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六十七章寶柱聖子(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音響起,身後的山峰竟然是崩裂。 李七夜一腳踏碎山峰,寶柱聖子一腳踏沉大地,這樣的一幕都讓諸人臉色一變!這是體質的對決,無關功法,無關道行! 在心面最為掀起驚濤駭浪的還是寶柱聖子,他對...

?

李七夜一行踏出了天古屍地,諸小都不由鬆了一口氣,在這個時候大家都有一種天高任鳥飛的感覺。

離開了天古屍地,李七夜一行打道回府,欲回天古城。然而,李七夜他們剛下山就遇到了有人在山下徘徊,此人徘徊於天古屍地之外,有欲一探天古屍地的衝動,但,卻又深思熟慮,徘徊於天古屍地之外。

這個人一見到李七夜他們從山裡走了出來,雙目一凝,特別是看到陳寶嬌之後,更是臉色一沉,一步跨上,一下子擋住了李七夜他們一行人的去路。

此人一擋在前面,頓時如同泰山屹立在面前,巍峨高聳,無法攀越!讓人仰望,讓人窒息!

此時,諸人看清了擋住去路之人的容貌,此乃是一個青年,二十有餘,虎額,冷眸,神態冷毅。雖然他的身材並不是特別的魁梧,但是,卻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讓人覺得他是特別的高大,讓人忍不住仰望。

眼前青年,一襲黑衣,血氣不揚,神威不顯,但是,卻如神岳橫天,天山斷地,不論他往哪裡一站,都像高不可攀的巨岳,那怕他是氣勢不揚,依然壓得人窒息!

一襲黑衣,神態冷毅,似乎,眼前的青年乃是一座神岳化身,給人不可撼動之感。

「大師兄——」看到眼前的青年,李七夜未開口,而跟隨在李七夜身邊的陳寶嬌目光一凝,臉色一沉,直視眼前的青年,冷冷地說道:「大師兄可是為宗門追捕我而來?」

「這倒不是。」冷毅的青年頗有俯視諸人的氣勢,他搖了搖頭,說道:「師妹,你一步走錯,便是誤終身!宗門待你不薄,陛下更是視你如己出。雖然不是捉你回去。但,作為寶柱聖宗的傳人,還是欲勸師妹一句,回頭是岸!一切都還有彌補的機會。」

「聖子言重了。我小姐乃是陳家子弟,在陳家,她已毀道基,把一切還於陳家,脫離陳家,此時更與寶柱聖宗、玉牝疆國沒有關係。」此時石敢當擋於陳寶嬌面前,沉聲地說道。此時,他真人之威衝天而起,頗有一戰之勢。

雖然石敢當乃是一代真人,但是。面對眼前青年,也不敢輕敵。

寶柱聖子!聽到這個稱呼,南懷仁眾小知道眼前的青年是何來歷,特別是常常往外面跑的南懷仁,更是不由心面一凜。寶柱聖子,傳說已經是皇體大成。

「石老,我沒有與你過不去的意思,但,希望你好好勸一勸陳師妹1寶柱聖子沉聲地說道。

陳寶嬌冷冷地說道:「我已經不是陳家的弟子,也不再是寶柱聖宗、玉牝疆國的弟子,含在曾經同門的份上。稱你一聲師兄。若是師兄為勸我而來,還是請回吧1

此時,諸小都插不上嘴,都靜觀事態發展,只等李七夜一聲令下。

「師妹,你這是自甘墮落。損宗門聲譽。」寶柱聖子掃了李七夜諸人一眼,不放在眼中,說道:「今天的洗顏古派,不過是三流小派而己,不足庇護你……」

「少在這裡哩嗦——」此時。李七夜也不耐煩,揮了揮手,像是趕蒼蠅一樣,說道:「好狗不擋路,大爺我急著回家抱美女呢,快給我一邊涼快去1

李七夜的話頓時讓寶柱聖子臉色一沉,俯視李七夜,目光如神燈,他聲音沉如鐵,說道:「你便是李七夜是吧!敢口出狂言,看你有幾分能耐1話一落下,他大手從天而降。

寶柱聖子一出手,沒有奧妙的功法,沒有殺伐的招式,只是一隻手落下,如同一座泰山從天降下一樣,一隻手,就足可以神魔。

大成皇體,神岳體,只手千萬鈞,對於大成皇體的寶柱聖子來說,他體質的強橫,足可以讓他不需施功法之威、借寶器之伐都可以眨

寶柱聖子突然出手,石敢當臉色一沉,正欲出手,而李七夜冷笑了一笑,一隻手伸了出來,握如斧,直接劈了過去。

李七夜出手,也依然沒有招式,沒有功法,直接的肉身相撼,簡單明了。

李七夜如此出手,石敢當都不由臉色一變,要知道,寶柱聖子可是大成皇體,與他拼體質?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至於寶柱聖子,見李七夜出手便是只手劈來,他不由冷笑一聲,他對於自己的體質是充滿了自信,在他看來,李七夜這是自尋死路,只要他大手碾壓而來,不單是可以折斷他的手臂,還能輕易地把他碾成肉醬!

