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124章滅天魔猿(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你,你,你屠滅萬眾的惡魔1有修士不由氣憤地說道。 這樣的話,李七夜也不生氣,他從容不迫地說道:「殺人兇手?你們雙手不沾一滴鮮血嗎?出來混,別當了**又裝聖女!當然,你們叫我殺人兇手我也不在乎。...

知道了有滅天魔猿盤踞在無人區,青玄古國的青玄天子也好,聖天教的聖天道子也罷,最終都不敢涉足於無人區,面對滅天魔猿,誰去誰送死。

在極危區的邊界,剛從無人區逃出來的修士被嚇破了膽,一屁股坐在地上久久都爬不起來,雙腿軟。

然而,就在他們臉色如土的時候,卻看到無人區有人悠悠地走了出來。

「李,李,李七夜——」看到李七夜騎著蝸牛悠悠地從無人區出來,死裡逃生的修士都傻眼了。

死裡逃生的修士都以為李七夜慘死在了滅天魔猿的手裡,然而,沒有想到他卻悠悠地走了出來,一派輕鬆自在的模樣,好像是在逛自己的後花園似的。

這讓死裡逃生的修士都不敢相信,他們是最後一批追入無人區的修士,他們是豁出了小命才逃出來的,至於最先追入無人區的修士強者那是全軍覆沒,沒有一個逃出來的。然而,現在李七夜卻活著出來了,這讓所有人都傻眼了,這簡直就是邪門透頂了。

此時,李七夜把江左鐵衣與江左侯的頭顱掛在了最高的一棵樹稍上,看著那些臉色如土的修士,慢理斯條地說道:「如果大家對於帝術感興趣的話,我隨時歡迎大家來追殺我。反正我這個人不介意敵人多,敵人多了,最多也就是血流成河,屍骨如山。這片大地**難奈,我想,除了鮮血之外,只怕沒有什麼能更讓這片大地飽餐一頓了。」

此時,那些臉色有土癱坐在地上的修士都傻眼了,面面相覷,這樣的結果讓他們無法想象,幾萬的修士,幾萬的強者,有來自於古老的世家,有來自於強大的疆國,然而,即全部葬身在這裡,這裡被殺得血流成河,偏偏,被所有人當作是肥羊的李七夜卻安然無恙,這實在是太邪門了。

「是,是,是你故意把大家引入滅天魔猿老巢的1此時,有教主級別的人物已經隱隱猜到了這一切了。

「是又如何?」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

「你,你,你是殺人兇手,你,你,你屠滅萬眾的惡魔1有修士不由氣憤地說道。

這樣的話,李七夜也不生氣,他從容不迫地說道:「殺人兇手?你們雙手不沾一滴鮮血嗎?出來混,別當了**又裝聖女!當然,你們叫我殺人兇手我也不在乎。不過,想與我為敵的時候,先看看那兩顆頭顱,下一次,說不定你們自己的頭顱有機會掛在那裡。」說著,李七夜指了一下高高掛在樹稍上江左鐵衣與江左侯的頭顱。

江左鐵衣也好,江左侯也罷,那都是死不瞑目,眼睛睜得大大的。

看到江左鐵衣與江左侯的頭顱都有不少人心面冒寒氣,江左世家何等的強大,江左鐵衣何等的強橫,可以說是一生雙手沾滿了鮮血,今天,頭顱卻被人掛在了那裡。

「我有帝術,歡迎大家來搞,不過,來之前,最好給你的子孫留下遺言。」最終,李七夜騎著蝸牛飄然而去,臨走之時,說了一句如此溫柔悅耳的話。

從始至終,沒有人對李七夜出手,今天,不知道是多少人被嚇破了膽了,目送李七夜離去,他們臉色是陰睛不定。

任所有人想破腦袋都想不清楚,進入無人區的修士基本上被滅天魔猿屠盡,特別是第一批的修士,沒有一個活著出來。然而,引著大家去滅天魔猿老巢的李七夜卻安然無恙,連絲毫都不損?這對於他們來說,只怕永遠是一個謎!

一場的屠殺,讓魔背嶺的東部是寂靜下來,一時之間,熱衷於在這裡淘寶的諸多門派大教都開始冷靜下來,滅天魔猿的出現,已經是嚇破了無數人的膽。

現在,對於許多強者來說,就算是進入危險區,都不由小心起來,也一樣害怕在危險區依然盤踞有天獸壽精,一旦遇到幾十萬年的天獸壽精,那簡直就是去送死。

而李七夜離開之後,他沒有進入無人區,而是追蹤那隻蛤蟆,最終他在極危區找到了那一隻蛤蟆的蹤跡。

李七夜站在一座高峰之上,望著眼前這片起伏的山巒,最終喃喃地說道:「好傢夥,夠饞的,吃了這麼多好東西,也不怕撐死。」

「追下去嗎?」見李七夜看著眼前這片山巒呆,李霜顏問道。

「不,它真的要逃走,想追上它,基本上是沒戲。」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它真正的逃命度,不是你能想象的。」

