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三十一章寶柱聖宗的秘密(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眼,從容不迫地說道:「這也在我面前囂張!不就是個天才嗎?有什麼了不起的,跟我的霜顏相比起來,你還差得遠!我霜顏聖命皇體都還沒有囂張一下,你區區一個聖命,囂張個屁1 李七夜如此刻薄的話,頓時把聖...

?

「小鬼,少在這裡吹牛,若真的是有危險,只怕你自保都來不及1陳寶嬌沒有好氣地瞪了李七夜一眼,雖然話是如此說,她是對李七夜還是有不錯的好感。

陳寶嬌本來就是絕世尤物,容貌傾國傾城,當她白了一個眼神的神態露出來的時候,讓人神魂顛倒,簡直就是迷倒眾生。

「陳姑娘,這是要死了,媚眼可不能亂拋,雖然說我是正人君子,但,也不見得能坐懷不亂。」李七夜閑定愜意地笑著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陳寶嬌臉色通紅,又氣氣恨,她冷哼一聲,冷下了臉,不說話。

李七夜這樣囂張的神態,讓在另一邊的聖天道子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冷視李七夜,冷冷地說道:「我內子自有我來保護,不需假他人之手1

要知道,玉牝疆國與聖天教可是有婚姻之約,陳寶嬌可是許配給誓,雖然是未過門,但是,作為是誓未婚妻,那是名份己定。

現在李七夜當眾調戲自己的未婚妻,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泥性,更別說殊樣的天之驕子。

「誰是你內子了1陳寶嬌冷冷地說道。她本身就對這樁婚事極為抵觸,但是,卻身不如己,由不得她作主。

詩目一厲,閃動著可怕的寒芒,他瞬間氣勢滔天,沉聲地說道:「寶嬌,現在不是任性的時侯,否則,我親自押你回去1

「姓龍的,你別真的以為你了不得1陳寶嬌臉色大變,冷聲地說道。

聖天道子氣勢滔天,王威益世,瞬間,他就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王者,盯著陳寶嬌,沉聲地說道:「既為婦人,便要有婦容婦德1

陳寶嬌頓是大怒,手托寶器,冷叱道:「姓龍的,我陳寶嬌怕你不成……」

「唉,陳姑娘,這等事情,我樂意效勞。」李七夜從容不迫地笑著說道:「你不想嫁聖天教的小鬼,這好辦,你開口,我給你屠了他1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頓時讓所有人無語,聖天道子明明比李七夜還大,他卻稱人小鬼!更離譜的是,竟然當眾搶人家未婚妻,讓人不抓狂才怪。

聖天道子頓時臉色鐵青,一步踏出,森然說道:「小鬼,今天你是自尋死路1頓時,血氣如海,向李七夜鎮壓而去。

「王侯而己,在我面前耍什麼威風?」李七夜乜了他一眼,連動都不動,說道:「霜顏,他要出手,奉陪就是,給我屠了他。今天爺我心情好,雙手不沾鮮血1

李霜顏一步站了出來,如聖蓮盛開,瞬間,李霜顏周身沉浮著聖潔無比的光芒,宛如是仙子下凡,無塵無垢,萬物不沾!

毫無疑問,入魔背嶺這麼久,李霜顏的無垢體又更上一個層次!

李霜顏體質一啟,本就讓人動容,她的王侯氣勢直衝雲霄,瞬間,無窮無盡的王者之威卷席天地,她就像是一國之主,掌執著無上權威!

李霜顏王侯氣勢席捲橫掃,頓時讓所有人臉色大變,如此強大的王侯氣息,比聖天道子都強!

一見李霜顏王侯氣息直衝雲霄,無物可遏,這讓聖天道子都臉色一沉!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從容不迫地說道:「這也在我面前囂張!不就是個天才嗎?有什麼了不起的,跟我的霜顏相比起來,你還差得遠!我霜顏聖命皇體都還沒有囂張一下,你區區一個聖命,囂張個屁1

李七夜如此刻薄的話,頓時把聖天道子氣得鐵青!

雖然李七夜這話說得刻薄,依然是很多人動容,畢竟李霜顏的資質擺在那裡,聖命皇體,甚至是皇輪,這樣的資質放在任何一個門派,任何一個傳承,都是不可一世的天才!

