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三十五章六道蓮,蒲魔樹(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但是,依然有無數的根須像潮水淹沒而來。 「轟——轟——轟——」老僕一次又一次的斬殺,一次又一次的掃蕩,但是,依然是衝殺不出來。 看到這老僕竟然是真人的實力,讓退到另一條地洞的諸多修士都...

「嗤——嗤——嗤——」隨著李七夜的深處,攻擊他們的根須樹莖是越來越多,攻擊他們的根莖根須是越來越粗,而且是來勢洶洶。

到了後面,出現的樹莖根須竟然如同是鐵打銅鑄一樣,連寶器都不容易斬斷,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這是什麼?」李霜顏都不由為之動容,此時,那如同是鐵打銅鑄的樹莖根須都開始攻擊她了。

「蒲魔樹的萬年老根,我們是要靠近它的老巢了,它們是拚命攻擊。」李七夜說道:「用蓮灰,別跟它糾纏,只要找到了它的主根,其他根須成不了氣侯。」

說著,李七夜灑出了蓮灰,李霜顏與牛奮也都紛紛地灑出了蓮灰,果然,蓮灰一出,攻擊而來的老根立即退避,不敢靠近,對於這蓮灰是忌憚無比。

一時之間,李七夜他們身後的地洞是擠滿了一條條粗大的老根,這老根像是一條條毒蛇一樣抬頭冷視,讓人毛骨悚然。

「這麼神奇1李霜顏都不敢相信,這不起眼的蓮灰竟然是如此的神奇,讓蒲魔樹的老根不敢靠近。

「六道蓮,此乃是蒲魔樹的剋星,這可是正宗的古蓮骨之灰,這蒲魔樹的主根還不成氣侯,最多不超過三萬年,它當然無法與這爭雄了。若是沾到蓮灰,就是它的死路。」說著,李七夜一把蓮灰如箭一樣射出。

見蓮灰射來,所有的老根都瞬間退避,急速撤退,但是,依然有一條老根被蓮灰射中,「噗」的一聲,這條老根就像一條被擊中七寸的蛇一樣在地上打滾,眨眼之間,這條老根乾癟慘死,宛如被晒乾的死蛇一樣。

「六道蓮1李霜顏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這是南方的那棵巨樹嗎?」

「是,也不是。」李七夜說道:「正確地說,六道蓮,那是桂蓮樹的前身,現在世間只怕再也無六道蓮了。」

在他們說話之時,已經踏入了一個巨洞之中,這個巨洞巨大,大得讓人一眼看不荊這巨洞是一個石洞,四周皆為岩石。

讓人毛骨悚然的是,這岩石竟然赤紅如血,而且,這赤紅如血的岩石竟然沁出了縷縷如煙的血霧,正是因為這岩石沁出縷縷如煙的血霧,使得整個巨洞血霧瀰漫,更加讓人看不清楚。

走入這個巨洞,讓人不由毛骨悚然,這簡直就是走入了一個血洞之中,站在這血洞之中,似乎讓人聞到了血腥味,似乎,在這裡曾經居住著一個可怕的魔鬼。

「這是什麼地方。」走入這個巨洞,連牛奮都不由有些毛骨悚然,當他走入這裡的時候,他感覺渾身不舒服,好像這裡有魔氣一樣。

「當年蒲魔樹的元神所居之處。」李七夜沉聲地說道,說道,目光向四周一掃。

就在這個時候,李霜顏輕輕地拉了李七夜的衣角一下,向另一個方向揚了揚下巴,低聲說道:「那邊——」

李七夜凝目望去,只見那個方向的最深處有一個朦朧的影子,這個影子全身被血霧包裹,讓人看不清切,遠遠看起來,這個影子似人,但,又不像人,恍惚間,又似乎像一條小龍在擺動一樣。

「噗——」瞬間,李七夜兩把奇門刀飛出,奇門刀速度極快,如閃電一樣斬向血霧中的那個影子。

然而,血霧中的那個影子似乎是極為敏捷,似乎瞬間感受到了奇門刀的可怕,要李七夜飛出奇門刀的瞬間,它就剎那之間逃走,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奇門刀迴旋飛了回來,落入李七夜手中,但是,沒有斬殺到那個影子,讓它逃走了。那個影子也知道奇門刀的可怕,逃走之後再也沒有現過身。

「那是蒲魔樹的主根嗎?」見李七夜落空,李霜顏不由擔憂,問道。

「不是——」此時,李七夜目光一厲,冷冷地說道:「當年是有人打開魔背嶺,有東西跟進來了。」

「蒲魔樹主根不在這裡?」牛奮也走了一遍血洞,但是,沒有發現其他的東西。

「不在這裡,那就一定在另一個地方。」李七夜沉聲地說道:「一定是躲在了另一個方向,走,我們過去1

李霜顏與牛奮忙是跟上,李霜顏也什麼話都沒有問,至於牛奮,更加不敢問了。李七夜對於這裡一清二楚,甚至還知道曾經是蒲魔樹元神所居的地方,李霜顏心面當然是充滿好奇了,不過,她也知道現在不是過問的時候。

然而,在另一個方向,就算是青玄天子他們也遇到了麻煩。

在另一個方向,隨著繼續深處,大家才發現,越是往裡面走,地洞就越來越少,隨著不斷的深處,一條條的地洞合併,宛如是萬流歸宗一樣,一條條的地洞在合併,繼續前行的地洞是越來越少。

