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六十八章寶柱聖子(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響,最後一個符文落於道紙之上的時候,瞬間,一篇完整的「鯤鵬六變」形成,一篇真命之章!真命之章一成,這就意味著所有的奧義都被煉化於真命之中,在這一刻,法則不再是法則,而是成了真命的一部分! 接著...

當李七夜舒舒服服地被安頓好后,出去的李霜顏給李七夜帶回來消息說道:「宗門那邊傳過來消息,宗門已經準備好了你需要的東西,過兩天由去長老帶過來。」

「好,我正打算再進一趟天古屍地呢。」李七夜點了點頭,悠然地說道。

「我們還進天古屍地?」為李七夜擂背的陳寶嬌聽到這話,都不由為之動容。

「進,怎麼不進。」李七夜笑眯眯地說道:「給戰神殿葬死人,那只是一樁買賣而己。天古屍地中的好東西,不是你們能想象的。地仙的買賣難做,那就坑他們幾件好東西。」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李霜顏與陳寶嬌這兩個大美女都不由相視了一眼,坑地仙的寶物?這樣的事情只有幾個人能做得出來。

「戰神殿那邊怎麼樣?」李七夜隨口問了一句,說道。

李霜顏搖頭說道:「具體我也不清楚,師尊那邊傳過消息來,他正與戰神殿的諸老在一起。不過,聽說戰神殿不會提早移動他們的老祖,要等到幽冥船真正要出現的前幾天他們才會趕過來。」

「看來戰神殿的老頭子是真的要入土了,剩下的血氣壽元少得可憐,不敢輕易挪動時血石。」李七夜明白戰神殿此舉的意義。

很多強大逆天之輩不甘心死去,都會服用大量的壽葯來延長壽命,當壽葯失效的時候,就閘血停壽,但是,閘血停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大量的時血石來塵封,時間越長,所需要的時血石就越多,道行更高,需要的時血石就真珍貴!所以,閘血停壽,不是誰都能玩得起的事情。

「幽冥船出現還有好一段時間,我們就先休息一下,然後再入天古屍地一趟,完事了再把戰神殿的老頭埋了。」最後,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

雖然李七夜說是休息一下,事實上,他卻一刻都沒有閑下,趁留在別院的日子裡,他是苦修不輳

李七夜跌坐於室內,壽輪轉動,命宮打開,真命浮現,此時,李七夜命宮中的真命乃是一道道細如絲的法則神鏈縈繞,雖然每一道的法則神鏈是細如絲,但是,卻如鐵鏈一樣鐺鐺作響。

此時,由「鯤鵬六變」的鯤鵬懸浮於真命之上,天地精氣如瀑布一樣傾瀉而下,洗滌著李七夜的真命!當天地精氣被真命煉化之時,化作了一條條的法則在周身展開,交織在一起。

此時,李七夜已經是處於真命境界了,在這段時間內,他借著「月渦陽輪功」與「鯤鵬六變」的神威,一口氣衝擊上了兩個層次。

在真命境界,一共是有四個層次,由低到高:一祭真命;二索真解;三轉奧義;四化道法。

對於修士來說,真命境界就意味著再一次磨礪真命的時候,這為以後煉化成真命元神而打下基矗

此時,李七夜是吞納著天地精氣,壽輪滾滾轉動不息,陰陽血海澆著壽輪,陰月陽日沉浮,一滴滴的壽血落於壽輪之中,每一滴的壽血煉成,就是讓真命壯大一次!

「轟——」也不知道多久,鯤鵬傾瀉了無盡的天地精氣,在這個時候,真命一震,瞬間,真命噴湧出了璀璨的符光,在這瞬間,鯤鵬消失,化作了一個又一個的符文,而真命運轉這一個又一個的符文,隨著錚錚聲響起,所有的法則交織成了一頁道紙,而「鯤鵬六變」的符文在真命的御駕之下烙印在了道紙之上。

「鐺——」如洪鐘擊響,最後一個符文落於道紙之上的時候,瞬間,一篇完整的「鯤鵬六變」形成,一篇真命之章!真命之章一成,這就意味著所有的奧義都被煉化於真命之中,在這一刻,法則不再是法則,而是成了真命的一部分!

接著,真命之章如流沙一樣飛了出來,消失在真命體內,在這剎那之間,真命噴湧出了滔滔的符光,在這瞬間,真命舉升,一口氣吞納所有的精氣,在這一刻,生命之泉、生命之樹、生命洪爐……等等的一切生命之力、生命之火、生命之水……都滔滔不絕地湧入了真命之中,宛如真命主宰了整個命宮,而且,此時,生命洪爐更是烈火熊熊衝天,生命之泉更是滾涌不息……

此時,李七夜身軀一震,一下子回過神來,心面一喜,他終於衝破了真命境界的轉奧義層次,踏入了化道法的層次!只要他化道法大圓滿之時,便是踏入華蓋境界!

