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七十八章神秘的瓦當(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似乎這就變得一點都不瘋狂了。 「這,這個可能嗎?」連最相信李七夜的李霜顏都不由信心動搖,說道:「埋在龍穴中的地仙,那都是曾經無敵的存在,曾經最巔峰的存在,以假物坑騙他們的寶物?這,這不可能嗎...

「這個你就錯了。」李七夜悠然地說道:「這要看在誰的手中,如果是在別人手中,這隻不過是一片毫無用處的瓦當而己,但是,在我的手中,它就是會下金蛋的金鵝1

「怎麼下金蛋?」此時,連李霜顏都不由為之好奇,一片普通的瓦當,能用來幹什麼呢?雖然說這是出自於吞日仙帝之手,但是,這已經不是吞日仙帝的時代了,如果吞日仙帝還在,持這樣的瓦當去見吞日仙帝還可能。

李七夜笑著說道:「我本來打算做一件假的古物帶入天古屍地,去坑騙地仙,把他們手中的寶物騙出來,現在有了這片瓦當,我是不需要花費那麼多的功夫去造假了。」

「以假物坑騙地仙?」聽到李七夜這樣的主意,李霜顏、陳寶嬌都不由為之傻眼了,這樣的想法實在是太瘋狂了!若是這樣的話從別人口中說出來,她們一定會認為是瘋子,但是,這話偏偏是從她們的公子口中說出來,似乎這就變得一點都不瘋狂了。

「這,這個可能嗎?」連最相信李七夜的李霜顏都不由信心動搖,說道:「埋在龍穴中的地仙,那都是曾經無敵的存在,曾經最巔峰的存在,以假物坑騙他們的寶物?這,這不可能嗎?」

這樣的想法太瘋狂了,換作任何人都想不出來。

「這就要看是誰出手了。」李七夜悠然地說道:「若是造假物,我是有七成的把握,現在有這瓦當在手嘛,我就是有十成的把握了。而且,我心面已經有了目標了。」

李霜顏與陳寶嬌兩個人不由相視了一眼,頓時為之無語,不論是什麼時候,她們都覺得這樣的想法太瘋狂了,坑騙地仙!若說是坑騙,就算是大賢這樣的存在遇到地仙連退避三舍都來不及,更別談跑去坑騙人家了,然而,他們的公子卻偏偏想出這種瘋狂離譜的方法來,這種想法在別人看來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一直跟在後面的石敢當都輕輕地嘆息了一聲,什麼叫做天才,這就是天才,與資質無關,與體質無關,以最瘋狂的想法,做最瘋狂的事情,往往是天方夜譚的事情,卻被他做出來,這才是真正的天才!

古街甚廣,在這裡買賣的修士很多,有來自於中大域的,也有來自於東百城的,更是有來自於南赤地的……在這裡買賣的修士有人族,妖族,可以說,在中大域這兩大族的修士是隨處可見。

除了人族、妖族以外,還有天魔族、石人族的修士,在古街之中,甚至還能偶爾見到一二個鬼仙族、血族的修士。

見到鬼仙族、血族的修士讓石敢當都不由為之驚嘆地說道:「天古城不愧是中大域最大的古城之一,連鬼仙族、血族的修士都在這裡出現。」

在人皇界中,像天魔族、石人族的修士本來就很少,他們不屬於人皇界土生土長的種族,自從三萬年前黑龍王與踏空仙帝一戰之後,崩壞九界,九界通道毀滅,使得這三萬年以來九界無往來!所以,在這三萬年以來,能遇到人、妖兩族以外的修士,並不是一件常見的事情。

李七夜帶著李霜顏與陳寶嬌她們在古街閑逛,雖然古街之中有不少人賣珍寶靈藥,但是,能入李七夜法眼的東西還真不多,他們逛了一大半的古街,都沒有看上心意的寶物奇珍。

不過,隨著李七夜他們閑逛,不知不覺間,有一些人開始對他們指指點點,而且多數都是年輕一輩的修士,一開始,李七夜他們卻沒放在心上,但是,事情卻有點超出他們的意想,慢慢地,在他們旁邊經過的修士不止是指指點點,還低聲討論起來。

「那就是寶柱聖宗的陳寶嬌?」有修士在李七夜他們旁邊經過的時候,年輕修士特地放慢腳步,年輕的修士是眼光怪詭地看著陳寶嬌。

「呸,除了她那個不要臉的人之外,還有誰呢?」有同伴的女修士不屑地說道。

事實上,流言蜚語的修士遠遠不止那麼一個,也不止那麼一群,似乎,一些修士是有意而為之。

「哼,寶柱聖宗乃是中大域赫赫有名的大門派,然而,今天寶柱聖宗的顏臉都被這不要臉的女人丟光了。」有年輕的修士看到陳寶嬌的時候,都有意無意地低聲議論。

「是呀,哼,明明是許配給了聖天道子,卻發浪勾引洗顏古派的人,真是不要臉。」有女弟子冷笑地說道,話中不免有嫉妒酸意。

聽到這樣的話,不論是陳寶嬌,又或者是李霜顏、李七夜都目光一冷,一開始,陳寶嬌還不放在心上,但是,有一些修士是有意為之,偏偏往他們這邊湊,說起一些風言風語的話,這讓陳寶嬌氣得臉色漲紅!