而能殺進來的各門派也都紛紛相遇,諸多修士強者都紛紛匯聚,然而,他們遇到的樹莖根須卻越來越強,每一條地洞所出現的老根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隨著深處,連王侯都吃不消了。

如此的局面這逼得各門各派,不得不聯手起來,諸王侯同時出手,但是,局勢對於他們來說,依然不妙。

然而,在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沒有了退路,在這個時候,如潮水一樣的樹莖根須竟然是堵住了入口,沙沙沙的聲音中,無數的樹莖根須就像潮水一樣淹沒了這片天地。

「藹—」慘叫之聲起伏不止,莫說是一般的強者修士,就在這這樣的局面之下,連一些王侯都撐不住了,一不留神,有王侯死在了老根手中,被吸幹了鮮血。

在這已經為數不多的地洞之中,最強的兩支就是青玄天子與殊兩條地洞了,正是因為如此,他們這兩支地洞所聚集的修士最多。

在混亂的征戰這中,陳寶嬌與他身邊的老僕也被分流到了墅們這一支的地洞之中。此時,已經無退路,陳寶嬌也沒得選擇,只有隨大流繼續前行,然而,後面攻擊的老根是越來越多,如同潮水一樣。

此時,不論是哪一支地洞的修士,都已經是沒有退路,他們都覺得自己落入了陷阱之中,一條條強大的老根堵住了他們的退路,把他們往更深處趕,似乎,這是要把他們往老巢里驅趕。現在,蒲魔樹的主根已經把進入這裡的修士當作了盤中餐,它就像盤踞在蛛網上的蜘蛛,等著美味送上門來。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不論是陳寶嬌走到哪裡,她都是特別的吸引蒲魔樹的根須,攻擊她的根須是遠遠比別人多。

陳寶嬌當然不知道,她乃是霸牝仙泉體,萬古罕有,她的精血,對於蒲魔樹來說是世間最美味的東西,也是最好的補品,所以,她所受到的攻擊是遠遠比別人多。

一開始,陳寶嬌還能應付,但是,到了後面,她已經是應付不來了,幸好有她身邊的老僕出手。

在這個時候,大家都發現陳寶嬌是吸引了主要的火力,吸引了大量的樹莖根須的攻擊,這讓許多大教疆國的修士都紛紛避開陳寶嬌,以免得自己殃及池魚。

在蒲魔樹蒲根須的瘋狂攻擊之下,陳寶嬌與她的老僕被逼得退入了一條支洞中,這是一條死胡洞的支洞,沒有任何退路。

「小心——」陳寶嬌差點被一條老根刺死,老僕出手,斬斷了老根,在這個時候,這位老僕終於露出了真正的實力。

「嘩——嘩——嘩——」在這瞬間,所有的樹莖根須如同是瘋了一樣,把陳寶嬌逼入了絕壁,對於它們來說,就是美味當前,一下子,所有的樹莖根須沖入了這個死洞之中,像洪水一樣淹沒這個死洞。

「殺——」此時,這個老僕狂吼一聲,真人之威衝天而起,瞬間斬斷了衝來的無數樹莖根須,但是,依然有無數的根須像潮水淹沒而來。

「轟——轟——轟——」老僕一次又一次的斬殺,一次又一次的掃蕩,但是,依然是衝殺不出來。

看到這老僕竟然是真人的實力,讓退到另一條地洞的諸多修士都不由暗暗吃驚。

「噗——」一聲響起,血光衝起,老僕雖然強大,但是,既要保護陳寶嬌,又要斬殺瘋狂攻擊的樹莖根須,一不留神,竟然被一條老根刺穿了肩膀。

老僕斬斷了老根,但是,斷在他體內的老根竟然生根扎入他肌肉中,這頓時讓老僕臉色大變,全身顫抖一下。

「石老——」陳寶嬌大驚,尖叫一聲,欲去救老僕。

「躲到我身後——」老僕狂吼,出手伐天,但是,此時,瘋狂的老根已經結成了巨巢,要把他們兩個人吞噬,後面還有無數的根須瘋狂湧入,淹沒整個死洞。

已經退到另外一條地洞的聖天道子見到這一幕,不由臉色一變,欲衝過去,但是,卻被他涉人按住了肩膀。

「少主,莫衝動。」此時,司徒真人沉聲地說道。

「嗤——」就在這個時候,在死洞之中,老僕被兩條老根刺穿肩膀,鮮血淋漓,陳寶驕大驚,立即是扶住老僕。

一天在趕稿,沒看首頁,剛剛才發現月票跌出前三了。

今天大家都在努力,都熱情十足投出月票,蕭生十分感激。

今天是上架的第一天,今天爆發十更。

本來,原計劃是後天再爆發十更的,但是,蕭生也被大家的熱情所感動,所以,第二次大爆發提前,明天再一次十更。

所以,蕭生再一次在此求月票,我們離前三隻差幾十票,請大家努力投票支持我,請打賞支持我,讓爆發來得更兇猛,讓月票來得更猛烈。

只有大家的熱情支持,才有蕭生最拚命的爆發,才有蕭生的最大努力。

讓我們一起來衝上前三,一起奮鬥吧。

同時,明天更是一個大日子,明天的十更,讓我們拿下更好的成績!!!!!!

明天的十更,只為了坐穩前三!!!!!!!!!!!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