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七十七章神秘的瓦當(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這樣的一句話,什麼二世子,都不如這樣的敗家子,十塊賢祖精壁買一片瓦當,這實在是太誇張了。 李七夜在買下瓦當之前,再一次看了一遍這一片瓦當,然後抬起頭來,對於整理葯攤的少女說道:「滴一滴鮮血如何...

看著臉色漲紅的冷承峰,李七夜神態誇張,說道:「不是吧,我們的冷大少爺不是說不缺錢嗎?區區十塊賢祖精璧對於冷大少爺來說那算得了什麼,那隻不過是九牛一毛!既然冷大少爺不缺錢,就買下吧。」

對於自己的敵人,李七夜從不手下留情,別人想打他的臉,他就狠狠地往對方臉上踩,一直把對方的臉踩到腳下為止。

冷承峰被氣得哆嗦,臉色難看到極點,剛才已經是誇下了海口,現在已經收不回剛才的話了。臉色漲紅的冷承峰最後兇狠地盯著李七夜,冷哼地說道:「說得好像你能買得起一樣?哼,十塊祖賢精璧,就算賣掉你整個洗顏古派,都拿不出來1

「我的確是拿不出十塊賢祖精璧。」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說實在,對於我來說,十塊賢祖精璧還真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嘿,像你們洗顏古派這種一窮二白的門派,只怕連賢祖精璧都沒見過,莫說是賢祖精璧,只怕是聖皇精璧都取不出一塊!哼,你這種窮光蛋,能拿得出十塊精璧那才叫怪1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冷承峰立即冷笑連連,立即不放過嘲笑李七夜的機會。

在場的客人誰都能看得出李七夜與冷承峰兩個人是針鋒相對,其他的修士當然沒有這個興趣趟他們這樣的渾水了,只是在旁觀看戲而己。

對於冷承峰的嘲笑,李七夜卻一點都不著急。依然是老神在在,從容不迫地說道:「我這個人窮是窮了一點。雖然說兜里沒帶有多少的精璧,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買不起。霜顏,等一會兒替我付帳。」說著,吩咐李霜顏。

李霜顏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拿出一塊玉璽,輕輕放於葯攤之上,說道:「葯老。這是我九聖妖門最大額度的寶璽。」

一見到李霜顏拿出這樣的東西來,冷承峰頓時臉色大變,他作為九聖妖門的大弟子,當然知道這東西的意義了。這麼一塊玉璽可以支付九聖妖門最大額、藥材以及寶金、神石!這樣的一塊寶璽在整個九聖妖門不過三塊,一塊放於宗門之中,一塊在劍老手中,還有一塊就是在掌門手中!

一塊這麼一塊玉璽。冷承峰已經知道這一塊玉璽是哪一塊玉璽了!

李七夜瞥了冷承峰一眼,悠然地說道:「我的確是沒什麼錢,不過,既然九聖妖門這麼好客,我不介意做一個敗家子的。不知道冷大少爺還要不要買這件傳家之寶,要不要我們兩個來抬抬價。砸點小錢玩一玩呢?」他這樣的話,那是狠狠往冷承峰臉上踩去!

九聖妖門有求於李七夜,若是李七夜能把戰神殿的老祖埋葬成功,那麼,對於九聖妖門來說。錢不是問題,這件事一旦成功。對於九聖妖門有著無盡的好處,未來戰神殿就是九聖妖門最強大的靠山!對於李七夜,輪日妖皇當然是大方了,要錢給錢,要材料給材料。

只不過李七夜懶得便九聖妖門便宜而己,輪日妖皇的這塊玉璽一直交給李霜顏帶著。今天冷承峰不識相跑過來挑釁,李七夜當然是樂意狠狠地踩一把他自己湊上來的臉蛋!

冷承峰被氣得臉色鐵青,渾身哆嗦,他又一次在李七夜手中吃鱉,憋得一肚子都是火,他冷冷地哼了一聲,轉身就走,再繼續呆下去,他就丟臉丟到家了。

「瘋子——」見有人砸十塊賢祖精璧買一片瓦當,連其他修士都不由紛紛搖頭,離開之時,都不由說了這樣的一句話,什麼二世子,都不如這樣的敗家子,十塊賢祖精壁買一片瓦當,這實在是太誇張了。

李七夜在買下瓦當之前,再一次看了一遍這一片瓦當,然後抬起頭來,對於整理葯攤的少女說道:「滴一滴鮮血如何?」說著,瓦當遞了過去。

少女不由望著宿印葯老,宿印葯老點了點頭,少女二話不說,刺破手指,一滴鮮血滴在了瓦當之上。

鮮血滴在了瓦當之上,慢慢地沿著一條紋路湮沒於瓦當之中,李七夜仔細觀看了一遍,最終完全可以肯定這是真品!

