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162章 與死人做交易(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貴更不可思議的東西嗎?這種萬古以來都沒聽說過誰能得到的東西,就在他手中,所以,李霜顏完全是習慣了李七夜的邪門。 唯有牛奮在心面暗暗嘆息一聲,萬古以來,只怕沒有人比少主知道的事情更多了,對於天...

屍核,李霜顏他們並不知道是何來歷,但是,牛奮卻知道一些,傳說,曾經有一些無敵的存在想攻入天古屍地最深處,但是,最終是道滅身死,有些人在戰死之前,肉身完整,成了地屍,而有些是戰死之後,他們的肉身是崩碎,但是,卻有精血留下,這樣的東西在天古屍地最深處沉浮無數歲月,最終會成為屍核一類的東西,對於地屍、寶主乃至是地仙都有益的好東西!

盤坐在地上的老道士眼睛一張,血光一閃而過,然後又閉上了,沉寂了好一會兒,最終,老道士摸出了一件東西,緩緩地放在了地上。

此時,眾人才看清楚,這是一口寶爐,但是,這不是藥師的爐神,而是一口紫鐵所鑄的寶爐,雖然這寶爐已經是返樸歸真,但是,依然冒出了一縷縷的青煙,這不是葯煙,而是一縷縷的青罡,一縷的青罡就像是一把神劍,可以刺破天穹!

「紫罡爐,一煙一劍,攻伐防禦兼備。」老道士緩緩地說道。

聽到「紫罡爐」這個名字,在場的石敢當心面不由突了一下,他聽曾聽說過,此爐乃是紫霞觀一位絕世觀主所祭煉,曾經是被稱之為紫霞觀的第二鎮觀之寶,今天竟然在這個地方出現了。

「成交。」李七夜話不多說,一下子收下了紫罡爐,隨手扔給了張愚,說道:「此爐適合你,好好揣摩1

張愚接過了紫罡爐,心面是激動,想開口說話,但,又立即閉上了,他雖然有千言萬語感激大師兄,但是,現在不是開口說話的時候。

眾小也不由羨慕,不過,他們都知道,只要跟著大師兄,都不會虧待他們的。

老道士收起天古屍核之後,緩緩地取出了一把劍,劍乃是石劍,石鞘石柄,看起來似乎不起眼。

「鐺」的一聲,李七夜拔劍而觀,劍一拔出來,頓時響起了一陣龍吟之聲,劍一出鞘,宛如真龍翔空,劍紋鱗鱗,就像是一片片的龍鱗一樣,拔劍而出之時,劍鱗好像是有生命一樣翕合,似乎欲脫劍飛出一樣。

「好劍,以二百三十萬年的冰唇螭的道骨所鑄,有冰螭之威,以古法淬之,烙有殺伐之威,未烙下功法,這就意味著還有再鑄的潛力。」李七夜一拔此劍,贊聲道。

「冰螭劍,我壯年所鑄,得者可以冰霜殺伐之功祭煉之1最終,老道緩緩地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諸人都不由為之動容,二百三十萬年的冰蜃螭呀,只怕聖皇都談之色變,如此強大的天獸所鑄的寶器,這是何等的強橫。

李七夜打開自己的寶盒一看,最終取出了一隻像石頭一樣的東西,這像石頭一樣的東西卻像是果子一樣,但是,冰冷堅石,烏黑無紋,看起來就像石頭。

「古石果,生於天古屍最深處古潭,可長你十五天至二十天的壽元。交易否?」李七夜把石果放在了地上。

南懷仁諸小,乃至是石敢當、屠不語都不由為之動容,他們都知道,李七夜是剛得到這些東西,但是,李七夜卻是娓娓道來,宛如家珍一樣,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天古屍地深處,世間知道的人少之又少,然而,李七夜說起來,卻像是自己的後院一樣,哪裡生什麼都知道一清二楚,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於李霜顏,她是麻木了,司空見慣了,現在李七夜創出什麼樣的奇,她都已經不見怪了,世間還有比《體書》更珍貴更不可思議的東西嗎?這種萬古以來都沒聽說過誰能得到的東西,就在他手中,所以,李霜顏完全是習慣了李七夜的邪門。

唯有牛奮在心面暗暗嘆息一聲,萬古以來,只怕沒有人比少主知道的事情更多了,對於天古屍地了如指掌,也不足為怪了。

「成交。」老道士收入了古石果,連一點猶豫都沒有,等待著下一輪的交易。

「煉殺伐,祭神劍,最適合你了。」李七夜隨手把冰螭劍扔給了屠不語,屠不語接過了冰螭劍,急忙向李七夜拜了拜。

接著,李七夜毫不猶豫地拿出寶盒內的一個小杯,小杯晶瑩剔透,卻是被封了起來,杯中只要有一小半杯的液體,液體如藍冰,隨著輕輕地搖一下小杯,冰藍冰藍的液體變得無比的妖魅!