事實上,修練努力的遠不止只有李七夜,就算是眾小如南懷仁、屈刀離他們也並未出去,都留在別院中苦修道行。

論修練最瘋狂、最勤奮的那一定是要數陳寶嬌了,她是奮勇前行,她那股倔強勁,只怕是無人能比。談到陳寶嬌的發奮修行,不論是誰都為之咋舌,她那個瘋狂勁,任誰都不由發皮發麻,只能說是佩服。

任誰都想不到,像陳寶嬌這樣絕世傾國的尤物修練起來卻如此的拼勁!不過,陳寶嬌的付出也是有回報的,雖然她是毀掉道基從頭開始,但是,她修行的速度比任何人都快,足可以打破任何天才的記錄!

李七夜本是欲衝擊華蓋境界,不過因為雲長老的到來卻不得不停下了修行。

「雲長老過來了,他已經把你所需要的一切東西都帶過來了。」雲長老過來之後,李霜顏就立即把消息轉告於李七夜。

李七夜聽到了消息,也立即停下了修行,去見雲長老。

「李公子,你所需要的東西陛下都讓我給你帶來了。」見到李七夜,雲長老可謂是客氣得很,忙是對李七夜說道。

雲長老,乃是九聖妖門的大長老,當年李七夜去九聖妖門的時候,被石像一腳踹飛的人便是他。

雲長老作為九聖妖門的大長老,乃是一位七星真人,甚至有可能突破極限,成為一位八星真人,他可謂是位高權重,不論是九聖妖門,還是古牛疆國,都是風雲人物。

但是,今日,就算是雲長老這樣的七星真人,也依然對李七夜十分的客氣恭敬。

雲長老把乾坤袋交給了李七夜,李七夜打開一看,發現正是自己所要的東西,絲毫不差,這讓李七夜都不由贊聲說道:「九聖妖門的確是實力不俗,這麼偏的藥草都能找得到。」

雲長老忙是陪笑,事實上,為了這些藥草,九聖妖門也是花費不俗。

「哼,一個區區小鬼而己,何德何能讓九聖妖門如此的供奉1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十分刺耳的聲音響起,一個人踏了進來,他身後還跟著一個青年。

李七夜抬頭一看,走進來的乃是一位老者,老者穿寶衣,戴奇冠,血如虹,一步踏來,轟鳴之聲不止,宛如是地動山搖一樣,他一步一步走來,大地好像是在後退一樣,給人一步一天地的感覺,老者全身星輝吞吐,隱隱間有八顆星辰在他周身沉福

老者身後所跟隨的青年正是冷承峰,此時,冷承峰是顯得恭敬。

看到老者進來,雲長老臉色一變,就是跟隨在李七夜身邊的李霜顏都不由臉色一沉。

「雷師叔,你怎麼也過來了?」雲長老忙是迎了上去,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宗門中的太上長老會過來,同時,他嗅到一絲不妙的信息。

雷射,乃是九聖妖門為數不多的太上長老,極為逆天的古聖。對於曾經經歷過道艱時代的當今天下來說,一位古聖,可以說是十分了不得,覆手為雲,翻手為雨!

「此事關係到我九聖妖門興衰,我又怎麼不親自過來呢。哼,若是此等大事壞在一個小兒手中,這置我九聖妖門何地1老者冷冷地說道,甚至他從始至終都沒有多看李七夜一眼,在他眼中,李七夜這樣的小輩不足為道,見到他,那必須是畢恭畢敬。

雲長老不知道該怎麼樣接下這樣的話,其中的原由他作為九聖妖門大長老,當然清楚了。雷射不止是因為九聖妖門的太上長老,同時,他還是冷承峰的師祖。

輪日妖皇器重李七夜,甚至是把李霜顏留於李七夜身邊,這可是遭到九聖妖門的一些元老反對,特別是作為太上長老雷射一脈。

雷射曾經想讓冷承峰娶李霜顏,甚至是向輪日妖皇提過親!在雷射看來,冷承峰是九聖妖門的大弟子,也是他門下的得意傳人,而李霜顏乃是九聖妖門的天才弟子,也是九聖妖門的繼承人,他們兩個人結為道侶,那是最好不過了。

但是,雷射的提親卻被輪日妖皇所拒絕,李霜顏本身也不同意這樣的婚事。

後來,輪日妖皇竟然要把李霜顏留於洗顏古派,這又怎麼不讓雷射對於這件事情大力反對呢?更不用說是看李七夜不順眼了。

雷射自恃太上長老身份,更是古聖,可謂是自認為高高在上,根本不把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小輩放在眼中,從始至終都沒有多看李七夜一眼。

然而,李七夜更是囂張,他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都懶得去多看雷射一眼!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