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六十一章與死人做交易(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士也是身體一震,咚咚咚連退好幾步! 「小輩無知,出言相犯,不再有第二次。」李七夜鄭重凝神地說道:「貴府若交易,你我便坐下來,若不交易,我轉身便走,在這天古屍地之中,想必有不少人願意與我交易。」...

第一百六十一章與死人做交易上

當李七夜他們踏入了天古屍地,在這瞬間,李霜顏、石敢當他們這樣的強者都一下子感受到叢林中、石洞內、甚至是地下都有一雙雙眼睛一下子睜來,一下子有一具具的死人冒了出來。

突然有地屍冒出來,這讓眾小不由毛骨悚然,雙腿忍不住打哆嗦。

「鐺——鐺——鐺——」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用手中的銅槌敲響了小銅鑼,一聲聲的銅鑼之聲帶著一種神秘的節奏響起來。

「天悠悠,地茫茫,路歸路,橋歸橋,天古地使交易到。神也好,鬼也好,地屍更是退三廟……」李七夜此時拉開了嗓子,配著銅鑼聲的節奏唱了起來。

銅鑼聲,吆喝聲,以神秘的節奏混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種讓人說不出來的奏章。

在銅鑼聲中,在吆喝聲中,氣氛變得更恐怖,宛如是有人走在黑暗中趕著一具具的死屍一樣,讓人不由毛骨悚然!

但是,說來了怪,銅鑼聲響起,吆喝聲響起,冒出來的地屍竟然如幽靈一樣慢慢退去,躲進了叢林,躲入了石洞,躲入了地下……

看到這一幕,南懷仁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在這個時候,大家才明白為什麼李七夜會看著這一箱的破衣服了!

「天悠悠,地茫茫,路歸路,橋歸橋,天古地使交易到。神也好,鬼也好,地屍更是退三廟……」隨著李七夜敲著銅鑼,邊走邊吆喝著,慢慢地踏入了天古屍地。

山巒起伏,河流奔騰,在這山河秀麗的地方,卻是埋葬了無數的修士,包括了許多的大人物,甚至曾經是無敵之輩。

踏入了天古屍地,隨著他們的深入,這片大地裊裊地冒出了屍氣,隨著屍氣的的冒出,開始集攏於李七夜他們的身邊。

看到裊裊的屍氣往自己這邊集攏而來,南懷仁眾小心面都不由為之一寒,若是屍氣入體,那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輕則道行受損,重則成為地屍。

在這個時候,背在李七夜背上的那個長盒竟然吞吐著淡淡的光華,慢慢地冒出了一縷縷的葯香,一種說不出味道的葯香,有三分腥味,有七分麝味,縈繞不止,籠罩著他們一行人。

說來也古怪,當這股葯香味在他們周身繚繞不散之時,屍氣竟然沒辦法靠近。

越是深處天古屍地,屍氣就越重,而地屍越多的地方,屍氣就更加濃重!但是,依然無法侵入李七夜他們周身氣繚繞的葯香,這庇護著李七夜他們一路前行。

李七夜他們走得不快,也不算慢,爬山涉水,一步步前行,在途中,他們見到了無數的屍地,有人族的修士,有妖族的修士,也有鬼仙、天魔……而且,這些已經成為了地屍的修士在生前都是道行不弱!

儘管如此,李七夜一路吆喝,一路打著銅鑼,許多地屍知道他們進來之後,都是遠遠看了一眼,並沒有攻擊李七夜他們,然後又躺回了原處!

在這沿途之中,南懷仁他們見到了很多的棺材,有銅棺,有木棺,有泥棺,有石棺,有金棺,甚至有神木之棺……一具具的棺材有掛於懸涯之上,有浮於水中,有沉於潭下,有封於巨樹之上……

看到有舊有新的這一具具棺材,南懷仁他們諸小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這裡被稱之為天古屍地,完全是符合這樣的稱呼,這裡埋葬的修士太多了!

南懷仁他們看到這麼多的棺材,也是十分好奇,都很想知道這些棺材里倒里有沒有躺著屍地,不過,沒有李七夜的同意,他們不敢貿然行動。

事實上,南懷仁他們也很奇怪,為什麼大師兄以銅鑼開道,口中吆喝著一些讓人聽不明白的古咒,卻能讓所有地屍都不會攻擊他們。

也不知道翻過了幾座山,趟過了幾條河,最終,李七夜在一個平坦的山谷中停了下來,這個平坦的山谷宛如是曾經被荒棄的田地,一一的,十分的整齊,如果這裡不是天古屍地的話,還真讓人以為這裡曾經有人在這裡種過田。

「第一個寶主就選這個。」李七夜站在谷中,上下打量了這個地方一翻,最後作了決定。

此時,在谷外不少的地屍遊盪著,一具具的地屍的眼睛都散發出幽幽的光芒,既像是死人的眼睛,又像是惡鬼的毒光,讓人看得毛骨悚然。

站在這谷中,眾小都不由有些心面發毛,石敢當他們倒好一點,而眾小心目中認為,寶主差不多是意味著惡魔領主,說不定是頭生犄角,高百丈,全身長渾綠毛。

「一叩府第,二拜寶主,三詢買賣。天古地使,負天古之葯,承幽陰之氣,入寶山,踏陰地,叩擊地府……」李七夜繞著山谷而轉,敲著銅鑼,吆喝著說道。

李七夜左轉三圈,右轉三圈,最後停了下來,一滴鮮血滴入了地下,隨之吆喝道:「一血為盟,事不過三,應者出棺……」最後一聲吆喝,在大地上一拜!

