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五十八章先民九語(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說道:「古前輩,嘿,這樣就不能厚此薄彼了……」 南懷仁還沒有說完,李七夜一巴掌抽在了他的後腦勺上,笑罵道:「小子休得貪心,今天古掌柜已經是大出血了,你臉皮若再這麼厚,下次就不帶你來。」...

青玄古國出了兩代仙帝,在他們的眼中都已經是不可攀越的龐然大物了,一門三帝的長河宗,這究竟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九界茫茫,有些東西遠遠超出你們的想象。」李七夜笑著說道:「我們人皇界所出的仙帝雖然不會輸於其他任何一界,但是,有些東西,一直都是忌諱一般的存在。當有一天你們能走出人皇界,去看一看其他的地方,就會有另一番的看法。」

這樣的話讓屈刀離他們不由面面相覷,在此之前,對於他們來說,想走出大中域都難,大中域廣袤無邊,億億萬里之廣,從大中域到東百城又或者是北汪洋,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打開道門,需要損耗大量的精璧!

「傳說自從黑龍王與踏空仙帝一戰之後,撕裂了天命,界道崩碎,界壁封鎖,九界再也不互相通了。」屈刀離此時不由輕聲地說道。

「是呀,九界不互相通有三四萬年之久了。」牛奮都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傳說當年黑龍王與踏空仙帝的一戰,太霸道了,連天命都被撕裂。只恨當年未生,未能親眼一觀黑龍王與踏空仙帝的一戰。」

「黑龍王那麼厲害嗎?」作為女弟子的許佩都不由睜大她那又圓又大的眼睛,有些怯怯地說道:「不是說仙帝無敵嗎?黑龍王真的能與踏空仙帝大戰?」

提到「黑龍王」,就算是牛奮他們這些老一輩的人都不由為之動容,他們幾個老頭是相視了一眼。

「黑龍王,可以說是禁忌一樣的存在。」最後還是牛奮開口,說道:「傳說他是世人所廣知的,唯一一個可以不閘血停壽就能活三世的人,三世橫空,三世的仙帝都尊之。傳說,踏空仙帝前兩位仙帝甚至是包括踏空仙帝,都是尊黑龍王七分。甚至有傳言說,黑龍王出行,連仙帝都不願意相遇,退避三舍。」

「這,這,這麼強大?那,那他豈不是與仙帝一樣?」聽到牛奮這樣說,屈刀離他們這些年輕一輩都不由為之動容。

「黑龍王既然這麼強大,為什麼他不承載天命,掌執乾坤,成為仙帝呢?」駱峰華都不由好奇地問道。

牛奮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只怕沒有人知道,聽說這件事一直是謎,只怕包括黑龍王的弟子都不見得知道為什麼。」

「黑龍王與踏空仙帝一戰,最後是誰勝了呢?」南懷仁不由興奮地說道。一個是三世共尊的存在,一個是無敵仙帝,雙雙一戰,撕裂天命,這是多麼可怕的一戰。

「不知道。」牛奮苦笑了一下,說道:「聽怕到現在,沒有人知道這一戰的結果。一戰之後,黑龍王消失了,踏空仙帝也從此不見了,帝威也隨之消逝!天命從始1

駱峰華他們都不由聽得失神,能與仙帝一戰,這是何等了不得的人物,撕裂天命,讓九界從此進入道艱時代,讓天下修士煎熬了三萬年,這是何等可怕的一戰。

在駱峰華他們談黑龍王之時,李七夜卻從始至終都未插一句話,他坐在那裡發獃,陷入了沉默之中。

作為貼身劍侍,李霜顏發現了李七夜的異樣,當諸人都陷入沉默的時候,李霜顏這才輕輕地問道:「怎麼了?」

李七夜回過神來,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沒事,精彩絕倫的傳說,讓人嚮往。」說到這裡,他心面都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他當然知道小黑子為什麼要出手了!

「絕世對決,可惜,不是生在那個年代,未能一見雙帝大戰。」屈刀離都不由感慨地說道。

至於駱峰華他們,更是失神,久久不語。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古掌柜終於回來了,他一進來,立即對李七夜拜了又拜,鄭重地說道:「先生無雙,經我們諸老鑒定,這絕對是真語。我們古家諸老已同意先生的要求,先生把』先民九語』給我們,我們以三紙交換。」

「與古家做買賣就是痛快。」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我現在就給你們』先民九語』,若是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隨時可以來洗顏古派找我1

