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二十二章眾矢之的(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鐵衣一聲令下,一支鐵騎如風捲殘雲一樣從後面沖了上來,跟著江左鐵衣沖了進去。 「江左侯,江左世家的鐵騎1見到江左侯帶著鐵騎突然冒了出來,讓很多人都不由為之動容。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意識...

「殺呀——」一聲之間,喊殺之聲,巨大蝸牛逃亡的轟隆之聲,響徹了千里。www。wsxs.net

李七夜所逃過的地方,就極富有感染,見他在逃亡,看到他的人都不由眼紅,都跟著追了下去。

「紅天秘派的掌門,飛鷹小國的皇主,九頭龍堡的堡主,盤枯教的教主……」在蝸牛背上,李霜顏仙芒如聖蓮盛開一樣,當她的「無垢體」爆之時,萬法不沾,輕而易舉地擊退了後面追殺上來的強者。

一開始,許多大教的教主還能忍著不出手,但是,見李七夜越逃越慌,加入爭奪之戰的人是越來越多,他們終於忍不住了,一時之間他們沖了上來,直取李七夜,欲活捉李七夜。

李霜顏長嘯一聲,無垢體暴了驚人無比的潛力,諸法難於近身,劍盪八方,一下逼退了追殺上來的大人物。

但是,當追殺上來的人是越來越多,就算李霜顏實力驚天,依然也是應付不過來,一時之間,李霜顏是陷入了苦戰,見肘捉襟。

一時之間,無數人都紅了眼,所有人眼中都只有「鯤鵬六變」這樣的帝術,一場追逐戰暴,所有人都失去了理智,不論是大教的教主,還是疆國的皇主,都恨不得自己先把李七夜抓到,以免落入他人的手中。

「古鐵守並沒有跟來1而一路追下來,一直都沒有出手的江左鐵衣見李七夜疲於逃命,整個局面都由李霜顏苦苦支撐著,這個時候,他完全可以肯定古鐵守絕對沒有跟來。

「小鬼,哪裡逃——」江左鐵衣終於出手了,厲喝一聲,一口氣追殺上來。

江左鐵衣一出手,甚他一直都冷觀的王侯都再也忍不住了,都紛紛大喝一聲,向李七夜出手。

一下子有這麼多王侯加入,就算李霜顏再逆天也無法擊退他們!一時間,李七夜他們陷入了危險局面。

「衝進去——」見時間成熟了,李七夜笑了一下,吩咐牛奮馱著他們沖入了無人區。

牛奮就像是豁出去了一樣,像是拼盡了吃奶的力氣,轟隆之聲不絕,一口氣沖入了無人區!

一路追殺,他們已經不知覺間逃入了極危區,但是,一路狂逃,依然沒有見到天獸壽精出現,這讓大家膽子更大。

現在,李七夜竟然一口氣逃入了無人區,這讓後面追殺而來的所有修士都不由頓了一下,所有人,都紛紛地停了一下腳步。

「我們進去1江左鐵衣也停頓了一下,最後,一聲沉喝,一馬當先沖了進去。

「轟——轟——轟——」江左鐵衣一聲令下,一支鐵騎如風捲殘雲一樣從後面沖了上來,跟著江左鐵衣沖了進去。

「江左侯,江左世家的鐵騎1見到江左侯帶著鐵騎突然冒了出來,讓很多人都不由為之動容。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意識到,江左侯根本就沒有回江左世家取寶物,他一直都留在魔背嶺,他只不過是伺機行動而己!

「江左世家都進去了,我們還猶豫什麼1有疆國的皇主大喝一聲,帶著弟子沖了進去!

「沒錯,神王之器出世,壽精天獸已逃光了,我們殺進去,不單要奪帝術,更是要奪神王之器1有大教教主也沉喝一聲,一馬當先,帶著弟子沖了進去。

因為忌憚於無人區的百萬年壽精、天獸,一直沒有人敢輕易涉足探試,但是,現在大家衝過了極危區都沒有見到有天獸壽精,這讓所有人都膽子更壯,都跟著沖了進去。

李七夜指使牛奮,一口氣沖入了無人區,而一進入無人區之後,牛奮的度如閃電一樣,不單是無聲無息,而且度更快,哪裡還有剛才慌不擇路的模樣!

李七夜輕易就甩掉了後面的追兵,勘視了一番這一帶的地形,最後笑了一下,摘來了幾顆很大的野果。

李七夜捏破了野果,果汁噴了李霜顏一身都是。

「你這是幹什麼——」被一股難聞的果汁噴了一身,李霜顏一下子跳起來。

李七夜把果汁噴在自己的身上,也往牛奮的巨殼上噴了許多,然後笑著說道:「沒什麼,讓我們來去引羊入虎口。」

江左侯他們沖入了無人區,但是,追丟了李七夜,這讓江左鐵衣不由憤憤地說道:「早知道古鐵守根本沒跟來,我們就先下手為強1

「既然無人區不見有壽精天獸出現,我們翻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來1江左侯冷冷地說道。他也是恨得咬牙切齒,此時他也腸子悔青了,自己太過於謹慎,錯過了好機會!

