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五十二章幽冥船出世(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他的人。 輪日妖皇,古牛疆國的妖皇,九聖妖門的掌門!甚至是被稱之為大中域最有作為的皇者!在上一代的修士之中,他被許多人稱之為最有天賦最有前途的天才。 在道艱時代,輪日妖皇曾經在很年輕的...

「不是復活。」李七夜輕輕地搖頭,說道:「那老鬼已經是剩下一口氣了,他都不知道服用過多少的壽葯了,只要能增壽的東西,他都吃過了。苟活了很長久的一段歲月。到最後,什麼壽葯、什麼仙草都對他失效了,但,他還是不死心,把自己葬在了天古屍地,最終讓他成功了,再活了一世。」

「再活一世,這意味著什麼?」李霜顏不由問道。

李七夜說道:「再活一世,就好比重新出生,將會擁有最年輕的血氣,最年輕的壽元,但是,你的道基,你的功法,你的記憶,卻一點都沒有變。這就好像你剛生下來,就擁有了前生所擁有的一切1

「真的能再活一世?」聽到如此不可思議的事情,李霜顏不由為之臉色一變,逆天這兩個字都不足形容這樣的事情了,這是大逆天意,逆斬天則,這可以說是上天不允許的事情。

「能,但是,機率微小的足可以忽略不計!可以說,能再活一世的人那是十分幸運,也是一種不幸。」李七夜悠然地說道。

李霜顏一時之間都不由為之發獃,對於一代逆天人物來說,如果能再活一世,這將會意味著什麼?這說不定上一世沒能承載天命,而這一世就能承載天命,再活一世,一切都可以從頭來過,而且擁有著絕世無雙的資本!

這個時候,李霜顏才真正的領悟到了為什麼那麼多垂死的大人物會對天古屍地是趨之若鶩!

「你接這一樁買賣嗎?」最終,李霜顏問道,此時,她都不再問李七夜為什麼知道這一件事情了。

「我要見你師父。」李七夜只給了這麼一句話給李霜顏,李霜顏二話不說,立即為李七夜去安排。

第二天,李霜顏為李七夜開啟了道台,打開的道門直通九聖妖門。李七夜與李霜顏跨入道門,傳送到了九聖妖門。

這一次。九聖妖門的大長老親自迎接李七夜,而且,這一次李七夜來九聖妖門很低調,他只見九聖妖門的輪日妖皇。不見其他的人。

輪日妖皇,古牛疆國的妖皇,九聖妖門的掌門!甚至是被稱之為大中域最有作為的皇者!在上一代的修士之中,他被許多人稱之為最有天賦最有前途的天才。

在道艱時代,輪日妖皇曾經在很年輕的時候就踏入了真人境界,這可以說是極為了不起的成就,至於今天,輪日妖皇的道行外界不得而知。

輪日妖皇親自迎接了李七夜,李七夜一進殿門,就已經聽到他朗爽的笑聲。他快步出來,迎接李七夜笑著說道:「等李公子的第二次到來,我是等了很久了。」

輪日妖皇,看模樣只有四十光景,偉岸雄壯。但是,整個人卻給人一種優雅文質的氣息,並不是那種粗獷之人。傳聞,輪日妖皇乃是虎妖得道,但是,在他的身上,卻看不出一絲凶獸的氣息!說他是妖皇。更不如說是人皇!

輪日妖皇快步走來,龍行虎步,舉止之間,有著揮斥方酋的氣勢,有著統御千軍萬馬的豪氣,但是。他迎接李七夜,卻是顯得低調親和,極容有個人魅力!

輪日妖皇把李七夜迎入大殿,奉為上賓,作為妖皇的他。並沒有矜持,也未擺架了,與李七夜平席而坐,這已經足夠看得出他對李七夜的重器。

諸人退下之後,殿內只有李七夜與輪日妖皇,李七夜開門見山,說道:「聽說妖皇是想葬戰神殿的人。」

「我哪裡有這個能耐1輪日妖皇搖頭苦笑了一聲,說道:「天古屍地,萬古凶地也。千百萬年來,多少大賢,多少無敵之輩都要葬於此。每一個時代,有多少了不得的人物都想葬入幽冥船,希望以獲得延壽,甚至是重生,成功者,寥寥無幾!我這點能耐,與先賢相比起來,那微不足道。」

「但,你還是想接這一樁生意。」李七夜從容不迫地說道。

輪日妖皇笑了起來,看著李七夜,虎目精光,說道:「我這個老頭是沒這個能耐,但是,我相信李公子卻能行。」

「妖皇又怎麼知道我能行呢?」李七夜不由雙目一眯,徐徐地說道。

「直覺1輪日妖皇坦白地說道:「直覺告訴我,李公子一定能行,我的直覺很少錯過1

「幸好你不是女人。」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

而輪日妖皇卻不見怪,哈哈大笑起過。笑了甚久,輪日妖皇莊重地說道:「戰神殿曾想找人做這一件事,但是,我一口氣把它接下來了。」

「我倒是好奇,九聖妖門究竟是押上了什麼,竟然能讓戰神殿把這樁事情讓你們來做。戰神殿自己都沒有把握做的事情,至於其他的人,基本上不抱希望了。」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

戰神殿,何等強大的存在,傳說,戰神殿建於荒莽時代,人族的無數先賢都是出身於此,毫不誇張地說,人族的強大,與戰神殿有著不小的關係!

