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145章八方皆寂(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香,不由喃喃地說道:「萬爐神,不愧是萬古第一爐,不枉我當年追捕九界,耗天地諸寶養之,此爐在手,壽衰命厄又算得了什麼,改命更壽,只不過是小菜一碟而己。」 萬爐神,只怕世人根本沒有聽過這樣的一尊爐...

在荒莽時代,作為陰鴉的李七夜,可是藥師的引路人,他們曾經是出生入死,曾經是踏遍九天十地,曾經是行走九界,出葬地,入舊土,他們在葯道之上,可以說是嘗百草,煉萬丹,最終於為人族確立了葯道的規則,也規規範了所有的煉丹手法、煉丹標準等等!

萬古以來,曾經有這樣一句話,若是沒有葯神,就沒有人族的葯道,甚至是沒有萬族藥師的標準!

可以說,葯神不止是人族的葯道奠基者,更是萬族葯道的奠基者。

當然,世人皆知葯神,卻並不知道有意隱藏自己,把自己藏於幕後的李七夜,後世並不知道,當年葯神撰寫《葯神大典》的時候,不止是葯神,還有一隻不為世人所知的陰鴉!

後來,有關於葯神的煉丹之道,有關於葯神的丹術都有流傳下來,事實上,只有李七夜才知道,葯神丹道的真正精華所在並沒有傳下來,世間所流轉的所謂葯神大典,那隻不過是煉丹的準則、完整的藥師體系而己!當然,這些東西被後世的所有藥師奉之為準則,奉之為圭臬。

事實上,葯神真正的精華並沒有傳下來,當時李七夜知道葯瘋子這傢伙是有意而為,更要命的是,在某一時期,他被抹除的記憶出現了一點問題,一直到後來,他再也沒辦法找回《葯神大典》的記憶。

但是,李七夜知道還有一個希望,那就是這隻蛤蟆,也就是他們當年所養的萬爐神!當年作為陰鴉的他與葯神曾經把《葯神大典》封存在了這隻蛤蟆之中。

在那個時候,葯瘋子就曾經開玩笑地說,誰得這隻蛤蟆,就得他的真傳,得他的道統!但是,要命的是,後來沒有想到這隻蛤蟆逃走了!使得這句玩笑從此沒有實現過!

在後世,李七夜一直想找回這尊萬爐神,一直想找回《葯神大典》,可惜,一直都沒有找到它。然而,在這一世,奪回自己肉身的李七夜卻終於找回了這尊萬爐神,更是找回了《葯神大典》。

托著這隻看起來像蛤蟆一樣的萬爐神,李七夜不由喃喃地笑著說道:「葯瘋子,這一世只怕是我要遮住你的光芒了。」說到這裡,他不由笑了起來,但是,在笑容背後,卻是更多的愁悵,更多的黯然。

這是一段值得回憶的過去,他沉浮千百萬年,隨伴著血腥與殺戮,在荒莽的時代,他跚蹣而行,從被人追殺,被人捉捕到站穩腳根,反撲敵人,算計天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在古冥時代,更是血雨滔天,上屠諸神,下滅群魔,特別是在天屠仙帝的時代,對於他來說,更是堅艱無比,到了諸帝的時代,這是屬於他反撲仙魔洞的時候了,一個又一個時代的沉浮,他培養出一個又一個的先賢,甚至是培養出了仙帝,他耗盡了無數的心血,耗盡了無數的底蘊,就是為了有一天攻破仙魔洞!

不論是跚蹣而行,還是上屠諸神下滅群魔,又或者是反撲仙魔洞,這都伴隨著無盡的腥風血雨,伴隨著無數的戰役。

唯有葯神所在的那個小時代,對於作為陰鴉的他來說,是最純粹的一個時代,一個求知的時代,一個嘗百草煉萬丹的時代,在那個小時代,他也好,葯神也罷,都是求渴一般地在葯道上摸索前行,為人族,為九界奠定了葯道的基礎!

最終,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收回了思緒,祭出了手中的蛤蟆,喝道:「開——」

蛤蟆落下之時,已經是化作了一尊巨大的寶爐,巨大的蛤蟆蹲於地上,闊嘴大張,宛如吞吐著諸天精氣一般。

迎面撲來的熱浪,讓李七夜都不由閉上眼睛,又上嗅了嗅寶爐內散發出來幾乎不可聞的葯香,不由喃喃地說道:「萬爐神,不愧是萬古第一爐,不枉我當年追捕九界,耗天地諸寶養之,此爐在手,壽衰命厄又算得了什麼,改命更壽,只不過是小菜一碟而己。」

萬爐神,只怕世人根本沒有聽過這樣的一尊爐神,真正懂此爐所有奧秘的,在當世也只有李七夜一個人而己。

此爐遠遠不止是煉丹那麼簡單,有此爐配合著《葯神寶典》的無上藥道,那麼,它有著驚天的威力,甚至是能改命!

