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一百八十章殺天才(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手,聖天道子也頓時不由為之大喜。 兩股帝蘊一出,莫說是古街,整個天古城都為之變色,日月星辰,頓時黯然無光。 「踏空山的弟子1一見姬空劍,有人失聲道:「難道這是兩帝之蘊對決1 「...

雷射一說這樣的話,連在場的不少修士都不由面面相覷,按道理來說,每個門派的長輩都是護短,然而現在雷射所做的事情卻完全出於人的意料。

雷射說這樣的話,都頓時讓李霜顏臉色一冷,而聖天道子是冷笑連連。

「霜顏,讓他滾,否則,莫怪我不念在輪日妖皇的情面上,屠了他們。」李七夜目光一冷,緩緩地說道。

雷射頓時大怒,冷喝道:「不知死活的東西,今日本座就好好教訓教訓你1話一落下,大手幻八星,向李七夜抓去。

「砰」的一聲,大手都還沒觸到李七夜,當場就被人擋了回去,一個人踏步而去!

「雷師弟,這裡的事不需要你來過問。」赤雲也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冷冷地說道。作為師兄的他,此時都對雷射不待見,直接擺出了冷臉。

赤雲突然出現,他的話讓雷射都老臉無處可擺,雷射不由臉色一冷,沉聲地說道:「師兄,你管得也太寬了吧1

赤雲心面也失去了耐心,手中一翻皇令,說道:「雷師弟,陛下手令在此,是我送你回去,還是你自己走1

赤雲心面怒到極點,為了戰神殿的事情,陛下那是求著李七夜,現在陛下是恨不得把李七夜當爺奉起來,若是這事成功,九聖妖門受益無窮!雷射為了自己的如意算盤,一而再再而三找李七夜麻煩,這是存心想壞九聖妖門的大計。這怎麼不讓赤雲心面怒火!

一見皇令,雷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在其他門派太上長老地位或者很特殊。但是,在九聖妖門並不見得是如此,輪日妖皇天縱之資,他的道行在九聖妖門中除了劍老,沒有人比他更高了,可以說,輪日妖皇在九聖妖門的地位不是誰都能挑釁的!

皇令一出,此事成了定局。雷射臉色難看到極點,二話不說,轉身就走,冷承峰也不願再呆下去,跟著離開了。

這樣的變化,讓在場許多看熱鬧的修士都不由暗暗抽了一口冷氣,這意味著九聖妖門鐵了心支持李七夜。甚至不惜與聖天教為敵!

「還有靠山嗎?」雷射走了之後,李七夜乜了聖天道子一眼,慢條斯理地說道。

聖天道子冷冷一哼,冷聲地說道:「李家小兒,到,本座一個人足可殺你1對決李霜顏。他還真的沒信心,上次被李霜顏擊飛,一直是他心面的一個陰影。

「還真以為老子是靠女人吃飯。」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區區聖天教算什麼東西,老子要滅你聖天教。也不是什麼難事1

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來,讓不少人都覺得太誇張了。這簡直就是口出狂言。

「好大的口氣,本座在此,看你何來滅我聖天教1一聲響起,天穹失色,一人踏步而至,山搖地動,一人至,血氣如真龍,聖威如天威,滾滾雷音,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強大的鎮壓,所有人都感受到耳鳴心跳。

一個老人踏步而至,身上隱隱有一道神環,這一道神環宛如有實質一樣。

「大聖大圓滿——」一見此老人身上隱隱一道神環,有老一輩的王侯都不由為之失聲叫道。

大聖!這是古聖的最巔峰,古聖有高低之分,由低到高,分別是:小聖,少聖,大聖!

眼前老人身上竟然隱隱有一道神環,這意味著他是大聖大圓滿,再邁出一步便是傳說中的聖尊。

三萬年的道艱時代,能踏入古聖的存在,已經是驚才絕艷,除了三萬年前的老一輩古聖之外,除了那些閘血停存的老不死之外,在三萬年內踏入古聖的修士,絕對是可怕的人物,至於大聖大圓滿,那就更可怕了。

「萬聖劍1在人群中,有老一輩的人物認出了眼前這位老者,不由失聲道。

「萬聖劍,傳說是聖天教老祖的最後一個徒弟1聽到這個名字,其他的王侯都不由為之失色。

「就是他。」有王侯喃喃地說道。看到眼前的老人,就算是古聖都不由目光收縮。

萬聖劍,乃是聖天教老祖最後的一個徒弟,也是關門弟子。事實上,他是當年聖天教大敗洗顏古派之後才收的弟子,在那個時候,聖天教老祖已經閉關不出了,正是因為他天資縱橫,才被聖天老祖破例收為關門弟子的。

事實上,萬聖劍得到聖天教老祖授道的時間很少很少,更多的時侯是他師兄代師授道,然而,萬聖劍也的確是天資縱橫,在道艱時代,依然讓他突破了古聖境界,踏入了大圓滿,若是不是道艱時代蹉跎,只怕他早就是一位了不得的聖尊了。