闖入了無人區,沒見任何天獸、壽精,這讓江左侯他們心面大寬。要知道,百萬年的天獸、壽精所統治的領域極廣,一旦闖入它們的領地,會立即招來天獸壽精。

然而,他們闖入了無人區,連一隻天獸壽精都沒有看到,這就意味著所有天獸壽精已經全部逃光了。

「轟——」就在江左鐵衣他們後悔之時,突然,前面一陣轟鳴,遠遠看到巨大的蝸牛從一個深谷中逃了出來,往無人區更深處逃去。

「哪裡逃——」遠遠一看到巨大的蝸牛,江左鐵衣厲叫一聲,帶著鐵騎追了下去。

「在那裡——」牛奮的動靜太大了,一下子驚動了其他人,一時之間,所有追入無人區的修士宛如一窩蜂一樣,全部向牛奮逃走的方向追去。

「千萬別讓他們逃了——」此時,吆喝之聲不絕,無數人紛紛追了下去。

然而,這一次巨大的蝸牛似乎是逃累了,再也逃不走了,當巨大的蝸牛爬到一座巨大山嶽的半山腰的時候,再也爬不動了,氣喘噓噓。

「這一次你們哪裡逃。」眨眼之間,幾十個大教古派、疆國聖地的強者沖了上來,一下子把李七夜他們里三層外三層圍得水泄不通。

「江老,這可不是你們江左世家可以獨吞的。」江左鐵衣正要動手的時候,此時,已經有一個王侯擋在了那裡。

「怎麼,就憑你也敢與我江左世家爭帝術?」此時,江左鐵衣雙目一厲,冷森森地說道。

這個王侯也冷聲地說道:「江左世家雖然強大,但是,敢與天下為敵嗎?我盤枯教聯合了**教疆國,江老真的要我們為敵嗎?」

「沒錯,江左世家不能獨吞帝術1此時,把李七夜圍得水泄不通的諸多大教的強者都不由大聲說道。

此時,大家都對李七夜垂涎三尺!但是,誰都不願意錯過帝術。

一時之間,所有門派的強者在對李七夜垂涎三尺之時,又是劍拔弩張!

「諸位,聽我一句話如何?」此時,高坐蝸牛背上的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以我看,大家還是散了吧,為自己留條命,好下輩子享清福1

「小鬼,這裡還沒有你說話的份1此時,江左鐵衣冷森森地喝道,在他眼中,李七夜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他宰割。

對於江左鐵衣的話,李七夜也不動怒,笑吟吟地說道:「我可是一片好心,如果大家不聽勸,那只是用你們的鮮血來染紅這片大地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引得哄堂大笑,所有人都哈哈地大笑起來,有一個大教的弟子指著李七夜笑疼肚子,大笑地說道:「哈,哈,哈……這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就憑你這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鬼也敢如此大言不慚1

「不知死活的東西,死到臨頭,還沒有覺悟1江左侯冷森森地說道。

李七夜瞥了江左侯一眼,悠然地說道:「狗,永遠都改不了吃屎,江左賢王一生就是偽君子,他的子孫後代,也好不到哪裡去。看來,你們江左世家是天生的孬種,出爾反爾1

此時,不免有人不屑地看了江左侯一眼,畢竟,他與李七夜的賭局在先,現在又反悔要強奪帝術,言而無信,小人行徑!

江左侯臉色鐵青,最終,他森然地說道:「既然你都是砧板上的魚肉,你我之間的賭局,那已經不算數了1

李七夜笑了一下,環視眾人,說道:「也罷,既然你們都不知道死活,那今天也不要怪我心狠,今天這裡註定是屍骨如山。還是一句話,擋我道者,殺無赦1

「哈,哈,哈——」一時間,又是一陣暴笑響起,所有人都像看著白痴一樣看著李七夜。

連江左侯都笑了起來,冷笑地說道:「無知的東西,死到了臨頭了,還真以為自己是無敵人物,夜郎自大……」

「轟——轟——轟——」然而,江左侯的話還沒有落下,這座巨岳的山頂竟然一下子裂開了。

「轟——」隨著一聲巨響,一股浩瀚無匹的氣息衝天而起,在這瞬間,一個巨大的影子從裂開的山頂沖了出來。

一頭巨大的天獸出現在了眾人眼中,只見這天獸如巨猿,背上卻突起了一支支粗大的骨刺,每一道骨刺如是吞吐著黑芒,如果兇槍一樣直刺天穹。

這頭巨猿竟然背生雙翅,當雙翅張開的時候,遮住了天空,垂落了一道道黑暗殺伐的法則,每一道法則如同是鐵鏈一樣,鐺郎作響。

早起鳥兒有蟲吃,同學們,你們的推薦票呢。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