萬爐神,在李七夜眼中那是萬古第一爐!它與其他的爐神不同,其他的爐神從天地而生之後,基本上不會再移動,就是生於所在的地方,只能在那裡吞納天地精氣,蘊養爐火。

而萬爐神不同,它能自己走,就像一隻蛤蟆一樣,能行走天下,而且,它能自己去找火種來吃,能找靈藥丹草來吃,隨著它活得越久,它所吃的東西就越珍貴,一般的火種,一般的靈藥丹草根本就不入它的法眼!

正是因為如此,這讓萬爐神擁有了絕世無雙的爐火與葯藏!

同時,萬爐神速度極快,萬古以來,沒有人抓到過它。事實上,就算是有人看到它,也不會放在心上,一隻普通的蛤蟆蹲在地上,不論是什麼人,都不會去留意它!

最終,李七夜收回了蛤蟆,跌坐於地上,慢慢地修練起來。

在洗顏古派凱旋而歸的時候,終於有門派接到了消息,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大教疆國、多少古宗秘派是衰嚎聲遍野!魔背嶺之行,全軍覆沒,這不知道震呆了多少的大教疆國,這讓不知道多少的古宗秘派一下子是傻了。

在青玄古國之中,有古老無比的古殿之內,依然被青氣所繞的青玄天子向一位皇者彙報魔背嶺之行,而高坐於上首的皇者,宛如是君臨八荒的聖皇,吞吐著讓人不寒而慄的皇氣!就算是古聖見之,也不由雙腿發軟。

「洗顏古派——」高座在上的皇者徐徐而道,聲音極富有張力,神威無比,最終沉聲道:「百足蟲死而不僵!明仁仙帝不愧是諸帝時代的開創者!衰落了這麼久,依然還有手段1

青玄天子在下,沒有言語,靜靜地聽著。

「不急,不急著找洗顏古派算帳1最終,高坐於上面的皇者說道:「讓人去點點火便行,總會有人去找洗顏古派的麻煩,我們隔岸觀火便是。此行雖然你未得神物,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們古國不缺這級別寶物!你暫且安心修行吧,在這一世,你若承載天命,我古國便是出第三位仙帝1

青玄天子應了一聲,最終是離開了。

「豪兒——」在南天上國之中,有一位老者接到了消息之後那是慘叫了一聲,作為強者的他,差點是昏厥!

最終,這老者整裝而發,恨恨地說道:「此仇不報,我南天氏誓不為人1此老者進入了南天上國的皇城,晉陞南天上國的皇者,祈求皇者發兵,踏滅洗顏古派,為他兒子南天豪報仇!

對於老者的祈求,高坐於上的皇者沉吟說道:「洗顏古派乃是在寶聖上國的疆土之內,聖天教不見得樂意讓我們發兵於他們疆土之內!當世聖天教老祖還在,不可輕言得罪聖天教。我派使者與聖天教聯絡一二,至於殺豪兒的兇手,絕不能姑息,待皇兒出關,我讓他走一趟,為豪兒報仇1

對於皇者這樣的決定,老者雖心不甘,但,也只能是如此。

而在寶聖上國的疆國之內,寶聖人皇聽到了誓彙報,他高坐在龍椅之上,此時,他是臉如沉水,最終是冷言道:「帝物!又是帝物1

在當年,洗顏古派以帝皇斬他意志,對於他這位不可一世的人皇來說,憋屈得厲害!但是,又無可奈何,就算強大如他,沒有絕對的把握,也不會輕言去面對帝物,除非是沒得選擇了!

「老祖還不出世,這口氣我們暫且忍一忍1最後,寶聖人皇沉聲地說道:「此行你收穫甚豐,能與青聖天子共同進退,這是一件好事。你暫且不理會洗毅古派此事,我派你出使青玄古國,看能否與青玄古國結盟!若是青玄古國能結盟!只要有青玄古國給我們撐腰,在大中域,還有何忌!哼,就算九聖妖門想扶持洗顏古派,也是自尋死路1說到此,他雙目精光暴漲,露出可怕的殺意。

「吾兒——」在江左世家,更是有人慘叫一聲,凄厲無比,接到消息之後,江左世家是一片愁去籠罩!

江左世家不單是死了江左侯,更是死了江左鐵衣這樣的強者,以及上千精銳弟子,這對於整個江左世家來說,損失太慘重了,特別是年輕一輩全軍覆沒,江左世家一時間都難於恢復元氣。

「洗顏古派,總有一天,我江左世家屠滅你們1最終,江左世家的家長恨恨地說道。

對於江左世家來說,這是大仇,甚至是世仇!在當年,他們洗左世家最有希望成為仙帝的江左賢王慘敗在了明仁仙帝的手中,從此再也沒資格承載天命,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