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一百一十五章小糊塗(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知道他是怎麼樣做到的,要知道,被百萬年壽精盯上,根本不可以逃得過它的神識,但是,李七夜卻消失了。 「嗡——」的一聲,在這剎那之間,天穹上突然打開了一個血光陣門,在這剎那之間,血光陣門之中一把血...

李七夜一逃脫這后,但借著對魔背嶺的掌握暗算這頭三十萬年的壽精,可惜,這頭壽精也狡猾,被李七夜暗算兩次受傷這后,就開始變得謹慎,不輕易出手,但是,它又不逃走,死死地盯著李七夜。

這就是李七夜膩歪壽精的地方了,天獸的話,殺到天崩,殺到至死方休,而壽精它卻不是如此,常常是處給人致命一擊,而且,一旦被它盯上,不會輕易放棄!

「嗷——」一聲慘叫,突然之間,陷於泥潭的壽精受到了致命一擊,泥潭之中突然一隻手擊出,鎮獄神體,一隻手就是萬岳之重,這頭壽精就算道紋再強,也承受不起這隻手的重量,一手當場擊穿了這頭壽精的胸膛,一拳之下,無物可擋!

「媽的,陰魂不散,就算你再鬼精,也一樣入老子的陷阱1最終,李七夜從泥潭中爬出來,忍不住罵道。

為了算計這頭壽精,他可是費了不少心血,專門設下針對這隻壽精弱點的陷阱,最終困住了它,一擊斬致命!

論算計?論暗算?壽精雖然精於此道,遠遠比不上李七夜,要知道,當年作為陰鴉的他,可是算計天下!

當取了壽血與年輪之後,李七夜身體一僵,慢慢地轉過身體了,此時,他冷冷地盯著某一個方向,在這個時候,他嗅到了一縷氣息。

「百萬年壽精1此時,李七夜明白,他被一頭百萬年壽精盯上了,這頭壽精只怕離他上萬里之遠,但是,就這樣遙遙地盯上了李七夜,李七夜已經成了它的獵物了。

百萬年壽精,不要說李七夜如此淺的道行,就算是古聖遇到了,那隻怕也是尿褲子。

「把我當獵物。」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喃喃地說道:「當年血璽小子在這裡留有很多後手一直沒有用上,今天就讓你看看你祖宗的手段。看誰坑死誰……」

終於,李七夜踏上了他的往西道途,然而,一頭壽精盯上了李七夜,而李七夜又何嘗不是在算計這頭壽精呢。

有很多人認為,壽精比天獸更有智慧,一頭百萬年的壽精,更是可怕無比。它盯上了李七夜,但是沒有出手,對於這個敢獨行於無人區的弱小人族,它嗅到了危險的氣息,所以,它一路盯著李七夜,一直忍著沒有出手。

且行且修,這一路上,李七夜的行蹤變得神秘,開始繞彎道,不是一路直行往西。而壽精一直盯著李七夜,盯了很久,見李七夜依然沒有什麼殺手,最終,壽精終於忍不住出手了。

「噗——」壽精一擊,必致命,一頭百萬年的壽精一擊,不要說李七夜,就算是古聖也是必死。

然而,壽精一擊,李七夜在這片天地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樣做到的,要知道,被百萬年壽精盯上,根本不可以逃得過它的神識,但是,李七夜卻消失了。

「嗡——」的一聲,在這剎那之間,天穹上突然打開了一個血光陣門,在這剎那之間,血光陣門之中一把血矛刺下。

一矛凌空,不要說是百萬年壽精,就算是大賢也為之顫抖!

「吼——」百萬年壽精慘叫一聲,一矛刺下,就算是百萬年壽精都被釘在大地上,一矛致命,在這一矛之下,那怕它是百萬年的實力,也只有受死的份。

然而,當壽精被釘死在那裡的時候,李七夜依然站在那裡,一動都沒有動,他根本就沒有離開這個位置。

「算計我?要知道,這可是老子的地盤。」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說道。此時,他不由感慨,喃喃地說道:「當年跟血璽下子花了無數心血,在整個魔背嶺留下了無數後手,本欲斬那魔物,沒有想到卻只用了一小部分而己,反而今天卻用上了這樣的後手。」

李七夜口中的「血璽小子」,指的是古冥時代的血璽仙帝。

在那個時代,魔背嶺還不是洗顏古派的私產,它是一方小世界,一方聖土,不過,在這裡,卻生存著一尊可怕的魔物。

當時血璽仙帝還未承載天命,李七夜帶他悟感天命,在磨礪的時候,李七夜把他帶進了魔背嶺。當時他們的打算是想斬那尊魔物的,要知道,就算那個時候血璽仙帝已經堪稱無敵,但,這尊魔物對於還沒有承載天命的他,依然是一個強大的挑戰。

在當時,為了斬草除根,徹地地把那尊魔物連根拔起,當時血璽仙帝在這片天地中布下了無數的後手,可以說是布下了天羅地網。

在當時,不論是李七夜,還是血璽仙帝,都不允許這尊魔物離走一絲一毫的東西,那怕一點點皮毛都不行,那魔物太邪惡了!

