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一百四十一章斬蒲魔樹(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不由吃驚地說道。 「錚——錚——錚——」然而,就在這剎那之間,突然間如鐵鏈鎖獄,蒲魔樹所有根須包括了樹樁都一下子被一道道粗大的法則鎖住,一道道的法則竟然如神鏈一樣,一旦被鎖住,根本就不可能掙脫...

天地失色,日月無光,一擊之下,無數的生靈都趴在了地上!帝戒擋住了帝刀的一擊,但是「鐺」的一聲,帝戒也出現了裂縫,只剩下很微弱的帝蘊庇護著青玄天子與聖天道子。

「嗤——嗤——嗤——」在這瞬間,失去了帝蘊所庇護的官老以及其他的強者頓時受到魔根的攻擊。

「走——」青玄天子已經無暇他顧,好不容易殺出一片天空,再猶豫就死在了這裡,一聲大喝,他掌執著戒指,帶著聖天道子衝出了天羅地網,瞬間殺了出去。

此時,青玄天子根本就不敢停留,他帶著什間橫空而去,往入口出逃走!逃到石門之時,他連頭都不回,立即衝出了石門,逃出了魔背嶺。

青玄天子果斷決絕,的確是有霸者之風,只要他敢再猶豫一下,就算不死在魔根之下,都會死在李七夜手中。

這一次,青玄天子只帶了一隻帝戒來,此時,他的帝戒只有很微弱的帝蘊,他不願意把最後一縷保命的帝蘊賭在搏殺之上,所以,他立即逃走。

而失去帝蘊保護的官老他們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一下子陷入了魔根的圍攻之中。

「藹—」慘叫聲起伏不止,一個個強者倒下,這包括了隨青玄天子而來的真人!此時,在魔根的狩殺之下,還活著的修士強者是越來越少了。

「開——」生死關頭,作為古聖的官老再也沉不住氣了,狂吼一聲,他一下子解開了自己的封印,瞬間,古聖血氣衝天而起,古聖之威席捲萬里大地,官老可是一位強大無比的古聖,一解開身上的封櫻頓時間,他整個人如同洪水猛獸一樣,縱橫捭闔,一口氣斬斷了周身的魔根,欲逃去。

「啪——」然而,官老還沒有從天羅地網的缺口逃出來之時,突然。天降一道閃電,閃電降下,挾著滾滾的焦雷之聲。

「砰」一聲響起,閃電擊中了古聖的官老,他身體當場僵直,接著鮮血狂噴。整個人筆直地裁倒在大地上,一命呼嗚。

「我都說了,小心帝罰。」李七夜看著這一幕,悠然地說道:「你真以為明仁仙帝的警告是一句空話?若是仙帝鎮壓都是一句空話,那就沒有無敵的帝威了。」

魔背嶺,古聖之下才能進去,這不是僅僅一句警告!惹是有人鎮壓道行進去。進去之後一旦暴出自己的真正實力,重者會被降下帝罰!

「藹—」最後,連最後一個修士都死在了魔根的手中,從始至終,除了青玄天子與聖天道子活著逃出去之外,所有想搶奪寶藏的人都慘死在這裡。

「唉,就是不相信我的話,我參業勒擼殺無赦。」李七夜從容不迫地說道。

至於李霜顏與牛奮,那都已經麻木了,他們早就見過李七夜的邪門了,而陳寶嬌與老僕是不由毛骨悚然。

從頭到尾,李七夜基本上沒怎麼樣出手,然而。在短短時間之內,卻被屠掉了幾萬的修士,更可怕的是,其中包括了王侯真人。甚至是古聖!

「蒲魔樹的樹樁在盯著我們1此時李霜顏低聲對李七夜說道。

在這個時候,蒲魔樹不知道大了多少,至少比剛才大了一倍,樹樁更粗更大,而且生出了更多的樹莖根須,老的根莖根須更加粗大。

在這個時候蒲魔樹樁上的那一雙黑暗的眼睛盯著李七夜他們,它無數的根須就像是魔鬼的毒觸一樣,滿天飛舞。同時,它從一根根擎天的骨刺那裡吸來的魔氣讓它全身縈繞,似乎,這魔氣讓它變得更加的強大。

此時蒲魔樹根看起來讓人毛骨悚然,無數粗大的根須在空中狂舞,全身魔氣繚繞,看起來像是來自於地獄的惡魔,任何人看到它此時的模樣,都不由為之打了一個冷顫。

在這個時候,蒲魔樹一雙黑暗的眼睛盯著李七夜他們,就像是黑暗中的毒蛇盯著他們一樣,讓人毛骨悚然。

「若是現在歸順於我,或者你還有一條生路可走,不然,你將是飛灰煙滅。」蒲魔樹盯著大家,讓人毛骨悚然,唯有李七夜是從容不迫,閑定自在,對蒲魔樹笑著說道。

此時莫說是陳寶嬌,就算是牛奮他們,都不由悚然,要知道,眼前的蒲魔樹連古聖都能殺,更別說是他們了。

「嗤——嗤——嗤——」蒲魔樹樁回答李七夜的方式很簡單,瞬間,無數的根須像怒箭一樣直刺而來,勁力無比的駭人,撕破了虛空,度比剛才快了一倍有餘。

「它吸了大量精血,又吸了魔血,它更強大了1看到蒲魔樹再一次出手,牛奮都不由吃驚地說道。

「錚——錚——錚——」然而,就在這剎那之間,突然間如鐵鏈鎖獄,蒲魔樹所有根須包括了樹樁都一下子被一道道粗大的法則鎖住,一道道的法則竟然如神鏈一樣,一旦被鎖住,根本就不可能掙脫!

