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64章 中洲之寶(下)

作者:厭筆蕭生  |  更新時間:2014-11-01 03:43  |  字數:3352字

李七夜看了看自己的寶盒,最終取出了一個一隻蟬殼,蟬殼如銀衣,栩栩如生,若不仔細看,還真以為是一隻銀蟬。

「無心銀蟬衣,一生居於深處的無心谷,能添你二十天壽!」李七夜把蟬衣放在了面前,看著老人說道。

老人二話不說,一下子收起了這隻無心銀蟬衣,這就意味意著交易成功。李七夜拿下了魚龍百變鏡,扔給了屈刀離,什麼話都沒說。

與南懷仁他們相比起來,屈刀離是後來被李七夜所提拔出來的弟子,他與李七夜的交系更淺一些,他也沒想到,分寶物也有自己一份。他接過了魚龍百變鏡之後,忙向李七夜伏拜!

大賢寶器,這是何等的珍貴,這對於屈刀離這樣的第三代弟子來說,以前想都不想的事情。

最後一次交易,李七夜看著自己寶盒中所剩下的屍寶,最終,取出了一隻小碗,小碗如玉,被封了起來,碗中竟然盛著一點鮮血,而這一點鮮血不是特別的鮮艷!

「被稀釋過的寶血,你應該知道它的珍貴吧。」李七夜把此血放在地上,徐徐地說道。

一直都閉著眼睛的老人突然打開了眼睛,他眼睛一開,血光一閃,然後又閉上了。

老人沉默了很久,最終掏出了一面古旗,古旗有所損,旗面破了一個洞,但是,此旗了出,頓時殺氣衝天,一縷的殺氣,都足讓人覺得是人頭落地,此命休矣。

此旗一出之時,諸人都不由臉色發白,此旗的殺氣太重了,讓人心裏面不由顫了一下。

「曾經是古戰場的神殺旗!沒想到竟然被你得到了。」李七夜看到此旗,都有些意外,然後拿過了此旗,點頭說道:「成交。」

老人收起碗中一滴鮮血,轉身就走,躺入棺中,最後被四具白骨抬入了古洞之中。

「努力修練吧,此旗重要無比,別讓我失望了。」李七夜把殺氣滾滾的神殺旗扔給了南懷仁!

南懷仁一接過此旗都不由打了個激靈,知道此寶了不得,他立即拜於地,磕首道:「多謝大師兄囂重——」

雖然李七夜把如此強大逆天的神殺旗賜於南懷仁,但是,諸小都無意見,大家都知道,南懷仁是第一個效忠李七夜的人,對於大師兄是死心塌地。被賜如此神物,也不足為怪。

趁交易完的空隙,陳寶嬌有一個憋了很久的問題,她忍不住問道:「屍寶可長壽,其他修士既不是可以用?」?「不行,屍寶只對寶主、地仙有用。」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不過,能打動地仙的屍寶是並不多。」

最後一次交易,南懷仁他們都不由有些緊張,李七夜已經帶著眾人踏入了龍脈的邊沿了。最終,李七夜選擇了一座凌絕天穹的高峰,是一座極高極高的巨岳,站在這巨岳之上,一覽眾山小!

當站在這上面的時候,諸小都不由為之動容,這座山峰實在是太過於氣勢磅礴了,那簡直就是可以稱第一峰!

「不是龍穴,卻不亞於龍穴,賭一把。」當李七夜選在了這個風水寶地的時候,不由動容地說道。

最終,李七夜舉行完了交易儀式,儀式一結束,一個人突然冒了出來,沒有人看清楚這個人是怎麼樣冒出來的。

當看清楚這突然冒出來的人之時,南懷仁眾小都不由看呆了,眼前的女子竟然是三十餘的女子,絕世風華,難於用筆墨形容,絕世風華的女子她那成熟的丰韻讓人怦然心動!

李霜顏容顏絕世,陳寶嬌傾國傾城,但是,與眼前的女子相比起來,都缺少一分成熟的風韻,陳寶嬌可謂是紅顏禍水的尤物,媚蠱盡生,但是,卻沒有眼前這女子的那種成熟而大氣的丰韻。

若不是眼前的女子閉著眼睛,臉色蒼白,只怕南懷仁他們都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是一個死人。

「中洲古國的公主,厭物仙帝時代的第一美女,貌最美,才最絕,三聖資質,讓多少俊傑傾倒,雖稱第一美女過矣,但,也差之不遠。」李七夜看著眼前的女子,都不由感慨地嘆了一聲。

曾經是風靡一個時代的美女,作為陰鴉的他,曾經見過一次,沒有想到,現在又能再見一次,不過,千百萬年之後的再見一次,她已經是死人了!

眼前的絕世女子,一張秀目,血光一閃,她又閉上了雙目,沒有說一句話。

李七夜坐於地上,眼前的絕世女子也坐於地上,李七夜打開自己的寶盒,看著最後三件屍寶,最後,他一口氣拿出了三件屍寶,看著眼前的絕世美女,徐徐地說道:「我以三件屍寶,換你中洲古國的那件東西!」

李七夜話一落下,絕世女子站起來轉身就走,她一句話都未說。

「我再加一個條件,在交易之外,我可以告訴你楚雲天葬在哪裡!」李七夜立即叫道。

絕世女子身體一僵,然後瞬間轉過身來,她秀目一張,可怕的血光一下子盯在了李七夜身上!這可怕的血光宛如要釘穿李七夜一樣,同時,似乎她是要看透李七夜一樣。

「別情緒太大的波動,這對於你沒好處,你可是積攢了無數歲月才積攢下的壽元,你是希望拿出來用嗎?」李七夜從容地說道:「當世,只怕知道楚雲天的人已經是沒有,我既然知道,就不會拿話來誆你!」

最終,絕世女子閉上了眼睛,緩緩地坐了下來,她沉默著,一句話都沒有說。

「我知道中洲古國的那件東西在你手中,在當年,中洲古國大難之時,那件東西一直未出現,唯一的解釋就是你帶走了它!我告訴你楚雲天的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