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六十章天古屍地(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點了點頭,說道:「原則上來講,是有,但是,機率小得比走在路上撿到仙帝真器還要校你葬要風水寶地,你要葬上幾百萬年甚至是幾千萬年才能蘊養出一點壽命來,能養出十年八年的壽命來,那已經是逆天無比了。你葬在這裡...

「噗——」有修士一口氣斬殺了幾個死人,但是,突然間,不知道哪裡冒出了一隻巴掌大小的蜘蛛,瞬間騎在了這個修士的頭顱上,「喀嚓」一聲,一下咬破了這個修士的頭顱,它是滋滋有聲地吸著腦髓!這個修士凄厲的慘叫聲響徹了峽谷!

「殺——」這個門派的修士高手有備而來,實力不俗,竟然被他們在一輪又一輪的強攻之下,推入了峽谷之。

「嗡——」就在他們勝利在望的時候,眼看他們能衝殺入峽谷之時,突然之間,峽谷之一只寶塔飛了起來,寶塔一張,如同可怕的黑洞,又像是惡魔之口,一下把沖入峽谷的修士吸了進去,慘叫聲一下起伏不止,被吸進寶塔的修士都一下被煉成了血水!隨之,寶塔飛入了峽谷,地屍全部無聲無息退去。

一時之間,整個峽谷又恢復了平靜,若不是地上還留有鮮血,誰都想象不到剛才在這裡發生過一場慘烈的戰鬥!

此時,一陣涼風吹過來,南懷仁一群眾小都不由打了個哆嗦,他們第一次見識到地屍會祭寶器,施展功法,他們還以為地屍就像哪殭屍或者傀儡一樣的存在!

「這峽谷至少是有聖尊級別的地屍存在。」石敢頭看著峽谷,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就不知道峽谷有什麼樣的寶物或者是靈藥丹草了。」

此時時候南懷仁他們眾小才是真正意識到地屍的強大,才真正意識到天古屍地的可怕,眼前只不過是天古屍地的邊沿而己,一群強大的修士就這樣輕易被滅掉了,試想一下,在天古屍地的深處是有何等變態何等可怕的地屍存在。

「怎麼,被嚇怕了?」李七夜看著臉色有些發白的眾小,笑著說道。

南懷仁是吞了一口口水,壯著膽。嘿嘿地笑著說道:「有大師兄在此,我們怕什麼,遇魔斬魔,遇神屠神1說到這裡,他都不由挺了一下胸膛,膽壯了不少。

「凈會拍馬屁。」李七夜一巴掌抽在他的後腦勺上,笑罵道。而南懷仁是嘿嘿地笑了起來。

「大師兄。我,我,我們是與地屍做買賣嗎?」作為女生的許佩,都不由有些毛骨悚然。如果不是李七夜在場,只怕她雙腿都發軟。

「不,地屍不會做買賣。我們跟寶主做買賣。」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

張愚都不由好奇地問道:「寶主是什麼?地屍的主人嗎?是他統管地屍的嗎?」

「不。」李七夜搖頭說道:「寶主不是地屍的主人,正確的說法,地屍談不上有主人,如果真要說地屍有主人,它的主人便是天古屍地。寶主,只是一種很隱晦的稱法,在天古屍地。不止是有地屍,還有寶主、地仙。」

「地仙1連陳寶嬌都不由動容地說道:「這是仙人嗎?或者是死在這裡的仙人?」

「都不是。」李七夜輕輕搖頭,說道:「地屍、寶主、地仙可以說都是死人,但是,又有所不同。地屍,是天古屍地最多的存在。包括險死在這裡的修士,飛禽走獸,毒物蟲王!一旦被屍氣所化。便成為地屍,地屍是沒有意識,沒有知慧,只是死屍,但是,它們卻有領地意識,誰要是踏入天古屍地。都會受到地屍攻擊1

「寶主與地仙呢?」此時,眾小都不由十分好奇,這樣的說法他們還第一次聽過。

「寶主,指的是藏於風水寶地的死人或者說是還剩下一口氣葬入風水寶地的垂死之人。當然。把自己葬在天古屍地,一旦沒有葬對地方,也會成為地屍,成為天古屍地的傀儡1李七說道:「能葬對風水寶地的人,在生前都是極為強大的人物,甚至是大賢之流的人物,他們在生前都是風雲八方的大人物。天古屍地的寶地,不是誰人都能葬的,想真正葬對風水寶地,這需要有很強大實力的修士才行。」

