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四十九章霸牝仙泉體(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便不再為夫人與老爺效力了。」說著向陳氏夫妻拜了一拜。 「石伯伯言重,我父在世之時,讓小侄把石伯伯以長輩相待,有石伯伯照顧寶嬌,那再好不過。」陳氏夫妻忙是扶起老僕說道。 最終,陳氏夫妻向...

毀去道基,對於一個年輕有為的修士來說,那是致命的打擊,生不如死,但是,陳寶嬌卻做到了,這是何等的剛烈!

如此剛烈決絕,這讓李霜顏冷如冰霜、傲雪寒梅一般的女子都不由為之動容,為之佩服,這的確需要大毅力。

「怎麼,聖天道子要娶你了?」李七夜也不是十分意外,霸牝仙泉體,世間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了,擁有這種體質的人,性格是火辣剛烈!如陳家的祖母,年輕時也是火辣辣的公主,到了成為賢妻良母之後,才外柔內剛,相夫教子。

「就算是死,我也不會嫁給他的1陳寶嬌冷冷地說道,她蒼白的臉上充滿了決絕,這話鏘鏗有力,擲地有聲,毫無迴旋之地!

原來,聖天教已經向玉牝疆國要求,要陳寶嬌嫁給聖天道子。陳寶嬌與聖天道子之間的聯姻在此之前就已經定下來了,現在可謂是水到渠成,而且,寶柱聖宗、玉牝疆國也樂意有聖天教這樣的一個盟友,所以,兩家的婚事被提上了日程。

但是,這一次,卻得到了陳寶嬌的決堅反對!在以前,陳寶嬌對於這一樁婚事是極為抵觸十分反對,而這一次,陳寶嬌對於這樁婚事那就是誓死不嫁!要麼是嫁過一具死屍,要麼是不嫁!

魔背嶺之行,誓見死不救,冷血功利,這完全讓陳寶嬌對這一樁婚姻斷了一切的念想,所以,這一次聯姻,陳寶嬌是態度堅定無比,沒有任何迴旋餘地!要麼死,要麼不嫁!

雖然說寶柱聖宗是逼陳寶嬌嫁,但,一旦陳寶嬌鐵心而死,寶柱聖宗總不能把一具死屍嫁過去?這簡直就是讓兩派反目成仇的事情。

最終,導致了陳寶嬌毀去道行,把一切歸還宗門!事實上,這一切也有陳家庇護的結果,若不然,陳寶嬌只怕不見得能離開!

「好,我可以收下你。」李七夜點頭說道:「不過,我可不收來歷不明的人。」說著,看著陳寶嬌身邊的兩個黑衣人。

在這個時候,兩個黑衣人都取下了衣貌,一男一女,女的與陳寶嬌有幾分相肖。

這兩個人正是陳寶嬌的父母,對於陳寶嬌的父母來說,這是一個痛苦的決擇,自己一個好好的女兒,卻落到如此的下常

「爸,媽,你們不用擔心我,我會好好的。」陳寶嬌站起來擁抱自己難分難捨的父母,此時,她依然堅強,但是,不覺間,淚水濕了秀目。

千言萬語,終需是要一別之時,分別的場面,讓人不由為之心酸,儘管是如此,陳寶嬌依然堅強,依然忍住了淚水。

「老奴留下照顧小姐,老奴也不是陳家子弟1在臨別之時,老僕說道:「當年老奴欠陳兄一條命,答應照顧他的後代,老奴留下便是。以後便不再為夫人與老爺效力了。」說著向陳氏夫妻拜了一拜。

「石伯伯言重,我父在世之時,讓小侄把石伯伯以長輩相待,有石伯伯照顧寶嬌,那再好不過。」陳氏夫妻忙是扶起老僕說道。

最終,陳氏夫妻向李七夜一鞠身,說道:「小女就托於李公子了,希望李公子能多多照顧。」

對於陳氏夫妻來說,把自己的千金女兒送給他人當侍女,這是何等難於選擇的事情,陳寶嬌說服自己父母,可以說是極為不容易的事情。

送走了陳氏夫妻之後,李七夜對陳寶嬌說道:「從此之後,你就也霜顏在一起,至於怎麼做,霜顏會教你的。至於石老,這樣吧,就來我洗顏古派當一名客卿吧,只要為我洗顏古派效忠,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多謝公子的提攜,老奴謹記。」老僕一拜說道。他不敢有絲毫輕視眼前少年的心態,他曾見過李七夜的手段,談笑間,屠萬強者,那怕是青玄古國的古聖,那都在他的算計之中,他個人是極為看好眼前的十五六歲少年!

陳寶嬌隨李霜顏走了之後,李七夜讓古鐵守安頓陳寶嬌的老僕。

「陳家的石敢當1古鐵守聽此話,都不由為之動容,看著眼前的老人,都不由忙鞠首。

「古兄言重了,當年的石敢當已經死了,現在老朽只是一個無名的小老頭而己。」石老忙是還禮說道。

陳家石敢當來洗顏古派當客卿,讓古鐵守都不由為之精神一振。當年石敢當在大中域可是個大凶人,堪稱是凶名赫赫。他出身草莽,卻在道艱時代登臨真人境界,這可想而知他是多大的毅力,多驚人的天賦,只是因為如此,他一生也立下了無數的敵仇!

