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七十三章星空天盤(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是春風拂臉一樣,根本就不足為道。 黑衣女子雖然殺意滔天,絕戶凶戾,但是,此時她也明白遇到高人了,不敢貿然出手。 「還要不要試?」老頭收回目光,眯著眼睛看著杵在石箱前的姬空劍說道。...

?

神劍聖地的傳人站在一邊之後,一時之間,在場已經沒有修士能上前去嘗試一下了,連古聖都出手未能打開這石箱,至於其他人只怕就更加不行了。

「還有人嗎?」老頭坐在那裡,眯著眼睛,看著所有人。

此時,在場的許多修士都不由為之無語,在這個時候,他們才覺悟,天上根本不會掉下餡餅,這老頭一出手就是大賢真器、大賢壽寶,這樣級別的東西他都如果扔垃圾一樣,可想而知他本身有多大的能耐!連他自己都打不開,要以重寶求賢,他們能打得開嗎?

「我來試試1就在眾人束手無策的時候,一個響亮的聲音響起,一個青年龍行虎步而來,氣勢浩然。

這個青年踏步而來,氣勢非凡,顧盼之間,神采飛揚,有著幾分睥睨天下的氣勢。這個青年背上背著一把神刀,神刀未出鞘,但是卻散發出隱隱的龍吟鳳鳴之聲,刀鞘有龍盤鳳翔之勢。這把神刀被負於背上,讓青年看起來更是出塵不凡,宛如有龍鳳相伴,宛如能翔飛天宇!

「踏空山的弟子1有修士看到這個青年的標徽,不由臉色大變,失聲道。

踏空山,一聽到這個名字,不知道有多少人頓時臉色一變,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氣。踏空山,在當世可以說是赫赫有名,讓任何傳承都忌憚三分的傳承!

踏空山,乃是踏空仙帝所創的傳承。踏空仙帝,乃是離當世最近的一位仙帝,在當世之中,踏空仙帝的影響力只怕是比那些古老的仙帝更大。

在當今天下,提到踏空山,不論是誰,都會為之動容。五萬年前,踏空仙帝承載天命,成就無敵,三萬年前,踏空仙帝更是與黑龍王一戰,殺到九界崩裂!

雖然踏空仙帝已經消逝,但是,在當世之中,踏空仙帝的威名讓神靈都為之談之色變,為之退避三舍。

今日踏空仙帝的弟子出現在古街之中,這怎麼不讓人臉色大變呢!在所有人心目中,踏空山是高於九天的存在,深不可測,帝威無盡,帝蘊充沛,擁有著無人敢挑釁的實力!

「姬空劍,踏空山的弟子呀。」有王侯認識眼前的青年,不由臉色一變,低語地說道。

踏空山的弟子姬空劍一步上前,看著眼前的石箱,然後輕哼一聲,取出了一物,神態鄭重謹慎。

姬空劍此時手托一隻石硯,石硯並不大,如龍盤。然而,就是這麼一個並不大的石硯托在手上之時,宛如一座神山,巍峨無上,上擎天穹,下壓九幽,讓人敬畏,一看便知是一宗神物。

石硯之中所剩的墨水已經很少了,就是這麼一點的墨水,在石硯中翻滾,宛如是要衍化一方大世界一樣,有種種異象,十分驚人。

「帝物——」看到石硯中隱隱透露出來的帝威,有真人不由臉色一變,失聲說道。

一聽到「帝物」這兩件事,在場的許多修士都不由為之臉色一變,甚至是下意柿艘徊劍仙帝之物,這可是能鎮壓九天十地的東西!

見眾人如此的動容,手托石硯的姬空劍也不免臉有得色,徐徐地說道:「此乃是我祖所用石硯,先祖曾在此磨墨,曾書帝詔,號令九天十地,統御萬族生靈1

這也不怪姬空劍得意,這石硯不止是踏空仙帝用過這麼簡單,踏空仙帝還曾磨墨揮毫,曾書帝詔,以號令天下,這其中所藏的帝蘊仙威的確是很強!

「開——」在此時,姬空劍長嘯一聲,掌石硯,石硯之內的墨水翻滾,如真龍遊行一樣,已經不多的墨水有一滴浮了起來,化作了一個帝文,為「開」字,帝文一成,一縷縷如絲的仙帝法則錚錚作響。

雖然這仙帝法則細如絲,但是,此時帝蘊仙威瞬間爆發,衝天而起,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讓人有臣拜的衝動。

然而,所有人都以為能打開石箱的時候,這個帝文落在石箱之上的時候,只是「砰」的一聲,並沒有打開石箱!石箱依然是紋絲不動,宛如是無物可以撼動一樣!

「不可能——」姬空劍都忍不住大叫一聲,他都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有人都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們都不敢相信,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帝物一出,何等的逆天,那怕是一縷帝蘊,也可以斬殺一位古聖!但是,一個帝文竟然沒有打開這一隻石箱,所有人都覺得難於置信!