然而,沒有想到,血璽仙帝與李七夜正欲逆殺魔物的時候,卻有意外發生了,讓李七夜與血璽仙帝布設在這片天地的大部分後手都沒有派上用場!

然而,在今天,被布設於九天之上的後手,卻被李七夜用上了!

計殺百萬年壽精,這對於李七夜來說,那可是大豐收,百萬年壽精的壽血、年輪都是聖尊乃至於聖皇所追求的東西。

李七夜取了壽血,奪了年輪,他把年輪掛在了身上,繼續一路往西。當李七夜把年輪掛在身上之後,再也沒有天獸、壽精敢靠近李七夜。

連百萬年的壽精都被屠,至於其他的天獸、壽精只怕都會在心面悚然,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人族小少年,只怕比任何人都可怕。

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最終,李七夜來到了他的目的的,那是一個廣袤無比的大地,但是,一踏上此處的時候,李七夜臉色大變,立即快步上前!

沒走多遠,那裡豎立著一面石碑,石碑上有一個大字:「赦」,此時龍飛鳳舞,氣勢磅,一股無敵的氣息直衝天穹,在石碑下有落款:明仁仙帝!

毫無疑問,這塊石碑乃是明仁仙帝所留!石碑上的一個「赦」字,這就意味著這片大地的生靈是不允許獵狩!

李七夜沖入了這片大地,然而,眼前就是一片破碎的山河,一片支離破碎,被片大地被打穿,可怕的裂洞斜斜沖入了大地最深處。

站在這大地之上,李七夜臉色一沉,一時之間,臉色變得難看,若是李霜顏在此,一定能感受到李七夜那可怕的氣息,此時,李七夜身上瀰漫著遇神殺神、遇佛斬佛的暴戾氣息。

「小糊塗,小糊塗……」李七夜踏入了這個裂開大地的裂洞,呼喚地大叫道。

但是,這個巨大的裂洞只有李七夜的迴音,沒有人應他的呼喚。

「小糊塗,小糊塗,還在嗎?」李七夜呼喚大叫道:「還記得舊土的烏鴉嗎?還記得在瓊池的烏鴉嗎?小糊塗,明仁小子抱你這裡的,還記得嗎?」

然而,不論李七夜如何的呼喚,都沒有回應,李七夜臉色冰冷,他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這個地方,有著他的神威,有著他的大赦!誰都不敢放棄。

在三萬年前,他培養出了黑龍王,黑龍王雖不登仙帝,但,三世的仙帝尊之,作為黑龍王身後的導師,他有著無上的權威。

自從他把小糊塗寄養在這裡,千百萬年以來,它都安然無恙。雖然明仁仙帝的子孫不招他的待見,但,還是遵守明仁仙帝的赦令。小糊塗一直以來,在這裡都安然無恙。

在黑龍王三世共尊的時代,這裡不止是有明仁仙帝的大赦,還有著無上權威的庇護,堪稱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然而,現在卻出事了。這出事,絕對是三萬年左右的事情!在他進入危險沉睡的時候所發生的事情!

此時,李七夜知道是誰出手了,他臉色冰冷,但是,他依然不死心,高呼道:「小糊塗,小糊塗,還在嗎?烏鴉來看你了1

但是,不論怎麼樣呼叫,依然沒有回應,這裡依然一片死寂。

李七夜一次又一次的呼喚,他行遍了整個裂洞,但是,最終都沒有見到小糊塗的影子!小糊塗依然沒有回應。

最終,李七夜默默地站在了那裡,靜靜地站在那裡,他臉色冰冷無比,如果此時誰能看到李七夜的臉色,都會在心面發怵。

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頭頂上的洞頂掉下一件東西來,落在了李七夜的手中,這是一塊晶瑩如玉的道骨!

李七夜緊緊地握著手中的道骨,他知道,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最終,李七夜收好了道骨,轉身離去,離開了這裡。離開了這個裂洞之後,李七夜往北而望,此時,隱隱間,他心面有著不祥的預兆。

李七夜想往北而行,但是,他還是忍住了,他離開聖土太久了,他必須回去,以免得古鐵守他們擔心出來找自己。

李七夜最終離開了這片土地,往南而行,這一次,李七夜沒有多停留,以最快的速度南行,而李七夜把百萬年壽精的年輪掛在身上,不論是天獸、壽精還是蟲王,都不敢來招惹他,這讓李七夜回程就更快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