「道友可真是識貨之人,出手不凡。」宿印葯老見李七夜如此謹慎,不由驚嘆,說出了一個內幕,說道:「我徒弟的傳家之寶乃是吞日仙帝賜於他們祖先的寶物!若不是我徒弟需要購買大量的藥材,只怕她也捨不得賣掉傳家之寶。」

「吞日仙帝賜下的寶物1聽到這樣的話,此時,李霜顏與陳寶嬌都不由為之動容,仙帝賜下的寶物,那可就了不得了。

「這個我知道。」李七夜從容地笑著說道:「我買下它可以,不過,我需要她的鮮血一瓶。」說著,指了一下少女說道。

宿印葯老不由看著李七夜好一會兒,因為這片瓦當是他弟子的傳家之寶,他也琢磨了很久,一直搞不明白這一片瓦當有何珍貴,現在李七夜胸有成竹,他都有些動容!

「可以。」最終宿印葯老看著自己的徒弟,少女默默地點了點頭,宿印葯老就答應了李七夜的條件。

「霜顏,付錢給他。」李七夜也豪氣,收起了瓦當,對李霜顏說道。

李霜顏也沒有絲毫猶豫,也立即給了宿印葯老,當然,這樣的消費是記在了她師父輪日妖皇的名下,雖然她是九聖妖門的傳人,她也沒有權力動用這樣龐大的數目!

離開了葯攤之後,陳寶嬌都不由問道:「這是帝物嗎?吞日仙帝的帝物?」

「帝物?你覺得十塊賢精精璧能買得到一件帝物嗎?若真的是帝物,就算是十塊仙帝精璧也值了。」李七夜笑著說道。

「不是帝物,那是什麼?」李霜顏都不由問道,十塊賢祖精璧,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就算對於他們九聖妖門來說,也一樣是一個大數目。

李七夜從容不迫地說道:「只是一片瓦當而己,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瓦當1

「一片瓦當?」陳寶嬌不由呆了一下,說道:「你,你用十塊賢祖精璧買一塊普通的瓦當?」這也太敗家了嗎!

「又有什麼不可以呢?如果我認為值,就值。」李七夜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李霜顏都不由為之動容,十塊賢祖精璧,這可不是小數目,她不由說道:「難道剛才那個葯老說的是假話?」?「不,他說的是真話。」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這一塊瓦當,的確是出自於吞日仙帝之手,不過,是他還年少之時,他還沒有成就仙帝的時候,他把這塊瓦當送給了一個朋友。並不是他成就仙帝之後才賜一片瓦當給人1

李霜顏與陳寶嬌都不由呆了一下,以十塊賢祖精璧買了一片瓦當,而且還是普通的瓦當,一文不值的瓦當,這樣的東西,甚至扔在地上都沒有人去撿。若是其他的人,一定會認為李七夜是瘋了。

「這,這瓦當有驚天的來歷嗎?」陳寶嬌都有結懵,如果十塊賢祖精璧買了一片毫無作用的瓦當,那就是瘋了。

「沒有什麼驚天的來歷,說白了,吞日仙帝年少的時候是個窮小子,毫不誇張地說,一窮二白的小子,窮到連飯都吃不起。有一天,他與自己自小一同長大的結拜兄弟分道揚鑣的時候,一窮二白的他,沒有什麼送給兄弟,就把破屋上的最後一片瓦當揭了下來,送給了兄弟!後來,吞日仙帝拜入飛仙教,才慢慢跡,最後成就了一代無敵的仙帝。」李七夜悠然地說道,好像是在講一個故事一樣。

聽到這樣的故事,不止是陳寶嬌、李霜顏,就是跟在後面的石當敢都呆了一下,這樣的辛秘只怕他們都是第一次聽到。吞日仙帝,曾經橫掃九天十地,他不單是一代仙帝,而且還是一代無敵仙體!他一生璀璨無比,光環籠罩著一個又一個時代,但是,在世人眼中無敵的吞日仙帝,又有誰知道他曾經不為人知的過去呢?

吞日仙帝這樣的過去,不可能被傳下來,世人不可能知道,為何李七夜去偏偏知道呢?這個秘密只怕永遠沒人知道。

吞日仙帝的過去,李七夜當然知道了,因為當年就是他這個陰鴉親手把他送入飛仙教的,當年他曾是想把吞日仙帝留下來自己培養,可惜,他曾欠飛仙教一個人情,只好把這條好苗子送給了飛仙教!

「這瓦當有其他用處嗎?」李霜顏都有些不死心,忍不住追問道。這可是十塊賢祖精璧呀,就算不是她的錢,那怕是宗門的錢,她也不由肉痛一陣。十塊賢祖精璧買一片瓦當,太奢侈了,奢侈到絕無倫比!

「就一片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瓦當而己,如果你認為它是一件珍寶那就錯了,它對修士沒有任何用處。」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你這是瘋了。」陳寶嬌都不由抱怨地說道:「十塊賢祖精璧買一片瓦當,那簡直就是瘋了,敗家也要有一個程度吧。」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