襲擊李七夜他們的所有根須在這瞬間被鎖住,這讓蒲魔樹樁為之駭然,在這個時候,它感受到了最可怕危脅,靈魂深處泛起了最本能恐懼。

「錚——錚——錚——」一陣陣拖動著鐵蓮的聲音響起,在這瞬間,道台斜升,整個道台噴湧出了無盡的符光,一個個的符文瞬間噴了出來,交織成了章序,化作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洞。此時,黑洞宛如可以吞噬十方。

蒲魔樹樁身上的所有法則神鏈在在這時候與黑洞的符文章序交織在了一起,就像是一條條的絲線在了布上,此時,符文章序拉著一道道的法則神鏈,拉著蒲魔樹樁包括所有的根須往道台黑洞而去,一旦被拉入黑洞,立即會被吞噬粉碎!

「這,這,這是什麼?」看到蒲魔樹樁包括所有的根須被一下子鎖住,陳寶嬌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

「魔血被祭煉過,這已經不是魔血了,而是法則。」牛奮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不由動容地說道:「整個道台就是誘捕器1

李七夜則是看著被鎖住往黑洞拉去的蒲魔樹樁,悠然地笑著說道:「你真以為這裡會留下你的祖血給你補身體嗎?可惜,你還不夠聰明。」

「轟——轟——轟——」此時,蒲魔樹所有的根須瘋狂地舞動,瘋狂地抽打,欲掙脫法則的困鎖,但是,任由它如何瘋狂的舞動,都無法掙脫法則的困鎖。

這當年可是血璽仙帝所留下的誘捕器,後來經過明仁仙帝加強,一旦被鎖住,蒲魔樹只有死路一條!

當年殺了蒲魔樹之後,作為陰鴉的李七夜知道,只要地下還有一縷的根須,蒲魔樹復活的機會,所以,在當時他與血璽仙帝留下了斬殺蒲魔樹之後所得到的魔血。

他們把魔血鎖入了道台之中,如此一來,這個道台對於任何還活在地下深處的根須都是最誘惑的東西,作為祖血的魔血,是它們最渴望的東西。

所以,千百萬年以來,只要有活在地下的根須,都遏止不住對於魔血的渴望,忍不住靠近魔血,欲吸魔血以壯大自己,一旦靠近魔血,就會被道台吞噬殺死。

事實上千百萬年以來,這道台已經殺了不少還活著的細小根須,但是,最終還是有一條根須不知道是怎麼樣躲過對於魔血的渴望,竟然能一直生長,最終是生長成了樹樁,成了氣候,而且,還一直躲過誘捕道台的誘殺。

這一次,李七夜放出了所有的魔血,這頭蒲魔樹樁終於是經受不起魔血的誘惑,吸收了道台的魔血,一旦是吃下了魔血,就是等於吃下誘餌的魚!

「噗——」此時,有一條條粗大的根須被拖入了道台的黑洞之中,一旦被拖下道台的黑洞之中,就一下子被道台黑洞粉碎吞噬,一下子飛灰煙滅。

「吱、吱、吱……」蒲魔樹樁一陣狂叫,拚命狂舞,依然掙脫不了法則的鏈鎖。

「轟——轟——轟——」此時,蒲魔樹的樹根瘋狂地扎入地下,欲紮根於大地之上,以拖住道台黑洞對於它的拖力,但是,依然無濟於事,那怕是整塊地面被掀翻,整個地面被粉碎,都依然抗不住道台黑洞對於它的拖力。

「這是沒有用的,兩位仙帝的加持,除非你能強大到當年那麼強大了,否則,那一切都無濟於事。」李七夜看著蒲魔樹樁垂死扎掙,笑著說道。

「嗤——」蒲魔樹根它那鬼目突然一寒,一條條的根須一下子放棄了抵抗,化作了無數的怒箭以極射殺向李七夜,此時,蒲魔樹認為是李七夜主導著整個道台,欲斬李七夜而脫困。

「噗——噗——噗——」然而,一條條的根須還沒有射殺李七夜,而道台的黑洞就像巨嘴一樣張開,一下子把所有射來的根須吞噬掉。

「想殺我?」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你還嫩著呢,跟我搞小手段,你還不是對手。」

gaochao情節終於來了,且看主角如何牛b哄哄!!希望今天我們的月票也要牛b哄哄,能突破昨天一千七百多的記錄!!!!!

同學們,還猶豫什麼,投月票,沖呀!!!!!!!!!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