「藍妖泉半杯,作為寶主,天古屍地最深處的藍妖泉只怕不需要我解釋了吧。」李七夜緩緩地說道:「你有什麼重寶就交出來吧,這是最後一次機會1

一聽到「藍妖泉」這個名字的時候,老道士雙眼一下子張開,血光一閃,他身體都顫了一下,閉上雙眼之後,老道士沉寂了很久,一直坐在那裡。

此時,諸人都不由屏住呼吸,雖然他們不知道為什麼這是最後一次的交易,但是,李七夜說得如此鄭重,他們都不由看著眼前的老道士,都想看一看老道士能拿出什麼樣的東西來交易。

「交易否?」過許久之後,李七夜開口催這位老道士。

最終,老道士鄭重地取出了一樣東西,慢慢地放在地上,當這件東西取出來之後,金光燦爛,一縷縷的金光宛如是金絲所鑄一樣。

更讓人動容的是,這東西拿出一之後竟然響起了一縷縷聽起來很輕很輕的仙音,宛如有仙人輕語一樣。

這是一卷古笈,此古笈也不知道以何物所制,看起來像金絲,又像是古絲,雖然這古笈承載了無數的歲月,但,依然金光燦爛!

「仙道城城門外所貼的手卷一份1一見此物,李七夜頗為動容,雙目一凝,然後看著眼前的老道士,說道:「你可見仙道城?」

李七夜這樣的話也讓老道士身體一震,雙目張了一下,又閉上了,過了好一會兒,說道:「晚年之際,只是匆匆一瞥,撕下一卷1

「可謂何術?」李七夜盯著眼前的老道士,最終緩緩地說道。

「草劍擊仙式術一卷。」老道士緩緩地說道。說到這裡,閉著眼睛的他是輕輕地嘆息了一聲,似乎是一種感慨,一種惋惜。

「你運氣很好,又是運氣很差,如果你壯年一見仙道城,或者你生前會有更高的造詣。」李七夜點了點頭。最後,取過「草劍擊仙式」一觀,然後隨手扔給了許佩。

「抄一份自己自練,原本交還宗門!沒有允許,不得傳於第二人1李七夜吩咐說道。

許佩激動無比地收起了古笈,急忙向李七夜拜了拜。她心面激動得都無法形容,在魔背嶺的時候,李七夜賜她百萬年的年輪,現在又賜她珍貴無比的式術,大師兄對她的厚待,就算為大師兄赴湯蹈火也不辭!

老道士一收起藍妖泉水,轉身就走,踏入古棺之中,隨著一陣轟鳴聲響起,古棺沉入了地下,大陣也消失不見。

當古棺沉入地下之後,南懷仁迫抓住這難得的機會,迫不及等待地問道:「大師兄,為什麼只交易三次呢?」

「事不過三,一個寶主,最多只能交易三次,輪流出寶,若有一方不願意,交易斷停,分道揚鑣!天古屍盒內的天古屍寶只有九件,最多只能與三位寶主交易,每一位寶主最多只能交易三次1李七夜說道。

「天古屍寶?」屈刀離他們都不由紛紛看著李七夜背在背上的長盒。

「天古寶盒,天古地使衣,驚屍鑼1李七夜拍了一下身上破舊的衣裳,揚了揚手中的銅鑼,說道:「沒有這三件東西,就成不了天古地使1

「天古地使是什麼?」連跟在李七夜身邊的陳寶嬌都忍不住問道。

「鐺——」然而,此時李七夜沒有回答陳寶嬌的問題,他已經敲響了銅鑼,吆喝道:「天悠悠,地茫茫,路歸路,橋歸橋,天古地使交易到。神也好,鬼也好,地屍更是退三廟……」

一聽到李七夜的吆喝之聲,李霜顏他們都不敢待慢,立即跟在了李七夜身後,排起了隊伍,跟著李七夜離開了這個山谷。

李七夜他們再一次啟程,繼續尋找第二位寶主,李七夜他們一行人繼續翻山越嶺,李七夜挑了一個又一個的風水寶地。

很明顯,李七夜對於天古屍地的風水寶地是了如指掌!這讓石敢當他們都不由為之奇怪,他們根本就看不出什麼是風水寶地,但是,李七夜卻對哪裡有怎麼樣的風水寶地知道一清二楚,這讓他們都覺得無比的邪門,但是,又不方便開口問李七夜。

事實上,李七夜對於天古屍地的了解,這並不足以為奇。在千百萬年來,曾經作為陰鴉的他,他進入天古屍地的次數只怕是沒有人能比,莫說是天古屍地,連天古屍地最深處他都曾經進去過,甚至帶人去攻打過!哪裡有風水寶地,哪裡有龍穴,他能不清楚嗎?

在途中,南懷仁他們曾經遇到一些的寶樹丹草,甚至是發現了一些寶礦,但是,卻不能挖,因為李七夜有過告誡,他們此行是交易,除交易之外,不能取天古屍地的任何東西,這規則是不能變的!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