說完之後,李七夜揮筆而書,李霜顏他們也知道輕重,都站到一邊,不敢旁觀。

李七夜寫好「先民九語」,落了封條,遞給了古掌柜,此時,古掌柜已經為李七夜準備好了三紙黃紙,用寶盒收好,恭敬地遞給了李七夜。

「希望下次還有與先生合作的機會。」鄭重地收好「先民九語」之後,古掌柜說道。

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會的,未來做買賣,還有很多地方要與你們古家交易。」說完,李七夜也並未久留,帶著李霜顏他們離開。

在離開之時,駱峰華都還不由多看了幾眼頭頂上像小金龍一樣遊走的游龍索,他的確是很喜歡這件道外奇寶,可惜,以他現在的實力是買不起。

此時,古掌柜伸手一抓,抓住了遊走不定的游龍索,遞給了戀戀不捨的駱峰華,說道:「既然小友喜歡,就送於小友。」

駱峰華一時間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由打了一個顫靈,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看著面前的游龍索。

「還不快多謝古掌柜的慷慨1李七夜對他點了點頭,含笑地說道。

駱峰華回過神來,收好了游龍索,拜了拜,興奮又感激地向古掌柜道謝,然後又向李七夜鞠身說道:「多謝大師兄。」

駱峰華在年輕一代弟子中也是很有質資的弟子,他也是個聰明人,知道古掌柜能把如此珍貴的東西送給了他,那是因為沖著大師兄的情面,否則,以人家的身份,根本就不會把他這一個小修士當作一回事。

看到這一幕,讓南懷仁都不由流口水,厚著臉皮,忍不住輕笑一聲,說道:「古前輩,嘿,這樣就不能厚此薄彼了……」

南懷仁還沒有說完,李七夜一巴掌抽在了他的後腦勺上,笑罵道:「小子休得貪心,今天古掌柜已經是大出血了,你臉皮若再這麼厚,下次就不帶你來。」

南懷仁乾笑了幾聲,不敢再開口要,李七夜一發話,他比誰都懂事。

「我們先去別院落腳吧,師尊已經吩咐門下的弟子了。」離開了古意齋之後,李霜顏見天色也不早了,就對李七夜說道。

「也罷,先住下來。」李七夜點了點頭,就隨李霜顏去洗顏古派的別院。

九聖妖門雖然無法與帝統仙門相比,但是,它從明仁仙帝時代就建立,一直屹立到現在,根基極深,家底也極厚,在寸土寸金的天古城,九聖妖門也擁有產業。

九聖妖門在天古城的產業是一座小院,外表看起來不是很大的小院一進去之後才發現裡面別有洞天,只見裡面是樓宇林立,庭院環繞,可以是山清水秀。

毫無疑問,這小院乃是被煉化而成的洞天,能納容千人之眾的地方。

早在此前輪日妖皇就已有命令,所以李七夜他們到了之後,駐守在這裡的九聖妖門的弟子立即安排李七夜他們的起居。

見在這寸土寸金的天古城都擁有如此山清水秀的洞天,這讓南懷仁眾小羨慕不己,這個時候,他們也意識到洗顏古派與九聖妖門的差距。

「這地方值錢呀。」南懷仁都快掉到錢眼裡了,這小子自從跟了李七夜之後,就是越發變得貪財。

「傳說在以前我們洗顏古派在天古城也有偌大的產業。」寡言少語的屠不語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可惜後來沒落,難於支撐,最後只得把它賣了。」

屠不語說出此事,眾小都不由為之神態一黯,洗顏古派的沒落,這是他們也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雖然我們現在沒有產業,總有一天,我們會把洗顏古派的產業拼回來的。」南懷仁都不由激勵地說道。

性格活躍的駱峰華也不由猛點頭說道:「沒錯,總有一天我們洗顏古派一定會崛起的。」

雖然屈刀離他們都沒有說,但是,他們也都不由握了握拳頭。

對於眾小的眾志成城,李七夜含笑不語。

諸人都安頓好了之後,作為侍女的李霜顏、陳寶嬌倒是留在了李七夜的身邊。

在室內,李七夜取出了寶盒,取出了裡面的三張黃紙,仔仔細細地揣摩了一遍,最後都不由感慨地說道:「仙令紙,果然名不虛傳,終是有緣得之。」

「這不是帝紙嗎?」李七夜這樣一說,相對沒有李霜顏那麼沉穩的陳寶嬌忍不住問道。

「帝紙?」李七夜看了她一眼,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這當然不是帝物了,否則,又怎麼可能換』先民九語』。古家一向是金字招牌,信用無雙。這一次我是算不佔他們便宜,我要坑他們的話,只怕他們要把那顆石頭一同送上,才能換』先民九語』。」

「你是說,這三張黃紙比帝物還要珍貴?連古意齋都不知道這三張黃紙的真正價值?」李霜顏都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

十更完畢,好累,睡覺去,多謝大家的支持。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