戰神殿在大中域乃至是整個人皇界,他們的地位都是十分超然!在當大中域,如青玄古國這樣的存在是何等的強大,但是,若是有戰神殿插手,青玄古國都一樣會忌憚三分!

連戰神殿對於幽冥船的事情都一點把握都沒有,他們把這樣的事情給外人來做,那只是把極小的希望寄盼於奇之上。

「戰神殿嘗試了不少,但是,都沒有成功過,所以,這一次戰神殿想賭一把,把這件事給懂行的外人來做。」輪日妖皇說道。他也沒談是如何接下這一樁生意的。

事實上,這件事談何容易,對於戰神殿這樣龐然大物來說,能把這樣的一件事給外人來做,外人肯定有著絕對讓戰神殿信服的資格。

雖然說這是一樁生意,但是,九聖妖門這樣的門派想接上這一樁生意,只怕是要先押上自己的寶物,以示自己對這一樁生意成功的信心!

試想一下,戰神殿是何等的存在,九聖妖門能爭取到這樣的生意,那隻怕是押上了驚人的珍寶仙物,甚至是帝器!

「暮戰神之後,戰神殿一直想讓幾個老鬼再活一世。」李七夜笑了起來。他也沒有再問輪日妖皇是如何接下這一樁生意的。

「李公子也知道暮戰神的事情?」輪日妖皇不由為之動容!暮戰神,曾經是戰神殿最強大的存在之一,在那個時代,是不可挑戰的巨頭!

暮戰神,就是btzw曾經在天古屍地再活了一世,正是因為如此,戰神殿一直企盼著第二個奇,但是,卻從來沒有成功過。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沒有回答輪日妖皇的話。暮戰神重生再活一世,這件事他能不知道嗎?

李七夜雖然沒有回答,但是,輪日妖皇不由為之精神一振,他明白自己終於找對人了!

「李公子,戰神殿的這位大人物,對於戰神殿來說,是極為重要,對於我九聖妖門來說,也極為重要。當今戰神殿駐外的長老,便是他老人家的隔代弟子,若是這樁生意做成了,戰神殿對於我九聖妖門、對於洗顏古派,都有著不一般的意義。」輪日妖皇莊重認真地說道。

「看來妖皇沒少得戰神殿的支持。」李七夜笑著說道。

輪日妖皇也不隱瞞,他鄭重地點頭說道:「我年少的時候,得戰神殿駐外長老賞識,才開了眼界。正是有駐外長老的支持,我才為霜兒從戰神殿內交換出了』玉清聖心術』。」

李霜顏的體術便是出自於戰神殿,作為聖體的體術,可謂是無價之寶,九聖妖門能從戰神殿換出這樣的體術,這不止是九聖妖門以驚世之物相換,而且,這樣交易不是誰都能行的,輪日妖皇能做如此的交易,足夠是得到戰神殿的信任。

「妖皇與戰神殿是定下了如何的協議?」李七夜問道。

輪日妖皇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具體協議還未定,我等著李公子的一句話!這次交易,我九聖妖門不收任何好處,所有收益都歸李公子1

「你們換來戰神殿的支持。」李七夜笑了笑,其中的利害,他一眼便能看得出來。

輪日妖皇苦笑了一下,說道:「李公子也應該明白,我與聖天教的人皇可以說是老朋友了,若是聖天教真的攀上青玄古國的話,我九聖妖門也有壓力呀。」

輪日妖皇所說的老朋友就是指的竟爭對手,傳聞在上一代,聖天教的人皇與輪日妖皇都是大中域最傑出的天才,彼此可謂是棋逢對手!

「戰神殿那位相入葬的大人物是怎麼樣的情況?」李七夜問道。

輪日妖皇說道:「聽說那位老祖已經是閘血停壽很久了,壽元所剩無幾,他是不能出世,這一次,戰神殿是需要把他直接葬入幽冥船。」

閘血停壽,說淺白一點就是停止血氣進入沉睡,甚至是如同死人一樣被封塵起來!但是,閘血停壽的代價是極為昂貴,不是誰都能閘血停壽的!只有大教疆國的強大存在才有那個資本、那個實力閘血停壽。

.R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