「呸,不要臉的賤人,能嫁給聖天道子,是她十世修來的福氣,明明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還要背著聖天道子發浪勾引其他男人,若是勾引天才人物也就罷了,而勾引無名小輩,真是自甘墮落……」有年輕的女修士是遠遠地暗啐一口,冷笑地說道。

雖然這些人所說的話並沒有指名道姓,但是,任誰一聽都知道是指桑罵槐,陳寶嬌聽到這樣的話,被氣得哆嗦,如此難聽的話讓她氣得渾身發抖,心酸屈委……

「有人活得不耐煩了。」李七夜目光一凝,冷冷地說道:「我不殺人,老天爺都要謝天謝地!竟然還敢在我頭上動土1

毫無疑問,這樣的閑言碎語是有人故意散播出去的,背後是有人推波助瀾,無非是要搞臭陳寶嬌的聲名。

在這古街之中,要找到這背後推波助瀾的人那不是一件什麼難事,李七夜稍用點手段,就知道是誰散播這樣的閑言碎語了。

在古街的一個古樓台上,有一群年輕俊彥聚集在一起,三三五五的談笑風聲,高談闊論,這群年輕俊彥中以一位年輕人為首,這個年輕人便是出身於奇山聖地的傳人——奇山聖子!

在這群年輕俊彥在高談闊論中或多或少有意無意地都在討好奇山聖子,事實上,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奇山聖地在中大域也算是有名有號的傳承,更重要的是,奇山聖子曾與聖天教的聖天道子結拜兄弟,今日的聖天教,可是如日衝天,不知道多少修士樂意交結聖天教,更何況,最近有消息傳出來,聖天教已經與青玄古國結盟,這更讓聖天教炙手可熱!

就在此時,這群年輕俊彥高談闊論之時,他們遠遠就看到李七夜帶著李霜顏、陳寶嬌往這邊而來。

一個年輕天才向奇山聖子揚了揚下巴,說道:「奇山兄,他們來了,只怕是找你的麻煩。」

「怕什麼。」奇山聖子冷笑了一聲,傲然地看著往這邊而來的李七夜他們,怪聲怪氣地說道:「一個有要臉的**還有臉帶著自己的拼頭滿世界亂跑,嘿,嘿,她這樣不要臉的女人,還有臉出現,實在下賤陰盪……」

「你說什麼——」陳寶嬌被氣得哆嗦,本是性格剛烈的她,立即上前厲喝道。

而奇山聖子是胸有成竹,一副左右顧盼的模樣,說道:「喲,我是在說誰呢?是誰這麼不要臉往這邊湊?」

「哈——」奇山弟子這樣的話,頓時引來一陣哄堂大笑,陳寶嬌被氣得粉臉漲紅,全身哆嗦。

「自尋死路。」李七夜一步上前,一巴掌就拍了過去。

「哪來的雜碎,不知死活的東西1見李七夜一巴掌抽了過來,奇山聖子不屑地大聲笑道。他冷笑一聲,一拳崩了過來,雷鳴不止,一拳之力強悍無比。

要知道,奇山聖子他乃是豪雄的實力,在他眼中看來,李七夜這樣的無名小輩不足為道,他一拳之下,足可以取李七夜的性命。

「啪」的一聲,一掌一拳相撞,但是,沒有奇山聖子所想要的效果,「喀嚓」的一聲,在李七夜大掌的一壓之下,奇山聖子的拳頭手臂當場碎裂,李七夜的一隻大掌,就有億萬鈞重,輕易就碾碎了奇山聖子的手臂。

「砰」的一聲,奇山聖子「氨的一聲慘叫,被李七夜一巴掌抽飛,骨碎之聲響起,一巴掌之下,也不知道抽碎了他多少根骨頭,鮮血狂噴。

「小輩,休放肆1奇山聖子的護道人乃是三位王侯,他們一直都在周圍,此時一見少主受傷,立即沖了上來,厲喝道。

三位王侯同時出手,瞬間王氣如瀚海,可以淹沒一切。

「滾回去——」李霜顏冷喝一聲,如盛蓮怒放,萬法不沾,三位衝殺上來的王侯眼前一花,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李霜顏就一下子穿過了他們的殺伐招式,一指擊在了他們的胸膛上。

「砰」的一聲,三位王侯當場被擊飛,噴了一口鮮血。

「小畜生——」奇山聖子爬了起來,狂吼一聲,一把戰斧飛了出來。

………………………………………………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