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六十三章中洲之寶(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覺得自己是被惡魔盯上一樣。 「舛——舛——舛——」這黑影一踏上來,就一陣陰笑,陰陰地說道:「天屍地使,本座雖聽過,但,還是第一次見,小鬼,交上所有屍寶,本座或者會饒你不死1 這寶...

最終,李七夜選擇了一個深潭,這個深潭宛如死水,深不見底,寒氣逼人,站在潭邊,讓人不由打了個哆嗦。

「轟——」當李七夜舉行完了交易儀式之後,整個深潭湧出了如黑墨一樣的光芒,一道道的黑芒如同魔劍一樣,魔氣衝天,讓人不寒而厲,宛如是一位地下的惡魔出世一樣。

「舛——舛——舛——」當所有的黑芒交織在一起的時候,一陣陣陰笑聲響起,黑芒之中踏出一個影子,無棺木,而且,這個影子一踏出來,全身黑霧縈繞,黑霧濃得像潑墨一樣,怎麼也化不開,而且在黑霧的籠罩之下,根本看不清這影子的模樣,黑霧之中,有嘶叫咆哮之聲,霧氣變幻,宛如裡面有洪荒凶獸要衝出來一樣。

這個影子一踏出來,就是邪氣衝天,南懷仁他們都不由打了個哆嗦,那種邪氣直懾他們魂魄,他們覺得自己是被惡魔盯上一樣。

「舛——舛——舛——」這黑影一踏上來,就一陣陰笑,陰陰地說道:「天屍地使,本座雖聽過,但,還是第一次見,小鬼,交上所有屍寶,本座或者會饒你不死1

這寶主出來的第一句話頓時讓所有人臉色一變,不論是李霜顏他們,還是牛奮他們這些老一輩的人,他們都沒有想到這位寶主突然難,不像老道士那樣按規則來交易。

「若是交易,我歡迎,若是想強奪豪奪,給我滾1唯有李七夜老神在在,面對這魔氣衝天的寶主依然從容不迫。

「小東西,本座生前,名號足可以嚇死你1黑影陰陰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悠然一笑,說道:「龍冥古朝的餘孽而己,何足為道。今日你想交易。交出你龍冥古朝的那點遺產,否則,就給我滾回你墓中去。」

「小鬼,你是何人——」這黑影頓時一聲厲喝,如同打雷,就在這一刻,黑影出手了。一隻黑手探來,如同鬼手一樣直接向李七夜。

突然抓出來的鬼手可攝天地,可拿日月,可捕陰陽,一手之上,聖皇都魂飛。那怕這黑影已經是個死人。生機難存,但是,依然可怕得不可想象!

「鐺——鐺——鐺——」然而,就在生死關頭,李七夜如狂風暴雨一樣敲起了驚屍鑼,這狂風暴雨的鑼聲響起之時,宛如擂打著大地。上驚天穹,下動地府。

「藹—」一聲慘叫響起,這把牛奮他們都嚇了一大跳,以為李七夜被黑影抓住了,但是,看清眼前所生的事情之時,他們都不由呆住了。

在大地之下,突然插出一隻手來。一隻乾癟如鳥爪長滿了綠毛的大手從地下抓了出來,一下子抓住了黑暗,鋒利無比的爪子刺穿了黑影,黑影凄厲慘叫一聲。

黑影滴下了四滴的鮮血,鮮血無比的鮮艷,宛如是四顆血鑽一樣,四滴鮮血掉於在大地上的時候。一下子湮沒,然後冒出了裊裊的青煙。

「一血一年,埋了千百萬年又如何,最終還不是還給天古屍地。」看著四滴鮮血落於大地上消失。李七夜從容地笑著說道。

「噗——」隨著那長滿綠毛的大手一捏,黑影灰飛煙滅,連骨灰都沒有留下,在這長滿綠毛的大手之下,那怕是曾經凶名赫赫、橫掃八方的存在也不足為道,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樣。

「轟——」綠毛大手沉入了地下,而死潭也隨之崩毀,這個地方沉陷,最終消失,變成了一個低洼之地。

「一個風水寶地的崩滅,就有新的風水寶地誕生。」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狗改不了吃屎,千百萬年過去,區區遺孽還真為以古冥為尊!不斷你生路,都對不起我自己。」

眾小被嚇得雙腿軟,那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而石敢當、屠不語他們聽到李七夜的話,心面不由為之一顫,李七夜一開始根本就沒想跟對方交易,而是要屠掉對方,一開始李七夜就陷害這個風水寶地的寶主!

石敢當曾經是個凶人,屠不語曾行走八方,都是見過世面的人,此時他們都不由痛脊冷颼颼的,算計寶主,這隻怕沒有幾個人敢想象的事情!