」這怎麼可能——「姬空劍都抽了一口冷氣,雖然說帝物不敢稱無敵,但是,一個帝文強大的程度這足讓人難於想象!

但是,就是一隻帝文,依然未能打開石箱,這是姬空劍第一次遇到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在他眼中看來,帝物是無所不能的!

「帝物雖然不錯。」老頭眯著眼睛,笑眯眯地說道:「但是,比起那個小妞的黑劍來,那是差得遠。小妞的黑劍乃是夜啼仙帝年少所用,曾血海滔天,上屠諸神,下斬凶魔。當然,如果你還想再試,那就繼續,你還有兩次機會。」

老頭的話一出,讓在場的人都不由為之悚然,一下子看現黑衣女子所抱的黑劍之上,一見此黑劍,眾人都不由心面一寒,忍不住後退一步。任誰都沒有想到,這把黑劍竟然是夜啼仙帝用過的神劍,那怕是年少時所用過,依然可怕無比,任誰都會忌憚三分!

被眼前戴著紙帽的老頭一口道破自己黑劍的來歷,黑衣女子雙目一寒,殺意如劍,宛如可以殺破天穹一樣。

「小妞,你還差得遠,就算你老祖來,也得給我盤著1老頭悠然,根本就沒有把黑衣女子的殺意放在眼中,黑衣女子的殺意落在他的身上,宛如是春風拂臉一樣,根本就不足為道。

黑衣女子雖然殺意滔天,絕戶凶戾,但是,此時她也明白遇到高人了,不敢貿然出手。

「還要不要試?」老頭收回目光,眯著眼睛看著杵在石箱前的姬空劍說道。

姬空劍跺了一下腳,收回了自己的石硯,雖然不甘心,但還是退到了一旁。他的石硯雖然逆天,但是,作為帝物的石硯所剩下的墨水已經是很少了,用不了幾次,他當然是珍惜無比了,不會輕易動用,這樣的帝物在危險之時可是能救他一命!

「還有人要試嗎?」老頭笑眯眯地看著所有人,慢吞吞地說道:「老朽在這裡擺攤一直到古街結束,如果有誰想來試一試,隨時歡迎。當然了,也歡迎大家呼朋喚友而來,把這樣的好消息告訴朋友長輩。不論是誰,只要能打開石箱,三件寶物任挑一件。」

老頭的話頓時讓所有人無語,甚至有人是想跳起來破口大罵,這不是坑人的玩意嗎?連帝文都打不開石箱,其他的人能打開這石箱嗎?除非挾仙帝寶器或仙帝真器而來,不然,還有什麼東西能打開這個玩意?

雖然眼前的三件寶物不論哪一件都讓人眼熱,但是,連一隻帝文都打不開這樣的石箱,其他人就別想了,想打開這樣的石箱,那簡直就是做白日夢。

在場的人都為之無語,本以為是天上掉下餡餅,現在他們都可以死了這一條心了,想打開這隻石箱,那隻怕是比登天還難!

「打開石箱,這也沒有什麼難的,小菜一碟而己。」然而,就在眾人無語的時候,一個悠然自在的聲音響起。

這樣的話一出,所有人都一下子望了過去,一見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小子說出這樣的話來,頓時很多人不爽,再見這個平凡無奇的小子身邊還有兩個絕世大美女相陪,那就更是所有人都不爽了,連姬空劍都冷哼了一聲。

「小兄弟說得還真有把握。」老頭立即抬起頭來,眯著眼睛,看著這位平凡無奇的少年!

一直站在旁邊看熱鬧的李七夜笑了一下,這個時候才慢吞吞地走了上來,看了看這個石箱,從容不迫地說道:「對於我來說,打開這個石箱就跟吃飯那麼容易。」

「哼,牛皮不是靠吹的1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在場的許多人都不爽,在場中有王侯、真人甚至是人人都忌憚的古聖!他們都未能打開這個石箱,然而,眼前這個十五六歲的小鬼卻口出狂言!

「好大的口氣1就算是姬空劍都不由冷哼一聲,他剛才掌帝物,以一個「開」字的帝文都未能打開石箱,現在眼前這個無名小輩竟然口出狂言,卻敢言打開這石箱如同吃飯一樣容易,這怎麼能讓他爽呢?

李七夜根本就不理會眾人,看著石箱,笑了一下。

老頭眯著眼睛,看著李七夜,也說道:「小兄弟既然如此有把握,那就快快打開,如果打開了,眼前三件寶物任你挑一件,還猶豫什麼?」

李七夜看了三件寶物一眼,從容不迫地說道:「這三件寶物嘛,說實在,寶物雖然不錯,但,還不入我法眼1

今天五更,祝大家好夢,晚安。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