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七十五章一片瓦當引的禍(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中的東西,很明顯,老頭是十分寶貴這具黃金小棺,為了打開石箱,取出黃金小棺,老頭不惜以重寶來換,而且還是大賢級別的重寶,這足夠意味著黃金小棺裡面的東西驚天無比,或者黃金小棺本身就是驚天無比。 提...

?

第一百七十五章一片瓦當引的禍

對於任何老一輩的修士來說,收徒是一件十分謹慎的事情,莫說是高人,就算是王侯級別的強者收徒都是十分挑剔!

眼前的老頭毫無疑問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然而,現在他卻求著要收李七夜為徒,這樣的事情,實在是難得一見。

更讓李霜顏他們為之震撼的是,老頭出手就是大賢級別的寶物,這還只是見面禮,這實在是太奢侈了,這頓時讓李霜顏他們無語。

面對這樣出手奢侈的師父,只怕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俊傑會哭著喊著要拜師父吧,能拜這樣的高人為師,那一生吃喝不愁。

李七夜卻是興趣缺缺,搖頭說道:「我沒興趣,你還是找回人做徒弟嗎。」

「嘿,嘿,考慮一下,考慮一下,寶物先收著,等你用過之後,就明白寶物的好處。」老頭是一副送寶上門的模樣,一次又一次地把寶物往李七夜懷裡塞。

「你的熱情,我是很感動,但是,我是不需要師父。」李七夜笑著說道,把兩件大賢之寶還給了老頭。

老頭不由無語,忍不住說道:「喂,喂,小夥子,用得著這樣嗎?拜我為師對你有好處!怎麼樣?只要你跟著為師混,寶物這事,不是個事,你開口,要什麼寶物才肯拜我為師?」

老頭這話乃是豪氣衝天,一副豁出去的模樣!

「行,你給我找十件仙帝真器來,我就拜你為師。」李七夜乜了一眼豪氣衝天的老頭,笑吟吟地說道。

「十件仙帝真器?你以為那是大白菜1老頭聽到這樣的話,老臉都垮下了。

「是不是大白菜我倒不知道。」李七夜聳了聳肩,笑著說道:「那是你的事情,你自己好好考慮吧。」說完,笑了起來轉身就走。

李霜顏他們都不由為之苦笑了一下,別人是恨不得能拜這樣的高人為師,然而他卻根本不當一回事!

「小夥子,好好考慮一下,這段時間我都會呆在古街,如果你想通了,隨時都可以回來找我,只要拜我為師,吃香喝辣的,那不是一個事1老頭不死心,當李七夜走遠之後,依然對著李七夜的背影叫道。

走遠的李七夜笑了一下,聳了聳肩,一副興趣缺缺的模樣。

老頭這樣的熱情,這樣的真誠,連陳寶嬌都忍不住說道:「公子怎麼不願意呢?以我看,這老頭深不可測,絕對是大有來頭。」

「九界誰大,但,還沒有人夠資格做我師父。」李七夜從容不迫地說道。

拜他人為師?這開什麼玩笑?他連仙帝都培養過,至於從他手中培養出來能橫掃八荒六合的存在,那連他自己都數不清了!世間能當他師父的人,還真找不出來。

「可是,蘇掌門就是你師父。」李霜顏有意打擊李七夜,一向寒梅傲雪的她,都不由悠悠地說道。

李七夜瞪了她一眼,說道:「那是個巧合,巧合,知道什麼是巧合嗎?」

李七夜這樣的神態,讓李霜顏與陳寶嬌都不由抿嘴輕笑了一下,兩個絕世美女如此巧笑倩兮,不知道讓多少人神魂顛倒,走路撞在牆上都渾然不知。

至於一直跟在後面的石敢當只能是輕輕嘆息一聲,這就是差距,換作是他,有這樣的高人收徒,他連老臉都可以不要了,立即磕頭拜師,這樣的奢侈的師父,百萬年也難遇一個。然而,李七夜根本就不當作一回事,那怕是大賢寶物當見面禮,人家眼睛都不眨一下,這就是人生境界的距離,他是拍馬都趕不上的。

「為什麼你能打開石箱呢?」想到剛才的事情,陳寶嬌忍不住問道,這件事情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雖然她跟著李七夜見過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她依然忍不住想問。

陳寶嬌這樣的問題,讓李七夜頓了一下,他心面輕輕地嘆息一聲,他能打不開這隻石箱嗎?如果他都打不開,世間還有人能打開嗎?要知道,當年是他親手把這隻石箱埋起來的,那是一段往事呀……

「這是一個秘密,說出來了,就不神秘了。」最終,李七夜只是這樣回答陳寶嬌。

對於這樣的回答,陳寶嬌當然不滿意了,氣惱地瞪了李七夜一眼。

然而,更了解李七夜的李霜顏,在這瞬間她明白,石箱勾起了李七夜的一些心事!至於是怎麼樣的心事,她無從得知!

