」李七夜一笑,一腳重重地踩下去,「喀嚓」的骨碎聲響起,被鎮壓的聖天道子狂噴一口鮮血!

李七夜看著他,悠然地說道:「對於敵人,我很少虐殺,一般我都會給他一個痛快,一招斬了他。不過,今天你如果想求死,也不難。不過,我不會殺了你的,我會毀了你的道基,擊穿你的壽輪,崩碎你的命宮,讓你永遠成為廢人!我們相信,你們聖天教也賴得養你這樣的一個廢人。」

「你——」聽到這樣的話,聖天道子駭然失色。毀了道基,對於他這樣的天才來說,還能從頭開始,但是,擊穿壽輪,髓碎命宮,就算他還能活著,只怕他永遠都不能再修道,永遠成為一個廢人。

對於殊樣高高在上的天才來說,有一天真的成了廢人,那麼,對於他來說,比死還要難受一百倍。

「我耐心有限。」李七夜冷笑一聲,一隻大手直蓋而下,下探向誓頭顱,「轟」的一聲,世顱衝起了一道道的法則,血氣滾滾,命宮噴湧出了如浩瀚一樣的天地精氣,抵抗李七夜的大手。

「砰——」的一聲,在鎮獄神體之下,李七夜的大手比萬座神岳還要重,根本就擋不住,一壓之下,一道道的法則崩碎,血氣、天地精氣被擊穿,大手向命宮鎮壓而去。

「天兒,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1見到這一幕,萬聖劍臉色大變,立即大叫道:「就算是仙帝也曾有失敗之時,保況是你!今天計栽便是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