這樣的天才,卻跟了一個凡體凡命凡輪的男人,這都讓很多人為李霜顏抱不平。

見李霜顏與聖天道子劍拔弩張,大戰一觸即發,作為國師的司徒真人忙是站了出來,忙是打圓場地說道:「李仙子,大家又何苦刀劍相見呢。諸神寶藏就在眼前,大家應該是同心協力,聯手進去取得寶藏!連寶藏都還沒見到,就要拼個你死我活,這不是讓大家笑話嗎?退一步,海闊天空,大家說是不是?」

司徒真人終究是老狐狸,活了這麼久的歲月,老而成精。在他看來,一個李霜顏已經足夠讓人忌憚了,又傳說李七夜身懷帝物,這不論是真是假,他都不希望連寶藏都還沒有見到,就殺個你死我活,這樣就不划算了。

司徒真人勸住了聖天道子,而李霜顏見戰不成,也只好退回了李七夜的身邊。

此時在場的人神態各異,有人羨慕,有人嫉妒,有人不屑,也人有惋惜……

古牛疆國的公主,九聖妖門的傳人,聖命皇體皇輪的資質,絕世傾城的容貌!像李霜顏這樣的天之驕女,不論是在哪一個門派,在哪一個疆國,都是前途無量,大道如歌。

然而今天竟然嫁給了沒落洗顏古派的弟子,更要命的是,還是凡命凡體凡輪的道行淺薄的弟子,這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在不少人眼中看來,李霜顏這是自甘墮落,自毀前程!

李霜顏可以稱得上是大中域的絕世美女,多少年輕一代心目中的神女,不知道讓多少人傾心,不知道讓多少人愛慕,追求者無數,然而,現在卻嫁給了一個草包。

這不知道讓多少天才為之神傷,不知道讓多少俊傑為之眼紅嫉妒!

「我們走——」最後聖天道子憋了一肚子的氣,冷冷地說道。說著,帶著諸王侯跳入了眼前如巨嘴的地陷之中,一下子消失在黑暗中。

「走——」聖天道子搶先一步,同樣是為神王之器而來的青玄天子也沉喝一聲,帶著身邊的人跳了進去。

事實上,這裡的人早就觀察了眼前的地陷很久了,聖天道子、青玄天子更是打開天眼,以窺地陷內的情況,他們對於地陷下的情況已經有所掌握。

「快點,我們快下去,聽說諸神寶藏就在下面。」聖天教與青玄古國都進去了,這讓其他的大教疆國也按奈不住了,紛紛跳了下去。

一時之間,諸大教疆國的修士都紛紛地跳了下去,宛如是餃子下鍋一般,沒有一會兒,跳下去的門派已經是七七八八。

李七夜眯了眯眼,看著還沒有走的陳寶嬌,閑定自在地笑著說道:「陳姑娘,我們談談如何?」

「我們有什麼好談的1陳寶嬌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沒有好氣,此時,在她的眼中李七夜跟登徒子沒有什麼區別。

「陳姑娘這誤會就大了。」李七夜從容不迫地說道:「雖然說,我是要收了陳姑娘你,但,不是指你的美色。而是我身邊正缺一個婢女,給陳姑娘留一席。」

「你——」陳寶嬌頓時臉色漲紅,怒視李七夜,她是被氣得抓狂,她好歹也是出身於寶柱聖宗,竟然讓給他做婢女,這實在是太辱人了。

「小男人,你再說這樣的話,我撕爛你的嘴1最後,陳寶嬌恨恨地說道。

李七夜一點都不在意,依然從容,徐徐地說道:「留在我身邊,是你的榮幸,對於你來說是如此,對於你陳家來說是如此1說著,他結了一個手印,緩緩地收於懷中。

陳寶嬌本是大怒,她秀目都噴出怒火,那是想衝過來撕了李七夜的嘴巴,但是,她看到李七夜的手印之時,頓時為之一震,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

「你,你,你這是什麼1陳寶嬌那嫵媚動人的秀目此時驚然地看著李七夜。

「你覺得呢,陳姑娘。」李七夜緩結手印,收納於懷中,從容自在地說道。

這一次,陳寶嬌把這個手印看得一清二楚,完全沒有錯,她完全看清楚了這個手印之後,她心面不由為之一震,這是她陳家極密的手印,外人不可能知道這個手印!

「我們談一談如何。」李七夜笑盈盈地對陳寶嬌說道。

陳寶嬌看了一眼為自己趕車的老人,最終點頭說道:「好1看到李七夜這個手印,這實在是讓她為之震撼,因為這個手印外人不可能知道的!

李七夜看了那深不見底的地陷一眼,笑了笑,並不著急,然後轉身就走。

李七夜帶著陳寶嬌來到一個安全無人之處,停了下來,看著跟隨著陳寶嬌寸步不離的趕車老人說道:「我跟陳姑娘私下聊一下如何?」

趕車的老人看著陳寶嬌,陳寶嬌點了點頭,說道:「石老,你放心,我沒事,你先休息一下。」

趕車的老人不出聲,然後是無聲無息地退走了。不用李七夜吩咐,李霜顏與牛奮也退下去了。

「好了,現在你可以說了。」陳寶嬌此時看著李七夜,李七夜會這個手印,實在是太讓他震撼了。

李七夜勾了勾手指,笑盈盈地說道:「過來,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見李七夜這神秘兮兮的神態,陳寶嬌都被勾動了好奇心,忍不住湊過頭去。

第三更來了,讓我們一起來努力,讓熱情燃燒起來!!!!!!!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