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一百三十二章寶柱聖宗的秘密(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牝疆國的公主,后便是玉牝疆國的女皇。後來,你祖母下嫁給了你祖先,你祖先對於陳家祖母的確是疼愛,最後隨了你陳家的姓,續成你陳家一脈的血統,玉牝疆國浩大的疆土,成了嫁妝。」 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陳...

陳寶嬌可是傾國傾城的尤物,可是讓人神魂顛到的紅顏禍水,如此一個讓人垂涎三尺的絕世尤物,近在咫尺,特別是她那高聳豐腴的酥胸隱隱頂到胸膛,那是實在是讓人銷魂。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湊在陳寶嬌耳邊,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韻律,輕輕地在她耳邊吹了一口氣,聲音宛如是配合著一種節奏,宛如蠱惑引誘一般,輕輕道:「你知道世間什麼體質最罕見嗎?」話一落下,以不可思議的節奏輕輕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藹—」陳寶嬌頓時像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樣,尖叫一下,一下子跳開老遠,在這剎那之間,她玉軀一陣熾熱,在這瞬間,宛如春泉涌動一樣,這種錯覺衝擊著她的感觀。

「小,小鬼,你,你是不是皮癢了1此時,陳寶嬌粉臉通紅,如同晚霞一樣,她恨恨地對李七夜叱道。

此時,陳寶嬌這般姿態,讓人魂銷魄散,任何人看了她這般嫵媚絕世的風姿都會忍不住心神搖曳。

「果然是這種體質,陳家的傳承呀。」李七夜欣賞著陳寶嬌的美態,從容不迫,笑著說道。

好不容易,陳寶嬌這才穩定心神,她冷冷地盯著李七夜,冷聲地說道:「小鬼,你最好給一個解釋,否則,我絕不饒你1

對於陳寶嬌的發飆,李七夜老神在在,笑著說道:「以你的情況,你能達到豪雄實力,那就意味著你付出了比別人十倍的努力。讓我猜猜,你肯定是不甘心,論資質,你是還不錯,但是,修行卻偏偏不行……」

「你對於這樣的事情很抵觸,因為你不希望別人說你是胸大無腦的花瓶,所以你勤奮地修練,瘋狂地修練!一個女孩子,能如此辛苦修練,的確不容易。雖然你抵達豪雄實力,但是,你不甘心,因為你的付出遠遠不止於此。」

李七夜這一席話,頓時讓陳寶嬌的臉色是變幻起來,她心面一驚,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李七夜宛如是看透了她一樣。

「你,你這話是聽誰說的1陳寶嬌驚悚,冷喝道:「你,你是不是派人打探我了1

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打探你?你想到哪裡去了。我又不是你的追求者,更不是你的愛慕者,我為什麼要打探你?我之所以知道,很簡單,猜的。」

李七夜看著驚疑不定的陳寶嬌,說道:「我再來猜一個,每當你修練命功的時候,卻會出現問題,胸膛酸脹,下面閉緊,有玉泉涌動的感覺,攪你心神,而且,你血氣滯慢,真命吞吐天地精氣受阻1

「你,你,你小流氓——」李七夜這話一出,陳寶嬌一下子跳得遠遠的,駭然地望著李七夜,下意識地護著自己的胸膛,好像是被李七夜窺視得精光。

陳寶嬌那如受驚小貓的模樣,讓李七話是笑了起來,搖頭說道:「你緊張什麼,我又沒偷看你。再說了,你覺得你自己的這種事情,有誰知道?」

陳寶嬌不由駭然地看著李七夜,驚悸未定,如果說,李七夜在此之前所說的一席話還可以從她陳家打探到,但是,像李七夜剛才所說的,這是不能從別人口中打聽到的!

修行本來就是很私人的事情,像她這種事情,那就更私人了,根本不能向外人道,連親蜜的人都難於啟齒!

「你,你,你是怎麼知道的1看著李七夜,陳寶嬌都不由為之驚悸,當李七夜的目光看來的時候,她總覺得自己是赤裸裸的,沒有什麼秘密可言。

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擁有霸牝仙泉體!因為你天生此體質,所以才會導致你這樣的情況。你沒有這種體術,所以,你修練之時,血氣滯慢,真命受阻!雖然你資質不錯,但是,不論你如何的努力,你沒修練到適合你的體術,你永遠都不可能踏入大賢境界,甚至是不可能踏入聖皇境界1

「霸牝仙泉體?」陳寶嬌喃喃地念著這個名字,但是,她從來沒有聽過這種體質。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你沒聽過這種體質也不足為怪,你陳家的祖母是不會告訴後代,因為這種體基本上是不可能再出現,它出現的機率比仙體還小1

