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一百四十二章斬蒲魔樹(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死到臨頭都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此時,特別是見過許多風浪的老僕,都不由手掌心直冒冷汗,這個時候,他都不由為之暗暗慶幸,幸好他們沒有與李七夜為敵,否則,就算他再強大,只怕也難逃一死。 對...

「轟——」一聲巨響,蒲魔樹的根樁一見被吞噬掉了如此多的根須,這個時候它也慢了,根樁拚命下沉,主根一下子撕裂了大地,一下子插入了大地的最深處,隨著它瘋狂地紮根於大地之下,大地被撕裂!

「噗——」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充沛無比的力量衝天而起,這股力量如同是魔柱一樣從大地之下破土而出,擎於雲霄。

「轟——」得到了這股力量的相助,被拖著走的蒲魔樹一下子穩定了身體,它反拖道台,道台被它反拖之下,都不由為之晃了一下。

「轟——轟——轟——」一時之間,天搖地晃,蒲魔樹瘋狂地收縮自己的根須,欲把道台拖過來。

「這,這是什麼?」看到蒲魔樹突然逆轉局勢,李霜顏、陳寶嬌他們都不由為之駭然,為之變色,一旦被蒲魔樹掙脫道台的捕捉,只怕他們就是死路一條。

「蒲魔樹這種萬古難得一見的東西,生長在這裡不是沒有道理的。」李七夜依然從容自在,閑定地笑著說道:「在這東部的地下,有一條魔脈,魔脈汩有一口魔泉,魔泉之水,對於蒲魔樹來說是極為寶貴,若是能以它來淬體養元,總有一天能讓它化為比肩諸神的存在。」

「嗡——」就在這瞬間,道台的黑洞一下子擴張了一倍,隨著「錚、錚、錚」的鏈鎖之聲響起,鎖在蒲魔樹身上的法則神鏈一下子收縮好幾倍,把蒲魔樹勒得更緊,力量更大,拖著蒲魔樹往黑洞而來。

「轟——轟——轟——」大地被掀翻,這場景就像是一頭天牛一樣犁開了大地,翻開了無數的泥土,一時之間,一塊塊大地被掀翻上了高空。

此時,就算蒲魔樹紮根於魔脈也沒用,依然擋不住道台對它的拖拉。此時,一條條的根須被拖入了黑洞,被吞噬粉碎。

「格、格、格……」然而,在這個時候,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只見蒲魔樹從骨刺那裡吸來的所有魔氣衝天而起,沖向無人區那邊無數白骨的地方,所有的魔氣都沖入了骨海之中。

就在這個時候,骨海中的所有白骨都一下子連接在了一起,不論是人族的骨骸還是天魔、石人的骨骸,總之,所有的骨骸都一下子拼湊在了一起,拼湊成了一棵巨大無比的巨樹。

一棵巨大無比的巨樹出現在李七夜他們的面前,在這瞬間,巨樹像巨人一樣,巨大的軀幹抽打向道台。

「轟——」骨骸巨樹抽在了道台之上,整個道台都搖晃起來,但是,黑洞卻更強大,張得更大,拖動著蒲魔樹往黑洞而來。

「轟——轟——轟——」此時,骨骸巨樹瘋狂地抽動著道台,欲把道台砸碎。

「我的媽呀,這鬼東西成精了。」在道台庇護之中的牛奮他們都不由臉色大變,陳寶嬌、李霜顏都沒有見過如此瘋狂鬼詭的一幕,都不由臉色為之大變!

「轟——轟——轟——」然而,蒲魔樹的可怕遠遠不止於此,此時,只見那無人匹一條條刺入天穹的骨刺竟然從泥土中沖了出來。

一條條的骨刺是萬丈之長,粗大的嚇人,這一條條的骨刺竟然是一下子拼成了一個巨盤,這個巨盤看起來像是長滿刺的五角星,此時,骨刺巨盤磨滅天地,向道台斬殺而來。

「轟——」道台受到如此可怕的骨刺巨盤一斬,頓時搖晃不止,黑洞受到了衝擊,黯了一下。

「轟——轟——轟——」此時,骨刺巨盤、骨骸巨樹瘋狂地砸錘、滅斬著道台,欲把道台劈碎,受到骨刺巨盤與骨骸巨樹的攻擊,道台的黑暗是黯了一下,這讓蒲魔樹喘了一口氣,一時之間,骨刺巨盤、骨骸巨樹更加瘋狂地攻擊著道台。

「只怕道台撐不住了,我們快逃吧,若是被這鬼東西脫圍了,我們的末日就到了。」牛奮都不由臉色發白,對李七夜說道。

「小菜一碟而己。」李七夜依然是從容不迫,看著魔氣衝天的蒲魔樹笑著說道:「本來我是還沒有打算趕盡殺絕的,既然你不知死活,那我就成全你。」

說完,李七夜雙手結印,雙腳重重地一踏,長嘯一聲,血氣沖入了天穹,口吐真言:「以我意志,啟血璽帝門,降屠魔之陣……」

「轟——轟——轟——」在這個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整個魔背嶺的天地都被血光照亮,在天穹之上,打開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門戶,門戶打開,噴湧出了無盡的帝威,在這瞬間,一條條經緯線交織在一起,在天穹之上,星辰浮現,日月輪轉,天宇沉浮,一個巨大無比的陣式被絡印在了天穹。