聽說千年前被仇家追殺,被逼得走投無路,被殺得垂死掙扎,只剩下了一口氣,最終是陳家的主人救了他,從此之後,他便留在了陳家,外人再也沒有人聽過石敢當的消息!

「以後就是洗顏古派的人了。」李七夜只是風輕雲淡地說道:「只要有功於洗顏古派,未來必有大造化。」

石敢當雖然是凶人一名,但是,在李七夜面前一點都不敢放肆,雖然他曾被人稱之為凶人,只怕他一生所殺的人,不如李七夜在魔背嶺屠的人多,連古聖都殺。如果他稱凶人的話,那麼李七夜就是凶人王了!

所以,聽李七夜的話,石敢當拜了拜,態度甚為恭敬。

陳寶嬌此次來投靠李七夜,同時也給李七夜帶來了一個消息,她對李七夜說道:「聖天教只怕是攀附上了青玄古國,傳聞在此之前聖天道子龍翔天曾出使青玄古國。這一次聖天教急著與寶柱聖宗聯姻,只怕是欲聯合力量,向青玄古國展示實力,欲拿到最大的籌碼。」

說到這裡,陳寶嬌都不由為之擔憂說道:「聖天教若是攀上了青玄古國,只怕是對你、對洗顏古派不利。有了青玄古國撐腰,只怕聖天教底氣就更足了。」

「區區一個青玄古國而己,何足為道。」對於這個消息,李七夜並不驚訝,從容不迫地笑著說道:「他們識相,就繼續做自己的霸主,若不識相擋我道,古國又如何,照滅不誤1

區區青玄古國!如此風輕雲淡的話,如此毫不在乎的話,這讓陳寶嬌為之無語,開口滅古國,這不是一般的囂張,但,慢慢地,她都不由習慣了李七夜的囂張了,如此霸氣的話從李七夜口中說出來,並不讓她覺得是口出狂言,狂妄無知。

陳寶嬌來洗顏古派好些日子,當她的情況穩定之後,李七夜召來了她,對她說道:「我的規紀,霜顏也跟你說了,今日,你從頭開始,立下誓言,從此你隨是我的人,從此追隨於我。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不然,要麼你一生遵守自己的誓言,要麼真命反噬1

「我不後悔1陳寶嬌鏗鏘有力地說道:「我以我的真命起誓!絕不後悔。」

李七夜點了點頭,陳寶嬌以真命起誓!最終,李七夜說道:「你先練體術,無上仙體之術1

「後天之體,也有仙體之術?」陳寶嬌聽到李七夜的話,不由為之一怔。

「出於我手,便是仙體之術。」李七夜說道:「你不用妄自菲薄,你的霸牝仙泉體若是大成,不會亞於任何大成仙體!你們的祖母曾經霸牝仙泉體傲視十方天地1

陳寶嬌不由為之動容,這不止是為自己的體質而動容,也是為李七夜後面一句話而動容!大成仙體,出身於寶柱聖宗的她知道意味著什麼。

在寶柱聖宗,曾經有幾個師祖乃是大成聖體,在他們所在的時代,大成聖體,都堪稱無敵!曾經所向披靡,正是因為如此,才造就了今天的寶柱聖宗!

至於大成仙體,不敢想象,萬古以來,大成仙體之人,屈指可數,有人說,萬古以來,大成仙體不超出五個,也有人說,大成仙體不超出十人。

若是她的霸牝仙泉體大成,曾然可以比肩於大成仙體,這是何等的可怕!

「你怎麼知道我陳家的祖母是霸牝仙體大成?」陳寶嬌都忍不住問道,關於這樣的說法,他們陳家根本就沒有記載,而他們陳家先祖乃是大成聖體,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

「有一天,你若有後代,你後代會知道你是天生霸牝仙泉體嗎?你後代會知道你修練成無上之體嗎?」李七夜悠然閑定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讓李霜顏芳心劇震!嫵媚動人的秀目一時間睜得大大的,不可思議地盯著李七夜,在這個時候,她想到了自己真命誓言!她以自己真命立過如此誓言,難道說,她陳家祖母也立過這樣的誓言?

「難道,我,我陳家祖母曾經得到過高人的傳授?你,你就是那個高人的後代1陳寶嬌不由動容地說道。想到李七夜知道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霸牝仙泉體,想到李七夜竟然知道她陳家不傳之秘的手印,這個時候陳寶嬌有所明悟。

昨天的月票只有六百多,不管怎麼說,今天總算是衝上了PK榜的前三,這也是大家努力的結果,只有大家的支持,才能有這樣的成績。

這一份榮耀,這一份驕傲,是屬於大家的。

蕭生今天依然履行承諾,今天依然是十更,所以,希望在今天大家能給蕭生最大的支持。

對於我們來說,這兩天大家都不容易,這兩天大家都在積極投票,都積極打賞蕭生。

三天爆發三十章,將計九萬字,這樣的堅持,也是蕭生對於大家的一個承諾!

今天,我們繼續努力,我們一定齊心協力,保住前三,在今天,我們鎖定目標是增加一千票,希望我們能更加努力一點,創造更好的成績!!!!!!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