「葬對了風水寶地真的能重生嗎?」連李霜顏都忍不住問道。天古屍地,一直以來是垂死之人最嚮往的地方,因為所有的垂死強者都希望重生。

「重生再活一世,這談何容易。」李七夜笑著說道:「葬對風水寶地也難於重生,但是,如果你是死了,那麼,你葬對了風水寶地,你就能喘過一口氣來,就像復活一樣,當然,那隻能還是一口氣,如果你葬得越久,你這一口氣就能喘越久,隨著時間的推移,多多少少還是能恢復一點血氣,但,想重生,就難了,有可能要葬上幾千萬年才有可能蘊養出一些壽命來,比如說十年八年的壽命。當年,你還沒有死,就把自己葬進去,情況就更樂觀一點。」

「葬對風水寶地是有機會重生。」陳寶嬌不由動容地說道。

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原則上來講,是有,但是,機率小得比走在路上撿到仙帝真器還要校你葬要風水寶地,你要葬上幾百萬年甚至是幾千萬年才能蘊養出一點壽命來,能養出十年八年的壽命來,那已經是逆天無比了。你葬在這裡,不是說就能葬永久,有可能會被逆天的強者殺進來,把你挖出來,奪你寶物,又或者被後面一個人看你的風水寶地,把你挖出來,他自己葬進去!所以說,寶主想復活,那是難得不可想象1

「這意味著寶主所葬的地方都是被布下了強大無比的手段,或是陣法,或是殺伐,或是防禦,以此來抵擋後人來挖風水寶地。」李霜顏喃喃地說道。

「這個的確沒錯,同時,如果你真的要挖風水寶地,寶主被逼得無奈,他會爬出來擊殺敵人。不過,不到萬不得己,他們是不會輕易爬出來殺敵的,這會讓他們千百萬年來的努力付之東流水。」李七夜點頭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眾小都不由有些毛骨悚然,死了那麼久的人還會爬出來殺敵。

「葬了幾千萬年,才能恢復一點壽命,他們生前不由服用壽葯呢,壽葯不能延長壽命。」許佩不由有些天真地說道。

「你以為他們生前沒有服用過?」李七夜笑著說道:「對於這些大人物來說,在生前,只怕能弄得到的,能延長壽命的東西,他們只怕全部都吃過了!壽葯不是萬能,你服得越多,藥效就越弱,到最後,完全是沒有用。如果不是走到絕境,誰願意把自己葬在這樣的地方?」

「那地仙呢?」駱峰華不由好奇地問道:「地仙又是什麼?」

「事實上,地仙跟寶主是一樣的。」李七夜說道:「不過,地仙就更可怕了,地仙是葬於龍穴,在原則上,地仙復活重生的機會比寶主更大。能葬成地仙的人,那就是可怕得難於想象,他們甚至是在他們自己的時代是一種無敵的存在,一種權威的代表!更可怕的是,地仙可以統御隨他下葬的追隨者或者部下,地仙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之時,甚至可以御使地屍1

「這種傳說我是聽說過。」牛奮都不由喃喃地說道:「傳說在諸帝時代之前,曾經有比肩於仙帝一般存在的無敵巨頭把自己葬在了龍穴之,具體有沒有成為地仙,就不得而知了。」

眾小都不由為之駭然,比肩於仙帝一般的存在,就算不如仙帝強大,那也是一隻手可以屠滅天十地的存在,這是何等的可怕!

「這麼說來,在天古屍地地屍是最低等級,然後是寶主,最強大的是地仙了。」陳寶嬌不由說道。

「這話也對,也不對。」李七夜說道:「地屍不一定是最弱的存在。曾經有無敵一般的人想攻入天古屍地最深處,最終失敗,成了天古屍地的傀儡,化作了地屍。這樣的地屍一出,莫說是寶主,就是地仙都退避三舍1

聽到李七夜這一席話,眾小終於對於天古屍地的存在有了一個大致的概念了。

「大師兄,那我們為什麼與寶主做交易,不與地仙做交易呢?」許佩不由好奇地問道。

「地仙不行。」李七夜輕輕搖頭,說道:「達到地仙這樣的死人,不會輕易跟人做交易的,除非是拜祭了。而且,我們也抵達不了地仙所葬的地方,雖然有我這一身的天古衣庇護,但是,在目前來看,你們也支撐不到地仙所藏的地方,你們會被屍氣所染。」

「寶主都葬下去了,他們還會爬起來跟我們做交易?」陳寶嬌也覺得不可思議。

「寶主也好,地仙也好,葬在這裡,就等於死去一樣,他們都是沉睡,雖然他們能有一些意識,更多的時間他們是混混沌沌,但是,有些動西是能驚醒他們的,他們會樂意爬出來跟我們做交易。」

說到這裡,李七夜笑了笑,說道:「跟著我,你們跟在我身後,每個人的距離半尺,別離我太遠,記住,我交易的時候不能說話,否則小心死在這裡。」說著,舉步踏入天古屍地。

李霜顏他們都不由為之一凜,不敢大意,排成兩隊,紛紛跟在李七夜身後。

求推薦票,推薦票對於蕭生來說,也很重要。有月票的同學也投給蕭生吧,感謝^-^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