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111章負天猿(上)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甚至是吃了你。 但是,壽精不是這樣,如果你處身於荒野之地,說不定你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壽精盯上,一旦被壽精盯上,你就很難擺脫它。 壽精就像是鬼魅一樣,就像是黑暗中的幽靈一樣,常常是...

「刀行八瘋——」此時,李七夜長嘯一聲,喝道:「讓你們嘗嘗明仁小子最喜歡的一招。」話一落下,奇門刀光頓時暴漲,像潮水一樣席捲而起,瞬間,八道刀芒百丈之長,橫掃而過,頓時一片腥風血雨。

在狼群之中,李七夜橫衝直撞,殺得淋漓盡致,沒有多久時間,狼屍如山,血流成河,血腥味刺耳無比,讓人聞之欲嘔!

李七夜七進七出,刀芒暴漲,凡鐵所鑄的奇門刀卻無比的銳利,此刀那怕是凡鐵,經明仁仙帝蘊養,已經是不亞於任何寶器了。

一時之間,李七夜殺得血流成河,狼屍如山,殺到最後,連李七夜都不知道殺死了多少的地行狼了。

「嗷——」最後那條三千年壽元的地行狼王一聲慘叫,頭顱高高揚起,刀芒一閃,瞬間切斷了它的喉嚨。

這條三千年壽元的狼王,皮子如黃金,利爪如玄鐵,尖牙如冷銀,速度如閃電,它的爪牙甚至是能撕裂鎧甲,但是,奇門刀一閃,刀芒如電,瞬間切斷它的喉嚨。

「噗——」當狼王倒地之時,李七夜猛然反手一刀,雙刀如蝴蝶一樣穿梭而過,從肋邊倒穿而過,反剪而出。

鮮血飆射,一個突閃的影子在李七夜的身後僵住了,隨著雙刀一絞,身體斷成兩半。

這不是一頭狼,而是一頭很奇怪的怪物,如星吸一般的嘴巴,如獾一樣的身體,脅下生兩翅,頭生一根老樹枝,如此的怪物,看起來既像是走獸,又像是古樹。

「有地行狼的地方,就有樹狽精窺視吸血,可惜,我早就留意上你了。」李七夜收回了奇門刀,看著倒在地上的怪物,悠然地笑著說道。

而這個怪物死的時候都依然眼睛睜得大大的,因為它這樣的偷襲一直以來都很成功,但是,這一次它連出第二招的機會都沒有,偷襲瞬間,就被李七夜擊殺了,它以為是能殺個李七夜出其不意,沒有想到,反而是被李七夜殺個出其不意。

壽精,在這天地之間,與天獸齊名的凶物。而且,壽精遠遠比天獸讓人膽寒。

天獸與壽精,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凶物。天獸,傳說是起啟於諸神時代,屬於遠古生靈。天獸最可怕的是它們擁有強橫無比的身體,它們的肉身強橫到可以硬抗寶器、真器,而它們的爪牙,甚至是可以撕裂寶器神鎧。

至於壽精,有關於它們的來歷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認為壽精乃是天地孕養的山精怪物,另一種說法認為,壽精乃是擁有仙魔血統的妖物,但是,對於什麼是仙魔血統,誰都說不清楚,但是,更多的人傾向於後面一種說法,認為壽精是擁有魔血的妖物!

同樣壽年的天獸、壽精,論強弱,只怕是難分軒輊,但是,對於修士來說,往往更忌憚於壽精。

原因很簡單,如果是天獸,一旦你入侵了它的地盤,它會立即跳出來與你為敵,甚至是吃了你。

但是,壽精不是這樣,如果你處身於荒野之地,說不定你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壽精盯上,一旦被壽精盯上,你就很難擺脫它。

壽精就像是鬼魅一樣,就像是黑暗中的幽靈一樣,常常是來無影去無蹤。壽精不像是天獸那樣擁有強橫無匹的身體,擁有鋒利無比的爪牙,但是,壽精卻能借天地之威,推動大道之紋,以擊殺對手。

壽精一旦出手,往往是致命一擊,常常是一擊之下便成功,在沒有絕對把握之下,壽精是不會輕易出手的,更可怕的是,一旦被壽精攻擊,便會被它吸乾鮮血。

所以說,修士中有一句這樣的話流傳:遇到天獸,還有活命的機會,一旦遇到壽精,不是你死,便是它亡!