「嗖——嗖——嗖——」一時之間,一道道的血矛從天而降,此時,就像是一尊血神持矛而降一般,出手屠魔,斬殺一切。

「砰——砰——砰——」血矛降下,粉碎了一條條的骨刺,擊穿了一具具的骨骸,在血矛之下,任你是骨刺巨盤,還是骨骸巨樹,都一樣受刺穿,擋不住血矛的威力。

莫說蒲魔樹,就算是魔背嶺的所有天獸壽精,感受到帝門打開之後的血矛殺戮之威,都不由為之顫抖,此時,不論是百萬年的天獸,還是百萬年的壽精,都躲在自己的老巢不敢出來。

「我的媽呀,天上是烙印有殺戮之陣1就算是牛奮的強者,見到帝門打開,大陣浮現,血矛降下,都不由雙腿發軟,失聲大叫一聲說道:「這,這,這簡直就是仙帝級別的大陣呀,這,這,這誰遇誰死1

陳寶嬌與老僕更不用說了,他們都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如此的血矛降下,簡直就是遇神殺神,遇魔屠魔。

好一會兒,陳寶嬌回過神來,看著李七夜,都不由失色說道:「你,你早就有這樣的手段了是吧?」傾國傾城的尤物,此時是花容失色,依然是讓人憐愛,讓人心動。

此時,陳寶嬌與老僕都不由打了一個寒顫,這個時候,他們都明白一件事,事實上,一開始李七夜就有制勝的手段,說不定一開始李七夜就有屠滅進入魔背嶺的所有門派、所有修士的想法!

這個時候,陳寶嬌、老僕才明白,青玄古國也好,聖天教也罷,那都是他的囊中之物,難怪他根本就無懼於青玄天子他們,甚至是揚言與天下為敵,這一切根本就在他的算計之中,然而,墅們卻還以為自己有所持,欲強行搶奪所謂的「諸神寶藏」!

到最後,死到臨頭都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此時,特別是見過許多風浪的老僕,都不由手掌心直冒冷汗,這個時候,他都不由為之暗暗慶幸,幸好他們沒有與李七夜為敵,否則,就算他再強大,只怕也難逃一死。

對於陳寶嬌的話,李七夜只是看了她一眼,悠閑地說道:「魔背嶺是洗顏古派的私產,作為首席大弟子,知道這樣的手段,有什麼好奇怪的。」

當然,這個大陣與明仁仙帝無關,這是血璽仙帝布下的,當年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本來是要伏殺蒲魔樹的,在那個時候,他們打算一舉屠滅蒲魔樹,把一個絕世大陣烙印在天穹之上,在當時,他們可以說是布下了天羅地網。

可惜,他們還沒有出手,六道蓮卻對蒲魔樹出手了,使得他們布下的天羅地網一直沒有用上。

當年,伏殺蒲魔樹的大陣本來是作為陰鴉的李七夜主持的,因為一直沒有用上,李七夜就一直讓它留下,以作為後手,希望有一天能用上。

今天,李七夜手結陣印,口吐真言,輕易地溝通了大陣,打開了帝門,降下了血矛,屠殺強敵。

「吱——」就在這個時候,蒲魔樹一聲慘叫,它被一道血矛刺穿了身體,至於它的根須,更多是被血矛斬殺。

「啵——」就在這個時候,蒲魔樹整段樹樁裂開,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在樹樁之內竟然飛出了一根拇指大小的老根,這老根從樹樁中逃出來,立即往遠處逃遁而去!

「那是什麼?」見一根老枝逃走,李霜顏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

「始根。」李七夜笑著看以極速度走的老根,說道:「整株未成形的蒲魔樹就是這一小根始根生長出來的。」

「不追殺它?」牛奮也不由為之擔憂,這始根能生長成蒲魔樹,一旦被它逃走了,後果可想而知?這簡直就是一個大災難。

「它不懂這個世界,也不懂這個天地。」李七夜笑著說道。

就在他們談話之間,這拇指大小的始根一下子飛出了東部,欲遠遁而去。

就在始根剛飛出東部瞬間,遠在南方的桂蓮樹「嗡」的一聲,突然有一枝嫩綠的樹枝橫空而至,嫩枝如同神劍一樣,一下子刺破了天穹,一下子斬斷了輪迴,一下子屠滅了六道。

一條嫩枝而己,但是,此時神靈都為之顫抖,嫩枝擊來,卻如神劍一樣。

「嗤——」嫩枝斬落,始根一下子被斬得粉碎,化作了無數的齏粉!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