萬聖劍一到,冷視諸人,神威無比,冷笑一聲,說道:「赤雲,你們九聖妖門什麼時候如此囂張起來了?」

作為萬聖教老祖的徒弟,作為圓滿大聖,成聖劍的確是有俯視眾生的資本。

面對萬聖劍,就算是赤雲這樣的太上長老也不由臉色一變,論道行,他的確不是萬聖劍的對手。

「九聖妖門囂張的時候,你聖天教還不知道在哪個角落玩泥巴。」赤雲還沒開口,李七夜卻懶洋洋地說道。

萬聖劍頓時雙目一厲,冷視李七夜,聲如洪鐘,冷冷說道:「無知小兒,今日就算是神來也救不了你1說著,一隻大手向李七夜抓去。

萬聖劍一出手,那就不得了了,天地雷鳴,法則如天瀑,一道法則垂落,可以壓塌古街,讓人不寒而己。

大手抓來,連赤雲、李霜顏都不由臉色為之一變!

然而,李七夜卻平靜無比,他已經懷抱古琴,指一拔,「錚——」一聲琴聲揚起,一縷帝蘊如劍芒一樣瞬時衝天。

「噗——」的一聲,鮮血如傾盆大雨一樣灑下,一縷帝蘊斬落法則,刺穿大手,鮮血如暴雨一般。

「帝物——」在瞬間,萬聖劍臉色大變,一下子後退好幾步!那怕是古聖,一見帝物之威,也為之變色,就算他這位大圓滿的大聖,也不敢說能在帝蘊斬殺之下活過來。

「帝物——」變色的不止是萬聖劍,在場旁觀的修士都不由臉色一變,都不由後退好幾步,大家都知道,帝物意味著什麼!

雖然帝物不能與仙帝寶器相比,更不如仙帝禁器,便是,帝蘊仙威,不是誰都能抵抗的,古聖絕對不行!

帝蘊仙威一出,斬殺無敵,只要帝蘊斬落,大圓滿的古聖又如何?還不是一樣人頭落地?

「聖天教有什麼了不起,請帝器來吧。」李七夜笑了一下,「錚——錚——錚——」拔起了琴弦,瞬間,一縷縷的帝蘊從古琴之中冒了出來,宛如是裊裊的青煙一樣,一縷的帝蘊,足可壓塌天地。

在瞬間,所有人都顫了一下,發自於內心的恐怖,帝蘊仙威,不是凡夫俗子所能抵抗的!

「哼,只有你才擁有帝物嗎?」一聲冷哼,姬空劍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冷笑一聲,他手托石硯,頓時,他石硯乃是黑氣騰騰,也一樣是一縷縷的帝蘊冒了起來。

「姬空兄,助我們一臂之力,斬了此獠,帝物歸你。」一見姬空劍出手,聖天道子也頓時不由為之大喜。

兩股帝蘊一出,莫說是古街,整個天古城都為之變色,日月星辰,頓時黯然無光。

「踏空山的弟子1一見姬空劍,有人失聲道:「難道這是兩帝之蘊對決1

「踏空山,好,新帳舊帳一齊算1李七夜冷笑一聲,「錚、錚、錚」琴聲更切,冒出來的帝蘊更加濃郁,帝蘊斬古聖,不是難事,不過,想破另一件帝物就不容易了!隨著李七夜的拔琴,古琴光澤越來越黯淡,所損耗的帝蘊就越來越多!

「跟本公子比帝物1見李七夜不惜損耗帝物,姬空劍也大喝一聲,他手上的石硯也是霧氣滾滾,石硯內的墨水也越來越少。

雙方都在催動著強大的帝蘊,欲作最強的一擊,到最後,要看誰的帝物最強大。

「哪來的小兒在這裡嘰嘰喳喳!吵死人了1突然間,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個頭戴紙帽的老頭,他一隻手伸了過來,一隻手就把帝蘊拍了回去,重新回歸石硯,化作墨水落入石硯之中。

「砰——砰——砰——」頭戴紙帽的老頭一下子揪住了姬空劍的右腿,如同砸沙包一樣往地上砸去,一口氣砸了十多下,砸得姬空劍吐血,頭昏腦脹,分不清東南西北!

最終,姬空劍化作一隻流星,被老頭遠遠地砸出了天古城,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一下子,讓所有人石化了,這也太逆天了吧,太離譜了吧,一掌把帝蘊擊回帝物之中,輕易地把姬空劍當作沙包來砸!這是哪裡來的逆天怪物!

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戴紙帳老頭,正是那個要人開石箱的老頭,也是要收李七夜為徒弟的老頭。

「可惜了石硯。」李七夜未能毀石硯都有點惋惜,一彈古琴,收回了多數的帝蘊,剩下的帝蘊「錚」的一聲,化作一道天劍斬出。

「吃我一劍如何。」李七夜一笑,為數不多的帝蘊化作天劍,直斬向萬聖劍!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