「你可有對策了?」看了胸有成竹的李七夜一眼,李霜顏說道。

李七夜露出燦爛的笑容,說道:「吃飽了總是要睡覺的,既然它要睡覺,那我們就給它安一個窩去1

李七夜帶著李霜顏選擇一個適合的地方,最終,李七夜選中了一片沼澤之地,李七夜眯著眼看著眼前這一片沼澤之地,最後吩咐牛奮地說道:「你把這片沼澤之地給我犁一遍,泥淤要新,就像是剛出爐的熱騰騰的包子一樣。」

而牛奮不由無語,說道:「我是蝸牛,又不是牛,拿什麼來犁這片沼澤地?」儘管牛奮嘴上這樣抱怨,但是,依然是行動起來,一下子鑽入了這片沼澤之地中,接著,沼澤之地的淤泥翻騰起來,就像是被煮沸了一樣。

李七夜帶著李霜顏卻準備其他的東西,李七夜采來了大量的靈藥丹草,甚至有許多是李霜顏叫都叫不出名字的樹木藤草。

李七夜把採摘來的大量靈藥丹草燒成了灰,又帶著李霜顏挖出了許多李霜顏說不出來的泥礦,在李七夜帶領下,他們兩個人就像小孩子玩泥巴一樣,把這些礦泥細細拌攪均勻,把草灰拌入了其中。

「我們這是要幹什麼?」像攪拌稀泥這種活兒,作為天之驕女、作為古牛疆國公主的她,還是第一次做這樣的苦活。

「給它做一個窩。」李七夜笑著說道:「對於一個吃飽的蛤蟆來說,有一個舒服無比的窩讓它美美地睡上一覺,那是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好的了。」

「當然,只要它是睡著了,要多久才醒過來,我就說不準了。」說到這裡,李七夜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李霜顏當然知道李七夜在算計著那隻所謂的蛤蟆了,現在她都懶得問李七夜為什麼知道這些東西了,就拿這隻蛤蟆來說,李七夜卻對它了如指掌,宛如他家養的寵物一樣!李霜顏也知道,自己問了也是白問,李七夜那一番什麼掐指一算、什麼常識的說辭,她是根本不會相信。

「這隻蛤蟆究竟是什麼東西?」李霜顏依然忍不住問道。連百萬年的壽精年輪李七夜都像扔垃圾一樣扔掉了,把它賞給了許佩,然而,現在他卻對一隻蛤蟆緊追不捨。

聽到李霜顏的問題,李七夜眯著雙眼睛,神態很古怪。看到李七夜這番模樣,李霜顏就不再問了,她追隨了李七夜這麼久,都已經清楚李七夜的性格了。

李霜顏低著頭,和著這一團團的稀泥,當然,從來沒幹過這種臟活的她,還真不習慣,做這樣的事情還是忙手亂腳的,既要把草灰灑進去,又以倒水和泥,這種只有凡人才做的事情,今天讓她這個天之驕女做起來,實在是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

看著眼前忙手亂腳的李霜顏,李七夜都不由笑了一下。冷如冰霜的她,擁有傾國傾城的美貌,冷如寒梅一般的氣質,讓人傾倒的風姿,如此的女人,的確是迷人,然而,就是這麼一個天之驕女,今天卻在這裡像凡俗間的小女人一樣,做著和稀泥這種瑣碎的事情。

若是有人看到這一幕,只怕是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九聖妖門的傳人、古牛疆國的公主、天之驕女的李顏霜,卻是做這種和稀泥的臟活,聽怕誰都不敢相信這樣的事情吧。

李七夜都不由笑了一下,把泥巴塗在了她那粉嫩如雪如脂的臉上,笑著說道:「有付出,就有回報的,你會現,這一次來魔背嶺,絕對是值得。」

「少在把泥巴塗在我臉上,臟死了1李霜顏秀目睕了李七夜一眼,沒好氣地說道。這帶小女人的媚態,這嬌嗔的語氣,實在是讓人怦然心動,如此美麗動人的風采,也只有李七夜才能細細欣賞品嘗。

最終,李七夜做了一個泥洞,整個泥洞做成之後,有著一股很輕微的草香味,就算是很遠很遠,這輕微的草香味都能聞得到。

「它一定是愛死這個的窩了。」李七夜笑吟吟地看著眼關的傑作。

至於李霜顏,則是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眼前這個泥洞可是有著她大半的功勞。

當李七夜與李霜顏回去之後,牛奮已經把整個沼澤犁好了,就像李七夜所說的一樣,就像是剛出爐的包子一樣,熱沸沸的,那股泥土的味道遠遠都能聞得到。

李七夜把做好的泥洞沉入了沼澤之中,最終,泥洞沉入沼澤之中,只露出洞口來。

三更完畢,晚安。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