儘管是如此,壽精依然與天獸一樣珍貴,壽精的壽血是煉血葯必不可少的主葯,而壽精的年輪,更是用來祭煉成修士的壽寶。

壽精它有一個特別,它像樹木一樣,擁有年輪,活一年,它的年輪就多一圈。而修士的壽寶,就是以壽精的年輪所祭煉而成。

李七夜看著滿地的地行狼屍體,不由搖了搖頭,有些無奈,這麼多的狼屍,要他取獸髓、道骨要取到什麼時候,但是,沒有辦法,現在洗顏古派的根基還淺薄,所擁有的資源稀缺,剛入門的弟子十分需要這一種獸髓、道骨。

李七夜一路往西,殺了不少的天獸、壽精,而且,遇到的天獸、壽精是越來越強大,一開始,李七夜還能全身而退,到了後來,他雖然是以種種的手算殺死天獸,算計壽精,但是,他依然是傷痕纍纍。

儘管是如此,李七夜卻是越戰越勇,越殺越凶,不知不覺間,他身上凝集了一股的凶氣,一股煞氣,這一股的氣息如同實質一樣,當被李七夜眼睛一盯上的時候,就像是被凶獸盯上一樣,讓人毛骨悚然。

殘忍兇險的搏殺,對於李七夜來說是最好的考驗,是最好的磨礪,生存在這兇險的地方,這讓李七夜又找回來當年初有算計天下雛形的感覺,一種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的感覺。

「殺——」李七夜長嘯一聲,鯤鵬躍空,「鯤鵬六變」的空冥變一出,天地變得沒有了距離,瞬間出現在了一頭如鳥又如飄飛的蒲公英一般的壽精面前,瞬間出手,奇門刀從背後襲殺而至,刀芒一閃,鮮血如箭。

這頭五萬年壽元的蒲鬼鳥當場中了一刀,但是,它突然一閃,又一下子消失了,李七夜暗道不好,背部一痛,就處他極速移動,依然被蒲鬼鳥一記道紋斬中,鮮血染紅了衣裳。

五萬年的壽精,這是很可怕的存在,就算是豪雄這一級別的修士都不由為之忌憚,遇到這樣的壽精,就算是豪雄與之拼殺,鹿死誰手都說不準。

李七夜瞬間一閃,整個人如同跳躍一樣,他影子一閃,當他影子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千丈外的密林之中,瞬間又一閃,接著他消失了。

「鯤鵬六變」之一空冥變,空冥我域,任我行走!李七夜已經掌握了「鯤鵬六變」的真正玄奧,只是他的道行還淺,否則,對於他來說,空冥變一出,一步千里,那也是輕易的事情。

李七夜突然逃走,五萬壽元的蒲鬼鳥一下了出現在虛空之中,然後又一閃,也消失了,追著李七夜而去。

李七夜一路沖入叢林,最終,衝上了一座高峰,鬼蒲鳥的速度也駭人,也追了下去。但是,當衝上高峰的時候,李七夜影子再一閃,完全消失了。

鬼蒲鳥一旦盯上敵人,哪裡會那麼輕易放棄,立即停在了虛空上,欲尋找李七夜。

然而,就在這剎那之間,李七夜一下子出現了它的背後,空冥變一出,空間一下子變得沒有距離!

鬼蒲鳥頓時一閃!欲消失躲起來。這就是壽精讓人厭煩的地方,它總是像鬼魅幽靈一樣,往往不是正面搏殺,一擊不中必躲起來,再伺機擊殺敵人。

「遲了,鬼鳥,老子煩了你了1李七夜長嘯一聲,一手指天,喝道:「讓你嘗一下天命秘術的威力。」

「轟——」一指逆天,李七夜的胸膛像是有一輪晝陽升起一樣,突然之間,連天穹都變色,一股無上之威鎮壓而下,李七夜的一指在這剎那之間化作了天命!

天命所向,莫敢不從,一指化天命,萬道皆隨從,一指之下,萬道之力。

「啾——」鬼蒲鳥尖叫一聲,欲逃,但,已經沒有機會了,作為壽精,它可以推動大道之紋,但是,天命之下,它所能推動的大道之紋已經微不足道,在天命之下,螢火又焉能與皓月爭輝!

「嗤——」鮮血激射,羽毛飄散,一指之下,鬼蒲鳥灰飛煙滅!

天命秘術,比什麼都可怕,任何強大的帝術,都是黯然失色!天命所歸,萬道隨從,在天命之威下,萬道的力量也顯得渺小!

所以,任何修士與敵人對決搏殺的時候,最怕的就是遇到天命秘術。天命秘術,也是無敵仙帝一生最高的成就,承載天命,莫過於天命秘術!

「明仁小子的天命秘術果然是了得。」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說道。說著,扯到了傷口,痛得李七夜不由呲了一下牙。

李七夜借著「晝天功」,為洗顏古派找回了「晝天仙秘」,李七夜也是隨手練了一下。他當然知道天命秘術的可怕,不過,他會盡量少去用,天命秘術這種東西,太讓人垂涎三尺了,洗顏古派也暫時不希望讓外人知道找回了天命秘術,不然,不知道有多少大教疆國為之眼紅。

李七夜本人,也並不指望依賴天命秘術,他擁著更多的手段,不必要時,他盡量地不用天命秘術這樣的東西。

殺了鬼蒲鳥,李七夜一閃消失,繼續西行。

在深谷之中,在深洞之內,李七夜盤坐在那裡,運轉「日渦陽**」,催動著血氣,演化著「鯤鵬六變」,吞納著天地精氣。

三更完畢,晚安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