突然出現了長滿綠毛的大手,不知道把這一帶的多少地屍是嚇壞了,此時,就算是再強大的地屍都躺在自己的巢穴中不敢出來。

「綠毛大手是什麼?」最能平靜的就是李霜顏了,她已經見怪不怪了,清冷平靜地問道。

「規則,懲罰,天古屍地的鐵律……你怎麼樣稱呼它都行。」李七夜笑著說道:「我現在是地使,在這裡作交易,所以,不論誰違背了交易,都會受到懲罰。」

「剛才那,那是古冥1牛奮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說道:「他竟然來自於傳說的龍冥古朝!這,這可是龍冥仙帝所建的古朝呀1

「餘孽而己,人皇界,任何古冥敢放肆,都殺無赦1李七夜從容地說道。

諸小不敢說話,而石敢當他們心面為之一凜,他們感覺得到,李七夜對於古冥是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殺意!這好像他跟古冥有仇一樣。

石敢當他們當然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古冥一族,在人皇界早就千百萬年未出現過了,他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怎麼可能與古冥族結仇呢!

「天悠悠,地茫茫,路歸路,橋歸橋,天古地使交易到。神也好,鬼也好,地屍更是退三廟……」雖然眾小乃至是李霜顏他們都有很多疑問,但是,李七夜並未回答,踏上了繼續尋找風水寶地的征程。

翻過了一座座山之後,最終,李七夜選寶了第三個風水寶地,選定了第二位寶主。

這是一個古洞,古洞深不可測,當李七夜舉行完了交易儀式之後,一陣陣轟鳴聲響起,許久之後,眾人看到有四具白骨抬頭一副巨棺從古洞中走出來。

這副巨棺不得了,竟然用極為罕見的沉星天金所打造,極為珍貴,乃是煉道外奇兵的極品材料。

當巨棺放下的時候,轟鳴之聲響起,連大地都搖晃了一下。巨棺之中走出了一個老人,童顏白,雖穿布衣,但,卻一塵不染,他從巨棺中走了出來,宛如是從畫中走出來的老仙人一樣,如果他不是雙眼閉著,又是出現在這天古屍地,不然,還真讓人難於相信眼前這個神仙一般的老人竟是死人。

「有點意思,群仙閣的傳人也不能免俗,竟然也想重生。」李七夜坐在地上,悠悠地說道。

聽到「群仙閣」這個名字,眾小倒好,但是,牛奮他們為之一凜,心面為之一驚,群仙閣,極為神秘的存在,曾與戰神殿齊名,但是,比戰神殿更低調,世間很少人能見到群仙閣的弟子,但是,從群仙閣出來的弟子都是逆天之輩!

曾的群仙閣傳人,這是何等的強大,是何等的可怕。

「不孝子弟而己,愧對群仙閣三字。」儘管是埋在了這裡的死人,然而,這個老人說話十分和藹,讓人感覺如春風拂臉一樣。

李七夜笑了一下,從天古寶盒中取出一條並不是很長的莖根,莖根通體赤金,宛如神金打造一樣,這段赤金一般的莖根宛如被蛀蟲蛀過一樣,有一個個小小的蟲洞。

「既然是出在群仙閣,那就不用我多說這根赤鐵噬蟲是生於天古屍地何處了吧。」李七夜把此物擺於面前,說道。

老人沉默了一下,然後緩緩取出了一個石塔放在了面前,石塔不大,甚至可以說是甚為粗糙,但是,卻光滑不見稜角,宛如被人一次又一次打磨過一樣。

「玄古塔,一塔通幽,道外奇寶,上可鎖大道,下可鎮惡魔,曾在我手中打磨八萬年1老人徐徐地說道。

「成交。」李七夜立即拿過了玄古塔,隨手扔過了身後的石敢當,徐徐地說道:「既是為洗顏古派的客卿,就算是洗顏古派的見面禮。只要為洗顏古派效忠,洗顏古派不會虧待你1

石敢當也沒有想到寶物會有自己的份,他回過神來,急忙對李七夜拜了三拜,鄭重敬恭,這是自於內心的虔誠!

老人收下了赤鐵噬蟲根之後,他沉吟了一下,然後拿出了一件東西擺放在面前。

這是一面鏡子,鏡子古樸,不知道為何物所鑄,鏡面竟然是凹了下去,宛如是魚嘴一樣,當這面鏡子一拿出來的時候,一股大賢氣息撲面而來!

雖然這件鏡子的大賢氣息已經是極為收斂了,但是,依然是讓天地動了一下,在場的諸人被這一縷的大賢氣息壓得喘不過氣來。

「魚龍百變鏡,魚龍聖銅所鑄,七文大道寶金,七文雖不成詞,不成句,但,此寶器追隨我一生,大賢寶器1老人說道。

這話一出,讓眾小心面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大賢寶器,這是何等的可怕,何等的強大,七文聖銅,這樣的寶器太珍貴了,他們所知道的,在洗顏古派之中大長老手中有一把!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