「砰——」的一聲巨響,雙雙硬撼了一擊,一擊之下,寶柱聖子臉色大變,「咚」的一聲後退一步,一腳踏在大地上,他腳下的大地立即碎裂。

一擊之下,李七夜也是晃了一下身體,他一腳重重地踏在大地之上,「轟」的一聲巨響,踏碎了大地,這讓李霜顏諸人臉色大變,立即後退,在眨眼之間,「轟——轟——轟」的聲音響起,身後的山峰竟然是崩裂。

李七夜一腳踏碎山峰,寶柱聖子一腳踏沉大地,這樣的一幕都讓諸人臉色一變!這是體質的對決,無關功法,無關道行!

在心面最為掀起驚濤駭浪的還是寶柱聖子,他對自己的神岳體有著絕對的信心,放眼天下,能與他大成皇體硬撼的人並不多!然而,眼前凡體的小鬼竟然能與他硬撼體質,這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他想象不出來,怎麼樣的凡體才能與他的大成皇體硬撼。

寶柱聖子如此年紀輕輕便是皇體大成,這的確是了不起,但是,他也太輕視李七夜了。李七夜雖然是凡體,但是,他修練的鎮獄神體乃是無上仙體,他的體術更是在這系列體術中的第一體術,就算是仙帝所創的仙體術也一樣要黯然失色!

今日李七夜的鎮獄神體有所成就,硬撼大成皇體並不出奇,否則,就會愧對九大寶書之一的來頭了!

「區區大成皇體而己,又有何了不起。」李七夜看了寶柱聖子一眼,從容不迫地說道:「等你有一天聖體大成了再來我面前擺點小姿態吧1

寶柱聖子雙目一凝,雙眼如神燈一樣,盯著李七夜,為之動容震撼,感到不可思議,最終他徐徐地說道:「沒想到洗顏古派還藏龍虎,今日是我看走眼了。山不轉水轉,來日方長,總有相見之日1說完,轉身便走。

寶柱聖子雖然自負,但他也是個聰明人,還不至於盲目自負到自認為天下無敵,一擊之下,作為大成皇體的他並沒有佔到便宜,他果斷離開,並未糾纏。

這也是寶柱聖子聰明的地方,論造化,論道行,他不會比殊樣的天才弱,但是,他風頭卻比聖天道子小很多,這正是因為他為人低調,遇事知進退!

「倒是有幾分聰明1李七夜閑定從容,看了一眼寶柱聖子遠去的背影,笑了一下,說道:「就不知能不能咽下這口氣1

作為修練了李七夜所傳授的無上仙體術的李霜顏、陳寶嬌淡定自在,她們對於這樣的事情並不吃驚,李七夜能傳她們無上仙體術,可想而知他自己是修練何等的體術了!

而石敢當、屠不語他們不由動容無比,特別是石敢當,他是從陳寶出來的,他知道大成皇體意味著什麼,然而,今日凡體的李七夜卻與寶柱聖子硬撼肉身,這是何等的逆天!

「嘿,大師兄出馬,天下無敵,大成皇體又有什麼了不起,還不是被大師兄的凡體碾壓,大師兄凡體九界第一1南懷仁嘿嘿地笑著說道,大拍馬屁。

雖然南懷仁神態有些誇張,這並不影響眾小對於李七夜的崇拜,此時駱峰華眾小都雙眼冒光,崇拜地看著大師兄,在他們看來,大師兄乃是無敵的,什麼大成皇體,根本算不了什麼。駱峰華諸小對於陳七夜的崇拜已經是達到了盲目的地步了。

「少在這裡拍馬屁。」李七夜笑罵道,一巴掌抽在了南懷仁的後腦勺上,南懷仁嘿嘿地笑了起來。

當李七夜一眾回到天古城的時候,天古城更是熱鬧得人山人海了,比他們離開的時候更熱鬧,連東百城、南赤地的一些修士都能看得到了。

回到了九聖妖門的別院之後,南懷仁眾小都不由歡呼一聲,就算是屠不語他們都不由鬆了一口氣,進入天古屍地,對於他們來說,宛如是在鬼門關走了一趟,就算李七夜運籌帷幄,他們都不免提心弔膽。

眾人回來之後,九聖妖門還沒有大人物過來,屠不語他們各忙各的事情,特別是屠不語、石敢當剛得寶物,都忙著琢磨著自己的寶物。

李七夜回來之後,陳寶嬌服侍他安頓下來,她這個曾經的天之驕女,媚倒眾生的尤物,今天她已經安心留在李七夜身邊做一名侍女。

………………………………………………………………………………………………………………………………………………………………RO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