「你,你是什麼人?」陳寶嬌此時不由驚魂不定地盯著李七夜,感到不可思議。

「我?洗顏古派首席大弟子,李七夜。」李七夜笑了笑,在一塊石頭上坐下,拍了拍身旁,說道:「過來坐下,跟我說一說你陳家。」

陳寶嬌驚疑不定地看著李七夜,看著眼前比自己還小的小男人,此時,眼前這位看起來六畜無害的小男人卻讓她驚悚!眼前這個小男人可怕得讓人完全捉摸不透。

最終,陳寶嬌緩緩地走了過來,在李七夜身旁不遠處坐下,防備地看著李七夜,冷冷地說道:」你想說什麼?」

見陳寶嬌像防賊一樣防著自己,李七夜都不由笑了起來,然後悠然地說道:「用不著這麼緊張,我們只是聊聊家常而己。」

說到這裡,看著陳寶嬌,說道:「你們陳家現在在寶柱聖宗如何,還掌執玉牝疆國的大權嗎?」

「掌執玉牝疆國?」陳寶嬌不由苦澀了一下,說道:「現在玉牝疆國的大權,由寶柱聖宗管轄。我陳家,只不過是玉牝疆國的一方郡王而己,所管轄不過是萬里之地。」

要知道,她陳家的祖先,可是寶柱聖宗的始祖,玉牝疆國更是他們陳家的產業,可惜,她陳家已經沒落了很久了,作為寶柱聖宗的始祖一脈,現在只能是一方郡王。

陳寶嬌她雖為公主,那隻不過是後來賜封的,因為她有利用價值,聖天道子想娶她,而寶柱聖宗卻想與聖天教聯姻,對於寶柱聖宗來說,聖天教的老祖是一個強大的靠山!正是因為如此,本是為一方郡主的她,被賜封為公主,無非是在身份上配得上聖天道子而己。

對於寶柱聖宗來說,對於玉牝疆國來說,她只不過是聯姻的工具!對於這一樁婚事,她是極為反對,十分抵觸,她根本就不願意嫁給聖天道子。

但是,生長在寶柱聖宗,生於玉牝疆國,在這樣強大的傳承門派中,這樣的事情,她是身不由己,就算是她父母想庇護她,也無法為她作主。

「只能說,你們的祖先太過於老實了。」李七夜輕輕地搖頭,說道:「可惜了你祖母一番心血,最後連嫁妝都送掉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陳家一脈至少傳承到現在。」

「你這話什麼意思?」聽李七夜這樣一說,陳寶嬌不由神態一動,盯著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你覺得你陳家是跟你祖先姓,還是跟你祖母姓?」

「當然是我祖先了,我祖上姓陳1陳寶嬌沒好氣地說道:「這在族宗上是寫得清清楚楚的。」

「這個你就錯了。」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正確來說,你祖先也跟你祖母姓。當年,你祖先並不是姓陳,他雖然說出身底微,不過為人蠻不錯的,唯一的缺點就是忠誠老實。在當年,你們祖母陳家可是玉牝疆國的皇族,你祖母先是為玉牝疆國的公主,后便是玉牝疆國的女皇。後來,你祖母下嫁給了你祖先,你祖先對於陳家祖母的確是疼愛,最後隨了你陳家的姓,續成你陳家一脈的血統,玉牝疆國浩大的疆土,成了嫁妝。」

聽到李七夜這樣一說,陳寶嬌心面為之一震!關於姓氏,她倒一直以為是隨祖先而姓。但是,關於玉牝疆國的傳說,她的確是零星地聽到了一些傳言。在一些零星的記載與傳言中,的確是提到過玉牝疆國是他們祖母的事情。

不過,關於玉牝疆國的傳承與來源上,在寶柱聖宗的歷代掌執人有意的禁言與破壞之下,後世已經很少人知道玉牝疆國是來自於陳家了,更多的人認為乃是寶柱聖宗的始祖創建了寶柱聖宗之後,所統御的疆土!

「你祖先後來創建了寶柱聖宗。」李七夜說道:「他這個人嘛,什麼都好,就是太過於老實,在寶柱聖宗搞什麼賢者掌權。可惜,最後你陳家丟了寶柱聖宗,也丟了玉牝疆國。」

說到這裡,李七夜都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

寶柱聖宗的始祖,玉牝疆國的公主,已經是很遙遠的回憶了。在遙遠的時代,作為陰鴉的他,曾經是遇到了還年輕的寶柱聖宗始祖。

見這個年輕人不錯,就指點了他一二。不過,在那個時候,他並沒有把這小子當作仙帝來培養而己。

當時玉牝疆國的公主他也蠻看重的,甚至,她有成為仙帝的資質,可惜,她一直沒有什麼野心,她所做的,只不過是賢妻良母而己。

後來,作為陰鴉的他的,讓她立下了誓言,傳授於她霸牝仙泉體的體術!雖然她是一條好苗子,可惜,志不在仙帝,最終,李七夜也只有放棄了培養。

同學們太熱情了,蕭生會努力更新的,讓我們一同努力往月票第一的寶座衝去吧,今天力求突破!!!!!!!!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