李七夜這樣的儀式不要說是南懷仁諸小,就是李霜顏他們都不由毛骨悚然,這樣的儀式這哪裡像是交易,更像是宴鬼。

然而,接下來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轟、轟、轟」一陣轟鳴之聲響起,大地如同翻開一樣,就在這瞬間,整個山谷的地下亮了起來,一道道的光華噴涌而出,交織成了一個大陣,大陣亮起之後,劍鳴之聲不止,磅無比的氣息像汪洋巨浪一樣,滔滔不絕!

「轟」就在這瞬間,地下慢慢地浮起了一具古棺,古棺為紫,雕有龍鳳,這已經是看不出這具古棺承載了多少的歲月。

看到這樣的古棺,諸人都不由心面發毛,這裡面可是死人呀,更可怕的是,死了又想要復活的人!

「你有何交易?」終於,古棺之內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李七夜盤坐於地,把背上背著的古盒取了下來,悠然地說道:「天古屍地,天古地使,所交易之物,唯一盒天古之葯,承有幽陰之氣。盒未開封,所承天古之葯,無從得之。天古原則,事不過三,各有先後。」

「軋——軋——軋——」終於,紫色的古棺慢慢打開,裡面躺著的人一步踏了出來。

在這個時候,大家才看清楚,從古棺之內踏出來的乃是一個老道人,老道人古稀無比,頭戴紫金古冠,手持鳳尾揮塵,腳踏仙雲寶靴,在他的胸膛上,有一枚道徽。

老道人雖然雙眼閉著,他身上的血氣可有可無,但是那磅無盡的氣息卻讓人心面都不由為之一顫,此道人生前絕對是強大!

「紫霞觀的觀主——」看到這個老道人胸前的道徽,在一旁的南懷仁不由失聲道。

南懷仁一開口,老道士突然雙眼一張,雙目中瞬間迸出了兩道血光,兩道血光如同神箭一樣射向南懷仁。

「不好——」牛奮臉色大變,瞬間把背上的小殼一橫,「咚」的一聲巨響,兩道血光射在了牛奮的小殼之上,如同天雷一樣炸開,牛奮是震得飛了出去,而南懷仁都被余道掀飛,狂噴了一口鮮血。

如此的強大,讓諸人都不由為之一寒,牛奮在他們中是高深莫測之輩,具體有多強大隻有李七夜清楚,然而,現在牛奮竟然被兩道目光掀飛,這可想而知眼前的老道是何等的可怕。

「鐺——」就在老道士第二次睜開眼睛的瞬間,李七夜重重地敲了一下手中的銅鑼,銅鑼一響,鑼聲如驚濤駭浪一樣,滾滾向老道士撲去!

「啵」的一聲,當聲波如浪一樣衝擊在身上的時候老道士也是身體一震,咚咚咚連退好幾步!

「小輩無知,出言相犯,不再有第二次。」李七夜鄭重凝神地說道:「貴府若交易,你我便坐下來,若不交易,我轉身便走,在這天古屍地之中,想必有不少人願意與我交易。」

最終,閉著眼睛的老道士還是坐了下來,就算是坐了下來之後,他也依然是閉著眼睛,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在這個時候,爬起來的南懷仁再也不敢說半個字,就算他想開口十萬分感激牛奮,此時也不敢開口,至於眾小更是緊閉著嘴巴,連喘氣都小心。

「出葯——」坐下來之後,老道士開口吐出了兩個字。

李七夜這個時候才解開寶盒的封印,寶盒的封印很古怪,既不是以功法咒語來開,也不是以暴力來打開,而是用一個很古怪的手印封在寶盒之上,然後寶盒慢慢地打開。

站在李七夜比較近的李霜顏與陳寶嬌在這個時候才看清楚,寶盒之有九件東西,每一件東西都不一樣,而且,每一樣東西李霜顏與陳寶嬌都叫不出名字來,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

李七夜仔細審視了自己寶盒內的東西之後,最終,取出了一個如杏核大小的東西,輕輕地擺放在地上,悠然地說道:「天古屍核一枚,結核者,為一頭潛龍,該核沉浮天古八萬載,只怕可長你十天余壽元1

今天小爆發,為五更。雖然說,十更看得特別爽,但,也不可能無量限地爆發下去,大家說是不是。

好書,需要有耐心,我相信大家也是有的。

這三天,一共爆發三十章,在同一期書來說,已經是少有了。

不管是不是存稿,對於作者來說,每一字每一章,都是作者踏踏實實碼出來的。每一個情節,也是讓作者爽爆,大家說是不是。

十更的大爆發,以後還會有的,所以,請大家投月票支持蕭生,讓我們如火山岩漿,炙熱而充滿活力,等著下一個十章大爆發的到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