李七夜對李霜顏說道:「六獸陣圖與星空天盤你收著,好好揣摩修練吧,這兩件東西對你有著很大的好處。」

李霜顏愛好陣法,李七夜要來「六獸陣圖」與「星空天盤」,可以說是為李霜顏而量身打造,否則,他也不會為老頭打開石箱。

「寶嬌妹子呢?」李霜顏倒不由問了一句,她手中的寶物不少,更何況她手中還掌六道劍,而陳寶嬌離開陳家之後,就沒有一件寶物了。

「這兩件寶物不適合她。」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待有適合的寶物,我會幫她弄一二件。」

陳寶嬌也知進退,並沒有向李七夜要寶物,雖然說,連南懷仁他們都已經分到有寶物了,唯有她沒有,但是,她依然沒有討要,她也明白李七夜對於身邊的人有先後,她跟隨李七夜的時間遠不如李霜顏他們久,後分得寶物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黃金小棺中是何物?」走了沒多遠,一向都理解李七夜的李霜顏忍不住輕聲問道。她是看到了石箱中的東西,很明顯,老頭是十分寶貴這具黃金小棺,為了打開石箱,取出黃金小棺,老頭不惜以重寶來換,而且還是大賢級別的重寶,這足夠意味著黃金小棺裡面的東西驚天無比,或者黃金小棺本身就是驚天無比。

提到黃金小棺,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最後只是說道:「世人皆想不到的東西。」

李七夜這樣的回答,跟沒回答一樣,但,李霜顏也沒有再追問。事實上,陳寶嬌也是十分好奇,黃金小棺里究竟是什麼呢?李七夜不再回答,她也不能再問。

古街熱鬧無比,人來人往,交易不絕,有人賣神葯的,也有人收購珍品,還有尋找有緣人的……在這裡,各式各樣的人都有。

與天古城的街道小販來說,在古街上買賣的人,基本上是不吆喝,如果想賣寶物,都是把自己的寶物往地上一擱,坐在那裡,不出聲,等著買家上門詢問。

但,也有例外的,在古街的一個轉角處,擺了一個攤子,這是一個葯攤,有兩個人,一個是老頭,一個是少女,老頭在吆喝著招攬客人,少女低著頭,在理著攤上的草藥。

「宿印老藥店,三百萬年的金字招牌,走過路過的朋友,千萬別錯過。魂葯、獸髓、壽血,應有盡有,壽葯、命丹,金散……無所不有。一葯延百年,一丹滿九足,金散救死人……價格公道,良心價……放眼整個中大域,不,放眼整個人皇界,都沒有再便宜的藥鋪了。」葯攤上的老頭拉開嗓子,大聲吆喝著。

這個老頭長得有些滑稽,山羊鬍子,一雙眼睛便便如綠豆大小,老臉長滿了皺褶,當他笑著吆喝的聲音,皺褶看起來就像是水波蕩漾!

不過,老頭的生意也的確是火爆,對於修士來說,壽葯也好,命丹也罷,都是消耗品,而且每一個門派的藥師都有限,在每一個門派大教之中,能分到壽葯、命丹的弟子並不多,所以,很多修士只有向外購買壽葯、命丹。

當然,在外面賣的壽葯命丹也不便宜,能買得起的修士絕對是出身於大門派。

老頭的壽葯、命丹以及魂草、獸髓也不少,買家可以說是絡繹不絕。

「你們有五變命丹嗎?什麼價?」有一個古聖踏入老頭的葯攤,開口問道。

「五變命丹?有,有,有,嘻,嘻,不過,也剩下三顆了。」葯老頭笑嘻嘻地說道:「一顆命丹賣六十萬聖尊精璧1

「六十萬塊聖尊精璧?」聽到老頭的話,這個古聖都被嚇了一大跳,說道:「老頭,你太黑了吧,你還不如去搶!五變命丹,也就是古聖專亨,你還賣聖尊精璧,六十萬的古聖精璧還說得過去1

葯老頭臉不紅氣不喘,笑嘻嘻地說道:「這位道友,既然你是古聖,當世少有的強者,你也應該清楚。對於藥師來說,命丹最難煉,我的六變七足的命丹,那絕對是搶手貨,我煉一顆,那是要很長的時間,收集丹草靈藥也不容易。再說了,七足的成色,我宿印葯老敢打賭,放眼整個天古城,也沒有幾家能賣七足成色的。若是這樣的命丹都以古聖精璧賣了,那不是所有人都來搶?」

這個古聖頓時無語,雖然這價格離譜得很,但是,人家說得是實情,對於修士來說,體膏、壽葯還好救一點,但是,命丹就難求了,特別是古聖級別的命丹,那就更加難求。

……………………………………………………………………………………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